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五十二章 归物

第两百五十二章 归物

        张御到了那白衣女子面前站定,他看了对方一眼,而后抬袖端手,行有一礼,道:“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那白衣女子福礼回道:“贫道孟嬛真,此次从玉京而来。”

        张御听她是从玉京而来,若有所思,点头道:“原来是孟道友,孟道友此来,可有指教么?”

        孟嬛真道:“我自来到青阳之后,见到了这里发生的不少事,冒昧向张玄正问上一句,不知张玄正下来会如何对待天机院这些造物呢?”

        张御听她忽然问起此事,却是对其来历有了几分猜测,他微微一思,道:“不过是如实上禀玄廷而已。”

        孟嬛真秀眸凝注着他,道:“那些造物对青阳上洲造成了颇多侵害,甚至还有了造物修士这等事,张玄正莫非不打算将之根绝么?”

        张御抬首看了一眼朗阔的天空,道:“我也与恽玄首谈论过此事,恽玄首曾有言,造物是道,修行亦是道,御深以为然,若只是一时之弊而抛其利,却也太过偏狭。

        我天夏能有如今之局面,正是因为有着亿亿万万寻道之人,兼容并包,汇纳百川,这才是我辈该行之道。”

        孟嬛真听到此言,眸光之中浮现一抹异彩,她道:“张玄正之言,我回去之后自会如实报书玄廷。”

        张御听到她句话,更是确认了她的身份。

        玄廷虽然在各洲安置有玄府,但是并非就此不做关注了,而是会时不时派遣一些有背景的修士前来察辨各洲内玄府的情状,这一位应该也是如此,而其人显然对自己的身份也并不避讳。

        孟嬛真这时又道:“听闻张玄正是从东庭而来?”

        张御道:“正是。御是东庭都护府之人,三年前东廷都护府点燃烽火之后,我与一众同道得了光烨营的接引,方才来归至天夏。”

        孟嬛真似想问什么,手中的朱色玉箫也是微微抬了抬,可话到临头,却是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问出来。

        张御看了看那玉箫和那下方的穗子一眼,道:“敢问孟道友,可是认识萧涵生么?”

        孟嬛真闻言,不由一下看向他,道:“道友是从何处听说过这个名字的?”看得出来,她的语声并不像她此刻的心情一般平静。

        张御一伸手,自星袋中将一枚玉箫碎片和一根红色缀节取了出来,托在掌中,递去道:“当日御前往一处异神神国时,在半途之中遇到了萧前辈遗落之物,受他所托,将此带回天夏。”

        孟嬛真伸手出去,手指起初微微发颤,但是很快恢复了平稳。

        她拿过那碎片,端详了许久,又拿起那缀结,轻声道:“这是我亲手编织的,没想到他还留着。”

        她将这根穗结拿起,系在了自己玉箫之上,于是一对长穗摆在了一处,它们在风中轻轻摇摆着,仿若互相依靠着。

        她望向东方,道:“张玄正,东庭是什么样子的?”

        张御也是转首看了过去,道:“东庭的过去和现在都是不同,但将来会是萧前辈所想的模样。”

        孟嬛真凝注远空,伫立良久,轻声道:“那就好。”过了一会儿,她转过头来,道:“多谢张玄正替我带回他的遗物。”

        张御道:“御只是尽同道之谊罢了。”

        孟嬛真看他片刻,思忖了一下,才道:“我见张玄正与那白秀斗法之时,似曾动用过一门以言慑人的神通?”

        不待张御回言,她便认真道:“若是玄正愿意听贫道一言,今后尽量在人前少用此法,特别是有同道的时候。”

        张御眸光微动,道:“孟道友为何如此说,可能详告么?”

        孟嬛真似是在考虑什么,她伸手一抚缀结,道:“本来我想去东庭走一回,不过现在看来不用了,十日之后,我便会离开青阳,返回玉京,道友若要想了解详情,可在十天后去到与白秀斗法之地,贫道在那里等候道友。”

        张御一思,点头道:“好。”

        孟嬛真见他应下,对他敛衽一个万福,而后拨转云光,驾着小云舟遁空离去了。

        张御在原处站了一会儿,想了想,没有再落去下方,而是直接遁光一转,去到了光州检正司中,并在此停驻下来,处理天机院后续之事。

        不过这毕竟是检正司之地,有些事处置起来终究有些不便。

        故他也是在思考,若是可以,下来不但要重新建立玄府学宫,也要设法将各州郡的玄府重立起来。

        正如东庭都护府的有分府一般,青阳上洲如此大的地域,各州郡也当立有玄府的分府,只是以往洲内情形显然做不到这一点。

        而现在却是正好域外域内道派合一,内患外患皆平,倒是可以试着做此事了。

        在差不多过去三日之后,一名修士带着霜洲的龚大匠走入大堂,其人进来之后,对着张御一拱手,道:“玄正,我们看过了,那方谕中并无问题,的确是本人。”

        张御道:“可以确认么?”

