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在线阅读 - 第596章 任务完成

第596章 任务完成

        江景酒店高层,情侣套房内,透过全景落地窗,将穿五彩斑斓的夜景收入眼底。

        屋内穿着吊带睡裙的女孩坐在圆床旁边,无心欣赏窗外的夜景,拿着手机不停地发着消息,跟那头汇报着她目前的情况。

        旁边的浴室里传来哗啦啦地流水声,透过磨砂玻璃能够隐约看见里边正在洗澡的男子。

        “哗啦——”浴室的玻璃门被推开,顾翡全身上下就下半身系着一条浴巾,身上湿漉漉的挂着水珠,脸上挂着痞笑朝着坐在床边的陆香走过来,说:“你还穿着衣服坐在着干嘛?

        我还以为你害羞的躲在被窝里等我呢。”

        陆香在听见水声停下的时候就收起了手机,娇媚地笑着对顾翡说:“衣服要你亲自脱才比较有仪式感啊。”

        顾翡眼底笑容渐深:“有道理。”

        说着,他就迫不及待地朝着陆香扑了过去。

        陆香虽然个子娇小,但身材还算有料,细胳膊细腿的,皮肤又白,这会穿着个酒红色的吊带衫格外的诱人。

        “刚刚吃了草莓味的口香糖,已经没有酒味了,全是草莓味。”

        陆香推开了凑过来的顾翡,皱眉说:“还是有酒味,我都闻到了。”

        顾翡对着自己的手哈了一口气,闻了闻说:“没有啊,真是草莓味。”

        陆香:“酒味掺着草莓味,反正闻起来就是很奇怪。”

        “有吗?

        那我再吃两颗口香糖试试。”

        陆香想了想说:“算了,吃了也盖不住。”

        顾翡搂着她,问:“那怎么办?

        要不咱们不亲亲?”

        陆香红着脸瞪他一眼:“那就没有情调了!要不这样吧……”顾翡低头看着她,低头嗅着她还有些湿润的头发,声色低哑暧昧:“嗯?”

        陆香别这头躲开他,看着他笑说:“咱们一起喝酒,你有酒味我也有酒味,这样我就闻不出来啦!”

        顾翡挑了挑眉梢:“听起来不错,喝点酒应该更有趣,你酒量好吗?”

        陆香起身,一边去酒柜拿酒和酒杯,一边说:“人家根本都不会喝酒,沾酒就醉。”

        顾翡像是想到了她喝醉后的样子,脸上的笑容渐渐变态起来。

        陆香把酒倒进两个杯子里,左边那杯递给了顾翡,右边那杯留给了自己。

        顾翡也没多想,拿着酒杯还问她:“要不喝个交杯?”

        陆香摇头说:“我又没和你结婚,你又没说要娶我,不喝,自己喝自己的。”

        说完,她就仰头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酒。

        顾翡的视线一直盯着陆香,也仰头喝了一大口自己杯子里的酒,然后就迫不及待的凑过去:“来我看看你醉了没有?”

        陆香眼神稍微变得比之前凌厉了一下,嘴角的笑容似乎跟加魅人了,发出的声音依旧嗲得让人心里发酥:“翡哥哥你好讨厌~”“是吗?”

        顾翡笑着,拿走陆香手里的酒杯放在床边的柜子上,急不可耐的抱起陆香将她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中间。

        陆香躺在他身下也没挣扎,而是笑看着顾翡,莫名其妙地笑着说:“3,2,1……”“砰”的一声,顾翡的身子一下失去了支撑似的,软得像滩烂泥似的趴在了陆香身上。

        陆香满意的笑了笑,自言自语地说:“这药可以啊,真灵。”

        声音恢复了正常,不再像之前那样嗲得让人觉得别扭。

        “重死了!”

        抱怨着,陆香咬着牙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顾翡推开。

        不慌不忙地坐在床边,用手拉了拉滑落的肩带,拿起手机打开了一个叫“蒋姐”的联系人聊天页面,发了四个字过去:任务完成。

        把手机丢在床上,有从包包里翻出了那张银行卡,再也不用隐藏脸上的笑容,对着银行卡猛亲了一口,一个人嘻嘻嘻地笑了起来。

        乐完之后,换回了自己先前的衣服,站在床边,看着床上这位被多位“受害顾客”点名举报的渣男,陆香觉得就这么走了不解气。

        想着,就从包里翻出了几支口红,都是前些日子顾翡给她买的,她还悠哉悠哉地坐在床边纠结了一下色号,然后从其中选了一个自己没那么喜欢的一支,在顾翡的背上一笔一划得写下两个字外加一个大大的感叹号:渣男!把那支抹得差不多的口红丢在了床边,背着包包踩上高跟鞋甩了甩还没干的长发,优雅地推门离开……学校宿舍楼外,刚把蔚相慕送到了门口。

        宋画意下车从后座换到了副驾驶,关上车门,在战少胤掉车头的时候说:“之前我们在宴会上和孟倩纭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嗯?

        怎么了?”

        宋画意讨好地笑着说:“我现在可以百分之八十的肯定,孟倩纭身上背着人命,但是钱大哥护着她,我找我二哥估计也没法查。”

        战少胤扭头看了宋画意一眼,淡淡问:“所以呢?

        又在打什么小算盘。”

        宋画意笑着说:“你不是和钱大哥关系不错嘛,改天约他出来吃个饭啊,然后开导开导他,找机会说服他揭发孟倩纭。”

        战少胤:“怎么个开导法?”

        宋画意鼓他一眼说:“你不是总说你自己聪明吗?

        这个时候就该展现你的智慧了啊,自己想办法。”

        顿了顿,宋画意又意有所指地说:“其实吧,办法也很简单。

        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

        “嗯?”

        “就是让钱大哥知道孟倩纭一直是在利用他啊,让他对孟倩纭死心就行了,他自然就不会再包庇孟倩纭了。

        而且这也是为了钱大哥好,这事要是真追查起来,再查出点什么的话,钱大哥可就是包庇罪,他主动揭发的话性质又不一样了。

        咱们这是在帮他!”

        战少胤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出声,像是已经在心里计划了。

        车里沉默了半分钟的样子,战少胤突然说:“我发现你这段时间不喝奶茶了,脑子的确比以前管用了。”

        “关奶茶什么事?

        你就是还不了解我才觉得我笨,其实我一直都很聪明的。”

        “聪明和小聪明是两回事,以后打牌出老千这种事别干了,说出去丢人。”

        宋画意愣了一下,笑着说:“嘿嘿,原来你看出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