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最后一只仙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双胞胎书灵

第二章 双胞胎书灵

        雨早就停了,空气中飘着泥土与鲜花的清香。

        小道上,一大一小两个人影正在慢悠悠朝学校方向赶去。

        小萝莉脚不沾地,一马当先飘在前方,瘦瘦弱弱的小身板,却给人以无比凌厉的错觉。她身上的黑气完全散了,露出了一身黑色风衣,在夜风中猎猎作响,说不出的飘逸。

        看着小姑娘娇小的背影,顾诚感觉脑仁在隐隐作痛。

        先是狐仙索命,接着又蹦出来一只更恐怖的小萝莉……世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危险了?

        期间好几次都鼓起勇气想问一下小萝莉是个什么物种,但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如此几次之后,顾诚自己都感觉丢人!

        眼看着就快到学校,他终于又一次鼓起了勇气,说:“问一下,你……这本到底是什么书,为什么能疗伤?”

        见小萝莉回过头,顾诚扬了扬手中的那本“冥书”,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这叫冥书。”小萝莉说。

        顾诚点点头,很不错的废话。

        小萝莉又说:“疗伤对于冥书而言就是小儿科,理论上它还能令将死之人枯木逢春,甚至是起死回生。”

        “嘶!”

        顾诚倒吸一口凉气,一本破书竟有这么可怕的能耐?

        换做平时他断然不信,但这话从能飞天遁地的小萝莉口中说出,可信度就瞬间满格了。

        顾诚郑重地打量起手中的书来。

        尺寸大约与小学语文课本差不多,厚度适中,封面黑底白字,因为光线问题,其他细节无法看清,只能大概判断出,这书确实有些年头了。

        顾诚尝试着翻开书页,结果无论怎么用力都翻不开一页,起初以为本来就是无法翻开的设计,但从侧面看,分明又能看到一张张书页重叠在一起的画面。手指贴上去,可以明显感受到纸片纹路的质感。

        就像被吊车轮胎狠狠碾压过一样,结实的一塌糊涂。

        看着手中的冥书,顾诚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救几个绝症病人之后,名声和钞票还不是滚滚而来?”顾诚陷入了美妙的狂想中,嘴角流出口水都尚不自知。

        小萝莉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冷哼道:“别做梦了,现在这书已经与你签订契约,不可能再救别人,不信自己看封面,是不是没有血?正常的书盖着伤口会这么干净?”

        顾诚捧着书本看了一眼,封面上果然一尘不染,小心肝顿时往下一沉。

        小萝莉又说:“仔细看右下角,是不是有你名字?”

        顾诚依言再一看右下角,确实隐约可以见到两个字,但太小了,顾诚极力眯起眼睛看了半天才看清楚,确实是自己的大名,满腔豪情瞬间如潮水般退去。

        回想着之前自己拿书盖肚子的一幕,顾诚不甘心地问:“这样就绑定了?太草率了吧!”神医梦还没开始就搁浅了,顾诚有点生无可恋。

        小萝莉说:“难道你还没有发现吗,现在的你,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你的意思是?”

        顾诚娇躯一震,眼中重新绽放出异彩。

        通常影视作品中有神秘人对主角说完这句话之后,主角就会头冒白烟身上金光闪烁,然后过上了手拿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想娶多少个老婆都没人管,而且大老婆还会帮主角找小老婆,一旦闲下来就绝壁会有睿智富二代上门找茬,然后被主角狠狠打脸的快乐生活。

        这样的生活想想就超级美妙啊!

        如此想着,顾诚就仔仔细细从头到脚将自己打量了一番,然后震惊地发现——

        鸡毛变化都没有!

        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出学校之前衣服是干的,这会儿浑身湿漉漉的,像只落汤鸡。

        “从此以后,你就是一个与冥书绑定的……普通人了。”小萝莉说。

        顾诚:“……”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好想打人!

