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98章 立刻,消失!

第98章 立刻,消失!

        话音落,云家家主,云震天已经缓缓走了过来!刀削斧刻般的面容,让人望而却步。

        跟在后面的还有他的保镖,齐哥。

        要知道,云震天送玉佩,请鉴赏古玩,费尽心思,就是想要拉拢秦义。

        让他培养自己的一双儿女。

        和他结一份善缘。

        这里的拍卖会其实是他云家的产业,自己花了大代价请人来,现在一帮人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要把秦义赶出去,甚至捉起来报警?

        如果自己迟来一步,一旦真正动手,后果不堪设想,自己耗费的心血也就付之东流而李。

        更可气的是,出错的是自己这边的人,自己的手下帮着外人给他找麻烦!这是要反了天吗?

        云爷年轻也曾戎马江湖,声音中无形带着三分杀气,周经理的双腿已经抖如筛糠,冷汗爬满了他的后背。

        这间会所,自己的财富,滨海的地位,这一切都是云家给的。

        说到底,他不过是云家的一条看门狗。

        可是现在他犯了大错。

        不分青红皂白,仅仅凭着王勇金的几句话就要让保安把秦义捉起来。

        “云爷,我一时糊涂才办成了错事。

        秦先生,实在是对不起。”

        周经理战战兢兢的说。

        “瞎了你的狗眼!每年大把的钱财给你赚着,就知道捅娄子!”

        云曼毫不客气的骂道。

        云家出手慷慨,周经理每年至少能赚7位数。

        “秦老弟,是我云震天疏忽了,还望见谅。”

        云震天话一出口,在场的人无不大惊。

        以云爷的身份,话语中居然在向秦义道歉。

        “云爷言重了,你们并不知情,此事只是一些人的挑唆所致。”

        秦义摆了摆手,因为他知道云爷既然开口,必然会处理好一切。

        “周经理,这些年你在我们云家也算是兢兢业业,不过出了这样的事,也不能继续留你在这了。

        多给你发一年的薪水,另谋高就吧~”周经理千恩万谢,这个结果已经非常满意了。

        他头也不回,立刻走出了会所。

        “至于你们俩……”云震天指着王勇金和杨颖儿,两人吓得魂都要没了。

        “我不希望你们再出现在我面前,立刻,消失!”

        两人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刚要走,云曼悠悠的补充道:“王老板,我父亲说的是你们俩不要出现在他面前,所以你这位干女儿,希望以后在电视上也不会看到她!”

        杨颖儿几乎要昏过去,如果不再拍戏,她还能做什么?

        “你,你们没这个权利!”

        杨颖儿心慌之下,立刻张口说道。

        “哦?”

        云志飞笑了笑,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你可以试一试,从明天起,看哪家影视公司敢要你!”

        真是个没脑子的蠢货!王勇金现在肠子都要悔青了,如果不是这个杨颖儿,自己也不会得罪云家!狠狠瞪了杨颖儿一眼,王勇金晃着肥硕的身子,气喘吁吁的独自往门口走去。

        杨颖儿一下子慌了,这可是她唯一的靠山,她赶忙追了出去。

        “干爹,我……”“干你吗个叉!都是你个贱货害得。”

        王勇金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干爹,你不管我了,以后我上哪拍戏去?”

        王勇金气急败坏:“还想着拍戏?

        好,好,我再给你指条路,你去东瀛拍爱情动作片吧!”

        说完,发动汽车,扬长而去。

        杨颖儿失魂落魄,心知自己的事业是彻底完了。

        以后日子怎么办?

        拦了辆出租车,心里忽然想到:“要不,真的去岛国那边试一试?”

        ……这不过是个小插曲,有人收拾一下,古玩鉴赏酒会正式开始。

        “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来参加,老头子我倍感荣幸。”

        云震天站上舞台说:“下面允许我介绍一下,我们这个古玩酒会的新会员,也是最年轻的会员,秦义!他在古玩鉴赏方面有不俗的眼光。”

        话毕,很多人都很给面子的鼓起了掌。

        不过,秦义敏锐的感受到有不少怀疑的目光。

        恐怕其中一大半人都是看在云爷的面上。

        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自己太年轻。

        古玩和中医一样,按照大家的常理,想要有所建树,起码也要个二三十年沉淀。

        环顾四周,来参加的人大概分为两批。

        一些人是都发花白,带着眼镜的专家,这些人可能没钱却有鉴定本事。

        另一些就是有钱和权贵的大佬。

        反观秦义,既不像专家,也没听过名号。

        很多人私下议论,可能他是云爷亲戚家的孩子,来这镀金的。

        几个老专家最为不满,好像秦义一来拉低了他们的身份。

        秦义却不以为然,一边和美艳媳妇喝酒,一边和云曼,云志飞两兄妹聊天。

        此时,台上的主持人拿起一个物件说道:“各位,这是今晚拍卖的第一个物件,是个象牙制品,上面……两只鸟惟妙惟肖,起拍价五万!”

        只是物品信息太少,主持人也不太清楚,说的磕磕碰碰。

        土豪们几乎每人都带着个专家。

        赶紧示意他们断断真伪。

        “吴老,您看着牙雕如何?”

        “看细节似乎是南派广州牙雕,但看花纹又像是苏牙,断不准~”“不会是赝品吧?”

        几个老专家皱眉摇头。

        有人故意高声道:“这不有位新会员吗?

        请他瞧一瞧。”

        众人目光齐齐看向秦义。

        云爷没有阻拦,一来他也想见见秦义实力。

        二来秦义想要得到其他会员的认可还要靠自身的实力。

        “我看他恐怕连是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的年轻人只懂手机,汽车,哪认识什么古玩。”

        “听说,他还是云爷儿女的师父,误人子弟啊。”

        听着众人议论,大小姐云曼有些恼怒的瞪了众人一眼:“我云曼的师傅,用不着你们嚼舌根!”

        转头对秦义道:“师傅,我正好想买点小玩意,麻烦您给断定。”

        云志飞也说:“是啊,师父,不然他们这些老专家恐怕对你有意见。”

        秦义坐在椅子上,品了口酒,悠然道:“苏州牙雕!盒子上上面画的是鹌鹑,这是明牙雕鹌鹑盒!”

        众专家微微一愣,立刻有人反对:“你说是苏州牙雕,证据呢?”

        秦义不紧不慢的说:“华夏象牙雕刻艺术历史悠久,辽、元、明、清历代帝王都把象牙作为皇家供品。”

        “其中,苏州牙雕以风格典雅醇厚闻名中外。

        其细节的处理非常纯熟,刀法一般采用流畅自如的浅浮雕、阴刻、圆雕、高浮雕,用刀有力简洁,打磨圆滑光亮。”

        “各位再看此盒,圆雕成鹌鹑形,通体染色,色彩写实,沉着多变,尤其羽干处的留白,一丝不苟。”

        “所以我鉴定为,明苏州牙雕鹌鹑盒,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