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五行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巨人之背

第一百七十二章 巨人之背

        体内几乎快把他撑爆的“灵力”,被艾辉一股脑轰入地面,全身顿时说不出的舒爽。



        轰!



        地动山摇。



        身下坚硬的地面,立即化作齑粉,周围地面的泥土就像拱起的地龙,轰隆向四周碾压而去。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更致命的是突然爆开的灰色烟团。



        扬起的灰色气浪带着摄人心魄的尖啸,犹如飓风,横扫四周。



        灰色气浪就像死神的镰刀,所过之处,皆是死亡、枯朽。



        青狼疯狂的奔跑,身后的灰色气浪,就像滔天的巨浪,呼啸碾压而至。



        一个又一个的树须藤球在它视野中倒飞,已经有一丝灵智的青狼知道每一个树须缠绕的藤球里面,都有一只像它一样的血兽。



        灰色就像丑陋可怕的霉菌,在藤球上蔓延。藤球内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直至消无。



        有一只藤球内的血兽似乎察觉到危险,强自从藤球中挣扎出来,灰色的气浪呼啸而过,它的身体陡然僵住,灰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它身上蔓延,当最后一块红色被灰色覆盖。砰,灰色的血兽爆成一团灰尘,纷洒而下。



        青狼的眼睛内,恐惧越来越深,全身的血纹开始龟裂,它的脚下出现红色的光芒,速度陡然增加。



        如果从天空望下去,灰色的圆形,就像泛开的涟漪。灰色的死亡涟漪,在红色的血海之中,越来越大。



        整个红色山谷,无处幸免,留下一个直径超过十公里、触目惊心、巨大的灰色死亡之圆。



        灰色死亡之圆正中心,一道灰色烟柱高耸如云,凝而不散,就像一条张牙舞爪的灰色巨龙。



        狂奔到山巅的青狼,全身血淋淋,鲜血从它的皮肤中沁出。看上去就像一条血狼。它喘着粗气,死死盯着化为灰色的山谷正中心,那个从泥土中爬出来的身影。



        恐惧,它的眼中只有恐惧。



        宛如灰龙的烟柱。从他后背升腾直冲如云,成为那个并不算强壮身影的背景。那一刻,在青狼眼中,那是死神刚刚从地狱的泥沼中爬出来,来到这个世界。



        艾辉头晕眼花。灰头土脸爬起来。脚下的泥土,不,全都成为泥粉,比面粉还要细的泥粉。



        他一脸茫然地环顾四周。



        密密麻麻的血色植物消失不见,四周成为灰色的荒野,所有的植被都消失不见,只有厚厚的灰色堆积物,像是焚烧之后的余烬。



        艾辉这才知道,自己置身在一处山谷。



        这是刚才自己造成的?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他只呆了一秒。就跳起来拔腿狂奔。



        不趁着一千块不在赶紧逃命,难道还等着她回来?



        一千块的实力深不可测,他绝对不想再遇到。



        艾辉很快感觉到自己身体的一些变化,最直接的地方,就是他狂奔的速度,比以前快得多。森林里安静无比,艾辉心里发毛。



        这个鬼地方,一秒他都不想多呆。



        辨别了一下方向,他全力狂奔。让他感到庆幸的是,沿途的森林他没有遇到一只血兽。但是一想到一千块能把血兽的力量集中起来。他就觉得一阵毛骨悚然,越加发力狂奔。



        松间城上空的城主和院长注视着远处的烟柱,脸色发白。不光是他,身后的元修们个个脸色煞白。松间城内一片恐慌。



        刚才轰隆巨响,就像打雷一般,而地动山摇,松间城更是全城都感受到。



        “难道是哪位大师出手?”院长紧张地吞了吞口水,眼中闪过希冀的光芒。



        如果有大师出手,那他们就有救了。松间城有大师。可惜不是战斗类大师,而是刺绣大师。



        想想城内的几名身份尊贵的年轻人,有大师前来营救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王贞要镇定许多,但是眼中的恐惧,还是暴露他内心的不安:“如果是大师路过,一定会过来。我们静观片刻就知道。”



        他没有院长那么乐观。



        他的脑海中全都是探哨从城外森林里带回来的影像,到现在为止,只有三名探哨回来。而成功带回来影像的,只有一位。接下委托任务的元修,足足有四十六人。



        四十六人,只有三个人活着回来,哦,是四个。



        王贞的目光注意到一个从森林里冲出来的身影,有点眼熟。王贞很快认出来,是艾辉,是个剑术很出色的小家伙。



        王贞注意到艾辉全身都是泥土,灰头土脸,看上非常狼狈,应该是吃了不小的苦头。但是能活着回来,小伙子运气不错。



        当艾辉冲出森林看到松间城门的时候,他差点喜极而泣。



        很快就有一位元修出城接应他:“成功了吗?影豆呢?”



