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极品医婿在线阅读 - 第1章 肾亏的小中医

第1章 肾亏的小中医

        当方夜醒过来时,看到的是父母喜极而泣的苍白脸庞。

        “医生,医生!我儿子醒过来啦!”

        方父激动地大叫着跑出了病房。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方母抹了抹眼泪,“儿子啊,乔家我们高攀不上,以后还是老老实实过日子吧,你今天要是真醒不过来,我和你爸也不想活了!”

        方夜揉了揉微微发涨的脑袋,刚才接收这具身体的时候,前主人的记忆也全部涌入了他的脑海中。

        方夜来自另一个世界,是大溱帝国的御用丹师,一身医术和炼丹术无人可及,修为更是达到散仙的境界,可惜在化元丹炼成时引发了天劫,身体灰飞烟灭,而灵魂则穿越到了地球上。

        前主人也叫方夜,家境普通,祖辈却传下了一枚专解寒毒的次阳珠,凌海豪门乔家的家主乔万年曾中过寒毒,为了得到次阳丹,他许诺将孙女乔洛溪下嫁方家。

        订下婚约之后,方夜结识了未婚妻的表弟张朝风,两人经常出入各种高档场所吃喝玩乐,张大少一掷千金,方夜乐不思蜀,很快就堕落了。

        最终在一次扫黄打黑行动中方夜当场被抓获,女方还倒打一耙告他强J,乔洛溪黑着脸亲自将他赎了出来,当着方夜父母的面与他解除了婚约。

        方家颜面扫地,父母沦为亲戚和邻居的笑柄,整天抬不起头来,方夜追悔莫及,自暴自弃,竟然选择跳江自杀,幸好被几名钓友救下。

        “这家伙也太单纯了吧,这么明显的套路居然看不出来。”

        方夜心里暗暗摇头,“这个耻辱,就让我来帮你洗刷吧!”

        “妈,我对不起你们!”

        方夜艰难地坐了起来,“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做傻事了!”

        这具身体之前完全被酒色掏空了,再加上自杀这么一折腾,状态更加的不堪。

        “好,好,你能想通就太好了!”

        方母脸色红润了一些,“你之前不是考了医师证吗?

        你爸托朋友给你在海侨找了个见习医生的职位,好好干!”

        “海侨医院?”

        方夜脸露诧异,那是市里最好的三甲私立医院,他之前有去应聘过,可惜人家没录用。

        “嗯,关系都已经打点好了,等你身体养好了就可以上班。”

        方母微笑着说道,“我听说那里的小护士特别漂亮,单身的也多,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喔!”

        方夜知道,母亲这么说只是为了让自己早点走出乔洛溪的阴霾。

        不一会儿,方父带着医生赶过来了,详细检查了一番后,医生认为已无大碍,只是身体有点虚弱,随时都可以出院。

        在父亲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方夜和母亲来到了医院对面的百济堂药店,他决定为自己抓一副补药,配合自己独有的双星针法,把身体恢复成健康状态绝对不成问题。

        “请问两位想买些什么药?”

        一名漂亮的女店员走过来问道。

        除了女店员外,大堂角落里还有两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在喝茶聊天。

        “麻烦帮我抓副药。”

        方夜拿起柜台上的笔刷刷刷写了起来。

        “熟地黄、山药各90克,杜仲、鹿茸各45克,北五味子、肉苁蓉、牛膝各30克……”田媚看着方夜笔走龙蛇,俏脸上顿时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两名老者也不约而同地看了过来。

        这是一副常见的麝香鹿茸丸配方,专治肾虚,莫非这个病殃殃的家伙还是个中医?

        中医不是最注重养生调理的吗,怎么会把自己搞到肾亏?

        “儿子,你学的不是西医吗?”

        方母也有些奇怪。

        “业余爱好。”

        方夜微微一笑,将药方递给了唐媚,“麻烦你了。”

        药抓好后,方夜又问有没有银针,田媚拿出了一套一次性的毫针。

        “美女,有没有纯银的?”

        方夜皱了皱眉头,这不锈钢的毫针虽然也可以用,但效果上就差了不少,当然更好的是金针,不过价格太贵,不用考虑。

        “这个……银针和金针都是需要订制的。”

        田媚无奈地说道。

        “这位小友会针术?”

        其中一名戴着眼镜的老者走了过来。

        “会点皮毛。”

        方夜笑道。

        “哦。”

        老者脸上略显失望,“我叫田古,是本店的店长,金针我倒是还多了一套自用的,想不想要?”

        “不要。”

        方夜斩钉截铁地说道。

        “为什么?”

        “买不起。”

        田老哑然失笑:“我不是这个意思,这套金针可以免费送,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还是不要了。”

        方夜淡淡地说道,“我不喜欢欠人情。”

        方母看着他不卑不亢的样子颇有些感慨,自己儿子是出了名的内向,怎么这会在陌生人面前气场这么强大了?

        难道他死里逃生后真的成熟了?

        那可真是因祸得福啊!“先别急着拒绝,只要你能用金针驱除掉我朋友左腿上的湿气就可以了,怎么样?”

        田老指着身后说道,“这是他年轻时落下的毛病,每个月都要来我这治疗一次。”

        “可以。”

        方夜点点头,径直走到了茶几前。

        另一名穿着亚麻唐装的老者捋起了裤脚,露出一只枯瘦如柴的左腿来。

        方夜给他把了脉,然后将掌心贴在对方膝盖上揉了揉,在几个穴道上用力按了几下。

        “老先生以前是不是被蛇咬过?”

        “哎?

        你怎么知道!”

        药洪鳞眼睛一亮,“就凭这几下拿捏你就看出来了?”

        “应该还是剧毒的海蛇吧,因为没有及时救治,毒液残留的阴寒之气可以保持数十年不化,而且病情还会逐渐加重。”

        方夜淡淡地说道,“三年前您应该还是一个半月治疗一次吧?”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药洪鳞竖起了大拇指,“全对!”

        “田老先生,麻烦把金针给我,再拿点深海鱼油和酒精灯棉签过来。”

        方夜捋起袖子先给药洪鳞按摩。

        “好,马上到!”

        田老走进后堂,不一会儿就拿出了一个小牛皮制成的精致针套,而田媚也找来了其他用具。

        把膝盖周围按得发热后,方夜抽出一根金针在火上细细炙烤,这种金针比普通的毫针略为粗长,尾部是罕见的六边型。

        他将金针加热后在鱼油瓶中轻轻一点,然后飞快地插入了膝盖上的犊鼻穴中,随着手指的轻轻捏动,一滴黑色的污血慢慢出现在针口处。

        用棉签擦拭掉污血后,方夜再次拿起一根金针,依样施为后又插入了足三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