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85章 我恨他!

第85章 我恨他!

        硕大的屏幕上,从众人离开,到母女俩要小翠下毒。

        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秦义还加了监听器,每个人的声音也同样能听到。

        柳凤英还罢,楚娜当时肆无忌惮说出的话让人心中骇然:“管他真假,只要给爹的毒药是真的就行。”

        “我给你的毒药可就一包。”

        “小翠,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这几句话几乎判了她的罪!几个楚家重分量的族长开始还现在母女俩身边,准备将秦义五花大绑。

        此时一个个都都像躲瘟神一般,划清界限,躲得远远的。

        谋害亲爹,教唆投毒,威胁恐吓……哪一条不是重罪。

        就算不死,也要进去吃牢饭的。

        “难道刚才一切都是假的?”

        “你他妈的阴我?”

        楚娜望着秦义,眼神里满是慌张之色。

        “没错!”

        “从我和楚千雪争吵,到楚老爷身死,一切都是布局演戏。”

        “目的,就是让你们往套里钻!”

        秦义背负双手,淡然的说道。

        从地狱到天堂,楚千雪心情如同过山车般起伏。

        别的她都清楚。

        只是父亲为什么会“死而复生”?

        “千雪,对不起。”

        秦义转身,略带歉意的说:“这是我从古书中找到的一种药方,会让人出现假死的现象。”

        几天前,秦义获得木系灵气后,就开始思索。

        本来是想给老丈人找些解药。

        没想到意外发现这种古药,会让人心脏暂停,气息全无,如同死人一般。

        就像电视剧里的假死药一般。

        但不久之后药效就会自动消失。

        秦义还拿自己做过实验,以便掌握时间。

        “原来如此,可事前没听你说啊……”楚千雪道。

        “为了达到效果,只能委屈你一会了。”

        秦义不好意思的微笑着说。

        这小子,好深的心计!柳凤英此时眼神复杂。

        他整个谋划布局,半真半假,为了瞒天过海,连配合演戏的当事人都不知道。

        这是,走一步算三步。

        直到此刻,她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这个所谓的废物女婿。

        “楚娜!你和你母亲下药毒害自己亲爹,还不跪下认罪!”

        楚家大伯呵斥道。

        平日里他和母女俩暗地操作,没少中饱私囊,捞油水。

        此刻却第一个跳出来。

        有人带头,其他人猛然醒悟,纷纷大义凛然的指责,斥骂。

        生怕和她有一点关系。

        “哼,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东西。”

        楚娜轻笑一声:“平日里跟孙子一样巴结我们弄钱给你们,现在出了事,连句话也不好说。

        呸!”

        楚家大伯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投毒弑父,谋害亲爹,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们?”

        “来人,先家法伺候!”

        两个保安壮汉就要上前。

        嗖!一道雪亮的匕首出现在面前。

        楚娜挥刀大喊:“谁敢过来!”

        秦义双瞳缩了缩,将楚千雪挡在身后。

        有任何异变,他可以在一招之内制服。

        见众人没有上前。

        楚娜狠笑一声:“亲爹?

        你们要是不说,我还真想不起来这老东西是我爹。”

        “他尽过一个父亲的责任吗?”

        “从小就不喜欢我,说我不乖,淘气,上学后又嫌弃我学习笨,处处比不上他的宝贝大女儿。”

        “小时候,我做梦都想他能抱抱我,带我买好看的粉色裙子,可是我根本不曾感受过父爱!”

        “哪怕一天!”

        “我恨他,恨他对我如同弃婴一般冷漠!”

        楚娜歇斯底里,如同癫狂了一般。

        仿佛要将这二十多年的怨气倾泻干净。

        楚千雪摇头愤恨道:“这就是你自甘堕落的理由?”

        “父亲本就是个严厉的人,我小时候又何尝没有被打过,骂过?”

        楚娜只是冷笑:“姐,我和你不一样,你天生是公主,我只是个抽烟喝酒,喜欢和男人乱搞的女痞子!”

        随后她双目狠毒的看着病床上的楚海山:“他毁了我,我也要毁掉他一切!”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这么说,你父亲楚海山病重,是你谋害的?”

        秦义步步紧逼。

        这句话很重要,只要楚娜承认,一切基本也就尘埃落地了。

        虽然现在看似一切都在他掌握中,其实还有很大的漏洞。

        因为没有实质的证据。

        他只能“诈一诈”,让楚娜赶紧自己供认!激动的楚娜已经话欲出口,柳凤英却是柳眉倒竖。

        站起身,冷冷的道:“楚娜,快把刀放下!”

        “不要上了别人的当,承认些不是你做的事!”

        尽管有视频监控,但自己女儿楚娜也并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

        事情逆转的瞬间,柳凤英就已经在心里做了打算。

        找燕京的陈律师来,至少可以少判几年,无罪也不是不可能。

        或者干脆动用关系,办个什么精神病证明……楚娜自然听出母亲话里有话,手中的匕首也慢慢放了下来。

        “证据确凿,柳凤英,你还要为女儿辩护什么?”

        楚家大伯嘴上虽然这样说。

        语气却明显松懈了许多。

        “证据确凿?”

        柳凤英冷冷一笑:“我女儿楚娜杀了谁了?”

        “到现在,有谁受伤了吗?”

        楚家众人愣住,一时语塞。

        是啊,楚海山没死,小翠也不过是昏倒了。

        秦义微微叹了口气。

        姜是老的辣。

        这个丈母娘还真有些不好对付。

        不过他布下今天这个局,也没就真的指望能扳倒她们母女俩。

        “可是,刚刚楚娜已经说了自己恨父亲,要给他下毒药……”楚千雪咬着嘴唇质问道。

        “哼,说说而已,难道还有罪吗?”

        柳凤英眼神轻蔑道:“难道我天天骂你老公是该死的废物,他死了,我也要被抓起来吗?”

        楚娜将匕首扔的飞远。

        连声道:“对对对!我只是恨爹,我又没真弄死他。”

        “什么毒药啊,也是和小翠开个玩笑,谁知这小丫头当了真。”

        “姐,你现在怎么什么都听那个废物秦义?”

        “这……”楚千雪顿住了。

        几句话是定了不别人罪的,除非自己父亲真的死了。

        “咱们可都是一家人,互相都了解,希望到时检查来,不要乱说。”

        柳凤英捋了捋头发。

        这句话是说给楚家大伯等亲戚听的。

        这么些年,她给这些人送的钱,可都是公司的,而且每一笔都做过账。

        楚家大伯闻言,脸色变了变,不再说话。

        此时,药效过时的小翠悠悠醒来。

        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我,我没死?”

        “没事,都过去了,你不会再受要挟了。”

        楚千雪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小翠看着没有呼吸的楚娜,一脸的茫然和不可思议。

        门外远处,警笛声大作。

        片刻后,秦义,楚千雪,柳凤英等人都被带上车调查情况。

        楚娜和柳凤英单独一辆车。

        她心有余悸的低声说:“娘,刚才好险啊。”

        啪!柳凤英甩手给了她一巴掌。

        “遇事慌乱,差点给你害死!闭嘴!”

        楚娜捂着红肿的脸,赶忙低下头。

        随后,柳凤英的双眼冒出两团火焰一般。

        “敢阴老娘,哼,这个仇一定要报!”

        “秦义,楚千雪,我要让你们夫妻俩赔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