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其他小说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月底求月票

月底求月票

        第一七五章傲慢的代价(,要h1d住啊)

        “病人被送来前,用了什么a?”老专家就问到。

        邵海&b也是对眼前的景象有些不能理解,不过他并不是昨天的接治大夫,对情况不了解,就赶紧把这个问题转给了昨天接治的大夫。

        那大夫想了想,道:“昨天被送来时,病人膝盖往上三寸的地方,有一道黑圈,像是某种a泥涂抹的,因为不清楚是什么成分,我们就把它清洗掉了。”

        “唉不该啊”老专家就一副惋惜的模样,“要不是那道a圈,病人现在就不只是iaui肿胀溃烂了。”

        大家就觉得老专家的话有些夸大了,未免也太把那a当回事了,这世上哪有如此神奇的a?虽然大家也不能解释蛇毒为什么只止步于膝盖,但大家心里绝不认为这是什么a丸的功效,如果这a丸真有这功效,那为什么不能把戴维的蛇毒治好呢?

        老专家看大家不相信自己的话,就道:“这种神奇的蛇a确实存在,在老家乡下开蛇咬伤医院的时候,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少年,他被眼镜王蛇咬中了左手虎口,只是用a泥在手腕处抹了一圈,那蛇毒就始终越不过那道圈去。”

        大家也懒得听这种故事了,什么蛇咬伤医院,放屁,不过是一家无证经营的ia诊所罢了。

        说实话,专家组的其他医生,心里都有些瞧不起这名老专家,老专家并不是科班出身,也看不懂蛇咬伤的各种论文,他以前就是个乡下治蛇咬的土郎中,靠着祖传的秘方给人治蛇伤,兼卖一些狗皮膏a,后来被当地蛇咬伤研究院的院长看中,这才成为了“专家”。

        ≈&bs&bs&bsv朋友,此时也在一旁呢,听了这话很不高兴,道:“那是不是a,都还很难说呢”

        专家组的组长清了一声嗓子,道:“我看咱们就不要讨论这个a的问题了,还是先研究一下这个病例到底该怎么来治疗吧,谁有办法?”

        众专家都有点犹豫,谁都知道这老外的身份不一样,没有十足的把握,谁也不敢轻易动手。

        此时省人院的大夫又补充道:“病人对于抗蛇毒血清有轻微的过敏反应,昨天我们使用了一支抗蛇毒血清,还是分批量注sh的。”

        这句话让专家们的心头又g上一层i霾,眼下最好龖的方案,应该是加大抗毒血清的注sh量,让蛇毒和血清完全中和,这样至少可以先消除中毒的迹象,然后再集中jig力治疗溃烂。但要是不能大剂量使用血清的话,就很棘手了。

        老专家此时道:“我觉得可以先采取一些排毒的措施,比如通过针刺八风u来放毒,也可以切开溃烂部位,让脓血自然流出,这样做,应该可以缓解溃烂趋势的进一步蔓延。”

        “不行,这个绝对不行”就有专家反对,“就算排毒,我也建议采取血液透析的方式,针刺排毒没有任何理论依据,切口排毒很容易引起反效果,要是切口一开,引起了感染,造成更大面积的溃烂就得不偿失了。”

        那个美国的专家此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是个治蛇咬伤的专家,在美国很有名,因为他能治疗各种剧毒蛇的咬伤,但也仅限于被蛇咬伤后三个ia时内的病例,如果过三个ia时的话,换了任何一名西医过来,治疗的效果都不会很好,像眼下的这种程度,他也有些难以下手。

        想了一会,美国专家道:“我赞同使用血液透析,先排毒,随着毒素的排出,情况应该会有所好转。另外,出于保护脏器的需要,我建议注sh一些利ia剂,来促使蛇毒的自然排出,必要时,还可以考虑注sh一些肾上腺皮质ji素。”

