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00章 凤凰于飞图

第100章 凤凰于飞图

        秦义不卑不亢的说:“古玩鉴定又不是科学研究,我想每个人都有发表意见看法的权利吧。”

        “不知道沈老是依据什么凭据,判断这是件赝品的?”

        沈老不屑的冷哼一声:“什么依据?

        凭我几十年鉴定的经验!”

        “张择端一生供职翰林图画院,是位宫廷画家,专攻界画,宫室,尤擅绘舟车、桥梁、街道、城郭,却从没见过他传世画作里专门绘鸟的。”

        “鉴定古画讲的是画工,更要结合画作者的画风,不是三言两语,胡乱编造!”

        众人都是点头赞同。

        不愧是大师,句句在理。

        这些人中,只有那个胖乎乎的李总刚才见过秦义的鉴定水平,还在心里保存着一丝期望。

        希望这画是真的。

        “不知道沈老有没有听过《凤凰于飞图》?”

        秦义忽然问道。

        “《凤凰于飞图》?”

        沈老眉头一皱,随后很快舒展:“四库全书上确实有记载,可那是传说,根本没人加过。”

        周围人心里暗笑,眼前这幅画明明是白鸟图,哪来的凤凰?

        你就算编,起码编的像一点吧。

        楚千雪也是秀眉微蹙,秦义这次恐怕是鉴定错了。

        秦义也不争辩,只是再次问美女拍卖员:“这画要价多少?”

        “两千万,而且卖家说过,绝不还价。”

        秦义更加笃定自己猜测,这画被一位高人鉴定过。

        否则,自己还可以捡个宝。

        “两千万?

        我看二十万还差不到。”

        沈老摇摇头说。

        “我依然判定这是一幅真迹,它也值两千万。”

        秦义针锋相对。

        他自己倒没有打算买下来。

        这虽是张择端真迹,可花两千万,价值已经到顶,转手也卖不了多少钱。

        他又鉴宝双瞳,还是用最少的钱捡漏,捡宝来的实在。

        既然不打算出手,他也就不急于解开真相。

        看谁有缘吧。

        此时,美女竞拍员再次说道:“张择端真迹,售价两千万,开始竞拍!”

        喊价完,底下的宾客却有些无动于衷。

        “王总,要不你收了吧,这小子可是说的言之凿凿。”

        “嘴上无毛,说话不牢,这年轻人能有几分斤两?”

        “我怕买了假画被人当傻子。”

        “再等等吧。”

        这些富豪们,价钱多少并不在意,两千万基本都能拿出来,可他们讲究的是个面子。

        买一幅假画挂在家里,岂不是让人贻笑大方?

        看着底下无人竞拍,美女有些愕然,她清了清嗓子说:“各位,这幅画有大师鉴定过,确实如秦先生所说,是难得的真品。”

        可是他越提秦先生,大家越是不发一言。

        秦义微微轻笑,仰头看天花板,不动神色。

        “罢了,就算是假的我也要了,谁让老子这么喜欢张择端的东西呢。”

        终于,一个叫李总的人按捺不住,将这幅画拿了下来。

        胖乎乎的李总是张择端的忠实“粉丝”,家里收藏了不少字画。

        周围几个人嘴角顿时都露出一丝轻笑,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这个李总本就是个暴发户,平常不怎么受圈子里的人待见。

        “暴发户就是暴发户,这点眼力见都没有。”

        “居然相信那个年轻人,买不到真的,拿个假货当宝。”

        “呵呵,土大款。”

        李总神情略微有些尴尬,准备将画卷了就走。

        秦义却上前道:“我说过,这是件张择端的真品。”

        随后,他示意李总暂时将画交给自己。

        “沈老都鉴定过了,难道会出错?”

        “沈老可是阅宝无数!”

        “我看这年轻人八成是脑子出了问题。”

        云曼想要出言反驳,可一时间也有些理屈词穷,心里发虚。

        可就在这时,秦义却悠然上前。

        缓缓将画倒过来挂。

        这幅画一倒挂过来,画风立刻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和正挂截然不同的是,原本普普通通的百鸟图,倒挂起来那些百鸟组成一凤,一凰。

        凤凰于飞,相偕空中,宛如要破画而出一般传神。

        “这……这是传说中的凤凰于飞图?”

        沈老心中大惊,他猛地站起身,迈着颤抖的步子走到画前,神色激动的重新审视着这副图。

        “凤凰于飞图,这就是传说中的古画吗?”

        现场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明明就在刚刚,沈老还坚信这是一幅赝品,没有想到一眨眼就视若珍宝。

        “沈老,你确定吗?

        这是您刚才说的凤凰于飞图?”

        有人难以置信的问道。

        此时的沈老,已经重新拿起老花镜反复擦拭,又拿起放大镜,小心的凑到画作前细细的察看。

        这幅画是传说中的凤凰于飞图无疑,画作水平也事属于上乘之作。

        张择端精妙设计,使它可当做两幅画看,不禁让人叹为观止。

        “千真万确……,是我走眼了。”

        “枉我鉴了半辈子书画,却连张大师的手笔都没认出来,惭愧,惭愧,惭愧啊!”

        沈老连连感叹,因为激动,他的嗓音说到最后都变得沙哑起来。

        顿时,众人望向秦义的脸色也变了。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竟然有这么强的眼力。

        居然连沈老都走眼了,他却能识别出这画的玄妙之处。

        “哈哈,老子今天终于得了一副张择端的真迹!”

        在场所有人里,李总是最高兴的。

        他兴奋的冲过来对着秦义又是握手又是感谢,口中连称“青年大师”。

        这幅画定死了两千万,对秦义来说并没有一点实际的价值。

        可对李总来说,却是莫大的幸运。

        不仅填补了他心中的遗憾,更是让他这个暴发户在众人中一举成名,从此以后有了谈资。

        楚千雪有些陶醉的看着秦义,这个男人带给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师父,你有火眼金睛吧?

        以后可一定要教我!”

        云曼充满了崇拜。

        秦义心中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波澜。

        他心里正好奇是谁定下的价格。

        一个熟悉又迷人的女声从背后响起:“几天不见,秦先生眼力又见长了,庞老可是费了大半天功夫才鉴定出来。”

        秦义回头,却是多日不见的性感熟女,庞春燕。

        一袭黑色晚礼服,分外妖艳动人。

        她端着杯红酒,笑吟吟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