世纪文学 - 修真小说 - 无疆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章 弑天太上篇

第九百三十章 弑天太上篇

        “弑天太上篇?”

        楚羽一脸茫然和懵懂,心说这是什么?弑天心法的延续吗?

        可他学习弑天心法,已经过去漫长岁月。几乎将整个弑天心法彻底吃透,却从未感觉到弑天心法还有延续。

        拖着重伤的身躯,楚羽一步迈入到大地深处。

        设下法阵,开始领悟弑天太上篇里面的东西。

        高深莫测!

        乍一看,似乎跟弑天心法毫无关联。

        而且弑天太上篇的复杂程度,也远远超出楚羽的预料之外。

        在过去,无论什么心法,哪怕是四面墙壁上雕刻的古老铭文中的大道,他也能很快领悟其中真意。

        可弑天太上篇中的东西,却让楚羽有种对着天书的感觉。

        如果说弑天心法和四面墙壁上铭文中的大道是加减乘除法,那么弑天太上篇就是高数,甚至比那还要复杂!

        以至于楚羽一时间,根本没有任何头绪!

        传到他精神识海中的弑天太上篇,是一种精神印记,所以认识太上篇中的文字,并不难。

        可这些文字放在一起,楚羽完全读不懂它。

        身为一个已经渡过究极天劫的仙尊层级修行者,楚羽有种无语的感觉。

        他不敢说自己是这世上悟性最强的修行者,但绝对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连他都领悟不了的古经,那么这世上,还有谁能领悟?

        这不是狂妄,这是事实!

        那么也就是说,这篇弑天太上篇,它的层级,已经完全超越了这个世界?

        天地无疆。

        修行这么久的岁月,对于这件事,楚羽已经认同。

        没有谁敢说哪里是这世界的尽头。

        但众所周知的是,永恒神界和仙界,几乎就是真正的尽头了。

        除去一尊存在于传说中的神帝之外,从开天的洪荒时代至今,还没听说过有哪个生灵,能超越这个世界,去往更高层次的地方。

        至少,在目前,还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推翻永恒神界和仙界是一个永生世界的事实。

        毕竟这世上,是真的存在很多从开天的洪荒时代活到至今的生灵。

        那么,弑天太上篇,它来自于何方?

        金属小球,又到底是何人制成?

        这就像一个巨大的谜团,始终笼罩在楚羽心头。

        数日后。

        大地深处,楚羽睁开眼,一脸苦笑。

        喃喃道:“太难了!”

        真的是太难了!

        哪怕千头万绪,至少,也是有头绪的。

        可弑天太上篇里面的东西,对楚羽来说,真真就是一部天书,完全没有任何头绪可言。

        楚羽轻叹一声,运转玄功,恢复了一下自身的伤势。

        想想死的不明不白的木兰族老祖宗,楚羽也只能感到唏嘘。

        他甚至不敢保证木兰族的老祖宗还有没有那一点真灵!

        真是惨啊!

        整个人,肉身连同神魂,加上转世符篆,同时化成了齑粉,消散在茫茫宇宙。

        直接宇宙葬了。

        倒也算是尘归尘土归土。

        木兰族这位老祖宗,应该就是开天时代活到如今的生灵。

        他死的那一瞬间,楚羽可以清晰的感知到,这位木兰族的老祖宗,死的非常彻底!

        强大的生灵,其实都有无数的后手。

        比如说留下一滴精血,或是无数分身,或是一道意念……种类之繁多,就如同大道万千一样。

        所以,正常情况下,想要真正彻底的杀死一个仙尊境界的大佬,特别不容易。

        不过在强大生灵的战斗过程中,对方是生是死,其实都可以轻易推演出来。

        而且通常来说,本尊一旦被击杀,纵然有无数后手,基本上也等于是废掉了。

        因为那些后手,永远都不可能拥有本尊的能力。

        这种情况下,那些后手一旦得知本尊被击杀,便会主动与本尊进行割裂。

        成为另一个人。

        这种事情,在修行界其实挺普遍的。

        不过木兰族的老祖宗,他在陨落的那一瞬间,楚羽便清楚的知道,他的所有后手,在那一刻……也跟着死去了!

        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也只有真正身临其境者,方能感应得到。

        所以说,那道影子,着实太可怕了!

        他那一把捏碎的,可绝不仅仅是木兰族老祖宗本尊一个人的命脉,而是全部!

        甚至……包括整个木兰族。

        楚羽不用猜就知道,木兰族此刻怕是已经大乱了!

        而且绝对会拼了命的封锁消息!

        看守老祖宗魂牌的人,在木兰族老祖宗死去的那一瞬间,怕是得被活活吓死。

        身为木兰族的定海神针,他这一死,对整个木兰族的打击,绝对是致命的。

        一旦这消息传出去,那么早就看木兰族不顺眼的那些人,绝不会放过这种天赐良机。

        木兰族顷刻间便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身为一族最大底蕴的老祖宗,甚少有轻易外出行走的。

        一旦出事,便是天塌地陷。

        可以想象,木兰族那边现在,会是何等惶恐?