        说话间眼看就到学校了,脚下的地面也从泥巴路变成了水泥地,小萝莉飘然飞下,与顾诚并肩而行,边走边说。

        小萝莉说,她的真实身份就是冥书的书灵,现在冥书与顾诚绑定,她也将会守护在顾诚身侧,继续她的责任。

        听到这里顾诚就感觉到不对了,之前明明说的是叫顾诚跟着她,现在怎么有点反过来的意思了?

        “所以,你以后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自己,与冥书绑定在一起,是你的造化,如果你不幸身死,冥书和我,都会有极大的麻烦。”小萝莉正色道。

        顾诚回想了一下影视作品中那些“剑毁人亡”的设定,眼前一亮:“是不是我死了,书会毁掉,你也消失?”

        “我的意思是,重新找个合适的契约人会很麻烦。”小萝莉严肃回望。

        顾诚:“……”

        三分钟后,两人来到学校对面的炒菜馆门口。

        时间是将近凌晨一点,大街上冷冷清清的,店铺里更是没有一个客人,只有一个中年男人在擦桌。

        进门时,顾诚被兜头的一股凉风吹的哆嗦了一下,就像夏天走进商场大门时被中央空调对着吹的感觉,换平时肯定很爽,但他现在浑身都是水,只感觉超级冷!

        顾诚环顾一圈,没看到有开着吊扇,感觉有点奇怪,不过没多想,拉着小萝莉在旁边坐下。

        老板留意到两人,丢下手中的餐具走了过来,见到顾诚,一愣:“雨不是已经停了吗,怎么还搞成这样啦?”

        小萝莉抬头看了老板一眼,没说话。

        顾诚不好意思地说:“出门忘带伞了。”

        老板皱了皱眉:“你这样可不行,一会儿准得感冒,回去换身衣服再来吧。”

        “没事,吃完回去就去换,反正很近。”顾诚指了指身后的学校。

        老板顿时恍然:“哦,二中的,不过话说回来今天不是放长假了吗?”

        一说到这事儿顾诚就满肚子委屈,要不是没买到车票,他能一个人独守空闺吗,要不是独守空闺,估计也不会被狐仙追杀,落到如今这个悲惨的田地。

        “你来点吧。”顾诚把菜单推到小萝莉面前,这顿饭就是请这位祖宗的,支配权自然得交到她手上。

        小萝莉没有客气,接过菜单看了一眼,然后用粉嫩的小手指飞快点过:“我要这个这个这个这个……”一口气竟是点了七八个之多。

        “红烧肉、回锅肉、麻辣肉丝、红烧鸡块……”

        顾诚看着她点的菜,顿时惊地面无血色,全是荤菜!

        老板的脸色也有点古怪:“小姑娘,你们就两个人……”

        “没事,我吃得完,顾诚对伐?”小萝莉笑吟吟地看着顾诚,露出一口虎牙,俏皮的不要不要的,但在顾诚看来,这笑容简直比魔鬼还恐怖!

        卧槽老子好几天的伙食费啊!顾诚的心在滴血,本能地就想反对。

        但想到人家之前救了自己,再加上自己信誓旦旦保证过,当下也只能苦笑着点头了。

        “对啊,老板你就照着她说的上吧。”顾诚哭着说。

        老板抽着嘴角进去了,大概是在想这哪里冒出来的奇怪兄妹。

        一个钟头后,一脸肉疼的顾诚拉着心满意足的小萝莉出了餐馆。

        “接下来去哪里?”顾诚问。按照之前的约定,顾诚会跟随小萝莉去维护世界和平才对。

        但小萝莉的一句话彻底打碎了他的梦想:“你是冥书的主人,你决定呀!”

        “……”

        顾诚太阳穴狂跳,果然好的不灵坏的灵,之前的想法,还真特么应验了!

