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三章 第三镇守

第五百二十三章 第三镇守

        数日后。

        虞渊足不出户,在商会安排的僻静楼阁,一边和鼎魂沟通,一边审察自身。

        剑宗,第七大剑仙——梵鹤卿,递出的粉碎之剑,帮他剔除了所有隐患!

        “煞灵”成功被炼化为“煞魔”,吞没剑鞘底部寒流,再次发生蜕变。

        大鼎,鼎魂,都因此而受益。

        对梵鹤卿,虞渊生出一种敬意。

        通过这位大剑仙,也让他明白,最巅峰的战力,能扭转一切恶劣局势!

        梵鹤卿一剑之威,令蔺竹筠败逃时负伤,令溟沌鲲没有再次妄动,也令鼎内异常消失,甚至将那寒流都镇住。

        这,便是大剑仙的令人生畏的地方!

        “还是要尽快提升自身的境界和战力才行!”

        一缕心神念头,悄然逸入芥子手镯,看着那一块块固体晶块形态,万年琥珀般的,散发着松香的“巨兽精珀”,虞渊暗自思索。

        大小不等的“巨兽精珀”,本有十三块之多,一块交给飞霞岛的祖安,换来钥匙。

        通天商会,则预定了两块,辕莲瑶也索要一块。

        这么一来,能供他利用的“巨兽精珀”,就只剩下九块了。

        “破玄境,气血小天地的再造,要借助丹药。”他皱眉沉吟,“我只信得过我的丹药,可如今裂衍群岛局势混乱,我已被各方势力盯上,若离开通天岛,必然要万分小心。”

        “先观望一番,待到确信局势稳定,寻一个契机,悄然离去。”

        他打算等待一番,等局势稳固。

        某天清晨。

        商会的姜玉蓉亲临,叩门求见之后,对辕莲瑶说道:“辕城主,赤魔宗的方耀来了,他要见你。”

        一身鲜红长裙的辕莲瑶,神情一震,“我这就去!”

        方耀,乃赤魔宗当中,她最熟悉的那个人。

        方耀比国师周苍旻,更早踏入暗月城,因“烈火戟”接纳了她父亲辕秋舫,不久前,在海外一座炎热岛屿,助她凝炼出阴神。

        她对方耀,最为信赖和放心。

        “你爹也来了,也在岛上。”姜玉蓉轻笑一声,在门外道:“方耀和你爹,想见一见虞渊。不过呢,此地乃我们商会内部要地,便是方耀大人,都不能随意进入。你,还有虞渊,如果要见他们,只能出去才行。”

        屋内虞渊,听她这么一说,心中了然。

        他和辕莲瑶两人,会被朱沛凝领到这里,可不像是“海游船”时,商会是因为给方耀面子,让辕莲瑶入驻第四层。

        这趟,他不是沾辕莲瑶的光。

        通天商会的朱沛凝,之所以做出如此安排,是因为梵鹤卿为他递出了一剑。

        粉碎万物的剑意,代表着大剑仙的无上威严,代表着裂衍群岛当中,第一人的力量和意志传达。

        自在境的梵鹤卿,剑宗九大剑仙之一,比现今的方耀,自然更有威望。

        “虞渊?”

        站在门口,因父亲的到来,美眸溢出喜色的辕莲瑶,娇艳如花的脸蛋,充满了希冀之色,“要不要一起呀?”说这句话时,她忽然很羞赧。

        父亲当年在暗月城时,她和虞渊的关系,远没有今日亲密。

        然而,先后经历了陨月禁地,芜没遗地,还有这趟的连番事件后,她和虞渊之间的谣言,就先散播开来。

        尤其是在飞霞岛时,她对待虞渊的态度,从海下飞出,她背着虞渊去通天岛时……

        虞渊的身份来头,随着梵鹤卿的递剑,随着一位位阳神强者的出现,这几日定然在裂衍群岛变得众人皆知。

        她,和虞渊的关系,或许也被传播的扑朔迷离,暧昧不清。

        辕秋舫,和方耀一道儿亲临,应该也会询问此事。她忽然有些紧张了。

        “我暂时不离开这儿。”虞渊笑着摇了摇头,“你问清楚外面的状况,迟些告诉我,裂衍群岛的局势如何。”他指了指腰腹处,黄庭穴窍的部位,补充:“隐患还在呢。”

