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14章 屠龙刀砍猪肉

第114章 屠龙刀砍猪肉

        “庞老,小辈柳冲有礼了!”

        “今日在此恭候多时了!待我爷爷问候您,身体安好。”

        柳冲强压下对秦义的怒火。

        脸上立马变得恭敬起来。

        眼前在这位可是名动江南的鉴宝南昆仑,庞老!那可是和自己爷爷身份相提并论的人!来到滨海后,按照家族吩咐,他要举办一场拍卖会。

        为斗宝大会做准备。

        要想拍卖会能镇住场子,庞老自然不可或缺。

        所以,柳冲在来之前第一个想拜访的就是这位庞老。

        可他老人家总是借口太忙不见。

        今天根据手下消息,才知道和秦义游船钓鱼去了。

        他心中纳闷。

        以庞老的身份,怎么会结交秦义这种人人看不起的赘婿?

        岂不是自降身份。

        “哼,那可多谢你家爷爷了,老头子我能吃能睡,身体好的很!”

        “就怕死了以后,墓地被人给挖了寻宝!”

        庞老哼了一声,语气里没有丝毫客气。

        他早年和镇南王柳剑锋也算是有些交情。

        可渐渐的却发现此人虽然鉴宝能力不俗,却唯利是图,为了钱,盗墓,做赝品,无所不用其极。

        一次大吵后,庞老和镇南王彻底闹翻,十几年没有再联系。

        此时他说担心墓地被挖,也就是在讽刺柳剑锋当年那些见不得光的事。

        “这……庞老说笑了。”

        柳冲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这些家族丑事,被人当面说出来,偏偏又发走不得,只能硬憋着。

        场面正难堪之际。

        玉判官从后面轻轻推了推,将一个黄花梨做的木盒递了过来。

        柳冲回过神来,面上带喜道:“庞老,这是产自胡建九龙窠,两斤武夷山母树大红袍,我爷爷托带我给您尝尝!”

        九龙窠母树大红袍?

        还是两斤?

        孔老等人闻言都是微微动眉。

        研究茶道的张长庚更是清楚。

        这茶的分量可不小啊。

        武夷岩茶,本就是华夏名茶!而武夷山母树大红袍,是专门指三棵有着350余年的树龄的古树所结茶叶!在古代,那是顶级的进贡茗茶,只有皇帝,才有享用的资格。

        十年前,张长庚应邀参加第七届武夷山茶文化节。

        当时不过是20克的武夷山母树大红袍,可是以二十多万元的天价拍出,等于一公斤就是一千万元人民币!听说去年,镇南王柳剑锋以天价拍下了武夷山大红袍母树茶的五年经营权。

        什么“史上最贵啊”,“极品茶叶”这些词汇已经不能够进行表述了,因为,这款茶早已是天价。

        “呵呵,好大的手笔啊!”

        庞老不为所动,微微惊诧后,淡然的说:“你爷爷真是越老越有钱啊,这两斤茶叶倘若要是卖出去,至少值一千五百万了。”

        柳冲得意洋洋的瞥了眼秦义。

        什么身份和什么人玩。

        那意思,你这样的穷酸,根本就不配和庞老呆在一起。

        “庞老言重了,一点心意,千金难买庞老喜欢。”

        “准备东西,现在就烹茶一份!”

        柳冲对着身后两人开口大道。

        他苦学茶道一年有余,正好露一手。

        一来讨众老欢心,二来也是显显自己能力。

        玉判官和石将军应了一声,从背包里拿出器皿。

        “嗯?

        康熙年的胭脂红珊瑚茶杯”“古荆州宜兴陶瓷茶壶!”

        众老看着一件件摆上台面的东西,都是感叹柳家财大气粗。

        “各位,晚辈就献丑了!”

        柳冲说罢,很是自信的一笑。

        随后开始烹茶。

        治器,纳茶,候汤,再到冲茶、刮沫……一套动作下来,很是熟络。

        柳冲偷偷观瞧。

        却发现众老的眼神中却毫无赞赏之色。

        这怎么回事?

        自己的茶道虽说赶不上大师级,可经过数位名师培养,那也是一流水准的啊!再加上顶级大红袍,绝对能俘获这帮老头子。

        这他们怎么好像根本不为所动?

        没关系,只要待会他们喝上一口,自然动心。

        其实柳冲的烹茶功夫当真不差,可要看跟谁比!和一般茶师比,那是一流。

        可如果和吸收茶圣感悟的秦义比,那就什么都算不上了。

        连末流都不是。

        众人才欣赏,品尝了秦义无与伦比的茶道和茶水。

        你这样弄一出,简直是东施效颦!片刻后,茶成,柳冲和手下恭敬的一一递上。

        众老浅尝一口,脸上的表情却让本来万分期待的柳冲跌落谷底。

        不惊不喜,就像……喝白开水一般!“各位,难道这茶不好吗?”

        柳冲诧异的问道。

        “不是茶不好,”庞老皱眉摇头:“而是煮茶的人出了问题!”

        一旁的张长庚叹了口气,看着手里的昂贵的茶具和杯中的天价茶叶:“哎,暴殄天物啊!”

        这句话算是说到了众人的心里。

        这样的配制,却烹出这样的茶叶,简直让人痛心。

        在他们眼里,    柳冲就像是一个莽撞的屠夫,捡了把屠龙宝刀,当着众人用来砍猪肉!任何一个但凡懂点的人,都看不下去。

        庞老放下茶杯,推开面前装着大红袍的茶盒道:“赶紧把这些收起来,还给你爷爷保管好吧。”

        “你这就是在糟践东西。”

        东西没送出去,反而还落一顿埋怨。

        柳冲一怔,他大惑不解:“不可能啊,庞老,各位是不是没有细品。

        小辈的茶道可是获得过奖。”

        “早一会,如果你尝过秦兄弟的茶,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

        庞老说着,仍旧是一副回味陶醉的样子。

        柳冲闻言,惊诧的望过来。

        这小子还懂茶道?

        随后面容闪过一丝狰狞。

        秦义,又是你坏我好事!“我年岁大了,听不得吵,你的拍卖会老朽就不凑热闹了。”

        庞老出口,语气中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

        其他众老也都是默不作声。

        南云柳家,名声虽响,却不大好。

        要是别人,说不定会开口求情。

        柳冲见庞老态度决绝,投其所好的天价茶叶也理都不理,只好愤恨的让玉判官和石将军收了东西。

        “这位先生,咱们店还要做生意,没事就请走吧。”

        罗晓旭年龄小,性子急,也不怕他,直接开口道。

        柳冲回过头怒视。

        现在他的一腔怒气全都撒在这金玉阁,眼前的秦义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