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其他小说 - 金牌小厨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男人的战场

第一百二十三章 男人的战场

        保温瓶打开一刻,宋云翰不禁愣住了,他凑近瓶口仔细闻了闻,旋即抬头看向宋子轩。

        “嗯?看我干吗?吃吧。”

        “这……你做的?”

        宋子轩点了点头。

        宋云翰尝了一口汤,又夹了一口放在嘴里,瞬间露出陶醉的表情。

        “子轩,我只知道你在大食代做厨师,做出了名堂,叫……叫帝王炒饭,这道菜是什么?”

        宋子轩这才知道,其实自己做的事情,宋云翰一直都知道。

        如果在以前,他会认为这叫监视,但现在……他突然感觉自己一直被关注着。

        “这叫金鳞五道羹。”

        “名字雅,汤体金色,加上牛肉、火腿中的油被炖出,形成了油花儿,好像金色的鱼鳞一样,而五道羹,指的就是这几样丝吧?”

        宋子轩点了点头:“没错,我没想到你会吃的那么仔细。”

        宋云翰微笑:“不是我仔细,是这道羹太美,从闻起来的味道就已经非常吸引人了,不仅拥有汤的清香,还有海鲜的鲜香、牛肉、火腿、蛋丝的腻香,三种味道混合在一起……这真的不言而喻了。”

        “呵呵,你是第一个品这道菜还发表评论的人。”

        “如果不是你做的,或许我不会这么细心。”宋云翰笑道,说完,他便低头继续吃着。

        宋子轩起身走到窗边,朝着外面看着,点燃了一根烟。

        看着青龙湾里面的繁华,他的心里不知为什么却有些落寞,突然觉得自己和这里比起来太小了。

        他可以学会帝王炒饭、金鳞五道羹,他可以玩转一方大佬程八爷,他还可以放弃月薪十几二十万的工作,自己开起一家饭店。

        但……却不能改变一个事实,宋云翰的身体虚弱成这样,显然已经时日不多。

        要是放在以前,他会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而现在,剩下的就是这种落寞。

        “子轩,我想我应该肯定你的厨艺,在这行……你是天才。”

        宋云翰突然开口说道。

        “怎么这么说?”宋子轩说着,依旧看着窗外的青龙湾。

        “我的身体是不行了啊,几乎每天都没胃口,住在这五星级酒店,每天最多就是想喝一碗白粥,我甚至让郑宇去给我联系营养液,可你做的菜……让我有了胃口。”

        这话好像扎进了宋子轩心里,他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点点头:“你喜欢吃……我再给你带。”

        他不知道倒退十几年宋云翰是怎样的身体,那时候他是不是也想自己一样健康、壮实,但现在……

        宋云翰拿起保温瓶喝了一口汤,盖好盖子,说道:“保温瓶能给我留下吗?”

        “嗯?”

        “如果明天你不过来,我可以热一下。”

        宋子轩转身看向宋云翰,虽然依旧五官清秀,可体态却明显是病态,精神劲儿根本不符合这个年龄。

        “嗯,留下吧,对了,有空……我和我妈约一下。”

        宋子轩说道这,宋云翰沉默了,他看着前方的茶几,似是出了神。

        宋子轩也没有再说什么,将烟头掐灭在了花盆里,走回沙发坐了下去。

        许久,宋云翰开口:“我从来没有奢望会再见她们,也没有这个勇气,但如果你希望这样,我会见。”

        “你欠她们一个公平。”

        说这句话的同时,其实宋子轩心里所想的则是,如果宋云翰真的命不久矣,那么这也许是可以让他安心的最后一件事,也是最大的一件事。

        宋云翰深深地点了点头:“听你的,你大了,你来安排好吗?”

        宋子轩轻咬着嘴唇,点头道:“好,你身体不好,就别动了,就在青龙湾见吧。”

        “行,对了,我……”宋云翰有些为难地说道,“子轩,虽然我知道你会拒绝,但我还是希望和你说一件事。”

        “等你见了我妈,我们再谈这件事。”

        宋云翰缓缓点头,低下头没再说什么。

        宋子轩则知道他要说什么,这件事无非就是他旗下的产业,如果宋子轩不接手,宋云翰就只能等到自己临死前看着外人占有了。

        而他,也就真的白白打拼半辈子,最后的成果落在了别人的手里。

        不过这些对宋子轩来说并非是诱惑,就算有一天他决定了,也是出于责任,而并非贪欲。

        “子轩啊,其实……我真没想到你自己可以搞出这么大名堂,现在自己做了老板,责任也大了。”

        “嗯,我也没想到,其实……就是我妈和我姐给我的动力,我现在长大了,我不能让她们受穷,更不能受欺负!”

