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妖圣祖在线阅读 - 第395章:杀伐果断

第395章:杀伐果断

        “好一个漂亮御姐。”

        项尘心中暗道。

        “幽梦师妹,他就是在胡言乱语,休要搭理他,小子,你懂什么是医术吗就在这里大放厥词。”

        张春保冷声道。

        “我不懂?”

        项尘冷笑,道:“一两玉枸思,半两百年何首乌,外加一支百年的寒灵芝,熬煎成药,在子时喂她,就能助她恢复元阴。而你,却要用这种下流方法,你也配为药师?为医者?你的医者仁心呢。”

        张春保脸色一变,这可是一张顶级的补阴药方,这少年是谁?竟然知道,脱口而出。

        幽梦望了眼张春保,一见对方的神色,心中就猜出了一二,当下脸色一沉,道:“张师兄,真是如此吗?”

        “他胡说,胡言乱语,幽梦师妹,别信他,我才是药师,这个小子年级轻轻懂什么,雨婷师妹要立马开始救治,不然,她恐怕撑不过今夜了。”

        张保春连忙道。

        “哈哈,撑不过今夜,你之前不是说撑不过两天吗?怎么又改了?”项尘讥讽一笑。

        “小子,你一个外院学生知道什么,滚,滚出我的药堂。”张保春怒声道。

        “张师兄,我问你,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幽梦喝道,眼神冰冷望向了张春保。

        张春保连忙道:“幽梦师妹,你别信这小子啊,他能懂什么医术。”

        “哈哈哈,我不懂,不即便不用药,不用你那下流的还阳之法,也能救活她。”项尘冷笑。

        “小弟弟,你真能救她?”幽梦望着这个极为好看的少年。

        “能救。”项尘点头。

        “一派胡言,不用药,不用还阳之法,你如何救?”

        张春保讥讽笑道:“幽梦师妹,这种无名之辈的话你也信?”

        项尘淡漠道:“我若是能立马治疗好他,你跪下,向这位姑娘磕头道歉,若是我救不好,我跪下,向你磕头道歉。”

        “好,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张春保冷笑。

        “这位学姐,可否让我一试?”项尘问向幽梦。

        “自然可以。”幽梦点头,道:“你若是能救好雨婷,我就欠你一个大人情。”

        项尘闻言上前,手掌放在对方的丹田位置。

        而这时,他体内的太阴真气涌出,伴随回天真气,涌入了这聂雨婷的体内。

        他的太阴真气蕴含的太阴之力,是万阴之源,自然有滋养阴气的效果,他的体质,对女修而言,堪比顶级的修行鼎炉,合修道侣。

        “这小子,医术真能超过张药师?”

        “不可能吧,张药师的医术可是已经达到了帮人接断肢,肉白骨的地步了。”

        看热闹的弟子们也是议论纷纷。

        “这小子还有这一手?”

        门外的汪洋长老也是诧异。

        而张春保望着项尘,眼神中涌现出了杀意。

        若真让这小子救活了,他可就名声尽毁了。

        “不信,不管他能不能救,都不能让他成功。”

        张春保暗道,手指中,多了一道细如牛毛,微不见的毒针,夹在指尖,手指在衣袖的遮盖下对准了项尘。

        项尘的太阴真气,外加回天真气涌入了聂雨婷的体内后,她体内,被吸干的元阴开始不断滋生出。

        不过片刻,聂雨婷的皮肤就开始红润起来,呼吸也强烈起来,心跳声都强劲起来了。

        “有效果!”众人也都观察到了这一幕变化。

        “雨婷!”幽梦惊喜,连忙握住了聂雨婷的手。

        “可恶,这小畜生还真能救。”

        张春保脸色微变,他能感觉到聂雨婷的生机一下子强劲起来了。

        “不行,不能让他继续下去了。”

        张春保手指微曲,准备弹射毒针,杀人无形。

        然而,这时一只大手突然握住了张春保的胳膊,用力一捏。

        “啊!”

        张春保突然一声惨叫,手臂咔嚓一声碎开,被一个人从后面抓住了手臂。

        这一声惨叫,吓得周围的人惊讶望着他。

        “汪洋长老!”

        “是藏经阁的汪洋长老。”

        众人望去,不正是藏经阁那个喜欢看不良书刊的不正经长老吗。

        “小家伙,暗算这种事情,可是要遭雷劈的。”

        汪洋长老淡笑,从他手指中取出了一枚毒针。

        “汪洋长老,啊,我,我错了,长老饶命!”

        张春保惨叫道,被握住了手臂痛苦哀嚎。

        项尘这时收手,对幽梦道:“学姐,这位学姐一会儿就能醒来了。”

        “多谢学弟,你叫什么?”幽梦惊喜望了眼自己闺蜜,随后问道。

        “我叫项尘。”项尘淡笑道,转身走向了张春保。

        “项尘,这名字似乎听到过。”幽梦皱眉思索,望着少年背影。

        项尘过去,接过汪洋长老手中的毒针,脸色微冷,望向了张春保。

        “魂毒针,你想杀我。”项尘冷声道。

        张春保脸色苍白,在汪洋长老面前他说不出谎来。

        项尘望了眼汪洋,道:“长老,此人怎么处置?”

        “老鼠屎一颗,留下也是祸害,随你处置吧。”汪洋长老淡漠道。

        项尘闻言这枚针直接刺在了这张春保额头上。

        “啊,不!”

        张春保悲吼,随后毒入灵魂,灵魂被腐蚀,整个人七窍流血,一下子倒在地上,不过十几个呼吸人就抽搐嗝屁了。

        “长老,这事儿你会替我抗吧?您说的随便处置。”项尘咧嘴一笑道。

        “这家伙,好狠!”

        “张春保就这么死了?”

        看热闹的人都是惊讶望着项尘。

        “杀了就杀了,不过小子,即便学院方面我替你抗了,这个小子的人脉可是不小,你以后麻烦不会少了。”汪洋戏谑笑道。

        “人脉,人活着,他的人脉才会有价值,他死了,人脉自然也就散了,放过他,我的麻烦才会源源不断呢。”

        项尘淡淡一笑,他可不是许多电影里面的煞笔主角,放过已经不可调和的仇人,以后坑了自己和自己朋友。

        “小小年纪,心境就如此通透,杀伐果断,不错,小子,你有师父没有?不如拜我为师吧。”汪洋长老笑问,真有几分喜欢项尘了。

        “别,副院长也问过我这个问题,抱歉,辜负长老好意了,我有师父。”项尘歉意笑道。

        而这时,那女子也醒了过来,却带着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