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10章 一条大鱼

第110章 一条大鱼

        鉴宝这一行,水很深。

        多数人就算穷其一生,都是对某一门类精通。

        比如专精瓷器,研究书画,谁要是说他古玩全能,九成九都是骗子.剩下的,大多也是古玩刚入门不知天高地厚。

        就拿瓷器一项来说,想要达到精通的标准,必须对各朝各代的瓷器风格、工艺和化背景,进行系统的学习,然后在实践中慢慢融会贯通,没有三、五十年的苦功夫,很难取得多大的成就。

        所以能称得上精通一类的古玩高手,多数都已经年级一大把,胡须花白了。

        秦义是一个另类,不过他会一直藏在心里。

        因为有鉴宝双瞳的能力,能准确鉴定任何类型的古玩出来。

        但鉴定出来和融会贯通是两码事,所以他很勤奋,只要有空闲,就会补充各种资料,充实古玩知识储备,夯实基础。

        “这位就是茶道专家何长庚,也精通翡翠玉器。”

        秦义与何长庚互相点头。

        庞老一圈介绍完毕。

        “行了,老庞,这小兄弟不错,以后啊,多交流。”

        孔老乐呵呵的说。

        这句话,算是认可了秦义融入他们这个圈子。

        “是啊,咱们就别假客套了,抓紧时间,或许今天运气好,能钓几条燕归湖三白之一的银鱼,否则中午就要饿肚子喽。”

        贺老拿出准备好的鱼竿,顺便递给秦义一根。

        滨海的燕归湖有三白,银鱼、白鱼、白虾,又号称三宝,滋味鲜美。

        特别是银鱼,肉质细腻,洁白鲜嫩,无骨刺,无腥味。

        用银鱼干与鸡蛋合炒,鲜嫩味美,柔若无骨,让人根本停不下筷子。

        只是这种鱼精明,垂钓极难上钩。

        “贺老你口气不小,还几条?

        能有一条咱们今天就算捡了大漏了!”

        一旁的孔老说完,众人哈哈一笑。

        解开绳子,小船悠悠,划破平静的水面,如梭而去。

        贺老显然是个钓鱼高手。

        在小船缓缓停了下来之后,他仔细观察湖面,指着前面不远处一个小小的涡旋道:“那里有动静,底下应该有鱼,有没有银鱼吃,就看诸位的本事喽。”

        众人不再说话,一个个专心垂钓。

        很快,贺老那边就有鱼儿上钩,见鱼竿一沉,他脸上微笑道:“看来今天运气不错啊。”

        他的反应很快,鱼线一动,手掌立即攥紧鱼竿,慢慢的往上扯。

        “哗啦!”

        一尾鱼儿被提出水面,在半空中使劲挣扎,显得野性十足。

        “哈哈,小了点,算是拔得头筹啊。”

        贺老把鱼摘下来放进鱼篓。

        这鱼不大,也就成年人手掌大小。

        “一条小布点,还不是银鱼,贺老你就别显摆了,快坐下,我的鱼都被你吓走了。”

        孔老揶揄道。

        “哈哈,那你倒是有鱼上钩啊,要不咱俩比一比?”

        贺老笑道。

        “哼,我怕你?

        都知道输我多少回了。”

        孔老不服道。

        “那就一起比一比,看看到中午谁钓上来银鱼,或者谁的鱼篓中多。”

        庞老也来了兴致。

        鉴宝古玩,可能各有长短。

        可是说到钓鱼,却是使用不服输谁。

        一旁的张长庚道:“既然各位大师这么有兴致,那我下个彩头,谁要是赢了,我那款宜兴紫砂壶就归谁了。”

        “此话当真?

        长庚你可不许耍赖。”

        贺老一听,眼睛都瞪圆了。

        那款宜兴紫砂壶是明末紫砂壶大家时大彬所制。

        钱就不说,收藏贺把玩的意义就非常大。

        “诸位都是老人家,怎么会拿大家寻开心。”

        张长庚笑道。

        “好,看来今天要白捡个宝贝了!”

        “你说归你就归你,咱们鱼竿上见分晓。”

        有了这个大彩头,贺老贺孔老立刻坐下开始专心垂钓。

        “秦老弟,你也加油,可别对我们这些老家伙客气。”

        庞老说着,也甩线入水。

        秦义嘴上答应,心里却是苦笑。

        除了小时候玩过几次,十几年碰鱼竿的次数不超过三次,估计能有个几尾傻子鱼上钩就不错了。

        很快,接二连三,几位老者都有鱼上钩,就连数量最少的张长庚,鱼篓里也有三四尾。

        唯独秦义,空空如也。

        这也是没办法。

        钓鱼是门技术活。

        饵料、调漂、提竿时机、遛鱼方式、抄鱼入护,还有钓位选择、观测天象、水情、鱼情……等等都大有讲究。

        同一个鱼塘,相同的渔具。

        新手可能急的抓耳挠腮一无所获。

        老手却可以气定神闲,一尾接一尾。

        “一条没有,待会张嘴吃别人的也太尴尬了。”

        “或许……可以试一试早上才有的透视能力?”

        想到这,秦义眨了眨眼,凝聚双瞳观望水面。

        此时,他的眼睛微光闪亮,视力轻而易举就穿透了水面。

        渗透到了湖水之中。

        一时之间,湖面以下十几米变得十分通透,让他轻易看到了深处。

        只见一尾尾鱼儿,就在湖下悠游闲荡,十分的惬意。

        秦义自然懂得把握时机,轻微调整手中的鱼竿,小心翼翼把铒料送到一尾看起来还算大的鲫鱼嘴边。

        眼前突然多了食物,那尾鱼很是高兴,准备张嘴吞饵料。

        “人为财死,鸟……不,是鱼为食亡。”

        秦义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正打算看准时机,拉钩收尾。

        冷不防湖中一抹硕大的白影掠过,一口吞掉小鲫鱼,随后,意犹未尽的直接咬中鱼钩。

        顿时,秦义觉得他手中鱼竿发紧,一股巨大的力量涌来……鱼线绷紧,强而有劲的力量,让猝不及防的秦义差点丢了鱼竿。

        “这鱼这么大力气?”

        秦义呆愣了一下。

        与此同时,平面的湖面,荡起了大片的水花,哗啦啦作响如同沸腾一般。

        贺老经验丰富,一瞧见这边水面的动静,立时惊喜笑道:“大鱼!肯定是有大鱼上钩了。”

        “什么大鱼?”

        其他几人也放下鱼竿,走过来看热闹。

        此时此刻,秦义却顾不上说话了,他双手紧紧握住鱼竿。

        倒不是他力气不够,而是他手上的鱼竿和鱼线,已经呈九十度角,弯曲得十分厉害。

        不仅鱼竿弯曲,鱼线更是绷得很紧,几乎形成一条直线。

        眼看就要断线了!庞老走过来一看,就急忙提醒道:“秦老弟,别用蛮力,松线,快点松线。

        否则的话,线就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