        “影豆?”艾辉苦笑:“光顾着逃命,没录到。”



        可恶的一千块!



        要不是那个该死的女人,自己就能完成任务。当时自己光顾着和一千块拼命,哪里还顾得上影豆?艾辉想到当时的场景,觉得自己能够拣回一条小命,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影豆的遗憾顿时小了许多。



        元修脸上明显露出失望之色,他朝天空的城主摇摇头,还是尽职地询问了森林里的情况,得到的内容和其他几位活着出来的探哨没有太大的出入。



        元修大人还是把准备好的奖励递给艾辉,在这个时候需要的是千金买骨。



        奖励异常丰厚,艾辉看到奖励的物资,本来有些沮丧的脸顿时明朗起来,基本上都是他们现在最缺的东西。



        王贞的经验丰富,知道越是损失惨重,奖励就要越丰厚。否则下次谁敢再来?



        当艾辉回到兵锋道场,得到师雪漫等所有人的欢呼。从艾辉离开开始,他们便始终提心吊胆,虽然一天还没有过去,但是大家已经觉得度日如年。



        此时看到艾辉安然无恙,所有人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师雪漫和端木黄昏等人,蓦然惊觉,不知不觉中艾辉已经成为大家的主心骨。



        正在苦练的胖子一看,也想凑过来,艾辉眼睛一瞪,喝到:“继续练!不能停!”



        胖子的脸顿时耷拉下来。



        “外面什么情况?刚才是怎么回事?”端木黄昏忍不住问,又是好奇又是担心。



        他的问题立即吸引大家的目光,刚才城外的动静之大,大家都受到惊吓。



        师雪漫注意到艾辉满身的泥土灰尘,虽然没有伤口,但是可以看得出来颇为疲倦,便关切道:“你先去休息吧,等休息好了再说。”



        端木黄昏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也跟着附和。



        艾辉的精神确实有些透支,大半天的经历之复杂多变,数度在生死边缘挣扎,劫后余生的松弛,也让疲倦如同潮水般涌来,眼睛有些睁不开。



        他向大家打了个招呼,便回到房间,倒头便睡。



        山谷上空。



        急匆匆赶来的红衣少女看着脚下一片灰色的山谷,脸色铁青,指甲狠狠掐进肉里而浑然未觉。



        她所有的心血,全都灰飞烟灭。



        除了强制中断血炼的青狼,她在附近搜寻到的所有素质出色的血兽,全都在这座山谷之中。



        血炼并非今天才开始,当时出于隐蔽和安全的考虑,她把血炼放在这座山谷。她性格挑剔,并不喜欢太多的血兽,挑选的标准非常高,搜寻血兽花费她很多的力气。



        可是如今,什么都没有剩下。



        她逐渐从愤怒中冷静下来,那个家伙的实力如何,她很清楚。怎么想,他也没有能力折腾出这般动静。



        眼前的灰色烟柱在空中张牙舞爪,凝而不散,散发着她不喜欢的味道。



        不光是烟柱,整个山谷都有一股让她本能厌恶的气息。



        她降落下来,弯下腰来,仔细察看脚下灰色的余烬。



        不是焚烧,她在心中判断。



        不知道为何,这些灰色的余烬,总是让她隐约有些熟悉,但是更多的却是厌恶。比起熟悉感,厌恶感要强烈得多。



        整座山谷的地面就像被犁过一遍,她面色凝重朝烟柱走去,她记得很清楚,这就是那个家伙的血炼之地。



        她忽然停下脚步,她注意到脚下的异状。她再次弯腰,伸手抓起一把泥土,她的脸色变了。



        没有砂砾,没有碎石,没有结块,手上的泥土细腻得就像面粉。



        回想起刚才可怕的波动,看来那一击是攻向地面。



        她无法想象什么样的攻击,能够形成眼前的景象。山谷的泥土并不厚,只有薄薄的一层,地下是坚硬的岩石。



        她心中一动,忽然红色长袖一挥。



        呼!



        山谷内狂风大作,狂风把泥土粉末和灰色余烬卷上天空。



        红衣少女面无表情,继续挥动红袖,一层层虚浮的泥土,不断离开地面。地底的原貌,呈现在她的眼前。



        地底七米,坚硬的花岗岩层,一个巨大的不规则深坑。



        深坑的正中,有一条,长达九米的浅槽,上面有一节节的深痕。



        那是背部的脊柱,旁边的有深浅不一的凹痕,那是后背的肌肉,它们如此清晰,哪怕深入地底七米,哪怕在坚硬的花岗岩。



        红衣少女呆若木鸡,她想过是拳头,是脚,是什么惊世骇俗的杀招。



        竟然是背……



        有什么背部的招式,能够强悍到这地步?



        无数疑问在她脑海中盘旋,最终化作一个疑问。



        他到底是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