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杀机暗涌2

第三十九章 杀机暗涌2

        我躺在草垛上一觉睡到天亮,才被外面嘈杂的人声给叫醒了过来。

        我这边还在揉眼睛,就听见有人在村里拉响了警报:“快来人,快来人哪!出事儿了。”

        接近着,我听见有人在往枫树的方向跑,没过一会儿二处的人就在枫树底下乱成了一团:“快去找王处。”

        “闫组长,李组长呢?”

        “处长屋里没动静,快去看看是不是出事儿了。”

        我站起来时二处的人已经把枫树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六具二处队员的尸体就像是挂灯笼一样,被人给吊在树杈上随着山风来回晃动,那些人到死都没闭上眼睛,山风一来,尸体转动,一双双带血的眼睛在人群头上徐徐扫过,让人不寒而栗。枫树下面虽然聚集了二十多人,可是谁也不敢随便把尸体放下来。

        也不知道,是谁在人群里说了一声:“陈野昨天是不是说,他不挂灯,树上就得挂人。”

        “闭嘴!”有人怒斥道:“这话让李组长听见饶不了你。”

        那人不服道:“听见又能怎么样?他们门口不也挂着白灯么?”

        那人说话的声音不小,正好被匆匆赶来的李云歌听在了耳里,对方的脸色阴沉似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闫星宇神色尴尬的不知在李云歌耳边低声了一句什么,却被李云歌狠狠瞪了一眼。

        叶玄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说道:“老班,你是不是在蜡烛里面下药了。”

        “是啊,怎么了?”我确实在白灯里动了手脚,那里面的金芯儿蜡烛其实就一种强力催眠药,灯笼点着烟雾就自动向四周扩散,被烟熏倒的人要是没人招呼想醒都醒不了。我事先在瓶装水里加了解药,我和叶玄才没被迷倒。闫星宇他们自然会昏睡不醒。

        叶玄向我挑了挑拇指,闫星宇他们已经走到了树下:“先把人放下来吧!”

        二处队员迟疑了半天也没有过去放尸体,闫星宇忍不住厉声道:“让你们放尸体没听见吗?”

        有人低声说了一句:“要不让陈野过来看看吧?”

        “谁说的?给我站出来。”李云歌顿时炸了毛:“刚才是谁在说话?”

        一个队员扬着脑袋道:“我说的,我说错了么?眼前这事儿,你有本事解决么?”

        李云歌气得脸色煞白:“谁说我没本事解决?”

        闫星宇也跟着说道:“现在队员死因不明,陈野也有重大嫌疑,过一会儿,我们自然会找他询问,你们先把尸体放下来。”

        “你有本事解决,你自己放尸。”那个队员针锋相对道:“昨晚上说陈野这个,陈野那样,又没本事又自大嚣张,说什么也不让人家挂灯笼。自己却偷偷摸摸找陈野把灯笼给挂上了。这会儿又说陈野有杀人嫌疑,你们还有点准谱么?”

        闫星宇怒吼道:“那个灯笼是陈野故意陷害我们。你们自己看看牺牲的队员都是谁?都是昨晚骂过,嘲笑过陈野的人,他们死在枫树地下,本身就有蹊跷。陈野也洗不清嫌疑。”

        闫星宇这句话倒是起了点作用,那个队员也迟疑了起来。

        我慢悠悠的走到人群边上:“我可真有闲心陷害你们,你们那灯笼怎么来的,看看监控不就知道了。你说对吧兄弟。”

        我最后一句话是冲着那队员说的,那人也不傻,他知道既然已经撕破脸跟李云歌掐在了一起,就得一掐到底,中间要是退了一步,将来可能有理也说不清了。

        那人当即抬头道:“对,我们要看监控。”

        “不行!”李云歌当即否定:“监控录像被带回局里报备之前,谁也不能看。”

        那人脸色顿时一沉:“    你不让看,是你心里有鬼吧?咱们六个兄弟死得不明不白,你连监控都不让看是什么意思?”

        他那一句话顿时挑起了队员的情绪:“对,我们要求看录像。”

        “最少我们也得知道六个兄弟的死因,不管是谁杀了他们,我们都权利知道。”

        李云歌怒吼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到底谁是组长?”

