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要做阎罗在线阅读 - 第877章:门前冷落车马稀

第877章:门前冷落车马稀

        肩负了两天党员责任的我,又光荣地回来了~~

        …………………………………………

        伊邪那美头颅微微抬起,仿佛“看”向了秦夜身后。当掠过秦长信的时候,顿了数秒,再悄然移开。最后,停在了赵云的位置。

        数秒后,她收回目光,躬身微笑道:“恭贺秦阎王荣登九五,您是第一个到达的四常,请。”

        秦夜微微抬了抬眼皮。嘴角勾出一个轻蔑的笑容。

        从现在开始,就是影帝和影帝的片场。已经没有固定剧本,所有的一切,都得靠自己灵性。而且……伊邪那美已经出题了。

        日本这个地府,它一次次刺探华国地府,所幸阴差一个都没有回去。如果没有人站在它身后,它敢?

        是谁在支持它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地府一定会来这里……不,说不定它的特使已经到了。这次刺杀她不可能不知道,在日本的国界上,一位阎罗随意走动,伊邪那美会不知?

        但她提都没提。

        很明显,她是想通过这件事看华国地府的反应。是,我刺杀了,你要制裁我?可以。

        那你就得出兵!就得展开你的封锁圈!

        比如封锁日本外海所有贸易通道,形成经济制裁。甚至派出宝船大军日本海演武。你必须这么做,无它,因为你是四常级别的地府!不容挑衅!

        如果华国不动,那就更不配作为四常之一。这不是说明什么人都可以踩在华国头顶上拉屎?现在有多少眼睛看着这里?

        而且,这句话还不能由秦夜自己说出来。

        对付日本,需要阎王亲自上阵?

        这是四常实力?

        “伊邪那美女士。”秦夜不知道有没有人想到这一层,然而还不等他想完,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您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伊邪那美疑惑地抬起头:“天使还有吩咐?”

        秦长信面色肃然地从后方走了出来,操着流利的华国语,淡淡道:“就在大阪前往奈良的路上,有阎罗行刺秦阎王。日本地府作何解释?!”

        不等伊邪那美开口,秦长信冷笑道:“世界重大会议落府奈良,这是贵国的荣幸。然而贵国毫不在意,竟然出现行刺阎王这种恶劣丑闻!你是何居心?”

        “是准备将阎王们聚集在日本,然后挨个刺杀?还是忘记了华国地府宗主国的地位?”

        “你,是不是忘了给我们一个解释?”

        伊邪那美惊讶地抬起头,看向后方的轿夫:“有这种事?”

        “是。”所有轿夫五体投地,恭敬地回答道。

        伊邪那美苍白的手轻掩住嘴,仿佛震撼地无以复加,数秒后才立刻恭敬地跪拜于地:“阎王大人,本王实在不知道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我立刻彻查!但是……”

        她幽幽道:“现在,并没有阎罗级别的阴差上岛。”

        很好……

        秦夜嘴边的微笑越来越浓。百年之后,白云苍狗,果然……谁才是主子,他们早就记不得了。

        如果百年之前发生了这种事?

        伊邪那美现在还敢不跪地磕头?

        整个日本地府还敢不自缚双手,前来请罪?

        但现在,对方一口咬死了没有。这片大幕,已经于这一刻缓缓揭开。

        你查不查?

        敢用阎罗刺杀的地府,哪怕不是四常,地位也差不多了。你查,就是将战火引过去。

        不查?

        没有这个自扇耳光的选项。华国地府也从来不是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地府。

        从这件事中,还能看出华国地府新一代领导班子的处事方法。一箭三雕,何其聪明?

        “赵将军。”秦夜终于淡淡道。

        “末将在。”赵云立刻拱手回答。

        秦夜话是对赵云说的,目光却直直盯着伊邪那美,缓缓道:“查。”

        “我给你权利,一旦查出是谁,立刻格杀。阴魂祭奠于东大寺外,以儆效尤。”

        说完这句话,他直接越过伊邪那美,走入了东大寺。

        伊邪那美在秦夜走过之后才直起身子,血红的嘴边挂着微笑,微弓着身子,直到所有华国地府使团都进入之后,她才站了起来。

        她什么话都没有说,而是坐上了自己的马车。

        马车华贵而精致。四面八方都包裹着昂贵的暗钏金。纯金的风铃垂挂四角。用作车身的木板同样是珍贵的浑然木。外面画着美轮美奂的浮世绘。

        当啷……随着铃铛响起,马车疾驰而去。再次开向国道——身为一国之主,她必须第一时间迎接所有死神的到来。至于华国地府的安置,自然有手下的阴差做事。

        直到车开出了千米之远,一个声音才沙哑地在车身中响起:“你做得很好。”

        车身很大,足足有五六米方圆。如同移动的房屋,精致的车身内,里面铺着柔软的榻榻米,四周是和式装修。放着一柄佩刀,一副山水图。然而,主位上坐着的,是一位披着黑色长袍的身影。伊邪那美正跪伏在对方面前,无比恭敬。

        她福了福,跪坐在矮几旁,手矜持地撩起和服袖子,苍白的手捏住泥金紫砂茶壶,倒出一杯清冽的茶水,优雅地推了过去:“赵鬼王出手了。”

        “意料之中。”身影轻轻搓着茶杯,平静道:“我们并没有将美尼斯的名字列在名单上。出手之后,他已经离开日本了。哪怕赵鬼王再强大,也不可能找出一个不存在的人。”

        伊邪那美没有开口。身影将茶杯送入斗篷之中,那里仿佛一个黑洞一般,任何东西进入,都被遮去了光影。只剩下一片黑暗。

        当茶杯拿出来的时候,已经空了。伊邪那美再次斟上一杯茶。身影这次没有端起。如同鸟爪一般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茶杯,沙哑道:“然后,他们会怎么做呢?”

