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38章 厚重谢礼

第38章 厚重谢礼

        上次给自己老婆施针后,这是秦义第二次针灸。

        听他这么说,云曼本想阻止。

        可是看着秦义脸上的表情却又欲言又止。

        自信,果断,沉稳。

        仿佛和她父亲每次做事一样,让人信服。

        秦义此时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

        木色灵气加上脑海中的记忆,虽说是第一次,却好像已经练习了上万遍一般。

        “嗖嗖嗖!”

        只见秦义出手如电,三根银针行云流水的扎入百会、当阳、伴星三个紧要的穴位。

        围观众人的额头渗出一层细汗,万一有什么闪失,在场这些人除了兄妹俩,恐怕都要交代在这。

        片刻之后,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

        云震天缓缓睁开了双眼。

        原本痛苦的表情也明显消失。

        “爹,你醒了!”

        兄妹俩惊喜的上前,拉住他的左右手。

        云震天微微点点头,随后怜爱的摸着云曼的秀发:“怪我,也许不该隐瞒到今天。”

        “不生爹的气了吧?”

        云曼撅着嘴,假装愠怒道:“还生气呢!不过,等你病好了再和你吵!”

        “哼,免得一命呜呼还要怪在我头上!”

        云震天点了下她的鼻子,笑着说:“你这丫头,古灵精怪的,老爹我可舍不得死。”

        众人闻言都是一笑,屋里的气氛顿时缓和了不少。

        只要秦义注意到,云志飞一言不发的咬着嘴唇。

        看着妹妹和父亲欢笑,他的双眼流露出渴望。

        行事张扬,到处惹火的云大少可很少有这样的温情时刻。

        显然,在江南叱咤风云的云震天,对自己这个儿子也不太待见。

        兄妹两个,同父异母。

        儿子飞扬跋扈屡次惹自己动怒,女儿却是鬼灵精怪总能逗他开心。

        “这也只是能起到暂时缓解的作用,”秦义说着取下了银针:“要想云爷彻底痊愈,还得在那副画上用朱砂题字镇压。”

        “题字后,我爹头痛就不会犯了?”

        云曼开口问道。

        “配合一些中药调养,一个月就能痊愈。”

        “那还等什么,快题字啊!秦神医。”

        “啊……好。”

        秦义心中莞尔,拦着不让的是你,现在催促的也是你。

        云志飞和陈齐重新将画铺在茶几上。

        走到前面,秦义再次提起紫毫笔,随后深深的吸一口气。

        饱蘸混有朱砂的墨汁,抬手,大笔一挥,笔尖在画作空白处龙飞凤舞。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两行小楷飘逸潇洒,矫若惊龙。

        而且这两句脍炙人口的诗,准确的表达了画中赏蝶少女等自己心上人的情境。

        字的寓意和画的意境完美融合。

        这幅画的水平不仅没有降低,反而还提升了数个档次。

        “好!好字!好诗!”

        云震天忍不住拍案叫绝,连说了三个好。

        秦义的这几个字写的极好,虽然云爷平时也喜欢书法,爱好舞文弄墨修身养性。

        可要是和秦义相比,实在是差远了。

        不光如此,这两句诗几乎写到了他的心里。

        是啊,“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两颗心只要永远相爱不变,又何必每天在一起。

        就算另外一个人已经逝去不在,思念和美好依旧可以挂在心间。

        仿佛,秦义知晓自己的心思一般!把他对两个心爱女人的想念写了出来。

        云爷拿起这幅画,左看右看,越来越是喜欢。

        在场其余人也吃惊的看着那幅画,秦义就写了几个字而已,但是这几个字恰到好处,和画的意境融合成为一体,两者混然天成,堪比大家名作。

        于此同时,云震天只觉得浑身一轻了,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似乎那股煞气烟消云散了。

        云曼端来茶水,老爷子喝了几口,精神恢复了不少。

        休息了一会后。

        “秦先生!”

        云震天缓缓站起身,随后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中。

        他整理了下衣角,脸上变得肃然珍重,双手抱拳,拱手道:“我,云震天代表云家,谢秦先生!”

        陈齐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他是混江湖的,自然知道。

        这可是有身份的长辈对晚辈,表达谢意的最高形式!这小子,要飞黄腾达!也许两年,不,也许一年都不要。

        就会在滨海闯出名头!陈齐心中暗想,这些年跟随云爷左右。

        何尝见过他对一个小辈行如此大礼!秦义连忙还礼,云震天缓缓道:“老夫一谢秦先生救病治人。”

        “二谢秦先生墨宝题字。”

        “三谢秦先生化解我和儿女间的敌仇。”

        “有此三谢,秦先生永远是我云家的座上宾!”

        云志飞再次愕然。

        他和云爷也还算处的不错,可七八年了,却从没听过这样的话。

        秦义这才第一次见面,就……成了云家座上宾!“不知道,秦先生是否婚配啊?”

        大家族就是这样,喜欢联姻拉关系。

        云震天老爷子已经在心里开始谋划,给秦义找个家族里的出众女子。

        这样的人才,定然是要极力拉拢的!“我前不久刚刚完婚。”

        秦义微笑道。

        “啊,那~恭喜了。”

        云震天有些遗憾,随后接着说道,“这样,我这有两件小玩意送给秦小友和你夫人。

        一来是感谢,二来也权当见面礼。”

        随后,云震天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

        打开,让陈齐递到了秦义面前。

        盒子里放着的是一对玉佩,一块雪白剔透,另一块满身碧绿。

        云震天笑着说:“这块翠色玉佩叫‘绝代佳人’,是给夫人佩戴的,而这块白玉又叫‘翩翩君子’,是给秦先生佩戴的。”

        果然是大家族啊,出手着实有些阔绰!秦义凝神看了一眼,顿时心中吃惊,这两块都是顶级的冰种玉,其中的任何一个恐怕都能换一辆价值百万的豪车!绝代佳人,翩翩君子。

        “名如玉名,关键是这温润如雪的白玉和楚千雪真的很配~”。

        秦义心想。

        这样的极品美女,老婆她戴上一定很美。

        “恭敬不如从命,那就多谢云老爷子了!”

        秦义冲云震天拱了拱手,准备从陈齐手里接过玉盒。

        云震天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不光是为了感谢,更是另有一个打算。

        秦义虽然年轻,却有一种少年老成的冷静,做事不畏惧又不会一味蛮干。

        自己已经年老,女儿娇惯,儿子云志飞却又常常做事不带脑子,处处惹祸。

        如果让一双儿女跟随秦义,认他做老师或结交为朋友……此时见秦义接下这份大礼,说明他认可了云家,云震天刚要开口。

        一个冷俏的声音忽然响起:“爹!这玉佩我从小就看中了,你都舍不得让我摸一下,现在却要给一个外人!”

        “哼,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