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97章 你就是如此办事的?!

第97章 你就是如此办事的?!

        正在这时,秦义的声音传过来:“从哪来的?

        当然是云爷送来的。

        我这还有一块。”

        看着他亮出来的“谦谦君子”,王勇金愣了愣,旋即狞笑着:“云爷送的?

        哼,骗三岁孩子吗?”

        “那你是什么意思?”

        秦义反问道。

        “两个小偷!还不承认吗?”

        杨颖儿杏目圆睁,用手指着秦义和楚千雪。

        “你们……怎么可以随意乱说。”

        因为生气,楚千雪的双颊微微发红。

        “周经理,这次拍卖会非比寻常,可不能任由什么蟑螂老鼠溜进来,更不能容忍偷了云爷玉佩的小偷!”

        王勇金故弄玄机,又贪婪的看了一眼楚千雪说道:“不过我可以担保这位女士是无辜的,因为我和她之前见过面,是吧,美女?”

        此时秦义在他看来已经完全陷入被动。

        这里的人哪个没有背景关系,只要证据确凿,把秦义抓起来易如反掌。

        他故意卖个人情,楚千雪就会乖乖的来求助自己。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

        楚千雪漠然说道,语气里丝毫不接受他的好意。

        给脸不要脸!小婊子,待会吃了苦头,由不得你不求老子。

        王勇金心里暗骂了一句,抬眼看向周经理,示意他抓人。

        事实上王勇金和周经理私底下两人交往甚密。

        王勇金常会送几位美女小明星让周经理玩玩。

        作为回报,周经理则会在云爷面前引荐王勇金,给他带来些资源。

        “对不起,先生,请你出示邀请函,否则,就请你立刻出去。”

        周经理冷冷的说道。

        “为什么,就凭他的一句话,我就要拿出来吗?”

        秦义反问道。

        周经理皱了皱眉。

        他刚才那么说已经算是给秦义一条后路了,没想到对方却根本不明事理。

        “不好意思,请出去吧,否则我就要采取非常手段了。”

        “那他们为什么不用拿?

        你就是这么做事的吗?”

        秦义没有丝毫退缩让步的意思。

        “不可理喻,”周经理摇了摇头对身后喊道:“保安,过来!把这两个小偷拖到门口,然后报警,警察来之前务必看住了。”

        “哎,要玲香惜玉啊,保安粗手粗脚的,这个美女我来带她出去吧。”

        王勇金说着一双肥手伸向了楚千雪。

        既然是个无权无势的小人物,待会送到自己车里,这个娇滴滴的大美妞还不是自己想办就办。

        “啪!”

        他的手掌还在半空,秦义抬手一掌几乎将他的手骨几乎扫断。

        痛的他捂着手踉跄着一屁股栽倒在地上。

        “再有下次,你就是死人了!”

        秦义冷哼一声道。

        “打人了啊,乡巴佬动手打人了!”

        杨颖儿唯恐天下不乱,咋呼呼的大声叫嚷着。

        “保安,快点把他们两个捉起来!”

        周经理看着事态再发展下去就要乱成一锅粥。

        秦义稳稳坐着,岿然不动,似乎胸有成竹一般。

        不过在王勇金,杨颖儿,这些外人看来,他不过是被人拆穿后认命,束手就擒罢了。

        杨颖儿的脸上出现了胜利的笑容,得罪老娘,你有好下场吗?

        还敢打王勇金,现在你不死也要脱层皮。

        正在这时,门外一个冷冰冰的女人声传了过来:“我看谁敢!”

        接着是一声愤怒到极致的暴喝:“王勇金,你不过是我云家一条狗。

        敢动我师父,找死吗?”

        顿时,人群如潮水般分开。

        一个长发披肩,穿着一袭黑色晚礼服的女子踩着红色高跟鞋率先走了进来,周身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高贵气质。

        冰冷的眼神扫过众人,很多女宾客只对视了一眼,立刻有了一种相形见绌的羞愧感觉。

        “她是谁啊?

        这么高调。”

        有人悄悄议论着。

        “你不认识吗?

        她是云爷的女儿,云曼大小姐!”

        问话的人立刻噤若寒蝉,吓得缩了缩舌头。

        江南云家,江南几省的顶级豪门,只不过随着实力增长,这些年主要住在燕京,偶然回滨海。

        所以知道云曼的人并不多。

        不像上次在古玩店扎着马尾辫,因为是出席拍卖会,云曼也算是盛装出席,只不过她天性洒脱,不常这样打扮。

        正在兴奋头上的杨颖儿已经有些忘乎所以,根本没有听到周围人的议论。

        看到云曼搅了局,又见她模样出众,杨颖儿不满的出口道:“哪里来的臭娘们,给我……”她的滚字还没出口,云曼毫不客气,上前直接一个大嘴巴子!她练过武术,掌力非比寻常女子,煽的杨颖儿眼冒金星,整个头脑嗡嗡作响。

        转了几转,趴倒在地上。

        “这个疯婆子,她是谁带来的?”

        云曼面色一寒,怒斥着。

        “云大,大小姐!”

        王勇金见到眼前的一幕,早已吓得面如土色。

        他自然是认识云家千金的。

        肥胖的身体微微发颤,哆哆嗦嗦,硬着头皮说:“实在不好意思,她是我带来的。”

        “找死!”

        王勇金的声音刚落,一个身影上前,重重的一脚踹在王勇金的胸口上。

        捂着痛处,王勇金像一条肥大的软脚虾蜷缩在地上,抬眼看了看踢他的人,却恐惧的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因为踢他的是云爷的儿子,云志飞,云大少。

        在场不少宾客都认识这位纨绔大少,看到他动手,心里都咚咚作响。

        这个王勇金应该算是完了。

        江南云家,那可是实打实的有着深厚背景,在燕京城里也是说的上话的人物,王勇金不过是个滨海的土财主。

        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

        就好像萤火虫和月亮,茅草屋和摩天大楼,根本不配放在一起相提并论。

        云志飞打完,毕恭毕敬的站在秦义面前:“不好意思师父,都是我安排不妥当,真是抱歉。”

        “不过是些讨人厌的苍蝇罢了。”

        秦义显得浑不在意的摆摆手,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

        云志飞也是混过各种场合社会的人,闻言,心里不由一紧。

        师傅显然是心中不快。

        何况的确是他们这边出了纰漏,就好像邀请别人进家吃饭,别人高高兴兴的过来却被看门的奴仆赶出去了。

        换做谁,都会发怒。

        他刚想开口质问周经理。

        一个沧桑,却绝对威严的声音忽然开口:“周经理,你就是如此办事的吗?”

        众人骇然转头。

        来人,云家家主,云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