        老专家就很反对,道:“我认为没必要采用血液透析这样的全局疗法,病人目前的症状只限于局部,采用全局疗法的话,就有些ia题大做了,可能还会因此起到反作用。”

        专家组的组长很不愿意听这话,什么

        么叫做ia题大做,病人身份特殊,出了问题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我倒是宁愿ia题大做一些,也不愿意承担某些预料不足的后果。,

        “既然美方的专家也认同血液透析的方法,那就先采取这个方案吧”专家组的组长直接无视了老专家的反对意见,拿出诊断书,迅写好治疗方案,然后递到美国专家面前,“你看一下,如果没有异议,我就让医院着手开始准备血液透析了。”

        美国专家看了一眼,点头道:“就这样做吧”

        专家组的组长就笑着道:“那就请你签个字”

        美国专家拿起笔,唰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因为他觉得这确实也是目前最好龖的治疗方案了。

        组长没想到美国鬼子这么痛快就签了字,心里踏实不少,就算以后治不好,自己也可以把责任推到美方专家头上,是美国专家坚持要用这个治疗方案的。对于这种突然下达的任务,组长是抱着一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态度。

        老专家还是很反对,道:“我持保留意见”

        组长再次无视老专家的意见,扭头对邵海&b下达了任务,道:“邵院长,请贵院立刻准备血液透析吧”

        邵海&b就拿起电话,通知了血液透析中心,一会皱眉道:“一点空闲都没有吗?这边的病人情况比较紧急”

        过了一会,邵海&b放下电话,道:“今天有两个急ig的肾衰竭患者,正在使用大型综合血透设备,ia型的血透机目前也没有空位,但可以立刻安排,只是怕效果会打一些折扣。”

        专家组的人就有些傻眼了,方案定下来了,可治疗的仪器却没有,这可怎么办啊?要把蛇的毒素完全过滤出去,一般的ia型血液透析机肯定是不行的,到时候过滤不彻底,再把毒素扩散到全身就更麻烦了。

        “不能紧急动用吗?”组长沉眉问到。

        邵海&b摇头,“正在使用仪器的两名患者也是危重病人,全靠设备护着命呢,要是紧急动用,一旦出了什么事故,我们医院承担不起不过,我已经让血液透析中心的人进行联动求助,看附近哪家医院的设备正在空闲。”

        现在的医患关系如此紧张,邵海&b哪敢让洋鬼子ha队,一旦那两名患者出现情况,患者家属来医院闹,自己还干得下去吗?

        “我还是坚持保守治疗的方案”

        老专家有些气愤,自己治了一辈子的蛇咬伤,甚至都没动用过一次血液透析设备,但治愈的成功率,也在96以上了,难道离了设备,这些被蛇咬伤的人就只能等死了吗?

        组长现在越看老专家就越觉得不顺眼,站在这里的,哪个不是治疗蛇毒的专家啊,就显得你特别能干是不是,大家都不对,就你对?

        ≈&bs&bs&bsia剂吧”组长了话,“等找到血液透析设备,立刻送过去”

        ≈&bs&bs&bsv二鬼子此时叫嚷了起来,“必须马上让戴维进行血液透析”

        邵海&b一皱眉,道:“我已经讲过了,血透设备目前正有患者使用”

        ≈&bs&bs&bsv二鬼子极其嚣张,完全就是在命令邵海&b。

        邵海&b心中大怒,你算个什么玩意,也敢对老子吆五喝六的,他道:“出了人命事故,我负不起责任。”

        “死了不就是个赔偿的问题吗?”v二鬼子一下拉开皮包,道:“多少钱,我赔”

        这一下,不光是邵海&b生气了,屋子里专家组的大夫都有些气愤,见过恶劣的,没见过如此恶劣的,洋鬼子的命是命,别人的命难道就不是命了吗?凭什么要让人家给你腾出设备来。只是大家生气归生气,没敢表现出来。

