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65章 远胜我当年!

第65章 远胜我当年!

        “好啊,那你倒是说说,还能有哪件最值钱?”

        赵明成张狂道,“心口胡诌,这里都是行家,你蒙不了的!早点认输得了吧。”

        “我当然不会乱说。”

        “古玩鉴定,千万别忽略一些貌似寻常的东西。”

        秦义大有意味的说着。

        随后绕过了青花瓷罐,径直走到庞老旁边。

        指着他坐着的椅子说:“其实,整个屋子里,最值钱的就是庞老坐着的椅子。”

        这次,除了庞老,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了意外的表情,没想到秦义会选择一把木椅子。

        庞老的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复杂的表情。

        像是在沉思着什么。

        众人心里也开始犯嘀咕,难道,那个木椅子的材质是……“如果各位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这木椅子是用金丝楠木做的。”

        秦义淡淡地说道。

        “什么?

        金丝楠木!?”

        围观的人异口同声的惊呼,双眼有些狂热的看着椅子。

        如果不是庞老坐在上面,恐怕早就一拥而上了。

        庞老见状,微微一笑,起身站在一旁,让众人一探究竟。

        一群人连忙大呼小叫的凑近仔细看。

        好一会儿才有人说:“真的……”“还真的是金丝楠木!”

        “金丝楠木椅啊!”

        宋青山心中巨骇,自己又输了。

        输给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小子。

        还有什么脸呆在这?

        在人群的拥挤下,他失魂落魄的朝外走去。

        哎,回去想想以后怎么生存吧。

        利欲熏心,断送了自己大好的前程!此时,剩余的人也都纷纷凑了过来,还非常有秩序的排队观摩。

        每个看过的人都是连连惊叹。

        这木椅子外面有些黑黄相间的漆色,但那恰恰是金丝楠木独有的包浆,只要用指甲稍微一划,就能露出里面金黄色的木质。

        稍微有些古玩常识的人都知道。

        金丝楠木只要一出场,除非有传世大家作品,否则只要一出场都是碾压一切的存在。

        首先金丝楠木的增长环境非常苛刻,它只会生长在海波一千米左右,有河流和深谷的地方。

        它木质非常坚硬,刀劈斧凿都没用,只能用木锯一点点锯开,号称千年不腐,所以常用作帝王的棺材和寝具。

        在明朝时期,金丝楠木就差不多近乎灭绝,现在就更别提了。

        而这金丝楠木所做的整张椅子,那更可谓是价值连城了。

        不,简直就是无价之宝!赵明成的脸上精彩非常,刚才还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现在却如丧考妣,瞬间呆若木鸡。

        庞春燕心想:这木椅子确实是老爷子的,只是这么多年,她见过不知多少次,却从没注意到是金丝楠木做的。

        此时,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南昆仑,庞庆之身上。

        等着他最后一锤定音。

        庞老用手摸了摸这把椅子,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随后他抬起头,深深的看了眼秦义:“第二轮考核,秦义胜!”

        三局两胜,秦义已然赢了!“考古鉴定,来不得半点虚假,想要投机取巧是走不远的!”

        庞老目光在赵明成身上一扫而过,意味深长的说。

        一时间,赵大少的脸色煞白,难看至极。

        花了这么多钱,买通宋青山和其他参赛人,布了如此大的局。

        没想到最后是这样一个结果。

        都是他!秦义!赵明成要吃人的双眼喷火的死死盯着秦义。

        如果不是这个废物,他现在已经是庞老的徒弟了!结合自己的家的势力,以后在燕京立足也大有可能。

        可是如今这一切都被这个废物毁了。

        这个废物,先是和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楚千雪结了婚。

        现在,又害了自己好事!“秦义,老子要让你亲眼看着自己老婆在我胯下受辱!”

        “然后再一刀刀割了你的肉喂鱼!”

        一条阴毒的计划在赵明成脑海中浮现,他毒毒的盯着秦义,一字一句的说:“秦义,你死定了!可惜,你没后悔的机会了!”

        秦义淡淡说道:“我等着你来送死!”

        赵明成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众人不由得替秦义捏一把汗。

        给这样的疯狗盯上,恐怕以后不宁静啊。

        秦义反倒希望他早点送上门。

        大婚当天的一棍之仇,必须报!不过这是两人的私人恩怨,现在大家还是期待庞老收徒过程。

        毕竟,这南昆仑有快5年没有收徒了啊!庞春燕的心中起了一丝兴奋的涟漪,她笑着对秦义道:“恭喜啊,以后咱们就是同门了,来,叫一声庞师姐听听。”

        秦义微笑:“别开玩笑了,庞老好像要说话了。”

        此时,庞老站在众人面前,清了清嗓子。

        四下顿时安静。

        “秦义,”庞老开口道:“你表现的很好,加以磨炼,必成大器!”

        “是啊,这小子有本事!”

        “有了南昆仑这个师父,以后飞黄腾达喽!”

        “庞老,恭喜你得了这么个好徒弟啊!”

        周围响起一片恭贺声。

        庞老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随后叹了口气,顿了顿说道:“不过秦义,我不能收你为徒!”

        什么?

        !这句话如同一颗重磅炸弹,掀起轰然大浪。

        秦义连过两关,已经脱颖而出,庞老为什么忽然反悔,不收他为徒了?

        庞春燕急道:“庞伯伯,刚才您已经宣布秦义获胜,为什么现在又不能收他为徒?”

        “因为他鉴定的结果不对?”

        “他说的非常准确。”

        “是他品性不佳吗?”

        “他看出丁老头砚台价值,却没有趁人之危,品行端正。”

        这下所有人都有些不解了,有些不明白秦义哪里得罪了这位老爷子。

        秦义倒是面色平淡,只是等着庞老继续说下去。

        “原因很简单,因为老夫我不配!”

        “我不配做他的师父!”

        众人惊呆,各个脑子已经一团迷雾。

        堂堂鉴宝南昆仑!居然说不配给人做师父?

        庞老面色凝重,指着包里的字帖和身边的金丝楠木椅。

        长叹一声说:“其实这两件东西,是当年我老师父考核我用的。”

        庞春燕更加不解:“那秦义和您一样,都通过考核,应该收徒啊。”

        庞老露出一起苦笑,摇了摇头:“侄女,你想错了。”

        “当年大伯我并没有鉴定出这两样东西!”

        全场顿时死寂。

        只有庞老的声音悠悠回荡:“秦义远胜我当年!”

        “我怎么能倚老卖老,又怎么配做他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