        这让楚羽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想起之前跟少年身的木兰族老祖宗,也算交流愉快,甚至还得到了他的认可。

        世间生灵,一旦被利益蒙住了双眼,真的容易走向不可测的深渊。

        就当以此为警醒吧!

        楚羽喃喃道。

        想着很快就可能会见到木兰族的两姐妹,楚羽脸上忍不住又露出苦笑。

        见到她们,自己又应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

        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还是坦言相告?

        罢了!

        见机行事吧。

        说实话,楚羽真的挺为难的。

        木兰族的两姐妹,对他的情义,自然是无需多说。

        用情真意切来形容,并不为过。

        知道他危险,甚至跨越危险战区,一路赶到这边。

        可她们的老祖宗,为了得到楚羽身上的东西,却做出了这种事。

        问题是还失败了。

        关键还不是楚羽杀的!

        可这笔账,最终,还是要落到楚羽身上的。

        难道让他说我的法宝中走出一道身影,一下子就杀了你们老祖宗?

        楚羽离开这里,继续朝着大平川的方向前进。

        经历了木兰族老祖宗这件事,楚羽心中的温情,又被封印了一部分。

        倒是谈不上从此不信任何人,但过去的那些柔软部分,已经变得坚硬起来。

        大平川。

        肖氏皇朝的大军,已经全部聚集在这里。

        黑暗阵营原本的十路大军,也已经聚集在这里。

        双方遥遥对峙着。

        旌旗招展,阵容俨然。

        一望无尽的大平川上,充满了肃杀的气息。

        肖氏皇朝这边,已经试探性的发动了几次进攻,黑暗阵营这边损失不小。

        不过黑暗阵营这边还在等,等那些大佬级的生灵降临!

        所以,此时此刻,主攻的一方,变成了肖氏皇朝这边。

        他们更想在那群黑暗阵营大佬级生灵降临之前,结束这场战斗。

        黑暗阵营中,姜涵寒坐在那里,沉默不语。

        她心中充满迷茫。

        黑暗阵营内部,胜负已分。

        主战派被打的落花流水。

        他们姜家虽然还在,但说起来,大势已经不在。

        那么,肖氏皇朝这边的战场,就算分出了胜负,又能如何呢?

        难道说,要他们取肖氏皇朝而代之,建立一个新的皇朝?

        这种可能性并不小。

        最近这段时间,她隐隐听说,来到肖氏皇朝这边的大佬级生灵们,似乎都有这个打算。

        古剑那边的消息,已经中断了,没有新的消息再度传来。

        这让姜涵寒的心中有些失落。

        她知道,问题绝不会是出在古剑身上。应该是有人,不许他再跟自己联系了。

        她前几天居然在敌方的阵营当中,看见了木兰婴宁。

        那种感觉,真的好怪异!

        当初两人虽然总被人拿来做比较,但关系其实并不差。

        如今却在战场上,分属敌我双方。

        听说木兰族也入场了,他们对主战派进行了雷霆般的打击。

        不然的话,黑暗阵营的主战派不可能这么快被打残。

        “真的是,一个混乱的时代啊!”

        姜涵寒坐在一条河边,望着静静流淌的河水,眉宇间浮现出一抹罕见的愁绪。

        “希望能够尽快结束这一切。”

        她喃喃道。

        轰隆隆!

        头顶无尽苍穹深处,又有第二战场被开辟出来。

        这一定是又有仙尊层级的生灵在战斗。

        最近这些天,这种激烈的战斗,从来没有断过。

        黑暗阵营这边,骨头硬的仙尊修士也大有人在。哪怕明知那群大佬级生灵降临之后,便可主宰战局,但他们依然还是在这种时候,跟敌方的仙尊悍然对上。

        姜涵寒坐在那发呆,她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衣裙,看上去非常惊艳。

        这种服装,自从踏上战场,她已经很多年都没有穿过了。

        今天心血来潮,换上裙子,来到这里,想要一个人静静。

        坐了很久之后,轻叹一声,站起身,想要离开。这时候,她的精神识海中,突然间传来一道淡淡的传音。

        “嘿,美女,真是巧啊!我想,一定是缘分让你我在这里相遇的。”

        姜涵寒整个人瞬间呆住,眼神中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下一刻,她脸上露出一抹苦笑,眼圈有些红。

        轻声嘀咕道:“我居然出现了幻听……我这是,得多思念他啊?”

        很难相信,这种儿女情长的东西,居然会在她姜涵寒身上出现。

        这句话,却是当年她跟古剑定亲之后,第一次见时,古剑曾说过的话。

        只是,古剑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下一刻,那声音再度在她脑海中响起。

        “嘿,小妞,大爷来了,不欢迎吗?”

        姜涵寒一双眼瞬间瞪大,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接着便怒道:“你皮痒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