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19章 夫妻间的赌约

第119章 夫妻间的赌约

        从秦义店里出来,走了几步,柳冲回头。

        盯着金玉阁的方向,脸上一片阴冷。

        “我柳大少要的东西,谁也留不住!”

        “这家店,老子要找认砸他个稀巴烂!”

        玉判官和石将军相互看了一眼,不禁皱了皱眉。

        这柳公子在南云省,无人敢惹,一向飞扬跋扈惯了。

        临行之前,镇南王特意叮嘱他俩,不能让他肆意妄为。

        玉判官上前一步道:“柳大少,消消气,我们此行到滨海是为柳家拓展声望,为斗宝大会准备,万万不能为这小子坏了名声。”

        “是啊,”石将军也递上一根烟道:“况且南昆仑对着小子似乎还有点照应,硬着来,恐怕不妥。”

        柳冲深深的吸一口,缓缓吐出烟圈。

        心里那股怨气略微消散,眼神中狠毒之色却更浓:“难道本少今天白受这口气?”

        玉判官微微一笑:“我们初来乍到,输在对这小子毫不了解。

        柳少可以去找这小子的丈母娘商量问问。

        她可是您姑妈。”

        “找我姑妈,柳凤英?

        嗯,也该去拜会一下了。”

        柳冲眼前一亮,说罢和两人上车离开。

        楚家别墅,柳凤英的卧室内。

        柳冲漫天怨气的坐在沙发上:“姑妈,你的那个女婿好厉害啊!”

        “你侄子我的脸都丢尽了!”

        柳凤英冷笑一声:“丢脸?

        我母女俩差点都被他害死了。”

        一旁的楚娜也是咬牙切齿:“我差点被这废物送到大牢里。”

        “妈的,不如今晚就找些人做了他,大卸八块,丢海里喂鱼!”

        柳冲恨不得立刻手撕了秦义。

        “最好能让我亲自扒了他的皮!”

        楚娜说道。

        “侄子,女儿,让一个人最痛苦的事,并不是杀了他!”

        柳凤英平静的说。

        “那是什么?”

        柳凤英语气瞬间冰冷:“让他最爱的人,在面前折磨而死!”

        “姑姑,你是说在秦义面前,折磨……楚千雪!”

        柳凤英阴狠的点了点头。

        “可,怎么约她出来?”

        柳冲曾经也是对楚千雪垂涎三尺,可一直没有机会。

        楚娜像是想起了什么:“前段时间,听我姐和闺蜜说要去什么桃花岛。”

        “今晚正好是那婊子生日,就让她闺蜜打电话说在桃花岛上摆了宴,让她过去,到时候你出现,是绑回来是怎么办,还不是任由你自己处理。”

        柳冲眼珠转了转,随后大喜:“太好了!我和桃花岛上的主人候鸣还算是朋友!姑姑,一箭双雕,果然厉害!我要让秦义痛不欲生!”

        候鸣,桃花岛会所的年轻董事长。

        来头甚大,据说是京城来的一位少爷。

        今年不过才二十多岁。

        自称“逍遥侯”!柳冲也是几年前在南云和他吃过几次饭。

        有这样的人坐镇,定会万无一失。

        想到这,他狂笑道:“还有那个什么鬼市女王!”

        “我要一个个全部弄到手!”

        柳凤英也是面带笑意,打通了楚千雪闺蜜,蓝燕的电话。

        蓝燕,当初戏耍秦义几乎吃了狗饭。

        这女人上次和男友郑浩带秦义去乾元集团,准备让对方洗厕所。

        结果却被乾元董事长铜甲牛,牛震赶了出去。

        男友打的鼻青脸肿丢了工作,她也失去了依靠。

        眼下正缺钱呢。

        听说柳凤英的重金许诺。

        蓝燕很快同意出卖楚千雪,想了想,立刻拨通了号码。

        “喂,千雪吗?

        今晚有空吗?”

        “蓝燕?”

        楚千雪也是一愣。

        “你……怎么打电话了?”

        自从对方和男友郑浩分手,两人已经许久没联系。

        “奇怪吗?

        听说你最近可是接管了家族生意,不会忘了我们这些老朋友吧?