        此言一出,辕莲瑶即有些轻松,又有些失落。

        她“嗯”了一声,便在姜玉蓉的带领下,走向外面。

        房门轻轻掩上。

        这一处岛上的幽静宝地,有商会搭建的奇阵,在小桥流水,在假山奇石,在一栋栋楼阁之间。

        在这里,虞渊倒是不担心被外人打搅,不会担心再被溟沌鲲窥探。

        事实上,他没通过“煞魔鼎”保护,人不在其中,八簇“太阳精火”都无异动,相当的安分。

        虞渊猜测,一方面是阵法的缘故,另外一方面,溟沌鲲通过蔺竹筠,该是知道他在通天岛,被商会给保护了起来。

        剑岛,毗邻通天岛,梵鹤卿还为此出了一剑。

        溟沌鲲再自负,没有恢复全盛时期力量前,应该也不会和梵鹤卿硬来。

        那位,可是剑宗排名第七的大剑仙,可是自在境大修。

        放在浩瀚星河深处,都是令天魔恐惧,令外域生灵颤抖的强大存在。

        “咳咳,李奇老弟,不是,虞老弟,你瞒的我好苦啊!”

        辕莲瑶刚走,一个听着有点熟悉的声音,忽然在房门外响起。

        那声音,听的虞渊都是一脸错愕,心道:怎会是他?

        “海游船”时,他刚登船不久,那位名叫冯钟的风吟者,也是忽然闯进来,叩门求见,如今又是如此。

        不同的是,他当初在“海游船”,可现在,他是在通天岛,商会内部的奇地中啊!

        “此人,定然不是寻常来头!”

        虞渊心神一动,便走了过去,将房门推开。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除了那一身灰袍,留着山羊胡,贼眉鼠眼的风吟者冯钟之外,当初“海游船”的负责人朱沛凝,赫然也在外面。

        冯钟不再佝偻着身子,腰杆子稍稍挺直了一些,可看着还是那么猥琐。

        他灰袍之下,裸露在外的皮肤,干巴巴的,如老树皮般。

        他在门外,冲着虞渊呵呵讪笑着,“那啥,虞老弟,不请我进去坐坐?”

        虞渊没答话时,他已探头探脑地,朝着里面观望,眼神暧昧,“没什么不方便的吧?辕城主,明明已经离开了啊。”

        虞渊脸一苦,侧开身子,容冯钟和朱沛凝进来,旋即关门,道:“冯老前辈,当初在船上时,何苦捉弄我?小子何德何能,值得你叩门,找我出售消息?”

        和冯钟一道站在外面的朱沛凝,站在冯钟身旁,始终没开口。

        进房间时,朱沛凝略略躬身,也是让冯钟先行。

        就这么一点细微之处,就透出了一个事实——冯钟的身份地位,要更高一截,而朱沛凝心知肚明,才会如此。

        “没有捉弄你啊,我是风吟者,你上船,我找你兜售消息,本就是分内之事啊。”冯钟嘿嘿笑着,东张西望一番,艳羡地说道:“虞老弟真是令我嫉妒,船上时,我走之前,一对姐妹花非要进去。”

        “现在呢,又被赤魔宗,那朵最娇艳的花儿相中。”

        “啧啧,如此艳福,我可是做梦都不能及的。”

        他摇头晃脑的,单单在这韵事上胡扯。

        “前辈就别调侃我了。”虞渊就在地上坐下,靠着一根柱子,倒苦水:“阴媚宗的那对姐妹花,在那船上没害死我,又对我在海下动手。好在我命大,不然就遭了阴媚宗的道儿,现在怕是成了一堆枯骨了。”

        朱沛凝嗤笑一声,“滑头的小子,既然知道阴媚宗的来头,还敢招惹人家啊。”

        虞渊叫屈,“冯前辈作证,是铜老钱那老魔头坑害我!”

