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61章 鉴宝南昆仑

第61章 鉴宝南昆仑

        “这是什么砚?”

        “看上去好像不简单!”

        周围立刻人头攒动。

        庞春燕恍然顿悟,难怪秦义之前说内有乾坤。

        赵明成则半张着嘴巴,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嘴上却说:“说不定也是个不值钱的破石头!”

        此话一出。

        不少古董商都悄悄露出鄙夷的眼神。

        虽然还不清楚是具体是什么,不过很多人都明白一点:砚中有砚,绝非凡品!“笔来!”

        秦义不慌不忙的说道,立刻有围观的人会意,递上一根没用过的干毛笔。

        轻轻用毛笔扫去上面的灰尘。

        整方砚台顿时如出水芙蓉,像一团墨玉,温润,细腻。

        “好东西啊,光看这色泽就是上品砚台。”

        “话是如此,可就算上品砚台也就值个二三十万啊。”

        还是有不少质疑的声音。

        秦义也不着急反驳,只是用嘴对着研磨的墨巢轻轻哈了一口气。

        随后用手指的指腹按其砚心。

        果然,有种湿润的感觉。

        “他这是干嘛?”

        “对着砚台吹气做什么?”

        有人疑惑道,有人似乎想起什么在沉思。

        庞春燕一个激灵,有些兴奋的说:“让我也试一试!”

        随后小心翼翼的接过砚台,张开红润的嘴唇对着砚台,做了和秦义一样的动作。

        轻轻哈了一口气。

        “呵气可研墨!”

        “这不是普通的砚台,而是难得一见的端砚!”

        庞春燕双眼大睁,激动的喊道。

        在场围观的人出现了不小的躁动。

        砚品行业中,端砚有“群砚之首“的美誉,是砚中上上品!端砚以材质坚牢、滑嫩、细腻、温润而闻名中外,用端砚研墨不滞,发墨快,研出之墨汁细滑,书写流畅不损毫,字迹颜色经久不变,深得文人墨客的追捧。

        “什么呵气可研磨墨?

        切,故弄玄虚!”

        赵明成嘲笑着,似乎想竭力证明自己是对的。

        只是这一次,没人再响应他。

        之前的年老古董商有些听不下去,摇头说:“真正的极品端砚,不论酷暑还是严冬,就算没有水,只要对着它呵气,然后就能用来研磨。

        故古人有‘呵气研磨’的说法。”

        赵明成一时语塞,憋了半天才说道:“难道单凭它是端砚就值150万?

        恐怕没这么高的价格吧。”

        他虽是个纨绔子弟,但毕竟开着聚宝楼,多少也懂些行情。

        见赵大少的样子,秦义将砚调转个身,砚背对着众人:“那你可看清楚了,这是顾二娘制的砚!”

        众人急忙上前,只见砚背刻着一首小诗:“古款微凹积墨香,纤纤女手切干将;谁倾几滴梨花雨,一洒泉台顾二娘。”

        庞春燕作为玉石专家,见到这首诗。

        玲珑性感的身体忍不住有些激动的微微颤抖。

        “顾二娘,这是顾亲娘砚!”

        “顾二娘,她……很有名吗?”

        赵明成语气已经变的很弱。

        在他心里,好像只认识水浒里的一个顾大嫂。

        “当然了!非常有名!”

        庞春燕几乎是呵斥一声。

        古代玉器珍宝多是出自男性之手,顾二娘算是个例外。

        庞春燕看着秦义手里的砚台,缓缓说道:“据《吴门补乘》记载,顾二娘本姓邹,嫁到世代以治砚为业的顾家。

        可惜的是她丈夫早逝,于是顾二娘便继承了制砚这门手艺。”

        “顾二娘心灵手巧,而且刻苦钻研,很快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文人亲切地称她做的砚台为‘顾亲娘砚’。

        她主张“效明代铸造宣德香炉之意”,追求高雅之美。

        因而她制作的砚台‘古雅而兼华美,当时实无其匹’。”

        顾二娘算是庞春燕神交的古代偶像,所以对她的事如数家珍。

        顿了顿继续补充道:“她有一套特殊的本领,相传顾二娘用脚尖点石,就能够辨识出砚石的好坏,因而人们又称她为“顾小足”,她虽然是名重于世的制砚高手,但她从不肯粗制滥造,态度十分严谨,‘非端溪老坑佳石不奏刀’,所以她制琢的砚台就更加珍贵了。”

        “更何况,这首砚台上的诗是书画家黄蒂所书,价格还要翻。”

        看着差不多了,秦义清了清嗓子总结道:“这一方砚台,先看材质,属于上等端砚,至少50万!”

        众人点头认同    。

        “再看制砚人,是砚台第一人,顾二娘所做,再加50万!”

        众人再次再次同意。

        “三看砚上诗,是著名书画家黄蒂所著,还要再加50万。”

        “三者累加,它至少150万!”

        “我话说完,各位专家,古董老板,还设有谁反对吗?”

        全场死寂。

        再没有一人反对!秦义所说,句句在理,而且实际拍卖价格绝对要比这高。

        众人看向秦义的脸色都变了,没想到年纪轻轻却有如此眼力。

        直到此时,庞春燕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丁老头的祖先一定要按500倍黄金的价格才允许卖。

        因为里面藏着远超黄金的艺术珍品。

        “谢谢你!小伙子,你救了我孙女的命!”

        丁老头千恩万谢。

        “老大爷,其实你这砚台可能远不止这个价。”

        秦义说道。

        “哎,这就是缘,小伙子你和我家这东西有缘啊。”

        如果不是秦义,他的砚台还不知要多久才能水落石出。

        丁老头再次感谢,临走时对着赵大少道:“狗眼看人低!呸,老头子以后也不会来你这里。”

        赵明成刚要动手,却见众人都注意着自己。

        怎么说,丁老头都是以前的顾客。

        一旦落魄就扫地出门,难免让人心寒。

        “赵大少,不,是赵大狗,别愣着了,该学狗叫了。”

        秦义忽然冷笑一句说。

        赵明成闻言,先是一怒,随后脸上的表情比吃了苍蝇还难看。

        他堂堂聚宝楼少东家,圈内闻名的赵大少。

        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学狗叫?

        以后还怎么继续混下去。

        可赌约已经放出去了,要是不学就失了诚信,等于砸了自己店诚信的招牌。

        这是做生意最忌讳的。

        “赵大狗先森,快来一段吧,大家都等着呢。”

        庞春燕笑吟吟的说。

        别的人虽然不敢说,可是看表情都是再等着看他的笑话。

        妈的秦义!上一次让我自扇耳光,这一次让老子学狗叫!总有一天,老子要弄死你,在玩你老婆!赵明成知道逃不掉,涨红着脸,从牙缝里冒出一声“汪”。

        “哎呀,声音好小,好像我外婆家的母狗刚生的小奶狗。”

        庞春燕伶牙俐齿,很多人都绷不住笑出声。

        这哪还呆的下去?

        况且她是庞老的侄女,骂又骂不得。

        赵明成低下头,快步走向另一个角落。

        很多人继续围着秦义,羡慕又懊悔的看着那方砚台。

        此时,人群背后忽然想起一个威严洪亮的赞许声:“好一方顾亲娘砚!”

        “小伙子刚才鉴定的不错,年少有为啊!哈哈。”

        众人回头,神色立刻变的恭敬。

        “庞老!”

        “庞老来了!”

        “好,大家都好~”老人面带微笑的打着招呼。

        来人正是江南四大鉴宝专家之首。

        古玩界“南昆仑”!庞庆之——庞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