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反击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反击

        李云歌只是在叶玄手腕上稍微摸了一下,马上就站起身来,对着叶玄踹了一脚:“叶玄,你是男人就站起来,告诉他们,你在骗人。站起来!”



        “滚!”小栗子起身就想抽李云歌的耳光,却被她给躲了过去:“叶玄什么事情都没有,他是在骗人。”



        “你给我滚开!”小栗子已经喊哑了嗓子,剩下的学生全都围了过来,一个个对李云歌怒目而视。李云歌急道:“你们怎么……我们等大夫,只要大夫来了一切都能真相大白。”



        李云歌干脆站在了一边,冷笑着看向了叶玄。



        叶玄心里比谁都着急,他也怕大夫过来,大夫真来了,他就装不下去了。



        叶玄急中生智之下,微微颤动了几下嘴唇,蹲在他身边的小栗子马上注意到了叶玄的反应:“叶哥,叶哥你说什么呢?回家……救我……你是不是说回家能救你?快……快找车!叶哥的家在哪儿?”



        李云歌冷声道:“你们不用问他家在哪儿?我肯定不会告诉你们,等到救护车一到就能拆穿他的把戏!”



        “你还是不是人!”小栗子气得双目圆睁时,张女士伸手把他拉到一边,自己白了李云歌一眼拿出了电话:“给我查一下叶玄的家住在什么地方?对,就是白灯号!”



        张女士挂了电话:“快,把人抬上车,我们先走,叶玄家的地址马上就能查到。”



        “等一下……”李云歌刚说了一句话,张女士的脸色就沉了下来:“你准备拦我么?”



        李云歌说道:“我只是……”



        张女士不等她说完就冷声道:“你什么都不用说,你的身份还不配跟我指手画脚。让开,不然我就让杨智明告诉你怎么让开。”



        李云歌面对张女士丝毫拿不出往日的张狂,只能站到了一边儿。没过多久,张女士就查到了我家的确切地址,一群女人和学生冲进我家里之后,直接把我家给翻了个底朝天:“药呢?灵符呢?叶哥让我们过来,我们来了,可我们怎么救他啊!”



        原先哭得双眼通红的小栗子忽然平静的说道:“不用找了,叶哥让我们回来,不是为了救自己,是为了救我们,你们自己往外看。”



        小栗子指着外面道:“外面不是白灯就是灵符,还有桃木桩子,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踢开的石头下面还藏着弩箭。这里是白灯号。是叶哥他们老巢,肯定是戒备森严,他不是为了救自己啊!”



        “叶哥……”这时又有人哭了起来。



        小栗子走到叶玄身边:“叶哥,你放心,你的墓碑,我亲手给你刻。”



        小栗子说到这里眼泪就流了下来,一路上跟过来的李云歌忍不住说道:“叶玄,死不了。你们为什么不找大夫,非要相信叶玄的鬼话?”



        张女士想了一下才拨通了电话:“给我找最好的大夫过来,另外我要跟异调局长宁如尘联系……”



        张女士不久之后才挂下了电话:“你们猜对了。门口手环就是启动机关的装置,你们去打开吧!宁局长说,把叶玄放到他自己的房间里去。那里有南斗生死阵,他能挺过六个时辰就得救了。去吧!”



        几个学生合力把叶玄抬进屋里之后,全都退了出来有人说道:“也不知道叶哥能不能躲过这一劫。”



        “一定能,叶哥是什么人?他这样的人能随便就没了吗?肯定能!”



        “刚才我都吓傻了,忘了录像了,应该把叶哥的样子录下来。我这辈子怕是不会再崇拜别的英雄。”



        “你好意思说,平时天天拿着录像机录录录,关键时候什么都录不着。”



        “哎,我录像机没关?看看都录下来什么了?”那个学生打开录像机看了几眼之后,眼泪顿时流了出来:“妈……张姨……各位阿姨……你们快来看!”



