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极品医婿在线阅读 - 第8章 八十岁的肾

第8章 八十岁的肾

        除了方夜外,其他几人连声道谢,林治羽和顾屠苏更是眉开眼笑,有这卡在,以后就可以在朋友和家人面前装装逼了。

        “方老弟,我家里有位病人想让你瞧瞧,不知你方不方便?”

        药洪鳞试探着问道。

        “我在海侨医院中医科,你明天带他过来就好了。”

        方夜淡淡地说道,“门诊部八楼,别走错了。”

        “好,好,好!我明天一定过去!”

        药洪鳞闻言大喜。

        “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请慢走……”回程路上,坐在大G里的郭铃翻来覆去地看着手里精致的黑卡,颇有些遗憾地说道:“这卡片打折力度是挺大的,可惜不太实用,他们的菜太贵,三折我也吃不起啊。”

        “郭姐,要不你把这卡卖给我吧。”

        顾屠苏心中一动,“我出五十万,怎么样?”

        “五……五十万?”

        郭铃吓了一跳,就连副驾驶上的何其政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卡对于平民百姓来说还不如一张老人头,但对于上流社会的人来说就是妥妥的敲门砖啊!“小顾啊,要不你把何叔这张也一起收了吧?”

        “行,待会我就将钱转给你们。”

        ……第二天早上,刚开门的方夜正坐在位子上喝茶,药洪鳞就带着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两名虎背熊腰的保镖直接往门外一站,后面排队的几名病人顿时大气都不敢出。

        “方老弟,这是我儿子药长生,长生啊,快叫人!”

        “方叔叔好!”

        “濮!”

        方夜直接将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

        “叫我方医生就好了。”

        方夜无语道,“坐吧。”

        药长生赶紧坐了下来,方夜还没把脉,只是扫了他几眼就看出了问题。

        “你这是肾脏有问题吧?”

        “方老弟真乃高人也!”

        药洪鳞欣喜地说道,“我儿子当年在英国留学时骑马摔伤了腰,治疗几年都不见好转,所以一直没能要孩子……”你这骑的是大洋马吧?

        方夜心里鄙视了一下,这药长生眼圈浮肿,皮肤发黑而黯淡无光,进来短短两分钟就打了三个哈欠,明明就是个纵欲过度的家伙。

        给他把完脉后,方夜更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你儿子的病情很严重,他肾脏内积累的药物残渣不要说清除了,就算用最先进的仪器也很难检测出来。”

        “是什么药物残渣?”

        药洪鳞诧异地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伟哥之类的壮阳药吧。”

        方夜淡淡地说道,“是药三分毒,更不用说这种含有化学成分的西药,因为服用的次数太多了,而且至少在十年以上,所以现在他的肾功能跟八十岁的人差不多。”

        药长生哑口无言,方夜说的竟然八九不离十,他当年在英国沉迷美色,每天都是无女不欢,而外国女子开放程度远甚国内,花样百出让他欲罢不能,恨不得把伟哥当成饭来吃。

        “八十岁?

        那不是比我还差!”

        药洪鳞眼前一黑,“难道我这辈子难道就没有抱孙子的希望了吗?

        这让我百年后如何面对列祖列宗啊……”“药老你先别激动,我又没说不能治。”

        方夜淡定地说道,“不过需要的药材有点多。”

        “再多都没问题!”

        药洪鳞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在国内就没有我弄不到的药材!”

        “我写张单子给你,药齐之后,保你七天内痊愈。”

        方夜拿出纸笔,“不过以后一定要注意节制,那些壮阳类的西药是绝对不能碰了。”

        “明白,明白!”

        药长生点头如捣蒜。

        “虎骨50克,鲸骨50克,鹿骨50克,蟒骨……”药洪鳞看着药方一脸懵逼,这五花八门的各类骨头,跟治肾虚有一毛钱关系吗?

        “方老弟,你这药方……是不是有点问题?”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问题,照单抓药就是了。”

        方夜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别担心,我的治疗方法跟别人不一样,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如果药齐了而我治不好他,你可以把我脑袋拧下来当球踢,还有疑问吗?”

        “没有,没有!”

        药洪鳞这下放心了,“大部分药材我都有现成的,只有几味可能要花点时间,不过你放心,半个月内绝对凑齐!”

        “千万别为了赶时间而滥竽充数。”

        方夜提醒道,“但凡有一味假药,治疗就会失败,那我可概不负责。”

        “这你放心,我药洪鳞可是靠药材起家的,绝对没有问题!”

        “对了,还需要一个至少明代的炼丹炉,大小随意。”

        “没问题,我家里刚好有一个宋代的龙头狮耳鼎,如果长生的病真好了,送给你也无妨!”

        “那我就先谢过了……”药洪鳞一行人走后,方夜心情大好,他刚才开的其实是一品丹药淬骨丹的方子,只要炼制成功,自己就可以直接进阶到锻体期,妈妈再也不担心我没真气用了!方子里虽然没有什么天才地宝,但要凑足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现在有药洪鳞帮忙,那真是太好不过了。

        今天带孩子来看病的依然很多,不过幸好何其政和林顾等人上午就来了,郭铃昨晚平白无故赚了笔大钱,今天走路是虎虎生风,无论看谁都是格外顺眼。

        将近12点,病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方夜喝口茶正想下班,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男子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

        “大叔请坐,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方夜微笑着问道。

        “小伙子,麻烦你帮我看看这腿能不能治。”

        男子叹了口气,“不过太贵就算了,我刚才在七楼问过,手术费和前期住院费至少要5万左右,而且因为我没有社保,必须先交押金……”“大叔别急,你先把裤角卷起来让我看看吧。”

        “哎,好嘞!”

        男子将右腿露了出来,一阵恶臭顿时扑面而来,只见小腿背上居然长着一大片密密麻麻的褐色脓孢,有的甚至已经裂开,不断有米黄色的脓液流出。

        方夜脸上没有露出任何嫌弃之色,他用棉签用力按了按脓孢,然后问道:“有没有感觉痛?”

        “有一点。”

        “那还好,问题不大。”

        方夜松了口气,“你这应该是三天前被蜥蜴咬伤的吧,伤口感染了病菌,如果当天及时就医的话就不会这么严重了。”

        “我……我当时以为用红药水擦一下就没事了。”

        男子懊恼地说道,“现在医院收费这么贵,动不动就几百上千的,家里两个孩子还在上学,我也是能省就省啊……”方夜沉默了,他轻轻叹了口气,开始为男子搭脉。

        “我先帮你扎针散掉大部分毒液,然后给你开两副药,一副外敷一副内服,记得不要沾生水,还要忌口,腥辣的绝对不能吃,三天后再来复查一次。”

        “需要多少钱?”

        男子忐忑不安地问道。

        “药有点多,应该差不多150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