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刁民在线阅读 - 第两千两百一十五章 亚瑟重剑

第两千两百一十五章 亚瑟重剑

        二月的春风带着一丝海洋的气息吹进岛上的一处小小宅院,宅院很小,与当初的圣女殿比起来,整个宅院的面积还没圣女殿里的洗手间大,忒亚搬进来的时候,小院里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此时鲜花大多枯萎,就如同这位心如死灰的前任圣女。那把不起眼的普通的宽剑斜靠在门边,它实在是太普通了,才用了没多久,刀刃上便已经是密密麻麻的缺口,每当看到这些缺口的时候,她对某个人仇恨便又会加深几份——从高高在上的圣女到如今被人弃之如敝履的普通执事,这一切都拜李云道所赐予!她需要那把亚瑟剑,否则等到与那个混蛋约好交手的那日,单凭这把满是缺口的破剑,再加上自己伤势未愈,如何能取胜?

        可是,那把象征圣女身份的亚瑟之剑在自己被削去头衔的那一日,便被留在了圣殿,如今别说是取剑了,就算是那圣殿,自己也未必能进得去。自那日救了自己后,科托斯大神官也一样对自己不冷不热,想见上一面都难比登天,求他去帮自己取剑,恐怕还不如自己偷溜进去的概率高。

        坐在铺洒在小院阳光中,忒亚被枯委的花草包围着——哪怕再艳丽的鲜花,若没有人照拂护理,总有一日会被成连水份都会被蒸干的枯植,就像她这位前圣女一般。

        “咚咚咚!”门口传来敲门声,她先是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而后又听到三声敲门声,她陡然起身,顺手又门旁抄起那把破宽剑。

        “谁?”之前常年在外征战养成的战斗素养让她下意识地站在门边的石墙后方,以免在对方进入小院的那一刻先发制人。

        “圣皇请您过去叙话!”门外响起一名内侍的声音,忒亚并不熟悉。

        忒亚放下宽剑,连忙打开那扇破旧木门,果然是一名面无表情的内侍站在门口:“走吧,陛下在候着呢!”

        忒亚想顺手拿上宽剑,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随手关上,与内侍一道走上马车时,才问道:“内侍大人可知陛下召我何事?”

        那内侍摇了摇头:“陛下的心思,又岂是我们这些下人可以揣度的。”

        忒亚心想也是,圣殿这些日子不知道换了多少内侍了,眼前这个人就面生得很,但既然能被派出来给自己传话,说明在圣皇身边,也待了些日子了。想了想,忒亚问道:“内侍大人怎么称呼?”

        那随她一道钻进马车的内侍这才面色稍缓:“陛下赐名普罗米。”

        忒亚点点头,见那名叫普罗米的内侍并不愿与自己多交流,忒亚便也不再说话,在摇晃的马车上闭目养神,她实在想不明白,圣皇陛下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召见自己——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外事厅执事。

        马车经过绕过圣殿正门,驶向一旁的侧门,忒亚微微皱了皱眉,从来没有哪个神职人员会走这道侧门,只有这些身份低微的内侍才会从这扇矮小的侧门进出。

        “到了!”普罗米率先从马车上下来,垂手站在一旁,等待掀开车帘的忒亚。“为何不走正门或是后门?”忒亚面色不悦,执事身份再如何低微,那也是神职人员,这些卑劣的内侍又如何能相提并论?

        “陛下吩咐要掩人耳目,白日里,实在想不出比这更好的法子了。”普罗米面色不变,只是垂目看着自己的足尖,轻声解释道。

        忒亚想了想,跳下马车:“带路吧!”如今见到陛下便一切明了,在这个地方与一个奴才纠结走哪扇门的确不是上上之策。

        随那普罗米一路走过后仓,厨房等地方,忒亚倒也是头一回看到这圣殿的后勤是如何运作的,一时间倒也颇感新奇,等到拐了几道弯,远远看到那议政厅的时候,她才忍不住猛咽了口口水——原以为自己此生再也没有机会走进这里了,却没想到圣皇陛下居然还会想到自己,这让她早已经冰枯的心中又重新燃起一丝希望。

        普罗米在那厅前不远处就停下脚步,道:“陛下在厅中等你。”

        忒亚点头,径直走向那议政厅,走了几步,才又突然驻足,回头看向那依旧微欠着身子的内侍普罗米,不如为何,她总觉得这个内侍与其他人似乎不太一样。不过,眼下她倒也没有时间去想那些事情,毕竟圣皇陛下召见这才是重中之重。

        走到那厅前,忒亚便再度止步,之前她是圣女,可以不用通报便能径直入殿,可是如今自己这是一介执事,又如何呢僭越行事呢?只是此刻门前也没有内侍,她只好自己躬身行礼,朗声道:“陛下,忒亚奉旨觐见。”

        议政厅里传来老人虚弱的声音:“进来吧!”