        “你要不是有贼心和色胆,为何容那对姐妹花在房?”朱沛凝哼了一声,“男人啊,不论是老的,还是小的,都是一个德行!如果当初找你借宿的,不是她们这对貌美姐妹花,而是如我般的老太婆,你会允许?”

        “朱妹妹,你别指桑骂槐啊!”冯钟忙道。

        朱沛凝轻咳一声,道:“可不敢骂您老。”

        虞渊不辩解,不再说章妙、章曼姐妹,而是摆出架势来,“冯前辈亲临,有什么要盘问的不妨明说。”

        “说什么盘问不盘问的,多难听啊。”冯钟也学着他,一屁股坐下来,两手撑地,笑嘻嘻地说:“说说看,梵老怪,为何会助你一剑?在裂衍群岛,做了那么多年邻居,我还没见他出过剑呢。”

        “前辈究竟是谁?”虞渊道。

        “笨小子,他都说了,和梵老怪是邻居了。”朱沛凝站在冯钟之后,“这里是通天岛,这个地方是商会内部!”

        虞渊愣了一下,眼睛一亮,道:“通天岛,三大镇守,最神秘的那位!”

        裂衍群岛乃通天商会最为看重的分部,商会各类物资,都由通天岛,向浩漭天地所有宗派、帝国进行出售。

        因此,商会一共安排了三大镇守,常年驻扎于此。

        驾驭着金燕子,能够令大海瞬间金化,变得固若金汤的人,是商会在通天岛的镇守之一。

        数日前,修炼水之灵诀奥义,以三叉戟攻击蔺竹筠的,则是第二位。

        这两位,都是众人熟识,经常在裂衍群岛露面,被世人所知的。

        第三位镇守,所有人都知道,可鲜为人知。

        根据传言,通天岛的那位几乎不露面的镇守,才是真正的话事人,是通天商会在岛上的最强战力。

        行为猥琐,山羊胡,整日佝偻着身子,在“海游船”兜售消息的冯钟,难道是那位最神秘的镇守?

        “风吟者和通天商会,本就是一家。”朱沛凝解惑,“他呢,本就是风吟者出身,习惯了以阴神,随着‘海游船’远游各方。阴神以风吟者身份,四处活动,本就是他的一种修行方式。”

        虞渊身形微震,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他当初在“海游船”时,黄庭小天地的八簇“太阳精火”,也曾经有过几次异动。

        可蔺竹筠,还有溟沌鲲,并没有对他下手。

        他本以为,应该是溟沌鲲没有恢复过来,忌惮朱沛凝,铜老钱这些人存在,所以忍着,一直忍到裂衍群岛。

        然而,赤魔岛的裴真死亡,说明他当初的判断是错误的。

        蔺竹筠,是能够以全力,轰杀同等级的朱沛凝,铜老钱这些人的。

        当初没下手,恐怕不是因为朱沛凝,不是因为铜老钱这些人。

        而是,有冯钟这么一个人物,暗藏在“海游船”啊!

        “我想知道,那丫头,为何非要不顾一切地杀你。”冯钟搓了搓手,“看她的架势,又有点不羡慕虞老弟了。人家可是你未婚妻,两口子之间,如此苦大仇深,定然是你到处沾花惹草!”

        “事实呢,似乎也就是这样啊。船上,有两对姐妹花投怀送抱,又勾搭了赤魔宗的那朵红莲花。你都有婚约在身,和人家姐妹,和辕丫头,先后同处一室,你觉得合适吗?她为你争风吃醋,在裂衍群岛大开杀戒,掀起腥风血雨,我很难交代啊。”

        冯钟苦着脸,神色认真,“虞老弟,错在你啊!”

        朱沛凝在后,表情怪异,一副忍俊不禁想笑不敢笑的样子。

        虞渊心神震动,从他的这番话里,剥离出了一个事实,喝道:“前辈怎么会觉得,她不是被天魔附体,而是犹有灵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