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黄龙外殿

第六十五章 黄龙外殿

        于广洋看向叶玄:“我知道怎么找到赵雨竹,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可以给你带路。”



        叶玄沉吟片刻道:“行,我需要点时间准备一下,你明天……后天早上吧!还在这里等我,我跟你走。”



        叶玄和于广洋约定好时间之后,也悄悄给远处监视的人打出了暗号,意思让他们放于广洋离开。



        于广洋刚走,李云歌就找了上来:“叶玄,我不建议跟着于广洋走,我们应该把他抓起来详细审讯,我觉得他有问题。”



        叶玄也一反常态的没跟李云歌生气:“抓人不是最好的办法。而且,我们没那个时间跟他磨叽。”



        “我觉得……”李云歌还没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被叶玄强行打断:“于广洋那番话关系到几条人命,你是信其有,还是信其无?我宁可信其有。”



        叶玄微笑道:“不是有句话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行走江湖,还能怕死么?你回去吧!后天不用跟着我,有些事情总得有人拼命不是么?”



        我当时要是在场,准能一个大耳刮子抽叶玄脸上。这货那时候是在学我说话,就连说话的表情都一点不差。他想跟着于广洋走,不是有多伟大,而是他脑子里一根筋,要是烦谁,一分钟都愿意跟人多待。他撵李云歌走,纯粹是因为不想见她,而不是他多好心。



        李云歌根本就不了解那货,被叶玄几句话说红了眼圈:“你需要什么装备,我一定找最好的装备给你。”



        “不用了!”叶玄摆手道:“该有的装备,我都弄好了,你给我准备一辆车就行。后会有期吧,妹子!”



        叶玄倒背着双手风轻云淡的走下天台,消失在楼道当中,只给李云歌留下了一个背影。



        叶玄跟人约定见面的时候,我和小钱儿正好掉进了赵家的密道。



        我不得不说,小钱儿的运气真是好得出奇。



        我们顺着地道往前走出去五六百米一直无惊无险,单从这点就知道小钱儿选对了位置。可我越往前走就越是觉得心惊——按照我现在的路线,是在不断深入山腹。这座是地道的背后究竟是什么,是古墓?



        不对!



        我马上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东北这边直到大清,才正式撅起过统治全国的皇朝。可是就算是大清,也没有开山为陵的手笔,这里肯定不是古墓。



        可这掏空了山腹的地下建筑又是什么?



        我正在迷惑之间,走在前面的小钱儿忽然停了下来:“陈野你看!”



        我顺着小钱儿挑起的灯笼往前看过去时,看见的只有一扇敞开的殿门——黄龙殿!



        术道十八殿!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术道十八殿真的从存在?”



        小钱儿轻声道:“我感觉里面好像是没有什么危险,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进!你走我后面!”我在大殿门口连放了四盏白灯,又布下了两道陷阱,才小心翼翼走进了殿门。



        可我走进大殿之后却愣在了当场——殿门规模足以媲美皇宫的黄龙殿,竟然从殿门往后二十米左右就到了尽头。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我特意大殿尽头的墙壁上搜索了一遍才敢断定,这座黄龙殿就是贴着山体建造出来的了一个门脸,再往后去就连往山体上贴砖的工序都省了,完全不像是一座完整的建筑。



        我在空荡荡的大殿里面转了两圈:“这里怎么会是空的?”



        小钱儿极为认真的说道:“这里肯定有东西。我有一种感觉就像是能预感到自己可以中奖的那种感觉,这里肯定有我们没发现秘密,比如说机关,或者暗记什么的!”



        “不是机关!也不是暗记,我再想想。”我自己就是使用机关的人,诡杀七绝的陷阱术,本身就是一种机关。暗记也不能逃过照字诀的光线。这里究竟藏着什么东西?



        小钱儿再次说道:“会不会是有什么媒介之类的东西,我们没发现啊?”



        “媒介?”我一下站了起来:“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我犹豫了一会儿,才从背包里拿出了那个在水月观里得到的罗盘。上次的任务之后,我就一直在研究这个罗盘。



        我曾经像在水月观那样掰断香头放进罗盘海底,罗盘还是那个罗盘,黄香也还是那种黄香,可是点燃的黄香却怎么也浮不起来。



        叶玄一直觉得当初黄香能浮起来,是沈衣寒,或者黑裙躲在暗中玩得把戏。



        可我不这么觉得,我觉得黄香应该是在某种特定环境下才能变成指针。所以,我一直把罗盘给带在身上,想要找地方验证一下我的推测,却一直没找到机会。现在不就是最好的机会?