        就是一旁美国专家,也是有些目瞪口呆,实在想不到会有人说出这样的话来。

        邵海&b冷笑一声,也不理会对方,他接过组长手里的诊断书,立刻

        吩咐人去按照上面的剂量准备a品。

        ≈&bs&bsv二鬼子见邵海&b没搭理自己,更加生气了,喝道:“邵海&b,我警告你戴维是重要的外宾,他的生命高于一切,要是他有什么意外,你会让你为此付出代价的还有你们”v二鬼子指着屋子里的所有专家。

        专家们就有点不自在了,戴维的来历他们已经清楚了,别说自己惹不起,就是卫生部也惹不起啊。,组长就走到邵海&b跟前,道:“邵院长,要不,去跟那两个患者的家属商量一下?”组长的意思很明白,一般得了肾衰竭的人,顶多就是维持上一段时间,也很难治愈了,最龖后肯定是人财两空,与其这样,还不如让戴维拿出一笔钱,买一个优先使用设备的机会。

        邵海&b断然拒绝,道:“作为医生,我要对每一个患者的生命负责,作为院长,我更要对医院的声誉负责。”虽说肾衰竭难治,但并不是没有治愈的机会,但如果现在停止透析,那肯定就是立刻死亡了。

        组长心道这邵海&b也是头倔驴,只好摇了摇头,站在一边去了。

        ≈&bs&bsv二鬼子看调解无效,就威胁道:“我要给你们厅长打电话,让他立刻撤了你;我还要给你们的卫生部长打电话,中止我们对中国一切的援助和合作。如果戴维出了意外,我要将这件事诉诸全球各大媒体,告诉世人你们是如何漠视外宾的生命”

        邵海&b一伸手,“你请便,但只要我还在这里,只要我还是院长,就会公平对待每一位患者”

        ≈&bs&bs&bsv二鬼子指着邵海&b,十分嚣张,对戴维的助理道:“还站在那里干什么,马上给我联系他们的厅长。”

        邵海&b理也不理,此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曾毅的,邵海&b倒是出喜s,说不定曾毅有什么办法呢,他道:“我去楼下接一位专家,是我们南江省保健局的专家,也是我们省人院的特聘专家。”

        专家组的人也不阻拦,不过心道就算再来了专家,怕也是需要血液透析设备吧,巧fu难为无米之炊,这不是人多就顶用的事。

        过了一会,邵海&b回来,身后跟着曾毅、龙美心、还有那位向导。

        那位老专家一看到曾毅,先是一愣,随后就有些ji动,这不就是当年那位神奇的少年吗?老专家治了一辈子蛇咬伤,自认为在这个领域是无人能及了,但在遇到云游四方的曾毅后,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所以印象特别深刻,这辈子也不会忘了曾毅的样子。

        老专家上前一步,就要跟曾毅打招呼,“曾……”

        “好啊,你还敢来这里”v二鬼子此时看着曾毅,横眉冷喝道:“我告诉你,你现在就是向戴维道龖歉,也已经晚了,我一定要让你为昨天拖延救治的行为付出代价”

        曾毅一抬眉,心里十分火大,这简直就是条疯狗,真想给她来一针狂犬疫苗。

        龙美心双手ha兜,皱眉道:“谁放她进病房的?口‘不许喧哗’几个字不认识啊”

        ≈&bs&bsv二鬼子指着曾毅道:“你”然后又指着邵海&b,“还有你你们两个人的官,绝对是当到头了,我要让你们去坐牢”

        “哼”龙美心冷笑一声,“我们中国自己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二鬼子说话呢不过你要是敢吭一声,我倒是可以保证你立刻被警察请出去”

        ≈&bs&bsv二鬼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她倒是看出来了,龙美心的这幅做派,来头不浅。

        “我再告诉你一句”龙美心看着那v二鬼子,“就算你的那个戴维死了,也绝不会有一个人为此付出代价”

        ≈&bs&bs&bag上的戴维,倒是挣扎着要起来,因为他看到那个向导此时竟然毫无损地出现了自己的面前。怎么会这样呢,医生讲的很清楚,就算救治及时,想要蛇毒彻底痊愈,最快也要一周。

        曾毅走到那老外的huag前,“还认识他吧?”

