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25章 雨天美女

第25章 雨天美女

        还没到金玉阁,秦义就远远望见吴妈带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左右张望。

        秦义眼眶一热,连忙停好三轮车,迎了上去。

        “妈,我眼睛已经好了,您不用像以前那样操心了。”

        “怎么,难道嫌弃妈老了?

        还是娶了媳妇忘了娘?”

        吴妈假意嗔怪一声,拉起秦义的胳膊往里走。

        “娘给你带了不少菜,最近听说猪肉要涨价了,刚才去菜市场买了一些新鲜的,给你放冰箱了啊。”

        “你身体才刚好,当了掌柜更要注意才是。”

        吴妈絮絮叨叨把菜放下,又开始拿起扫帚做卫生。

        秦义拦都拦不住,只好由她去了。

        “你晚上住哪?”

        吴妈冷不丁问道。

        秦义想了想,随口答道:“最近打算住这边,楚家过段时间再去吧~”“不行!这可不行!”

        谁知吴妈反应很大,吓了秦义一跳。

        “哎,你本来就是上门女婿,新婚不久,更要和楚家人多接触接触。”

        “娘,我知道了,店里不忙我就回去住。”

        吴妈叹了口气,随后捂着嘴笑,神神秘秘的说:“再说你和楚姑娘新婚,更要多在一起相处,才能争取早点生个大胖小子!”

        “你俩都长得这么俊,生出的娃啊,肯定漂亮!”

        秦义额头渗汗,只好含糊不清的敷衍着。

        如果让老娘知道楚千雪根本没有和自己圆房的打算,估计她老人家要急得大闹楚家!“娘,你随便炒两个菜就行,我去屋里有点事。”

        看到吴妈系上围裙,秦义打算把买回来的手镯处理一下。

        这玉镯被汗渍和灰尘遮蔽了光芒,不处理是没法卖出去的。

        根据脑海中记忆看过的书,清理玉器最好的方法是先用常温水浸泡3到4个小时,接着用细毛刷慢慢的清洗一遍,再放入热水中泡一天,晾干后反复处理几次。

        大概十天半个月就能恢复原貌。

        过程虽然不复杂却很繁琐耗费时间,要达到一个月一百万的量,秦义肯定是等不及的。

        他将买来的工业酒精倒入一个瓷盘中,找出一块棉布,放在酒精盘中蘸了蘸,轻轻的在玉手镯表面擦拭起来。

        追求完美的文物修复工作者,一般是不提倡这样做的,因为酒精擦拭玉器,在去除灰尘污渍的同时,也会将玉器上一些包浆除掉。

        不过无伤大雅。

        而且这几件玉器只能算是老物件,离文物还有些差距。

        对秦义来说,尽早变成红灿灿的软民币比什么都重要。

        这件秧苗绿贵妃手镯污渍不少,秦吃呢用酒精足足擦拭了半个钟头,才逐渐显现出它的高透性和亮眼的光线折色效果。

        灯光打在上面,散发着七彩光芒。

        太诱人了!简直是脱胎换骨,这样的卖相价格至少能翻一倍,卖个八万,十万不成问题。

        秦义又重新擦拭一番,煮了一壶开水后将手镯放在里面浸泡十来分钟,这是再给玉器吐完杂质,等晾干后,用棉布搓揉进行手工抛光就算大功告成了。

        看着焕然一新的玉器,秦义非常满意,他走出房门将这件玉手镯放在店铺最显眼的地方。

        “吃饭了!”

        此时,吴妈也将饭菜烧好了。

        红烧排骨,西红柿炒鸡蛋……三菜一汤,都是秦义爱吃的。

        两人边吃边聊,吴妈依旧是各种关怀备至的提醒。

        “妈,待会吃完,我把另一间房也收拾出来,今晚要不你就睡这。”

        秦义扒了一大口饭道。

        “不了,我不在这住,要是晚上楚姑娘来找你,呵呵,我一个老太婆多尴尬啊。”

        “咳……咳咳。”

        秦义一口饭差点没噎死。

        “行,那我打辆车送你回楚家。”

        吴妈却道:“不用了,今晚就回家了。”

        秦义放下筷子:“为什么啊,是不是那个柳凤英欺负您了?

        我这就去找她。”

        吴妈将他拦住,笑道:“我和她见面都不说话,怎么会发生争吵?

        还是那破屋子呆的舒坦,闷了可以去左右邻居串门。”

        说罢,她转身从包里拿出一卷画:“这是那副传家宝,放我身边,睡不踏实,你替娘收着。”

        不由分说塞到秦义手里,又道:“娘听说你跟楚家打了赌,如果实在需要就把它卖了!”

        秦义心里是绝对不会卖的,不过为了让吴妈宽心,他接过画,重重的点了下头。

        吴妈这才释然,也不逗留,出门招手拦了辆出租车。

        可就在上车的刹那,吹来一阵冷风,天边乌云滚滚,似乎要下雨。

        吴妈看着还是短袖短裤的秦义,懊恼的说:“光顾着给你带画,带吃的,你的几件衣服让我忘在楚家了!这入秋了晚上天凉啊。”

        秦义笑着将她送到车里:“娘,我没那么冷,您回去慢点。”

        “哎,放心吧,隔壁张婶她们在楼下等着我回去打会麻将呢。”

        看着吴妈离去的背影,秦义觉得肩上的担子分外沉重。

        “一定要买一栋大别墅。”

        “让娘过上好日子!”

        进屋将唐伯虎的真迹收起来,秦义收拾完碗筷。

        随意抽出两本鉴宝书,坐在柜台上翻看着。

        半个小时候后,门外雷声轰鸣,大雨倾盆而至。

        “还好,娘这时应该到家了。

        不过,看来也没什么生意。”

        他正打算回屋收拾下晚上睡觉的房间。

        吱呀一声,半掩的门被推开,伴随着凌乱的高跟鞋,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秦义不由得眼前一亮:这是一位风姿妖娆的成熟女人。

        大概三十岁出头,一手拿着一把花伞,左手拎着LV包,白色上衣配着短裙,露出两条白皙的大腿。

        “老板,不好意思!雨下的太急了,车离的远,进来避一避雨。”

        水蜜桃般成熟女人一边捋着被雨水打湿的秀发,一边说道。

        “这暴雨说来就来,没事,进来吧。”

        秦义点头说。

        雨天有美女进门自然养眼。

        更何况,说不定还是一次生意机会!“秋雨容易着凉,用纸巾擦一擦。”

        秦义递上一盒纸。

        “谢谢老板。”

        女人接过纸,擦拭着脸上的雨水,抬起头笑吟吟的打量着秦义:“没想到老板这么年轻,还是个小帅哥啊,我这是躲雨还有艳遇吗?”

        啊?

        艳遇,这是要干嘛?

        秦义听着,有些瞠目结舌。

        这女人说话够大胆豪放!再加上她身上被雨水打湿,玲珑的曲线让人浮想联翩。

        看秦义的表情,女人噗嗤一笑:“雨天气闷,开个玩笑!小帅哥贵姓?”

        “秦义。”

        “我叫庞春燕。”

        “春燕?

        挺灵动的名字。”

        “是啊,我出生的时候,家里屋檐飞来一只燕子,爷爷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

        庞春燕一看就是很健谈,有阅历的女人。

        聊了几句,气氛就熟络起来。

        她四下打量,忽然眼前一亮,指着柜台道:“这个玉手镯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