        我拿出罗盘掰断一截黄香,捏在海底上方轻轻松开了手指,那节黄香不仅马上浮了起来,而且在缓缓转动。



        这回跟水月观里不同的是,黄香转动的速度明显慢上了不少,可是香头燃烧的速度却快出了一倍不止。



        我眼看着,香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烧去一小段之后,浮在空中黄香忽然停了下来,往前推动几寸,落下一截香灰之后又返回了原位。



        我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儿,那节黄香已经调转方位又在别的地方落下了香灰……



        短短十多秒的时间里,黄香在连续落下四次香灰之后,掉回了海底中间自行熄灭了香火。



        小钱儿探头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罗盘在给我们标准方位!”我托着罗盘环视大殿一周才说道:“如果把我们所在位置当成罗盘海底的话,那么整个大殿的所有区域都可以用罗盘上方位标准,落香的这四个位置就是这座大殿秘密所在。”



        我手举着罗盘一步步走向了其中一个位置:“小钱儿,你帮我拿着罗盘,站远一点,我要看看这下面究竟是有什么?”



        我选择的这个位置距离殿门最近,万一发生什么情况我和小钱儿也能在最快的时间冲出去,我让小钱儿站远点也就是这个意思。



        小钱儿拿到罗盘跑到了门口,我也从背包里抽出工兵铲挖进土里。没过一会儿,就在下面挖出来以一具颅骨破碎的尸骨。我顺着尸体倒地的方向又挖了两下,又附近挖出一颗颅骨。



        我给小钱儿打了个手势让她小心戒备,自己飞快的向尸体四周挖了过去,没过一会儿就挖出来两具交叠在一起人骨和一把铲子,小钱儿见没有危险走了过来:“这铲子……他们是盗墓贼?”



        “不是!是那个打井的。”我把铲子拿了起来:“村长说,那个打井的带着老赵家媳妇跑了。实际上,他们是死在了这里。”



        我大致比划了一下:“按照尸体倒地的位置看,他们两个是一前一后走进的黄龙殿。打井的,应该是在看见前面有什么东西后,拿着铲子想要自卫,老赵家的媳妇吓得躲在他身后。结果,两个人一块儿送了命。”



        我说话之间在尸骨上翻动了两下:“这两个人死的时间太久,不然还能多找些信息出来。”



        我站起身来往正对尸体的方向走了过去:“按照罗盘的指示,第二个点应该在这儿,也就是的打井人进殿之后,头一眼看见的地方。”



        我刚刚往前走了两步,脚下地面便传来一阵轻颤。



        我第三步还没来得及迈出去,距离我五米之外的地面由下而上翻裂开来。一座满是泥土的石碑从地底升起之间,大殿两侧也同时传来水流涌动的声响。



        罗盘标注的最后两个点上,同时翻起了像是地泉急涌似的水花,奇怪的是滚动的水流不但没有向外扩散,反而快速渗入地底。短短片刻之间,大殿两侧就各出现一块稀泥藻泽。



        我总算知道,打井人的尸体为什么会在没人掩埋的情况下,保持着临死前的姿势沉入地底,原来那时候,黄龙殿里也出现过这样的藻泽。



        我仰头看向石碑之间对小钱儿喊道:“你出去,在殿门外面五米的地方等我,快点!”



        “那你……”小钱儿话没喊完,我就一步窜向了那座石碑跟前,两手飞快的在石碑上抹了几下,石碑上面果然露出了一片字迹。



        我猜的没错,黄龙殿的隐秘果然是在这块石碑上。可是,四周狂涌的水流却未必能给我时间把石碑上的字给看完。



        我一面飞快清理着石碑上泥土,一边向小钱儿喊道:“站在外面,千万别进来。”



        我仅仅喊了一句话,石碑四周的地面就像是融化了的冰层,层层陷入翻动的水流当中,大殿四周全部化做泥浆,我所在的区域就像是一座被水融化的浮冰,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减小。



        如果,现在转身肯定有机会在泥浆将我湮没之前逃离黄龙殿,那样一来,我可能会永远失去解开黄龙之秘的机会。



        黄龙殿里的石碑就像是一个鱼饵,就算鱼知道,鱼饵之下藏着致命的危机,最后也会顾不一切的咬钩,而我就是那条看见饵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