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修真小说 - 无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过往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过往

        虽然他的那些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从来没有爱过他。

        但他内心深处,还是很爱他们的。

        只是从来不敢表现出来罢了,怕被人嘲笑,被人讽刺。

        你一个最弱的,凭什么跟我们谈感情啊?

        所以在那些人死后,他非常后悔。

        后悔自己的软弱,后悔自己的沉默。

        为什么他们活着的时候,从来不肯主动跟他们接近一下?

        真的会被嘲笑会被讽刺吗?

        可能会,但也可能不会。

        记忆中那些人虽然不爱他,也不亲近他。

        但实际上,也还是拿他当兄弟的。

        他有什么困难,也还是会伸手帮他的。

        虽然帮了他之后,会露出冷眼不屑的嘲笑:你太弱了!

        但终究还是管他的。

        所以,当那些人都死了以后,源天非常伤心。

        他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那么做。

        难道建立那座天宫,成为众生之主,就那么重要吗?

        重要到,可以放弃一切吗?

        他当时既伤心又愤怒,内心深处……还有着那么一丝淡淡的窃喜。

        嗯,属于弱者的窃喜——

        我父亲把他们都杀了,却独留下了我!

        因为我太弱了!

        杀了我,也没办法从我身上得到太多的血脉0力量。

        没什么意义。

        后来,他父亲的目光,渐渐投在他身上。

        开始重视他,培养他。

        一开始源天很惶恐。

        他怕父亲对他好,是为了让他强大起来之后杀了他。

        就像他的兄弟姐妹一样!

        于是他开始各种装,各种表演。

        开始去主动找那些姑娘们。

        把自己弄得像个废物二世主一样的人。

        纵情声色,疯狂放纵自己。

        但他并没有在父亲的眼里看见任何失望,反倒经常发现父亲一个人默默发呆。

        好像是……在后悔!

        偶尔从父亲看他的慈爱眼神中,源天也能看见那种浓浓的失落情绪。

        是了,父亲是后悔他的所作所为!

        源天的心,一点点开始打开。

        他觉得,还是要帮助父亲完成心愿的!

        于是,他遣散了那些女人,开始努力修炼。

        时光如水。

        他用了漫长的时间,终于修炼到极高的境界。

        他甚至找到了一些无比古老的先天遗迹。

        那些遗迹里面,存在着顶级的神物!

        只是以他当时的境界,还不足以将那些神物取走。

        于是他兴冲冲去找父亲汇报这个好消息。

        但就在他见到父亲,还没等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发现,父亲看他的眼神变了!

        那是一种狂热!

        无比的狂热!

        嘴里还嚷嚷着:“就差这一个!就差这一个了!终于成了!”

        然后,他父亲就对他出手了。

        源天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反正他逃了!

        他没有像那些兄弟姐妹们一样,面对父亲的杀手,昂首挺胸,慷慨赴死。

        他做不到!

        所以他疯狂的逃走了。

        这也得益于他的勤奋修炼。

        若是还像从前那样,他根本没有机会逃走。

        他清楚的记得,当他逃走的时候,父亲咆哮着大骂他不孝。

        嚷嚷着一旦抓到他,会让他受尽世间的折磨酷刑,然后再弄死他,收走他的血脉。

        至于吗?

        我们是父子啊!

        有那种深仇大恨吗?

        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不杀我,你得到那些神物之后,你依然可以成为这片大地……不,是成为这片天空,甚至整个世界的主人啊!

        为什么你不能留着一点亲情,给我留最后一点念想?

        源天带着无尽的伤痛,跑到那片先天遗迹里。

        然后抱着必死的心,冲向那些神物。

        人间不值得,活着没意义。

        能不能得到那些神物,他根本就不在意。

        结果,他成功了。

        真的,人这一生,会遇到太多这种操蛋的事情。

        当你满怀期望,拼命努力去做一件事的时候,结果,往往是不尽人意的。

        不然也没有那句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可当心都死了的时候,抱着完全无所谓的态度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上天又会很恶作剧似的,给你打开一扇门。

        源天在先天遗迹里面呆了很多年。

        他得到了神物,获取了难以想象的机缘。

        他心里面非常清楚,他的父亲,早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但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出去。

        因为他依然不知道要以一种怎样的心态来面对他的父亲。

        他在那里闭关、修炼,闭关、修炼。

        一直过了无比漫长的岁月。

        直到有一天——

        一群人无意中闯到这个地方来,然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咆哮着响起。

        “逆子,有这种地方,竟然隐瞒不报,自己偷偷获取这里的机缘,不当人子!该杀!该杀!”

        然后,那一大群人,疯狂的向他发起攻击。

        真的是一大群,足有数百人!

        源天只认得那熟悉的声音,那是他的父亲。

        但剩下那些本该陌生的人,却有着于他相似的脸。

        男男女女,每一个都英俊漂亮!