        忒亚此前来过这里数百次,对环境无比熟悉,此是径直而入,却见那许久不见的老人斜卧在躺椅上,微笑望向自己,不如为何,忒亚鼻头微微一酸,连忙下跪:“陛下!”

        躺椅上的老人笑了笑道:“扶我起来。”

        这样的事情,此前也做过很多次了,忒亚熟门熟路,但这一次却觉得老人的身体较之从前沉重了许多。将老人扶到那缩小牌的黄金圣椅上坐下,忒亚这才再次下跪,额头贴着冰冷的大理石:“请陛下赎罪!”

        老人笑眯眯问道:“你这才刚刚进来,何罪之有?”

        忒亚哽咽道:“这些日子不能侍奉陛下左右,辜负了陛下的栽培!”

        老人微笑着,叹息一声道:“这也不能完全怪你。”老人顿了顿道,“起来说话,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看个什么样子?我记得原来你不是这样的。”

        忒亚这才连忙止住哽咽,起身道:“实在是太久没有见到陛下了,忒亚太激动了!”

        老人点点头,笑道:“坐下说话。”

        忒亚微微一愣,哪怕是在她身为圣女的时候,都很难得享受到坐着与老人对话的殊荣,此时更是无功不敢受禄,连忙摆手道:“不不不,陛下,忒亚站着便好。”

        老人笑着道:“你站着,我还得仰着脖子看你,老喽,累啊!”

        忒亚这才战战兢兢地拉了把椅子坐下,但只敢半个身子着椅,正襟危坐。

        “这大半年,过得不痛快吧?”老人笑着看向忒亚的双眸。

        “忒亚有罪,陛下惩罚我也是理所应当的。”她真诚地看向老人。

        “说实话,恨我这个老头子吗?”老人似笑非笑地问道。

        忒亚身子一抖,又要起身下跪,被老人摇头制止了她的动作,“别动不动就跪,跪得多了,人就没了锐气了。”

        忒亚忙道:“忒亚从没有怪过陛下,那是我自己中了李云道那厮的诡计,这才身负重伤,折损了我教威严,陛下惩罚我好好反思也是应当的,忒亚心甘情愿!”

        老人笑着点头道:“好孩子便是好孩子,我就说嘛,你这孩子一定知道我的良苦用心。不过,既然有人对不住你,自然也不能心甘情愿!”

        忒亚点头,咬牙切齿道:“陛下,若有机会,我一定将那李云道碎尸万段!只可惜他现在是华夏特使,肩负着与我教谈判的使命,两国相争不斩来使,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请陛下放心!”

        老人却摇了摇头道:“那么,你认为,此前是谁把李云道的具体位置透露给你的?”

        忒亚抱拳道:“陛下见谅,这个忒亚实在是猜不出,只是两次都是有人将字条放在我的餐桌上……”而后她便看到了圣皇陛下似笑非笑的表情,这时才立马反应过来,轻呼一声,“陛下,是您派人给我的指点?”

        老人微微一笑:“也不算指点吧,就是想让你去试一试那个李云道,如果有机会,便让你遂了报仇的心愿。”

        忒亚大惊,起身下跪,再度哽咽:“忒亚谢陛下指点!”

        老人笑了笑,摆手道:“起来起来,刚刚不是说了嘛,不要动不动就下跪,你这孩子哪一点都好,就是跪得太多了!”

        忒亚哽咽道:“出了那些事情,陛下想着忒亚,忒亚如何能不感激涕零……”

        老人笑道:“起来吧!这次喊你过来,还是想着再给你一次机会。”

        忒亚顿时气势一变:“但凭陛下驱使,忒亚愿肝脑涂地。”

        老人朝门外喊了一声:“拿进来吧!”

        说完,便有两名内侍抬着一只箱子走了进来,放在厅中,便又迅速离去。

        “你自己去打开吧!”老人指了指箱子,笑眯眯地看向忒亚,“去吧!”

        忒亚起身走向那长盒形的木箱,依旧不解:“陛下,这……”

        老人笑道:“打开你就知道了!”

        忒亚不再犹豫,伸手掀开那木箱盖,而后瞬间目瞪口呆。

        箱中,正是那把象片着圣女身份的亚瑟重剑。

        忒亚强行按捺下心中的狂喜,转身看向一脸笑意的老人:“陛下,这……”

        老人轻轻一笑道:“这把剑暂时交由你保管,如何?”

        忒亚连忙飞快点头。

        老人微笑道:“不过,拿着这把剑,你要帮我去办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