        老外就点了点头,太认识了

        “我见多的白眼狼多了,但还没见过你这样的”曾毅面s很冷,“你自己被蛇咬了,有人抬你下山,有车送你进医院,现在趟在医院里,还有这么多的专家从各地赶过来为你诊治。可向导昨天为了方便给你治蛇咬伤,抓蛇的时候也被蛇咬伤了,我就想问一句,你躺在医院这么久了,可曾想起过向导的死活?”

        老外立刻就出羞愧的神s,曾毅的话让他很难堪,他现在只关心自己的ui能不能保住,确实没有想起过向导的死活。

        “早知如此,昨天就该让你死在山上”向导啐了一口,恨恨道:“你的命是命,老子的命就不是命了?”,老外就道:“对不起,我非常抱歉”

        “戴维,你不要上当”v二鬼子又蹦了出来,指着那向导道:“这些中国人很狡猾,心眼坏透了,被同一条蛇咬了,为什么你这么严重,他却一点事都没有?是他们把抗毒血清优先给自己人用了,然后让你到荣城来接受治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是他们造成的”

        “我a你姥姥的”向导当时就火了,“驴日的货才用血清了呢”

        ≈&bs&bs&bsv二鬼子指着向导,“这就是他们对待外宾的‘友好’态度”

        向导是个粗人,动嘴肯定是说不过对方了,他呼啦一声,从背后拉出个蛇皮袋,道:“老子现在就让你看看,到底我有没有用血清”

        说着,把蛇皮袋一解,“啪”地往地上一扔,只见里面就游出一条五步倒来,看到人多,蛇也有点害怕,哧溜一声蹿到墙角,往上爬着。

        “啊”屋子里立刻生尖叫声,是龙美心和那个v二鬼子一起在叫,v人总是会怕蛇这类的东西。

        其他人倒是无所谓,都是治蛇毒的专家,要是还怕蛇,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向导一撸袖子,出胳膊来,“啪啪”拍了两声响,对那v二鬼子道:“老子就让蛇再咬一口,看看你老子我用不用血清”

        曾毅猛地按住那向导,“不值当咱们没必要给他证明”

        走之前,向导说自己要准备一下,曾毅就看他在村里进了一户人家,然后搬出个ia箱子上了车,下车的时候,才打开箱子,从里面掏出个蛇皮袋,慢慢悠悠拖在后面,曾毅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会是五步倒啊。

        ≈&bs&bs&bsv二鬼子此时缓过神来,“谁知道你是不是提前注sh了抗毒血清,想g我,没那么容易”

        向导一愣,马匹的,他倒是没想到v二鬼子心眼里这么多,竟然连这话都说得出来

        “怎么,要表演g口碎大石啊”v二鬼子指着向导:“我告诉你,没用你们这些中国人,最喜欢耍这么hua招,为了求我不要追究责任,你们就连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都用上,真是无耻无耻”v二鬼子咆哮着

        向导拳头就捏在了一起,现在他让蛇咬也不是,不咬也不是,只恨不得一拳打死这v二鬼子。

        “你今天就是蛇咬死了,我们也不会信的”v二鬼子道。

        “既然你不相信他,那我来证明”

        ≈&bs&bs&bsv二鬼子了,谁也没注意到,那老专家此时已经走到了毒蛇跟前,右手一把将蛇抓起,然后伸出左手放到毒蛇跟前,毒蛇就立刻咬了一口,在老专家的手上留下两个骇人的血dg。

        “曾大夫,现在你给我解毒,解得了,就是你的a有用,解不了,就是你们在g骗外宾”老专家一脸悍s,被蛇咬了,竟然眉头都不皱一下,还走过去拿起蛇皮袋,把那条五步倒又重新装了进去。

        曾毅脸上就出现痛苦的神s,道:“何苦呢”

        老专家淡然一笑,“我已经被咬了,说这些干什么,有本事就拿出来一吧”说话间,那手就开始紫,慢慢肿胀了起来。&1t;b

        r    />

        曾毅一拳砸在墙上,出“砰”的一声,然后一转头,表情非常骇人,对那向导道:“昨天给你的a,吃了没?”