        我上前一步道:“要是我非看不可呢?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有杀人嫌疑。那我也有证明自己清白的权利。你们把监控录像放出来,是我杀人,我就地伏法。如果不是,你们还我公道。要是你们执意不放的话……”

        我伸手拔出了毒蛟:“今天老子不把你们留在这化平村,我就跟你姓。”

        “你想干什么?”闫星宇怒吼之间,下意识往二处队员的身上看了过去,结果所有人都悄悄往后退了几步,给我让出来一块空地。

        李云歌带着求助的眼神看向王杰:“王处,你看。”

        王杰叹了口气道:“那就看吧!看看清楚也好,毕竟昨晚的事情,还得陈野参谋解决。”

        王杰往一个队员身上指了一下:“你去拿电脑。”

        “别去……”李云歌刚要阻止就被叶玄用枪指上了脑袋:“我看谁敢说不行?”

        这时闫星宇想要说话也已经晚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快步离去。

        我别有深意的看了王杰一眼:这家伙是条老狐狸。他故意拆闫星宇和李云歌的台,却让他们两个有苦说不出来。就算是闫星宇找后台哭诉,王杰也有一百句话在那等着他。最后闫星宇只能把这笔账算到我的头上。

        不过,我也不在乎,闫星宇本来就恨我入骨,我跟他们之间多一个过节,少一个过节都无所谓。

        王杰也看到了我的目光却装作了什么都不知道,扭头看向了跑回来的队员。那人刚要把笔记本电脑交给王杰,就被我当场阻止:“一事不烦二主,你就直接放出来得了,免得有人在说我做了什么手脚。”

        那人见王杰没有说话,干脆直接放出视频,他挑的时间正好是在那个女队员在树下惨叫的时候,画面刚到王杰他们三个把人带进院子,王杰就开口说道:“往后跳半个小时。那里没什么可看的。”

        操作电脑那人故意轻轻往后拉了一下,不到半个小时的位置就停了下来,也直接正好把画面跳到了,闫星宇和李云歌争论要不要找我帮忙的地方,王杰阴沉着脸孔道:“再跳!”

        那人还在犹豫时,叶玄忽然低吼了一声:“你再跳,我弄死你!”

        “跳过去!”李云歌忍不住尖叫道:“我让你跳过去,听见没有。”

        李云歌见那人没动,就连叶玄指过来的步枪都不顾了,起身就想去抢电脑,不明就里的二处队员,虽然不敢跟李云歌动手,却下意识围成一圈把李云歌给挡在了外面,李云歌站在人墙外面忍不住哭喊道:“别看……别看了……求你们了……”

        我当时还有点纳闷,李云歌和闫星宇的背景深厚,就连王杰都要让她们三分,这些队员怎么不怕李云歌?

        我后来才知道,能进二处的人多少都有些背景,他们不敢跟李云歌正面冲突,但是也不是从骨子里害怕对方。只要他们占理就算真跟李云歌动了手,也不会受到太大处罚,至于说被开除二处,对于他们的背景来说,根本就不在乎。二处里面唯一没有背景靠自己爬上来的草根,也就只有王杰那么一个。

        闫星宇急得团团乱转,李云歌哭得蹲在了地上,可是二处队员却谁都没给他们让路。

        等到视频放完,别说是李云歌和闫星宇,就连围观的那些队员都坐不住了——太丢人了,二处两个组长没本事解决问题,理直气壮的跑去偷人家灯笼,被人家浇了一脑袋尿,回来之后不仅不知道丢人,还准备瞒着队员把灯笼藏起来,再去找人家麻烦。整个二处都抬不起头来。

        他们能看到这么多画面,还得归功于李云歌自己。闫星宇和李云歌一门心思的想要抓我把柄,除了我们睡觉那件草料房,就连他们自己寝室里都安上了摄像头,结果,把她自己在屋里屋外的事情给拍了遍。

        叶玄心里都要笑开花了,脸上却绷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瞪着两只眼珠子惊叹道:“我滴个乖乖,你们这处室可真有出息啊!想要灯笼直接说话,哥给你扎个冬瓜那么大滴肯定不收钱。这家伙……”

        “你……你……”李云歌指着叶玄连说了两声“你”字,眼睛一翻昏了过去。

        “云歌!云歌,你怎么样?”闫星宇赶紧把李云歌抱起来回了院子。

        我仰头看了看树上的尸体:“走吧!人家还得给队员处理后事呢!咱们别给人家添乱了。那些尸没事儿,你们可以摘下来了。”

        我背着手往草料房里走,耳边却传来了王杰的声音:“陈野,这口气,我替你出了,我们之间没什么矛盾了吧?”

        王杰是在用内力向我传音,他的声音除了我们两个之外,谁都听不见。

        我三根手指头在自己后脑勺上抓了两下,王杰才沉声道:“陈野说没事儿,你们还不赶紧动手。”

        王杰看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知道,我伸出三根手指头,是告诉他,我想报仇就要入骨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