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4章 药王神针

第14章 药王神针

        秦义微微一笑:“以前我害怕自己瞎了,所以学过一段时间盲人针灸推拿。”

        这倒是真的,楚千雪也确实记得他去学过。

        “千雪,请你相信我,否则你病情会越来越严重。”

        秦义满脸诚恳的说。

        楚千雪犹豫了片刻,终于点点头。

        今天,这个往日的废物,确实给自己带了不少惊喜。

        这也是她愿意让秦义试一试的原因。

        “针灸的话,需要……脱掉衣服。”

        秦义提醒道。

        “不行!”

        楚千雪果断回绝,随后进了里面的衣帽间。

        片刻之后,楚千雪已经换了一身比较薄的睡衣。

        因为用针时要刺周身大穴,她的病情不容有一点偏差,认穴要求要准,而又不可能让她光着身子,僵持了片刻之后,唯有想出这个办法。

        其实这穿着衣服,比不穿还要诱惑人。

        秦义一阵失神,他苦恼的暗想:“有这么诱惑人的么?”

        “看够了吗?”

        一道清亮的声音忽然响起。

        “如果你看够了,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等着秦义施针的楚千雪,语带羞怒的说道。

        “啊,好,我马上开始,第一次针灸,酝酿一下感觉。”

        秦义吓了一跳,深吸一口气,将杂念摒弃出去。

        其实有透视眼,穿不穿在他眼里也无所谓。

        药王神针,一套共有十五针,自上至下分别是神庭、晴明、风池、一直到最下边的会阴。

        紫皇圣眼打开,透视能力之下,眼前的大好风光又是一阵心神荡漾。

        虽是第二次看光了。

        可这样黄金比例的身材,真的是百看不腻啊。

        秦义无比纠结的扎完十五针。

        “现在你可以出去了,立刻。”

        楚千雪冷冰冰的说道。

        “可是行针才结束,我要在一边看着你,我要对你负责。”

        秦义有些义正言辞的摇摇头。

        可目光却在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上扫过。

        “滚出去!”

        楚千雪双脸绯红的怒喝一声,双目中的寒意骤然迸发而出。

        秦义关上门落荒而逃。

        直到十五分钟后,他才进来为楚千雪身上的针拔下来。

        站起身来,楚千雪的脸上依然看不出是喜是怒。

        只是她冰山般的外表下,一颗心却如烈火一般的澎湃不已。

        真是该死!自己不是一向讨厌这个废物吗?

        看到他说话都懒得说,可如今被那个混蛋看光了,居然……还用手碰了。

        只是现在秦义给他的感觉似乎没以前那样恶心,至少自己不会反感。

        以前的楚千雪,就算是秦义不经意的碰下她的手,她也会将碰的地方多洗几次。

        拔过针后,秦义一时间有些尴尬。

        一想到刚才的最后一针,他就觉得体内有另外一个自己在躁动着。

        也是难怪。

        自己老婆如此一个惊艳绝色,就算圣人也会动心吧。

        “咳咳,千雪,我先说明……行一次针是不行的,还要几次才行。”

        秦义说道。

        接着便静静的等着楚千雪的回答,不过让他尴尬的是,等了很久,楚千雪也没有回答他的话。

        “还不出去,又想看着我换衣服吗?”

        半晌,楚千雪没好气的问。

        “呃……不是,对不起,我现在就出去。”

        秦义关上门在门口等着。

        “哼,这个混蛋……”楚千雪嘴角稍稍上扬,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尽管只是昙花一现,却在刹那间惊艳无比。

        这时,一阵惊呼划破夜空,随后大门外响起了焦急的拍门声:“不好了大小姐,楚……楚老爷他忽然晕倒了!”

        “什么?

        我爹怎么了?”

        楚千雪惊慌失措,立刻打开门冲了出去。

        两人对视一眼,一起往下跑。

        只见一个丫鬟模样的年轻姑娘正气喘吁吁的靠在门上,额头布满了汗珠。

        来的丫鬟叫小翠,一个来自农村大山的姑娘。

        做事干净利索,平时负责楚海山和柳凤英的饮食起居。

        “究竟怎么回事?”

        楚千雪边跑边问。

        “楚老爷,回……回到房间,忽然咳嗽不止!”

        “接着就,就吐了好大一口血。”

        “人也昏倒了!”

        小翠惊慌的说道,估计是吓的,秦义看她还不时的抹着眼泪。

        三个人加快脚步,很快就来到了楚海山所在的别墅楼。

        里外围了不少人。

        进了卧室,楚千雪急忙上前。

        “爹,爹!”

        此时的楚海山,面色昏暗,人事不省的躺在床上,额头似乎凝聚着一股黑气,显得暮气沉沉。

        楚千雪焦急的喊了两声,见没有回应,她转头问旁边的家庭医生:“王医生,我爸他怎么会突然晕倒?”

        王医生摇了摇头:“一年前,楚爷身体就出现问题,总是咳血,我检查过也陪他去过各大医院,可都查不出原因。”

        “最近一阵子病情越来越严重,加上今晚可能情绪起伏太大,所以……”“哎,具体的原因可能还要等更详细的检查。”

        楚海山的身体每况愈下,这些楚家众人都知道。

        他自己总说是上了年岁,操劳过度,偶尔咳点血也没放在心上。

        久病成疾,最终导致今天这样。

        “各大医院都检查不出来,又偏偏在今天昏倒?”

