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科幻小说 - 天葬回忆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十一章

第一千零十一章

        一点内伤?当我听到她这么一句话时,我心里先是咯噔的疑惑了一下,不过我也是经历过各种稀奇古怪事情的人,对于这样的话我也并没有流露出过分的惊讶,而是先焦急的对她追问一声:“内伤吗?那该怎么医治?我会一点医术能帮到你吗?”

        可对于我的好意之举,这红衣女子却是朝我摆了摆手,并对我虚弱的说道:“不用了…我调息一下就好,麻烦你扶我坐下来。”

        “

        调息?!如果没有刚刚那个黑影的出现为我做铺垫,恐怕我真的很难接受她的这个说词,而且就算是现在我也不太愿意相信她的这句话,可当事人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去争论,况且她的伤势真的看上去很重,我不敢耽搁。

        “呼…”在原地蹲下身子盘腿而坐后,她先轻轻的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就一边眯着眼睛,一边双手呈起运之势放于自己的胸前,她的这套动作跟我在电视里所看到的武侠人士很像。

        看着她的举止动作,我忽然间有种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回到了古代的错觉,可我想想又觉得应该不会,这地方虽然古老而又奇怪但却是荒芜的,应该只是一片与世隔绝的世外之地。

        而我也趁此机会观望了一下附近,想看看这里哪里有路,我一会儿从哪边走合适,可映入眼中的却是一片满地的树叶,而且有些还是插在地面上的,由于天黑看得不是很仔细,所以好奇的我就想弯下身来想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可还没等我弯下身子,我身后传来了那位调息疗伤美女的声音:“你是什么人?看你穿着奇异又面生,并不像是这里人士,怎么会出现在这?”

        言辞很犀利,听着就有一股冷冷的敌意,可听上去怎么忽然中气十足,比起刚刚虚弱的语气,似乎精神了很多,但而对于她的这个问题,我却听得有点不耐烦,说得好像我很愿意,非要死皮赖脸的待在这里一样。

        以我的性子换做是在外面,我肯定不会好声好气的跟她说,可现在怎么说我也是有求于人,而且我手无寸铁的也实在没有嚣张的本钱,所以我还是面带微笑耐着性子的回过头去对她解释道:“我确实不是这里的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无意间闯进来的,现在正打算找出口离开。”

        听我这么一解释,这位美女似乎释然了许多,脸上那种戒备的敌意也没了,而是一边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一边面无表情的对我说道:“这里不该是你待的地方,赶紧离开这里。”

        怎么跟秦逸说相同的话,越是这样,我反倒越发的好奇想知道这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神秘地方了,不过我有要事在身,还是把这份好奇心丢到心底去吧。

        我一边礼貌性的朝她点了点头,一边刻意微笑又礼貌的对她回说道:“我知道,我也正在找出去的路。”而我在说着的同时,我也注意到了这位非常养眼的美女状况。

        我面露着很是惊讶的表情朝她感叹了一句:“你…你没事了吗?”我真的很吃惊,因为刚刚还是一副毫无血色病态林黛玉模样的她,才刚刚这么眨眼间一会儿面色竟然变得红润而有气色。

        我看着她有点将信将疑,心想该不会是回光返照吧?否则怎么可能会一下子就恢复成这样?难道她所说的什么调息是真的?不过这位美女好像并不愿意理睬我的疑惑,而是在看到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时,露出了一脸的不屑和嫌弃对我说了一句:“奉劝你一句,早点离开这里,待得越久只会让你越危险。”

        用不着你说,今天晚上就算我连夜通宵也肯定要离开这里,而且她虽然长得好看,但我也不愿意去搭理这种像所有人都欠她钱似的冰山,所以我也没什么好脾气的朝她来了句:“马上就走,如果刚刚不是看你一副病恹恹半死不活的样子,我也才不会过来多管闲事,既然你现在已经没事了,那我也不做耽搁了,再见。”

        我并不喜欢热脸贴冷屁股,而刚刚呢也的确只是出于我好心的本能,所以我在说完之后不光立刻扭头就走,而且心里也还不太愉悦的嘀咕着“光人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做人一点好歹都不知道,比起小雅心姐和白姐都差太多了。”

        “轰隆…”谁知还没等我把身子转过去,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这声音就像是我小时候在工地里听到有人在爆破山头的动静,可这荒山野岭的哪有人做工程,才刚转身的我,就立即被吓得转过了头朝发出动静的地方望了过去。

        可不等我扭过头,我眼角的余光旁边就已经注视到了旁边一大片火红的光芒,这是……火焰的光芒,我心头顿时就感到一阵不安,这是发生火灾了?

        然而让我也更加想不到的是,我一旁的这位红衣女子她竟然也顿时跟着发出了惊慌的神情,明亮透彻的双眼更是挂满了担忧之色,而我也是在看到远处这片通红的景象后,情不自禁的惊呼而出:“这方向不是峙岭山庄吗?怎么回事?那里着火了吗?”

        听到我想也不想的就喊出峙岭山庄的,她觉得很奇怪,立即一脸严肃的侧过头来对我问道:“你怎么知道那里是峙岭山庄?你不是刚来这里吗?”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惊讶,可是她在问完我的话后,却又不理睬我的回答,而是在那里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秦逸有难?难道指的就是这个?”

        “不好!”在我完全还没来得及开口之前,她的身影就像一道风似的,快速的消失在了前往峙岭山庄的方向,这一瞬间,我有点纠结,虽然我跟秦逸只有一面之缘,可他不但没有排斥我这个外人,而且还指引我离开这里的明路。

        他现在有难我不去救的话,似乎有点不仗义,可是去救的话,我又怕耽误我离开这里的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