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在线阅读 - 第一零六二章 搞事搞事搞事

第一零六二章 搞事搞事搞事

        秦弈居云岫几乎一下就明白天机子会怎么想。

        因为如果顺应九婴,帮它统治三界,那只不过是个辅助、甚至是个小卒。天宫遍地无相,他一个乾元就算帮九婴出谋划策,也得不到多少重视,能做个参谋或者负责某一方面就顶天了。

        那就是浪潮之中的一朵水花而已,对道途益处非常小。

        谋己谋人谋天下,何谓谋天下?要么一言匡天下,要么一语乱天下,而不是去给人做个小兵的。

        要么自己策划全局,要么就坏了别人的全局,最好是……搞一出大的,让整个三界局势彻底被自己影响。

        那才是他的道途。

        当年就知道,谋算宗的道途基本可以概括为“搞事!搞事!搞事!”

        道途当前,天帝算老几啊,何况还是个沐猴而冠的伪天帝,打不过你我还阴不了你?

        “天机子是自己联系我的。”徐不疑身边,棋痴终于说话了:“和我搭上之后,我们一拍即合。这天地之局,也是我想要的,以往一些龃龉算得啥事?”

        秦弈:“……”

        一群疯子。感觉就是没有自己,这帮家伙都能给九婴一记狠的。

        站在门边听了有一阵的明河也在想,当初随口给秦弈介绍了个什么鬼宗门啊……从宫主到下面,没一个省油的灯。包括秦弈自己……这就叫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

        秦弈问道:“可是他联系你们有啥用,他也不知道你们这么强啊?”

        “他想找的其实是你。”徐不疑偷偷看了曦月一眼:“说白了想通过你搭上天枢神阙……左擎天的谣言是有人信的,天机子就觉得是真的,嗯,我也觉得。”

        “……”

        “啊,曦月真人,明河真人,你们来了啊,请坐请坐。”

        秦弈只想捂脸。

        曦月却像没那回事似的,悠悠然坐在一边,笑道:“不用客气,本座也想继续听。”

        徐不疑竖着大拇指:“真人实乃我辈楷模。”

        楷模指的是脸皮?还是你也想和徒弟一起嫁人?秦弈憋了一肚子老槽不知道怎么吐,也怕说了要被曦月打死,还是立刻转回正题:“后面呢?”

        棋痴道:“天机子找上门,我找不到你,就先联系了宫主,结果宫主表示他那边其实还藏着两个无相和几个乾元……”棋痴说到这里也有点哭笑不得:“我那时候就在想,这藏得连我都不知道,把别人活活坑死太简单了。”

        秦弈奇道:“难道你们真把这个抖搂给天机子啊,不怕转头就被卖了?”

        “当然具体没跟天机子这么说,只说我们家秦弈认识很多大荒强大修士,会带来帮忙,搞得越大越好不用担心。”

        秦弈:“……说服力真高。”

        “于是我们故意放话说,想上天的就跟我们嫖宗姑娘一样,反正都是有灵石就张腿,以此激怒想上天的人。”棋痴道:“天机子再有意无意地怂恿一下,点醒他们这个万道仙宫最可气,强弱也适中,作为投名状够分量,又不算难打……联军也就这么来了。这算不算我们在为剑阁或者灵云宗他们做好事了?”

        “……算。”这火力吸引得杠杠的,要是真去打蓬莱剑阁,恐怕青君要哭。

        居云岫忍不住问:“坑天松子与左擎天进门可以理解……后来救走别人是什么考虑?”

        徐不疑嘿嘿一笑:“侄女该不会认为我们的图谋就仅仅是弄死天松子与左擎天吧?”

        这回曦月明河都忍不住心惊。

        一口气弄死两个无相,这在妖劫之后已经是绝无仅有的创举了,对天宫的打击简直算是断臂之伤,你们居然还谋更大!

        “其实我们原本没指望弄死左擎天的,我们可没想过曦月宫主会驾临,恰好撞上……原先觉得他应该会跑,另外还觉得他跑了之后可能会重新考虑天宫值不值。”棋痴道:“我们还有一定拉拢左擎天的设想,不过如今既然这样了,那也挺好的。”

        秦弈微微颔首:“就这样吧,左擎天并非可以与谋者,那是与虎谋皮,太麻烦。”

        “是的。如今左擎天与天松子栽在这里,我与天机子都一定程度上能突破了,这是阶段成果。下一阶段嘛……”棋痴咧嘴一笑:“当然就是让天机子成为九婴信任的臂膀了。”

        徐不疑接口道:“九婴干啥啥不成,还折了臂膀,想必会觉得自己谋划能力不足,开始需求谋士。而天机子在此役表现出来的,不明内情的会认为他是大功臣,岂不是如鱼得水?”

        众人犹豫片刻,也都点点头。

        左擎天居云岫层次高,全程经历之后能够感觉到天机子有问题,别人就未必了。

        尤其是天松子回不去,九婴最终只能听别人讲述,不可能亲自感受细节微妙……别人本就未必看得透彻,此时还怀着对天机子救命的感激,听这些人讲述的话,那说不定真要把天机子当成救世主大功臣看待。

        天机子一旦取得九婴信任……那这场天地之战好像连悬念都没有了。

        地上实力已经开始拧成一股、天上还有天机子这么个大内奸,暗处还有瑶光虎视眈眈。秦弈觉得如果换了自己是九婴,第一时间该做的是跑路才对……玩个毛。

        棋痴笑道:“如果此局最终能弄死九婴,那天机子的无相之途就一片平坦,指不定都能窥太清之途了。一起设计布局的我也大有益处,说穿了也就这么简单。”

        秦弈沉吟片刻,谨慎地道:“就到这一步?”

        徐不疑微微摇头:“如果我们不是陛下遗族,那确实就到这。然而我们是,我们知道还有天外人。这事我和天机子说了,让他关注,当然这没法提前怎么说好,谁也不知道九婴和天外人的联系情况,只能看具体情况随机应变。”

        秦弈觉得没啥可说的了……

        自己为万道仙宫担忧了半天,结果这伙人才是真BOSS,这一出布局算计都算到天外人层面去了。他由衷拱手:“你们真牛逼。”

        徐不疑还是摇头,忽然站起身来,冲着门口长长一揖:“陛下。”

        麒麟从外而来,带着樵夫渔夫书仙等人齐齐俯首:“陛下。”

        流苏拎着只狗子站在那里,静静地听了很久很久了,始终不发一言。

        徐不疑道:“若说我们有些布置……那也是陛下当年遗泽,直至如今。”

        流苏揪着狗子搓搓搓。

        狗子:“……”

        徐不疑:“……”

        气氛尴尬了好一阵子,流苏才勉强道:“是我支持你们多面发展,但厉害的终究是你们自己……我重走此世道途,这万道仙宫与我也受益良多……嗯,我、我没被男人骑,都是我骑他。”

        秦弈:“……”

        居云岫曦月明河不忍直视地转过脑袋。

        徐不疑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呛死,小心道:“陛下既然归来,此地便是陛下的宫殿,请陛下上座。”

        “不用了,没意思,你们听秦弈的就行。”

        还说你不是被骑,这都快成贤妻良母小鸟依人了都……

        徐不疑憋着吐槽不敢说,却见流苏上前,很是和蔼地拍拍他的肩膀:“这宫殿倒是不错哈,我都没想到是我的房子……二柱子脑瓜很灵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