        闻言,宋云翰双眼含泪:“这话说的爷们儿,不愧是渡门的老爷们儿,不过……子轩,你现在自己干,也要事事小心,这餐饮不简单啊。”

        “我知道,餐饮界就好像一个江湖,其实我已经领教了不少。”

        这话听得宋云翰心里一酸,其实宋子轩这岁数的孩子本应该在父母的庇护下,现在上个大学,还没有踏入社会,可他能说出这句领教不少,肯定是经历了太多。

        “子轩,对不起,这是我造成的。”

        “不,各有各的难处,我现在没那么恨你,真的。”宋子轩看着宋云翰,目光诚恳。

        宋云翰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他笑了。

        似乎这十几年他都没有这么笑过。

        “好,那就好,不过……孩子我跟你说,不是餐饮界是一个江湖,而社会是一个大江湖,餐饮界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未来你会见得更多,无论是好的或者坏的。”

        “你想让我知难而退?”

        “不,恰恰相反,”宋云翰认真地说道,“我希望你能在这江湖中立足,甚至站在高点,这是专属于男人的战场,现在的你……让我惊喜。”

        听到这句话,宋子轩笑了笑,心里也跟着有些激动,毕竟进入这个江湖,除了方老爷子给他讲了一些大道理,并没有人跟他说过什么。

        “正因为你是我的儿子,我想你成为人中龙凤,而这些……只靠天赋远远不够。”

        宋子轩沉吟了半晌,道:“你在以前辈自居。”

        “不,第一我是你的长辈,不是前辈,第二这也不是自居,来,说说你的近况。”宋云翰笑道。

        宋子轩轻笑点头:“好,我看看你有什么高招。”

        ……

        酒店大厅里,贺言凯离开之后,周朋坐在茶座前久久没有离去。

        他想等宋子轩出来看看他到底干嘛来了,不过等了近一个小时也没再见。

        “这倒是奇怪了,他住在这里?不应该……即便拿着高薪水,他也不至于这么烧包住五星级吧?”

        “这小子是谈新的生意了?离开大食代,看来还真发展的不错啊,呵呵,我倒是要看看,你能飞哪去……”

        ……

        宋子轩将近期发生的事情和宋云翰说了一遍,这似乎也是他第一次和别人这么吐槽。

        宋云翰听了,也不由露出了焦虑的神色。

        “子轩,我真想不到你居然经历了这么多的事,这段时间……苦了你了啊。”

        “没事儿,我没那么娇气,什么苦不苦的,我就知道赚钱养我妈。”宋子轩点燃了一根烟,说道。

        “给我一根?”

        宋子轩迟疑了片刻:“你……这身体能抽烟吗?”

        “呵呵,如果真的横竖是死,死以前抽一根儿怕什么?”

        闻言,宋子轩心里倒是疼了一下,他叹了口气,拿出一根烟递给宋云翰,并给他点上了。

        抽了口烟,宋云翰道:“现在的问题有三点,但其实就是两点。”

        “你说说!”宋子轩凑近前说道。

        “第一,黄发惦记上你了,无非是惦记你这个人帮他赚钱,或者惦记你的菜谱,这毋庸置疑。”

        “没错,接着说。”宋子轩好奇心顿时被勾了起来。

        “第二,就是发财饭店能不能卖爆了,如果行,那程八就会跟你死心塌地,但这不是问题,只要你将宣传做到位,发财饭店很快就能立起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这就是你说的问题?”

        宋云翰摇了摇头:“第二点还没说完,其实程八就是初期可以给你些助力,只要你手里拥有三家这样的饭店,你就可以研究一件事情了。”

        “怎么把程八踢出局?”宋子轩道。

        “没错,不然利润就会白白流失,但由于我们做人必须讲究,所以你必须给他一个交代,你怎么想?”宋云翰问道。

        “做一家店,给他程八五成利润,其他的店和他无关!”宋子轩道。

        宋云翰一笑:“你小子够精的,但要把这家店的利润做起来,而且还不能喝帝王炒饭、五道羹有任何冲突。”

        “我也是这么想的。”

        “呵呵,很好,子轩你记得,商人就要有商人的思维方式,不然你的仗义、仁慈都会拖累你,直至你失败,所有人就会离开你。”宋云翰道。

        宋子轩点点头:“这一点我从不怀疑,我相信如果我强,我周围就会有一个无限大的团队,如果我弱,我就是光棍儿一条!”

        “说的非常好,所以……接下来,就是第三点了,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宋子轩看着宋云翰的目光,露出一抹邪笑:“第三点就是借助你的力量。”

        “你发现没有,咱们两个几乎永远都是在同时想同一个问题,出了同一个答案。”

        宋云翰这句话说完,两人都是笑了起来。

        “总之你记住,在这个江湖,这个男人的战场,我是你最大的助力,而且是唯一一个无条件的!”

        宋云翰说完,将手伸向了宋子轩。

        宋子轩迟疑了片刻,同样伸出手。

        两只手击掌一刻,似乎身体里的血流都贯穿了两个身体,本就相互流淌的血液,时隔十几年,再次相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