        “大发雷霆?”

        “或许。”伊邪那美微笑道:“日本地府会遭受巨大的损失。”

        “这不算什么。日本和埃及第一神官所阴符互通协定,明天就可以签订。足够补偿。”阴气丝丝缕缕从黑袍下散发,身影继续说道:“如果大发雷霆,那就太幼稚了。太难看。也于事无补。但面对一件找不到的刺杀,他们要怎么挽回这个面子呢?”

        “我很期待。”

        他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斗篷下亮起一只血红的眼睛,直勾勾看着伊邪那美:“他们会报复,却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你……一定要顶住!”

        “只有你顶住了,才能看到他们的底牌。他们的现状。”

        “记住,咬死了日本没有阎罗,无法防御阎罗的存在——他们如果找不到美尼斯,能针对的只有日本地府!你才是他们的出气筒。顶住他们的一切压力,他们自然会颜面扫地。”

        眼睛倏然消失,身影笑了起来:“呵呵……百年后的重新出山,刚出山就颜面扫地。”

        “这个世界啊……国际上看的不就是威信和实力吗?将华国地府在国际上的声音层层压小,将他们的形象一次次压低。其他那些地府……才敢投票。”

        ………………………………………………

        推开东大寺的大门,里面是一片血红色的树林。

        中央是一条路,青石铺成。两侧点燃着半米高的宫灯。每一盏宫灯都有各种厉鬼石雕作为托座。红叶如海,可以看到,红叶最深处,耸立着一座连立式天守阁。

        路边随时都有躬身的日本阴差,看到秦夜进来的刹那,沿途阴差全部跪了下去,朗声道:“恭迎华国天使团莅临!”

        这是一种信号,告诉所有与会者,华国使团到。想必,很快就会有各大地府申请会面的帖子。

        道路不长,很快,就到了天守阁前方。一位判官阴差已经候在了那里——对于日本地府,这已经是他们的某省大臣级别。不可谓不尽心。

        但是,除了他,没有其他人。

        “大人,请,请。”带路的阴差利益万方地将一行队伍往上带。祖冲之扫了一眼,仿佛随意地问道:“现在都有几个地府到了?”

        “十个地府,大人。”日本阴差微笑着回答:“具体名单已经放到您的房间。如果他们有所诉求,也会连同名单一同递到。另外,六小时后,是华国地府的接风宴。还请大人不吝光临。啊,大人……到了。”

        天守阁很大,而连立式天守阁,是天守阁本丸主城,连接着两座以上的小天守阁。这座城就是如此,但是,它连接的不只是两栋,而是四栋。

        如今,秦夜就站在其中一栋小型天守阁顶楼大门外。

        顶楼,只有一间房间。

        非常大,恐怕有三百多平。门口伺候的阴差不等秦夜上楼,就已经五体投地跪伏门口,齐声道:“空尼几哇,伊拉夏一马赛。”

        是一对童男童女,穿着日本古式贵族小信的衣衫。还不等秦夜踏上木板,童女就站了起来,弓着腰为他解开鞋子。而童男则走到他身后,为他脱去龙袍。

        其他的人,早就在来的过程中分配到其他几层。

        “大人,需要沐浴吗?”绘着樱花和明月的拉门轻轻拉开,风铃乍响。一片紫罗兰的熏香味飘然而来。顿时让人紧绷的神经松泛了一丝。

        秦夜眉头一抬,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出去。自己打量起房间来。

        房间很大,装修平凡中显奢华。

        明明看不出什么痕迹,但就是觉得很舒服。想找什么东西,拉开随手的柜子就有。各处的盆栽也让宽大的房间不显空旷。茶室,卧室,浴室,净室一应俱全。看得出来,这是阎王级别才有的待遇。

        打开窗户,明月当空。秦夜随手拿起茶壶,刚好温热。

        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阴司奈良。

        “大戏开幕了啊……”他给自己倒了杯茶,轻轻抿了一口,冷笑道:“华国地府前来,竟然没有一个迎接。不错……真的不错……”

        这是不可能的。起码在百年前不可能。

        这也是之前祖冲之仿佛随意的问:现在有几个地府到了的原因。

        四常之一驾到。天守阁竟然渺无人迹!这简直是在打华国地府的脸!

        “看来,这次奈良大会,恐怕比我想象得更加波涛汹涌。这些无意识的站队,足以说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