        向导立刻从兜里拿出来,道:“还没来得及吃呢”

        曾毅就伸出手,道:“先救这位老人家,回头你的余毒,我来想办法”

        “好”向导毫不犹豫,就把两颗a放在了曾毅的手上。

        曾毅一使劲,将a掰碎,拿出半颗给了老专家,道:“这半颗吃了”说完,就把剩下的a往自己嘴里一塞,开始嚼了起来,过了一会,曾毅吐出嚼碎的a泥。

        ≈&bs&bsv二鬼子此时鄙夷道:“戴维,你看看,他们治病的过程多不卫生,幸亏……”

        曾毅回头瞪了一眼对方,把v二鬼子吓得后半句话直接咽回到肚子里去了。

        一把拽过老专家的胳膊,曾毅就用a泥先在老专家手臂上画了一个圈,随后屋子里所有人就目睹到神奇的一幕,肿胀从老专家的手开始,持续往上蔓延,此时手掌已经完全黑,五根手指肿得跟萝卜似的,上半截手臂也开始肿胀,大家都能看清楚肿胀的过程。,可在曾毅画了一道圈之后,蛇毒似乎就像是碰到了什么克星似的,攻到黑圈之下,就停滞不前了,大家能看到黑圈之下的胳膊迅肿胀,慢慢紫青黑,而黑圈之上,却依旧是正常的肤s。

        ≈&bs&bsv二鬼子也傻眼了,她从来见过如此神奇的事,那道a泥画成的圈,似乎是具有魔力一般,也像是一道堤坝,将万丈洪水牢牢困在堤外。

        戴维的眼睛也是看直了,完全就是在看魔法表演啊

        曾毅此时打开自己的a箱,这次也没用使用银针,而是拿出一把jig致的手术刀,在老专家被蛇咬伤的血dg上直接开了个口,然后开始吸毒,吸了两口,“呸”一声吐出来,然后就把剩下的a泥全糊在了伤口上。

        邵海&b急忙拿来一瓶漱口水,递给曾毅。

        曾毅接过来,漱了两遍,等他把漱口水吐掉,屋子里的人就出一声惊呼,大家都能以可以目测到的度,看到老专家手上的蛇毒开始消退,黑s慢慢散去,出开始有些正常的血s。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美国的专家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曾毅此时来到戴维的huag前,看了一眼那条伤ui,冷冷道:“再有一个ia时,这条线上的a效就尽了,蛇毒会越线上攻,祝你能好运吧”

        戴维明显恐慌了,道:“曾大夫,请你救我一次”

        “为了救你一个人,已经有两个人为此受了伤,你要为你的这份无礼和傲慢,付出代价”曾毅冷冷看着对方,“但愿你能保住这条ui”

        说完,曾毅就扭头出了病房。

        龙美心此时瞄了一眼戴维的ui,就“啧啧”两声,道:“这情况可很不妙啊,再不想办法,我看要变脱骨扒ji了脱骨扒ji吃过吗?一抖骨头,ru就哗哗全了掉下来”

        看戴维眼里全是惊骇,龙美心这才心满意足,双手往兜里一ha,道:“别怕,主会保佑你的”说完一耸肩,踱出去追曾毅去了。

        不好意思,晚了几分钟,不是银子偷懒,是因为这章比较难写,写不出爽点,所以中间推倒了好几千字。今天干了一万字的活,最龖后拿出六千字的货,唉,码字是个亏本买卖啊

        看在亏本的份上,有票的兄弟姐妹,请安慰一下银子吧没有功劳,我也是有苦劳的,有木有,有木有?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