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22章 飞虎金印

第22章 飞虎金印

        两个伙计见状,立马道:“陈三爷,您消消气,我们钱掌柜真的不在啊。”

        “对了,这是我们新上任的店主,要不让他给您处理。”

        伙计顺水推舟,直接将事情转移到秦义身上。

        “小子,你能做主?

        这件事,可必须给我个交代。

        不过我提醒你一句,我陈三在这一带可不是吃素的!”

        秦义优哉游哉的站起身:“对,我是新来的店主,能做主。”

        “好,那钱掌柜的事也算在你头上,你给我看看这两枚印章,到底哪个是赝品。”

        陈三脸上露出一丝计谋得逞的奸笑,将两枚金印一左一右摆在桌上。

        楚千雪望去,只见这两枚金印大概有成年人的巴掌那么大,颜色斑驳,印的顶端是一头咆哮的猛虎,造型栩栩如生。

        粗看过去,两个金印的造型一模一样,至少她没看出任何分别来,就像是一个东西放在镜子前一模一样。

        楚千雪心里有些没底,她好歹也算个有些阅历的鉴宝师,这种级别的仿品,除非动用先进的仪器,或者是名师大家来鉴定。

        否则,一般的鉴宝师恐怕都难辨真假。

        陈三在旁边道:“如果觉得太难,赔我双倍钱,这事也可以算了。”

        太难?

        秦义心里却暗笑:对别人来说,可能很难,对他来说实在是简单。

        任你模仿的天衣无缝,只需一眼就能辨出真假。

        秦义凝聚双瞳,根据信息,很快知道了结果。

        “先说好,哪个是从我金玉阁买走的?”

        “左手这个。”

        陈三哥说道。

        左边的飞虎金印,用的正是金玉阁的包装,这点他也没想赖账。

        关键,你得用方法证明这不是赝品。

        “好,我就一步步分析,让你看的清楚明白!”

        秦义说着指着金印道:“这是汉代,准确说是西汉的飞虎金印,用来和虎符搭配使用,是调集军队的一种印章。”

        “这飞虎金印做得十分别致,虎身拱起成攻击状,四肢各攀出印方一的角,两肋还加了羽翼,紧贴于身,体现出一尊猛虎的翱翔之态,寓意着如虎添翼!”

        陈三哥、楚千雪和两个伙计闻言都是一愣,没想到秦义如此精通。

        “说的再好有什么用?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编的。”

        陈三哥顿了顿反问道。

        秦义一笑,转身对楚千雪道:“麻烦给我找两根棉线。”

        “棉线?”

        “对,稍微粗一点。”

        楚千雪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从抽屉里翻出两根棉绳递了过去。

        秦义点点头接过,对陈三哥说:“下面你可睁大眼睛看好了。”

        只见他飞快的把棉线分别栓在两枚飞虎金印的嘴上,随后将两座金印高高端起,用指头揪住另外一侧的线头。

        随后,突然松手。

        只见那两枚金印被棉线吊在半空,滴溜溜转了几圈,接着静止不动了。

        楚千雪心里一惊:这金印少说也值五六十万,力道要是把握不好,可就……这时,秦义却说道:“已经分辨出来了,右边的是品,左边的是真品!”

        陈三哥看了看道:“小子,你和我说笑吗?”

        “你把两个金印吊鸭子一样吊起来就说分辨真假了?”

        别说是他,在场所有人也没看出来什么端倪。

        秦义提醒道:“仔细看,两个金印的角度。”

        楚千雪仔细凑过去,率先忍不住惊咦了一声:“金印的倾斜角度不同!”

        经她提醒,众人才发现右手那枚金印向前倾歪,左手那枚却是正正当当的停在中间。

        这种区别虽然不明显,但是只要仔细看还是能马上分辨出来的。

        陈三有些被秦义的手段震慑住,疑惑的说:“那,又能说明什么?”

        秦义将金印按左右放好:“其实,说出来也很简单,我只是用了用了重心。”

        “重心?”

        楚千雪似乎有些明白。

        “对,因为汉代铸印使用的是灌铸法。

        这种工艺在浇铸的时候,往往会混入空气,产生气泡,造成空心……”楚千雪顿时醒悟,接过话说道:“飞虎印章最复杂的地方在顶端的虎嘴,所以那里的空气气泡也是最多的。

        而现代的这个仿造品就没有这样的问题。

        两个吊在空中,自然会产生不同的角度!也就能分辨真假!”

        秦义笑着点点头。

        夫妻俩一唱一和倒是显得十分默契。

        陈三嘴巴张了张,却是一个反驳的词也说不出来。

        本来他今天是收了钱掌柜的钱,来给这小子一点麻烦的,没想到却被秦义轻易化解了。

        正想着,秦义将两枚金印推回去:“陈老板,东西收好,这次鉴定算是我金玉阁免费,下次可要收费了。

        门就在那,慢走不送了!”

        现在怎么办?

        不能拿了钱不办事啊!陈三哥咬了咬牙,理屈词穷的说:“小子,鬼扯一通糊弄老子!”

        说罢,嗖的一声从背后腰中抽出一把闪亮的匕首。

        “当心!你们快去帮忙啊。”

        楚千雪忍不住惊呼一声。

        两个伙计哪肯帮,早就躲的远远的。

        楚千雪见状,急忙就要上前:“把刀收回去,不然我报警了!”

        秦义却将她挡住,毫无畏惧的往前迈了一步。

        他现在也想知道,古董中吸收的灵力有多强。

        “做生意,和气生财,没必要动刀动枪吧。”

        秦义淡淡一笑。

        “和气你妈……”陈三哥的一个打手一拳向秦义面门打去。

        秦义后发先至,一拳头挥出,随后收拳。

        他的动作迅如闪电,就如同一切是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那打手却惨叫一声,挥出的右拳朝后弯曲,明显是手腕脱臼了。

        “敢打我兄弟?

        你找死……”另外一个打手话还没说完,秦义一拳砸出,命中胸口,那名打手只觉得被飞驰的摩托车撞上一般,立刻趴倒在地上。

        陈三哥知道遇上练家子了,甩了两下匕首道:“小子,你想做英雄,我成全你!”

        嗖!    他猛的挥动着手中的匕首,朝秦义狠狠的刺了过去。

        秦义出手一抓,扭住他的手腕,轻轻一扭。

        咔嚓一声,陈三哥撕心裂肺的叫起来,手腕处传来阵阵钻心般的疼痛。

        随着秦义用的力越来越大,他不自由主的跪倒在地,痛的面目扭曲:“哎呦,草,啊,啊!!”

        “小子,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陈三哥忍着剧痛道。

        “管你是谁,现在道歉,马上!”

        秦义一笑,再次用力。

        伴随着手臂的咔嚓声,陈三哥差点没痛晕过去。

        人也立刻怂了。

        “对,对不起……哥,我错了。”

        陈三哥咬着牙缝吐出几个字,好汉不吃眼前亏。

        他只是周边几条街的混混,又不是什么悍匪,能认怂就认怂吧。

        “刚才你掏刀子吓到我老婆了,给她道歉!”

        陈三哥哪还敢说半个不字,连声对楚千雪道:“姐,不,姑奶奶,对不起……”画风转变太快,楚千雪有些忍不住想笑。

        秦义点点头,稍微松了松手,问道:“说,谁让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