        坦白说顾诚很想拒绝,但看着小萝莉那张冷峻的小脸,他就不禁胯下一凉,再加上一时间确实想不出什么有傲骨的回绝之词,只能灰溜溜带着小萝莉朝学校走了过去。

        放假后的学校死气沉沉的,基本上看不到一个人影。当然如果你大声呼喊的话,也能看到几个,比如值班的老师,以及门房秦大爷。

        高中不比大学,出入校园管的很严格,平时都不让外人进,更不用说假期日了。好在顾诚根本不虚,凭借着逃课上网时练下的扎实翻墙技术,他轻轻巧巧就进去了。小萝莉更不用说,人家直接用飞的。

        二中的学生宿舍都是四人间,带独立卫生间那种,放眼本市高中,这条件算是相当拔尖了。

        顾诚的宿舍非常干净,东西摆放也井井有条,小萝莉一进门就啧了一声:“看不出来,你住的地方很不错嘛!”

        “那是。”顾诚骄傲地说,他才不会说其实是因为学校每天都要卫生检查,每个寝室不得不天天大扫除这种事呢。

        正所谓来者皆是客,顾诚哪怕自己冷的要死,还是把小萝莉先送进了洗手间,让她先洗澡。

        大概十分钟后,一身黑衣的小萝莉从冒着热气的洗手间走了出来。穿着与先前无异,若非是马尾上挂着水珠,很难相信她居然洗过澡了。

        “我洗好了,先睡了。”小萝莉说。

        顾诚点点头,指着身旁那张上下铺,说:“亻……”

        本来想说的是,你要不睡那吧。

        结果一个字还没说完,就听“嘭”的一声,小萝莉浑身被烟雾笼罩住,然后又飞快散开。

        当烟雾完全消失之后,顾诚看到,面前赫然站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小屁孩,皮肤白里透红,嫩的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顾诚傻眼了,扬在空中的右手瑟瑟发抖:你特么是在考验老子的品行吗?

        哥们不是这样的人!

        “蜀黍,我姐姐睡觉去了,你可以带苏苏去吃红烧肉吗?”

        小萝莉用闪闪发亮的大眼睛看着顾诚,怯生生地问道。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与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这位叫做苏苏的小姑娘说,她与姐姐梦梦一样,都是冥书的书灵。只因为形态问题,两人不能同时出现。之前姐姐吃饱去睡了,现在是妹妹出来觅食的阶段。

        “好有说服力,我差点就信了。”顾诚黑着脸说:“既然你们是一个身体,她吃饱了,你不也吃饱了吗?”

        叫做苏苏的小女孩摇头:“不是身体,是形态,身体不是同一个的呢。”

        “没有证据表明,你们不是一个身体,只是换了一身衣服而已。”顾诚微笑着解释,心中却在冷笑。

        幼稚的小屁孩,你以为凭借那一套毫无逻辑的说辞就能说服我了吗?真是可笑!

        告诉你,今天你就算是从这里跳下去摔死,坐在这里哭死,我也不会带你去吃红烧肉!

        “证据嘛?”苏苏咬着嘴唇,一脸为难,片刻后才说:“要不叫姐姐来说吧,苏苏也说不太明白呢。”

        话音落下,她就“嘭”地一下,变成了一个身着黑色风衣女孩。

        黑风衣小萝莉面带寒霜,目光凌厉无匹,顾诚与之一对视,身体就不由自主一哆嗦。他忽然意识到,这两个,好像真不是同一人……

        黑衣萝莉冷冷道:“顾诚,可以带我妹妹去吃红烧肉吗?”

        顾诚毫不怯场,大义凛然地回望她。

        ……

        十分钟后,穿戴整齐的顾诚带着穿了一身宽大校服的大眼睛萝莉,翻墙出去又吃了一顿“全荤宴”……

        本也想换一家,但这个点,这个地段,实在没有选择余地。

        结账时,餐馆老板看了看正在吃肉的苏苏,以无比钦佩的眼神看着顾诚,仿佛在说:“兄弟,不容易啊!”

        顾诚虎目含泪,摆摆手表示不想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