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5章 唐伯虎真迹

第5章 唐伯虎真迹

        秦义刚要开口,缓过劲来的古玩店主再次鄙视的笑道:“傻子就是傻子,给钱都不要!”

        “还内有乾坤?

        大白天的,做白日梦呢?

        !”

        秦义冷笑一声,眼中射出两道寒光:“话说的太满,容易打着自己狗脸。”

        “你……你说谁是狗?

        !”

        古玩店主说着,却不敢直视秦义双眼。

        “敢不敢打个赌,假如这画另有玄机,你输我10万块,傻子两个字送给你。”

        古玩店主眼中狂喜:“好!就赌十万!”

        “不过空口无凭,咱俩立个字据。”

        这时,一旁的中年人出口道:“不用立什么字据了,我陈学舟做中间给两位当裁判。

        。”

        周围看热闹的人立刻起了一阵骚动。

        “陈学舟!他可是滨海古玩书画的名人啊!”

        “古玩泰斗庞老的关门弟子!”

        “以前只在央视的鉴宝节目上看过,今天见到真人才认出来。”

        秦义心想难怪刚才觉得眼熟,原来是上过央视鉴宝的名师。

        有他作证,两人自然没有异议。

        将画平摊在桌子上,秦义对吴妈说道:“麻烦娘拿一瓶水过来。”

        “怎么,你还要给这画洗个澡吗?

        假的能洗成真的?”

        古玩店主嘲笑着说道,周围人也是轰然大笑。

        现在,他们已经把秦义当成了一个出洋相的笑柄。

        秦义也不管众人的讥笑。

        接过吴妈买来的矿泉水,他将画铺平,对着周围的人从容说道:“各位,看好了!”

        将瓶里的水少许倒在掌中,秦义把水珠均匀的撒在画上,又着重把画的拐角润湿了一些。

        不一会,表层已经湿了。

        看着他的动作,陈学舟忽然有种似曾相识感觉。

        对了!若干年前,自己的师父,古玩泰斗庞老好像用这种手法鉴定过一副古画。

        难道说……里面真藏着东西?

        秦义又要了一把小镊子,随着他的轻轻挑动,这副画居然起了一层!将外面薄薄的一层纸挑开,在它下面,又出现了另一幅画!外面的那一层只是伪装!只看了一眼。

        陈学舟脸色瞬间变了,立刻上前细细的揣摩起来。

        周围一下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看着陈学舟。

        “这是唐伯虎的真迹!”

        “而且在唐寅的作品里,也是上乘之作,价格……至少五百万!”

        过了半晌,陈学舟舟才说道。

        他的话掷地有声,人群在短暂寂静后,立刻沸腾起来!秦义凝聚双瞳,信息展现:“物品:《仕女赏月图》,明代,唐伯虎所绘,价值估计约800万。”

        嗖!随着鉴定完毕,附在古画上的墨色灵气,射入秦义的双瞳之中!秦义忍不住身子一颤。

        之前手串带来的那股相似的暖流,游遍全身后,汇入头脑之中。

        攥了攥拳,力量并没有什么提高。

        但是片刻后,秦义只觉得头脑中的思维变得清晰无比。

        任何事物,细节,都好像能被自己瞬间记住!“手串的白色灵气提高了力量。”

        “这副古画中墨色之气似乎提高了我大脑记忆力?”

        秦义立刻有了个惊喜的推测:不同种类,颜色的灵气会提升身体不同的能力?

        !不知道其他类型的古董,又会带来什么改变?

        “没想到今天居然见到了唐伯虎的真迹,这牛批能吹一年啊!”

        “这小伙子,有眼力啊!”

        “看来咱们滨海市,又要出一位鉴宝大师了!”

        围观人嘈杂的议论让秦义回过神来。

        见旁人并没有发现异常,看来古董中的灵光宝气只有他一人能看到。

        “这……这怎么可能?”

        古玩店主双眼一黑,差点栽倒在地。

        如果当初随便给点钱从吴妈手里买下来,转手几百万,自己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现在,不光要错过这么一件珍品,还要倒贴10万块。

        那可是自己大半年的收入啊!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古玩老板心滴血般的痛,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这画刚才吴妈要8万卖给我的!我现在出双倍买了!”

        “我给你16万,不,20万!”

        气闷之下,情绪激动的店老板忽然发疯似的伸手夺画!“耍赖吗?”

        现在的秦义无论是力量还是头脑都异于常人,怎么可能给他碰到画的机会。

        手掌后发先至,随手一推,店老板就跌滚到了三米开外!“你真想抵赖吗?

        还是说,我陈学舟不够资格作证!”

        一旁的陈学舟有些看不下去,忍不住冷声说道。

        “这……”古玩店老板缓过神。

        吃古玩这碗饭,以陈学舟的影响力,他可是万万得罪不起。

        更别说他背后的老师,人称“鉴宝南昆仑”的庞老了。

        心里滴着血,古玩店老板垂头丧气的给转了10万块。

        秦义手机损坏,这些钱直接转给了吴妈。

        “您的工商银行收入转账100000元,余额……”看着眼前的一串数字,吴妈一脸的难以置信。

        她有种感觉,这个被所有人嘲笑的秦家废物,从此要一鸣惊人了!“娘,我们回家,以后传家宝这种东西可不能随意卖了。”

        秦义拉起吴妈正要往回走。

        陈学舟连忙喊住:“刚才多谢小兄弟指点,否则我今天不光打眼闹笑话,还要错失欣赏唐伯虎画作的机会。

        还没请教姓名?”

        “秦义。”

        “原来是秦兄弟,这是我的名片,希望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

        随后不舍的看了眼秦义手里的《仕女赏月图》。

        接过名片,寒暄了几句,秦义带着吴妈离开。

        十分钟后,两人到了家。

        一处年久失修的老小区。

        “这地方太破了,等赚了钱,必须买个新房子。”

        打开锈迹斑斑的防盗门,秦义在心里暗暗规划。

        “儿啊,老天保佑,你眼睛好了,咱们也有点钱了,这上门女婿……”吴妈坐下后,有些犹豫的说道。

        “娘,我已经答应楚家了。”

        “我知道,可你是燕京秦家的少爷啊,做上门女婿,怕有辱你的身份啊……”吴妈说到这里神情沮丧。

        秦义摇了摇头,安慰道:“我们在滨海落魄如狗,秦家又何曾管过我们生死。”

        顿了顿,秦义露出微笑:“再说了,明天可是我大喜的日子,娘你可得开心点!”

        “娘高兴,高兴~”“这就对了,娘你去休息一天,药已经买回来,您按时吃。

        明天打扮的好看点,准时赴宴。”

        “娘都一大把岁数了,还打扮什么啊。”

        吴妈这才恢复了精神,嘴上虽这样说,却转身挑起衣服来。

        秦义笑了笑:“娘,这些旧衣服哪行。

        您早点休息吧,明天我陪你买几件新的。”

        安顿好一切,他下楼回楚家。

        视力恢复,秦义心情畅快,脚下如风。

        片刻就回到了楚家别墅门口。

        正在这时,一辆熟悉的红色宝马车开了出来。

        这不是楚千雪的车吗?

        这么晚了,老婆她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