        秦义望着病床上的楚海山皱着眉,他总觉得事情太过蹊跷。

        这位老丈人一直很照顾自己。

        在楚家做杂工这几年,多亏他资助,自己和吴妈才没挨饿。

        如果有可能,他会竭尽全力查个水落石出。

        秦义想到这,凝聚灵力观看。

        嘶!一望之下,他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楚海山的头顶,缠绕着一股浓烈的黑气。

        和楚千雪的几乎一样!老丈人也中毒了!只是他这股黑气要粗壮好几倍,很是骇人。

        显然中毒程度要比楚千雪严重很多。

        “可惜,刚才吸收的只是半本药王手书的灵力!”

        “现在我的医术根本没办法。”

        秦义暗暗皱眉。

        中毒如此严重,恐怕只有等自己再找到下半部药王手书,才有医治的可能。

        “让其他人先出去吧,今晚婚宴到此结束!”

        “对外就说,我父亲只是劳累过度,需要休息。”

        楚千雪已经冷静下来,看着乱哄哄的人群低声吩咐管家道。

        满屋的宾客很快散去。

        秦义暗暗点头,自己这个媳妇遇事处理还挺细致。

        “小翠,医院电话打了吗?”

        “打了,估计还有几分钟就到了。”

        楚千雪只是微微颔首,估计也还是检查不到任何症状。

        “好,留两个人下来,其他人也回去休息,今天辛苦各位了。”

        很快,屋子里除了小翠和一个年龄大点的阿姨,就只有王医生和楚家的几个人。

        “姑爷,小姐,你们擦擦汗。”

        小翠递过来纸巾说道。

        秦义谢过,擦了擦额头的汗,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楚老爷昏倒前,有没有喝过或者用过什么东西?”

        小翠想了想说:“当时,柳阿姨说老爷口渴,我就……”“小翠!他一个外人问你什么都说,还想不想干了!”

        柳凤英忽然爆喝一声,吓得小翠浑身一哆嗦,慌忙闭口再也不言。

        “老爷咳的厉害,我就让小翠送杯水,怎么,有问题吗?”

        秦义继续道:“那杯水呢?

        或许可以让王医生检查一下。”

        “水自然是喝了。”

        “还有杯子呢?”

        “洗了,不……不记得放哪去了。”

        柳凤英像是想起什么,愤怒道:“我说你是谁啊,一个寄人篱下,吃我们家软饭的废物女婿,也有资格来盘问我?

        !”

        “难道你还怀疑我下毒不成?”

        秦义微笑:“我只是随口一问,岳母您是不是反应太大了。”

        “以后别喊我岳母,我不承认有你这个女婿!”

        “好,那喊你柳阿姨。”

        “臭小子,你……”“行了!”

        楚千雪打断道:“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如果真有人害我爸,决不轻饶!”

        柳凤英瞪了秦义一眼没再说话。

        此时,救护车也已经到了。

        为了以防半夜病情加重,众人将楚海山送到医院。

        楚千雪和秦义陪同上车。

        柳凤英借口家里还有不少事要处理,和楚娜没有去。

        到医院挂号检查,楚千雪通过关系,找的是知名专家。

        然而和往常一样,一遍检查下来,还是发现不了任何问题。

        好在楚海山身体状况稳定,没有生命危险。

        “秦义,你真的怀疑是柳凤英下的毒?”

        楚千雪坐在病床边忽然问道。

        这里是VIP病房,屋子里没有别人。

        “我也只是怀疑罢了。”

        “她为人虽然尖酸刻薄,不过也和我爸相处十多年了,真要下毒应该不会等到今天……”“但愿如此吧。”

        两人陷入沉默,气氛一时间尴尬起来。

        楚千雪捋了捋如水的秀发道:“你睡吧,旁边有床。”

        没想到,洞房花烛夜是在医院里渡过。

        秦义心里苦笑。

        从早上领证,到被赵明成打中头部获得鉴宝双瞳,再到晚上赌斗赢了赵老,再跑到医院。

        这一天下来,即便体内有灵力,还是有些就累了。

        “行,你也早点睡吧。”

        “嗯,我再照看一会。”

        秦义和衣而眠,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被一阵嘈杂的手机铃声吵醒。

        楚千雪接起电话却是柳凤英打来的。

        “什么事?”

        “今天可是亲戚朋友来上门道喜的日子,家里一大堆人,你们俩还不回来帮忙?”

        “可我爹还没有醒。”

        “千雪你口口声声为了楚家,现在家里有事就借口照看你爸不来了?”

        柳凤英又道:“我已经派小翠过去了,你抓紧时间回来,叔叔伯伯都等着呢。”

        “还有,带着你那个废物老公一起回来!”

        说完,毫不客气的挂了电话。

        楚千雪揉了揉酸麻的胳膊,看着昏迷的父亲,只觉得一时间心寒彻骨。

        新婚第二天,按照滨海习俗,新婚夫妇要在家等待亲戚再次道喜。

        “待会,小翠过来,你和我回家一趟吧。”

        “好,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秦义语气柔和却带着男人呵护的温暖。

        就像昨晚他给的那个眼神,让她觉得安心不已。

        楚千雪点点头。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小翠带着各种护理用品推门而入。

        “姑爷,小姐,柳阿姨让……我来照顾老爷。”

        小翠怯生生的说。

        “辛苦你了,有情况就找医生,今天忙完了,我再安排个护工。”

        “大小姐,应该做的……”两人出门,朝着楚家别墅而去。

        在他们走后不久,小翠忽然淌下眼泪,喃喃自语:“大小姐,对不起,我也没有办法……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