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78章 和你没关系

第78章 和你没关系

        楚千雪心里知道这女人是在胡说八道。

        因为她根本就……就没和秦义同床睡过。

        可是大庭广众之下,怎么解释?

        况且,越解释越说不清楚。

        “这位女士,请注意你的行为,如果再胡言乱语,诽谤别人,我就要喊保安了。”

        楚千雪皱着眉说道。

        “你喊!你喊啊!”

        纹身女郎撒起泼来:“我现在身怀六甲,扔掉了我的孩子,要你偿命!”

        说罢,她就捂着肚子,装出一副要生的样子。

        这就有点恶心人了。

        围观的人也大多将信将疑,拿孩子做撒疯的工具,实在有点下作。

        可你偏偏拿她没办法。

        楚千雪正要上前,秦义一把拦住,冲她笑了笑。

        对付无赖,自然要用无赖的法子。

        “秦义!在一起的时候我对你百依百顺,咱俩什么姿势没用过?”

        说着,纹身女郎双眼含泪,哭哭啼啼的道:“为了满足你的各种癖好,鞭子,手铐,滴蜡……甚至答应你和你朋友两个男人一起蹂躏我!”

        哗啦!人群顿时一片哗然!这就不光是恶心,简直是重口味和无耻了。

        为了搞臭别人简直毫无底线啊。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都兴致勃勃的等着看戏,等着看秦义如何化解。

        刚才还说心型猫咪手串是爱情的象征。

        背地里却搞大别人肚子,旁人堵在门口!一个处理不好,恐怕今天新产品会无人问津。

        金玉阁老店的牌子恐怕也会沦为街头巷议的笑柄。

        秦义施施然走上前:“你说完了啊?”

        正眉飞色舞的纹身女郎愣了愣,随后道:“对!”

        “要么休了你老婆和我过!”

        “要么把我接到楚家,生下孩子咱们三一起过!”

        秦义轻叹一声。

        这应该是柳凤英的手段,比楚娜的“高端”一点,更加卑劣,更加无耻。

        可是,太过简单。

        完全不够自己发挥啊!听女郎说完,秦义脸上毫无怒色,反而若有所思的说:“搞出孩子是够麻烦的,确实得负责啊!”

        众人一片惊诧!你这是什么套路?

        别人明显故意抹黑,可你秦义不光没有一点反驳,反而还主动承认?

        这是缺儿子养吗?

        纹身女郎笑道:“我伺候的功夫比你老婆厉害多了,就知道秦大哥肯定不会忘了我的!”

        说罢,挑衅的看了眼楚千雪。

        “带身份证了吗?”

        秦义猛然问道。

        “啊?

        要身份证干嘛?”

        女郎一呆。

        秦义悠悠的道。

        “无论是离婚,还是和你结婚养孩子总得验明身份吧,现在化妆冒充的人太多~”这种纹身女郎以前出入酒吧夜店,被查身份证是常有的事。

        都养成习惯了,出门就随身带着。

        今天也不例外。

        有前面人的前车之鉴,女郎很是警惕。

        她将身份证在秦义面前晃了一下,很快就收了回去。

        “怎么样,看清楚了吧?

        你是离婚还是生孩子一起过?”

        以秦义过目不忘的能力自然已经将身份信息全部记了下来。

        他拿出手机,想了想给董福昌发了个信息。

        “董大哥,查下这人的开房记录,姓名:彭菲菲,号码34……”董福昌开着几家大酒店,以他和局里的关系,应该不难办。

        等回复的间隙,秦义不急不慢的说:“别急啊,你口口声声说我提裤子就跑,那我和你最后一次在哪家宾馆?”

        “这……”纹身女郎彭菲菲犹豫了会道:“应该是……如家宾馆。”

        “那条路上?”

        秦义紧跟一句,不容她有思考时间。

        “额,人民路吧。

        怎么了?”

        秦义一笑说:“人民路那家宾馆一年前就倒闭了,咱俩是在楼顶上办事的?”

        众人哄然大笑。

        纹身女郎满脸尴尬,她随口编的哪想到这么多。

        用眼角的余光不停的看向柳凤英。

        “蠢货,被人牵着绳子走!”

        柳凤英愤恨的骂了一句。

        “用肚里孩子这件事搞臭他不就行了?”

        说着,示意的在肚子上拍了拍。

        彭菲菲反应过来,继续喊道:“我记错了而已!”

        “反正孩子是你的!今天必须给个说法,否则我就躺在门口,看谁敢过去!”

        说罢,连跑带爬的到金玉阁门口,顺势一躺。

        “妈,你在哪找的这人?

        够野的。”

        楚娜问道。

        “哼,现在这种烂货女生多的是,被人搞大肚子,连孩子爹是谁都不知道!”

        柳凤英轻蔑道:“随便去医院妇产科转转,给点钱,就有一大堆抢着干。”

        “现在我看这小子怎么收场!”

        这纹身女郎叫彭菲菲。

        是柳凤英前一天从医院妇产科花两万块钱雇来的。

        却见秦义依旧不恼不怒,闲庭信步般走到女人身边:“我没说不养孩子,但如今这世道,喜当爹的太多,我总要搞清楚吧!”

        “行啊,孩子出来就去做鉴定。”

        彭菲菲心想,等孩子出生,她的目的早达到了。

        到时就说搞错了,还能杀了她不成?

        谁知,秦义却摆了摆手:“不用等几个月以后。”

        “现在医学发达,只要抽取你身上一点静脉血就可以做亲子鉴定!”

        纹身女郎不过是个整天玩乐的女痞子,哪里知道这些医学知识。

        她强装镇定道:“反正就和你一人好过,不是你的是谁的?”

        “是吗?

        就和我一人?”

        秦义诡异的一笑,让她浑身发毛。

        此时,董福昌查到的信息已经发了过来。

        戏也差不多了,该结尾了。

        秦义朗声道:“这里我有一份托人查到的开房记录。”

        彭菲菲顿时心里一紧。

        柳凤英和楚娜面面相觑,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彭菲菲,今年1月20号,和男子刘某在豪泰酒店入住三天。”

        “2月6号和男子张某某在七天共度一宿。”

        “今年3月份,分别和……”“4月份……”众人惊诧的向彭菲菲投来不可思议的眼光。

        这女孩年纪轻轻玩的有点狂浪啊!“你,你捏造信息,污蔑我!”

        彭菲菲慌张的大叫。

        “哼,你最后去宾馆,是和一个叫张帆的男人,孩子应该是他的吧!”

        秦义继续道:“这个张帆老婆娘家可是在市局有人。”

        “他老婆是个悍妇,要是知道你和他老公乱搞?

        恐怕饶不了你!”

        此时的彭菲菲已经没有了刚才耍疯的劲头。

        惊慌失措的眼神等于已经告诉众人:秦义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现在你还要继续演下去吗?

        还是让我打电话通知张帆老婆?”

        想起那个背景深厚的悍妇,彭菲菲顿时六神无主。

        如果被她知道,自己不死也掉层皮啊!“秦大哥,别打电话!”

        “我……我是收了人钱才来污蔑你的!”

        “我和你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