        那些学生家长围过来时,李云歌也想凑上来看个究竟,却被那学生指着鼻子骂道:“你给我滚一边去,你过来就打你。”



        李云歌自讨了没趣,索性也不再看了,转头坐到了门外。



        几个学生家长打开录像之后,那里很快就传出了叶玄和李云歌的声音,录像虽然只是把他们的样子拍到些边边角角,却把他们的对话给完完全全的录了下来。最关键是,摄像机没录到我爷布阵。这事儿就连叶玄都觉得奇怪,他后来才知道,云姐早就注意到了那个摄像机,故意让我爷把叶玄弄到摄像拍不到的地方跟他说话,我爷布阵的时候又一直在躲着摄像机。这才弄到了最有用的画面。



        几个学生家长看到了录像之后,一个个气得脸色发青,没有一个不想当场骂人,但是涵养却告诉她们不能如此。



        张女士的脸色阴沉得快要拧出水的时候,李云歌却带着一个大夫走进了门来:“张女士,这是我找来的大夫。他马上就能检查出叶玄的情况。”



        几个学生忍不住要骂人的时候,张女士却抬手道:“让大夫进屋。只能他自己进。”



        那几个学生还想说什么,却被自己的家长给拽到了一边儿,他们很了解张女士。她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现在差的只是最后的一颗火星罢了。



        李云歌以为张女士是在向着自己说话,不由得得意洋洋起来:“王大夫,你进去吧!一定要给叶先生好好检查。”



        李云歌故意把后面几个字咬得很重,为的就是提醒那个大夫。对方点头之间走进了屋里。



        没过多久王大夫就走了出来,李云歌迫不及待的问道:“大夫,叶玄是不是在装受伤。”



        王大夫道:“叶先生的伤势,可能并不乐观。他的内脏有严重出血的迹象,还有……”



        “胡说八道!”李云歌强行打断了对方:“你说,是不是叶玄在屋里威胁你了。我跟你一块儿进去……”



        王大夫诧异道:“李组长,你在说什么?我真不知道,一个应该被送进icu病房人应该怎么来威胁我?现在应该马上把病人送去抢救,但是,病人的情况不能随便移动,我建议把急救设备搬过来。”



        “你别说了。”李云歌拿出电话:“不行,我要换大夫……这次我陪他一块儿检查。”



        “够了!”张女士拍案大怒道:“李云歌,现在请你,带着你的人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们们,甚至不想听见跟你有关的任何消息。”



        “张女士……”李云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时之间竟然懵在了当场:“张女士,我是为了……”



        “够了!”张女士冷声道:“你今天所做的一切,是我今生看到的最恶心,也最卑劣的表演。我不想再看你表演下去了。请你马上离开。”



        李云歌愤怒道:“我不走,我今天一定要拆穿叶玄。”



        李云歌的性格就是如此,凡事必须要证明自己正确。



        “你……”张女士被气得浑身发抖:“我今天才知道,异调局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好……很好……”



        张女士毕竟不会功夫,也奈何不了李云歌,只能站起身来:“我出去一下。”



        张女士起身走向一个房间,屋里的所有家长一个个默默站起身来,往不同的房间走了过去,不一会儿的工夫,我家所有房间,门前,屋后的地方全都出现了打电话的身影。



        又过了一会儿,李云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她一开始还在跟电话那头的人争辩,不久之后,脸色就变得越来越难看,最后变成了一片惨白,对着从屋里走出来的张女士深鞠了一躬:“张女士……”



        张女士不等她说完就开口道:“我不想听你说什么,只希望你赶快离开。”



        李云歌张了张嘴,最后终于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带着人狼狈而去。



        李云歌一回到异调局就闯进了杨智明的办公室:“大哥,这边……”



        杨智明摆手道:“你先别说了,准备一下休假吧!等到风声过了,我再找你回来?”



        “凭什么?”李云歌拍着桌子道:“明明就是陈野和叶玄在联起手来装神弄鬼,可是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没有人让我解释?”



        杨智明摇头道:“你太急于求成了。你越是拼命的想向人解释的时候,他们就越是不相信你,因为,你拿不出证据,也争取不到对方的同情。所以,你必败无疑。陈野他们就是抓住了你的这种心理,才一步步把你引进了陷阱。把我最大的助力,变成了最锋利的刀,反过来砍向了我们。”



        杨智明道:“当然,我也犯了急功近利的错误,如果,不是我觉得可以一次性拿下整个异调局,而是,步继续步步为营的话,说不定会有更好的结果。这是一个教训啊!”



        李云歌气得红了眼圈:“大哥,难道这次我们就这么认输了么?我不甘心啊!这次的机会多好啊!”



        杨智明摇头道:“事已至此,我们想不认输都不行啊!现在只能盼着陈野任务失手了。”



        杨智明说话之间自嘲一笑:“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竟然会去盼着看别人倒霉?这种心态让我自己看不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