        龚大匠道:“可以,是我与几位大匠一起看的,不会出错,除非方谕中他在几十年里又打造了一个大匠的替身,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张御点了点头,方谕中毕竟是一个造物人,可“此方谕中”是否是“彼方谕中”,那就无从判别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方谕中本身是一个大匠,否则不足以服众,故是他让方谕中在其他大匠监察之下打造一个造物,这样才是真正确认他的身份。

        他道:“有劳龚大匠了。”

        龚大匠道:“玄首言重,有用到在下的地方尽管吩咐。”

        张御道:“下来倒的确有一事需劳烦龚大匠。”

        与此同时,望州与涵州的交界之处,十余名修士正围着一个土丘施展法力,而底下已被挖开了一个深坑。

        一名修士在又一次正运法力后,被掀开的泥土之中露出了一块巨大的霜白色晶玉,他精神一振,对着上方的司武彰言道:“司道长,挖到了。”

        司武彰纵光飘身下来,盯着那晶玉看了几眼,道:“这就是玄正说的霜灵晶么?”

        造物修士不仅仅是造物本身,还有着观察者的问题。

        此前造物修士就是依靠着观察者与这些霜灵晶沟通,从而获取了诸多修士的记忆和经验的。

        这东西其实在早期是独属于霜洲的技艺,依靠的其实也是一种独特的能够隔空传递并且承载复杂意识的生灵。

        这种生灵是从外层而来,最初唯有受到了寄虫侵蚀的霜洲人才能够感应到它们。

        只是霜洲与青阳两边通过交流,最后青阳天机院也是掌握了其中的隐秘,并且利用菌灵对这种生灵进行了一番改进,进而形成了观察者。

        现如今,因为青阳与诸洲之间的交流,其他洲陆也是一样掌握了这个技艺。

        不过观察者是完全听从御主本身的,所以修士想要将之除灭,只需要一个念头就是了,但是这么做有许多修士并不舍得,那么只有将霜灵晶毁去,方能根绝后患了。

        司武彰走上去,伸手一压,这巨大的霜灵晶顿时碎裂开来,散落了一地,他看了几眼,道:“去下一个埋藏之地。”

        凤湘岭道观前,一名道人从天而降,落在了这里。

        道观门前一个胖乎乎的小道童正在吃着肉包子,见他到来,急急忙忙忙用两只手合力往嘴里一塞,鼓着腮帮子一个礼,嘴里含糊不清道了一句问候之语。

        那道人见着好笑,挥袖道:“不用多礼。”他看了看四周,“你们道观现在谁做主?”

        这时又一个清秀道童走了出来,揖礼道:“见过这位道长,道长可是来访友的么?这里原本是我等老师做主,后来是唐师叔作主,只是唐师叔几日之前出去后,还未曾回来。”

        那道人道:“你们这位唐师叔怕是回不来了,我与你们师门有些渊源,这次正好因故来青阳上洲,受人托所,顺便带你们离去,你们唤我一声戚师叔就是。”

        胖道童道:“师兄,戚师叔是不是唐师叔说来接我们的人啊。”

        戚道人呵呵一笑,道:“对,那就是我啊。”

        那清秀道童想了想,道:“师叔稍等,我们收拾一下就随你走。”

        戚道人笑眯眯道:“好好,你们去吧,”

        到了里面,清秀道童一拉过自己的师弟,小声道:“不对劲,唐师叔才离开几天,接我们之人哪可能来的这么快?而且唐师叔说得是师门来人,可他却不是,我们不能跟他走。”

        胖道童懵懂道:“可他既然不是,为什么来找我们呢?”

        清秀道童道:“我也不知,可能是师父师叔留下了什么东西?”

        胖道童没主意,道:“师兄,那,那怎么办。”

        清秀道童道:“师弟,把那天杏川道长给我们的小剑拿出来。”

        胖道童忙是哦哦两声,伸手在身上摸索起来。

        “你们倒是挺聪明的。”

        两人一转头,却见戚道人立在不远处,正笑呵呵看着他们,“放心吧,我不会拿你们如何的,既然你们不愿跟我走,那便由我来问问你们吧。”

        他伸手一指,两个道童顿时呆愣愣的站在那里,随后便就开始问话,他问一句,两个道童就呆呆回答一句,到了最后,他皱眉道:“没有提到么?”

        他自言自语道:“虽然只是一些传言,但终归是一个线索,再查查便是了。”说完之后,一阵清风卷过,他便消失不见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