        都不联系了啊。”

        “不会,只是最近太忙了。”

        楚千雪也有些歉意的道。

        “那就好!今天是你生日,晚上来桃花岛吧,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庆祝晚会!”

        “这……不用了吧?”

        “那怎么行,这可是上次我们约定的,不见不散,早点来哦!”

        说着,不等楚千雪反应,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去桃花岛,的确是之前两人约定的。

        可楚千雪总觉得有些突然。

        再说,那个地方,灯红酒绿,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算了,总不能让别人说自己言而无信吧。

        想到这里,楚千雪还是决定去。

        不过,去的话,是不是要找个同伴。

        比如……秦义?

        心里正想着,楚千雪的手机再次响了。

        却正好是秦义打来的!“喂,千雪,今晚有时间吗?”

        这边,秦义终于拨通了楚千雪的电话。

        “今晚不行,我闺蜜在桃花岛会所等我去庆贺。”

        “那我也去吧。”

        “你?

        恐怕去不了。”

        楚千雪在电话那头轻笑道。

        桃花岛会所,不是什么男人都能去的。

        “不就是一个会所吗?

        有什么去不了的。”

        秦义满不在乎的说。

        “桃花岛会所,秦义,你这辈子恐怕都登不上!”

        “我要是上去了怎么办?

        你给我跳支钢管舞!”

        秦义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或许是会所联系到的缘故,他脱口而出这个赌约。

        “好,谁输了,谁跳舞。

        晚上见!”

        楚千雪也来了脾气,说完,挂了电话。

        “切,一个小岛而已,有什么不能上的。”

        秦义吩咐好小翠和罗晓旭收拾店,打烊下班。

        自己自出了店外。

        此时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

        “师父,麻烦到桃花岛娱乐会所。”

        秦义招手拦了辆出租车,说道。

        奇怪的是,师父并没有发车而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

        接着问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你知道桃花岛会所在哪吗?”

        秦义有些发懵,你是出租车司机还是我是司机,你问我在哪?

        “你开过去不就行了,问那么多干嘛?”

        “那我真开不过去,我看你也不像是个有钱人,劝你还是别去了。”

        秦义被搞得莫名其妙。

        看着时间也不早了,有些恼火道:“你走不走,不走我打电话投诉你拒载!”

        “好,走,走。

        小伙子这可是你自己要去的!我可没强求你!”

        司机说完加起油门,疾驰而去。

        “大哥就别罗嗦,别墨迹了,耽误我去找老婆。”

        秦义对着后视镜又是一顿捯饬。

        司机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只是一路上总是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让秦义觉得很别扭。

        正是下班高峰期,车子开了三十多分钟才终于停了下来。

        “到了吗?”

        秦义摇下玻璃张望着,这里地处偏僻,前面是一汪湖水。

        并没有看到什么桃花岛娱乐会所。

        “没到,剩下的路得你自己走。”

        司机说着指着一望无际的湖面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秦义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桃花岛会所就在离这湖岸边5公里外的小岛上!”

        司机师父慢条思语的解释道。

        “啊,不会吧……”秦义看着波涛汹涌的湖面有些发呆。

        “所以我刚才就问你知不知道在哪,结果你自己非要来!给钱下车吧。”

        秦义无比尴尬的付钱下了车。

        “祝你好运!对了,小伙子,再告诉你一件事。

        桃花岛会所,女的免费上船,至于男的嘛,拥有私人游艇才有资格进去!拜拜!”

        司机说完一溜烟跑了。

        他大爷的,有私人游艇才能进去?

        难怪楚千雪和自己打赌来这里。

        这也难怪。

        他本就不是滨海本地人,又瞎了好几年,之前哪听过这地方。

        掏出手机,秦义找到楚千雪发了个信息:“不好意思,今晚有事~”可是信息刚发出去,耳边却响起一阵熟悉的轻笑声。

        “有事?

        你在哪忙啊?”

        秦义转过身,立刻知道自己中了套。

        楚千雪站在不远处正晃动着手机。

        秦义心里一阵苦笑,色字头上一把刀啊,自己万万没想到在老婆手里翻了船。

        “怎么样,要不要直接认输?”

        楚千雪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