        跟他非常像。

        那些,都是他的弟弟妹妹。

        是他闭关的这段岁月中,他父亲跟无数个女人生出来的孩子。

        他看着那些一脸愤怒,咆哮着冲向他的年轻男女,他的弟弟妹妹们,突然笑了。

        他忍不住狂笑起来!

        然后对着那个铁青着脸,看似年轻,实际上已经无比苍老的男人说道:“恭喜父亲,您这养殖事业,做得不错!”

        下一刻,他没等那个老东西说一个字,便直接出手了。

        他一击,就打死了那个人!

        在他打死父亲的那一刻,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那个曾经强大到无敌的男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脆弱了?

        一下就打死了!

        脑浆迸裂!

        死的不能再死!

        后来源天知道,不是他父亲变得脆弱,而是他太强大了!

        强大到可以俯视这片大地上的所有生灵!

        就如同神一样!

        拥有可以主宰所有人命运的能力了!

        他的那些弟弟妹妹们,在那一刻,全都傻了。

        目瞪口呆。

        看着他的眼神,也充满了恐惧。

        就如同在看着一个恶魔一样。

        呵呵,恶魔就恶魔吧。

        他毫不犹豫的出手,击杀了那几百个弟弟妹妹。

        然后。

        他回家了。

        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

        那里,早已经没有了他熟悉的人。

        当然,他也从来都没有过什么朋友。

        当初的他没人跟他交朋友,如今的他,也根本不需要朋友。

        于是,他成了那片大地的主宰者。

        可以高高在上的俯瞰世间众生。

        然后,他想起了,父亲毕生的执念。

        “你完不成做不到的,我来替你完成,我来替你做。”

        “就当,我这做儿子的,为你做的唯一一件能让你高兴的事情吧。”

        “你看,我孝顺吧?”

        他在父亲的衣冠冢前这样说的。

        后来,源天离开了那片大地,他越走越远。

        人,也越来越孤独。

        历经很多次大劫,每一次,他都活了下来。

        每一次,他也都变得更加强大。

        他敏感、自私、多疑、暴躁……

        这些都是他内心深处的东西。

        非常深!

        正常情况下,没有人能将这些情绪从他心里面挖出来。

        今天是个例外。

        源天的头颅,只剩下一小半了。

        一直保持着沉默。

        因为他想起了往事。

        同时他也忽然明白了一些道理——

        他并不是什么强大无匹可以俯瞰世间所有生灵的无上存在。

        他曾经也不过是大地上一个不起眼的少年。

        一个渴望爱,渴望有情的孩子。

        如果时光能过退回到当初,如果他的亲人能多给他一些关爱,如果他能有朋友的话。

        或许,他不会变成今天这样吧?

        只是这道理,没机会跟本尊说了。

        他的本尊,依然是那个高高在上,掌控着六道轮回的无上存在。

        或许,这就是我的命运。

        直到最后,源天的这道分身,彻底被紫金葫芦所炼化。

        葫芦里面,只剩下一摊血水。

        源天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那种平静,甚至让楚羽都感觉有些诡异。

        同时也在心中猜测着,源天是不是少年时代曾经经历过什么惨痛的家庭变故?

        他的父亲对他不好?

        他生在了一个变态的家庭?

        不然为什么突然间就不说话了?

        不过,管他呢。

        楚羽收起紫金葫芦,很是开心,觉得这宝贝当真是不错!

        不然的话,想要镇压收拾源天这道分身,怕是也没那么容易。

        如今楚蝶还在他手上,得赶紧把楚蝶先救出来再说!

        林诗和徐小仙布置过的那些地方,应该会被宣威再布置一遍。

        希望这个家伙这次靠谱一点,千万别让源天看出破绽来。

        而且源天十有八九,还会再布置一次!

        这一战,比的就是谁的手段更高明了。

        楚羽叹了口气,离开泰山腹地,一步迈出,朝着昆仑走去。

        ……

        ……

        源天来到地狱之门后,就将楚蝶扔在一旁的安全区域里。

        然后看着跑过来一脸谄媚,说都布置好了的宣威,微微点点头。

        当宣威看向楚蝶的时候,楚蝶只是淡淡笑了笑。

        这个笑容意味深长!

        源天顿时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然后什么也没说,自己直接走向宣威的那些布置。

        活了这么多个大劫的人,怎么可能对法阵一点都不精通?

        不过在这里境界被压制的太厉害,在外面,他多少有些看不清。

        回头看了一眼宣威:“你跟在我身边!”

        宣威屁颠屁颠跑过来,那表情,像极了一条哈巴狗。

        楚蝶看向宣威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鄙夷!

        这女人,果然狡诈多端!

        源天的眼神瞥见楚蝶看宣威的表情,一下子明白过来,她刚刚是在离间自己跟宣威。

        不过,这种幼稚的手段,怎么可能骗到我?

        源天心中冷笑,看着身边的宣威,愈发感到满意。

        “你是我培养出来的人,你真心当我是你的父亲,我一定会不会辜负你!”

        源天说着,心道:我说到做到,一定让你进天人道!

        宣威一脸感动:“孩儿定当……”

        正说着,两人四周骤然间……发生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