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36章 古怪字画

第36章 古怪字画

        云志飞见秦义不说话,以为是无计可施。

        心里顿时一沉。

        到底还是自己大意了。

        秦义也许是有些本事,可是治病看人终究是外行。

        否则怎么听到“汤三药”的名号连话都不说了?

        想到这,云志飞只好率先开口对云震天说:“爸,既然有汤圣手在这,您的病一定能痊愈,我们就不打扰了!”

        “我先带秦大哥出去。”

        趁着没露手,赶紧走吧。

        至少还能保留秦义的一份颜面。

        云震天何等人物?

        自然一眼看穿儿子心思。

        不过他并没有点破,依旧祥和的说:“秦先生一路辛苦,费心了,小齐啊,给拿一份诊金。”

        “是,云爷!”

        陈齐答应着,心里也是暗暗摇头。

        没这个本事,何必来这献丑呢?

        他刚要转身,汤方明却一脸坏笑的走过来:“刚进来就要走?

        呵呵,秦神医有什么惊天手段倒是拿出来啊,不会是为了一点诊金连皮脸都不要的神棍吧?”

        这人,好歹毒!云志飞心里一凛。

        本来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可这汤三药却不依不饶。

        这话一出口,秦义再走的话,岂不等于坐实了是骗子?

        云志飞心中大急。

        他本来想帮忙提携秦义,可现在要是处置不当,以云老爷子的势力,别说在滨海,就算在整个江南,秦义都永无出头之日。

        他那点力量,也就摆平几个小混混。

        父亲一句话,谁还会给他面子?

        “秦大哥,你倒是说句话啊!”

        云志飞轻声说。

        可秦义依旧充耳不闻,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盯着茶几上那副画。

        还时不时抬头看看云震天的脸。

        似乎在想些什么,若有所思。

        看的云震天也是微微皱眉。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二位可以离开了。”

        陈齐做了个请人出门的动作。

        汤方明愈加得意:“滚吧,丢人现眼!”

        云志飞叹了口,正准备转身拉秦义离开。

        可就在此时,秦义忽然道:“原来如此,云爷的病还真和这幅画有关。”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

        沉默片刻后,汤方明更是大笑:“云爷的病和画有关?

        你可这能扯啊。”

        “哈哈,自己主动承认是神棍了?”

        云震天也是摇头叹息。

        秦义进门一眼认出他手里的麒麟狮子头,还以为这个年轻人有独特的了解,没想到却是这样一番话。

        他涵养城府极深,没有动怒,只是略有些失望。

        想了想开口道:“年轻人,术业有专攻,以后多在古玩鉴定上下功夫吧。”

        汤方明却狗仗人势,不依不饶的呵斥:“今天云爷心情好,还不走?

        耽误我治病。”

        说罢从怀里拿出药单,就要让人去抓药。

        瞧着他的样子,秦义已是不悦。

        这样唯利是图,小性子的人怎么配当医生。

        “汤医生的药单,我已经猜的差不多了,只是对云爷的病恐怕毫无作用!”

        秦义淡淡的说。

        “小子,你说什么!”

        汤方明大怒。

        “云爷没说重话那是爱才,你不要蹬鼻子上脸!”

        他怒气冲冲,指着秦义骂到。

        一个小神棍敢在他汤三药面前说自己药方没用,怎能不让人恼怒!“汤先生,我只是实话实说。”

        秦义依旧语气平淡。

        “实话实说?

        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在我面前指点药方?”

        “你懂中医吗?”

        “懂君臣佐使吗?”

        汤方明满脸讥笑。

        秦义脑海里装着古往今来无数的医学典籍和大家著作,他如何不知道?

        “别的不敢说,起码在这一味药上,你用错了。”

        汤方明憋的满脸通红。

        正要发作,却听云震天道:“年轻人,说话倒是有些豪迈之气!”

        语气中,居然有三分赞赏。

        云爷年轻时也是江南地下的一方大佬,虽然早已经金盆洗手,不过最欣赏的的还是有胆气的年轻小子。

        秦义继续说道。

        “就事论事而已,汤医生,你开的药方无非是疏肝解郁散,其中柴胡12g,当归10g,白芍8g,功在除郁解闷,说的应该没错吧!”

        一瞬间。

        汤方明身子如同被定住一般。

        只有脸上的表情从最初的不屑变成惊骇。

        到最后,原本满腔的怒气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义所说,居然和他药方上所列分毫不差!片刻后。

        他低下头,将那张药方撕的粉碎,接着老脸滚烫,一拱手说:“云爷,我学艺不精,您的病无能为力!”

        “恐怕……恐怕还要依仗这位秦先生,惭愧,惭愧,告辞……”号称滨海圣手的“汤三药”连诊金都没收,难堪至极的跑了。

        一时间,满座皆惊!片刻后,云震天站起身,重新打量起面前的小伙子。

        “年轻人,我的病真的和这幅画有关?”

        云志飞也是没想到,秦义一句话就让原本得意洋洋的“汤三药”夹着尾巴就跑了。

        秦义一笑:“确切的说,主因是这画,还有另外一个诱因。”

        主因,诱因?

        正当云震天疑惑时,秦义问道:“云爷,这幅《仕女赏蝶图》是怎么来的?”

        一语就能道出画名。

        云爷的眼中再次闪过一丝赞许。

        对秦义的信任又增加了几分。

        随后,云爷像是陷入往事的沉思,良久之后才长叹一口气说:“这是当年,我……我和一位相爱的女子逛街所买,她见画工不错,喜欢就买了下来。”

        “我找人鉴定过,是古画,但并不是出自名家之手。”

        画面上,仕女手里拿着团扇,倚在窗栏上,打量庭院蹁跹飞舞的花蝶,有一种空虚寂寞的气息。

        秦义点点头继续说:“从纸张来看这画属于明代,而落款的‘不第秀才’说明,作者应该是个落榜的赶考学子。”

        其他人都没有吱声,听秦义说下去:“这秀才名落孙山,连心爱的女人也无法在一起。”

        “而这幅画应该为图上的女子所做,旁边的红色斑点是他临终时吐的血,饱含怨气,时间一久,成了煞气。”

        秦义的话一出口,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

        只是云震天的脸上露出了八九分狐疑。

        “煞气……这是迷信说法吧?”

        云志飞知道自己老爹从来不信鬼神之说,当下先出口问道。

        他在想提醒秦义,换个别的说法。

        秦义却毫不避讳,接着说:“煞气确实是迷信的说法,只是从现代中医讲,人体上都有着各种气和磁场,这古人的气息和磁场附到这幅画上,天长日久就会影响云爷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