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太子妃富可敌国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受到该有的惩罚

第三十九章 受到该有的惩罚

        完氏来到河边,匆匆把两只水桶搁置在一旁,委屈巴巴的眼神儿看着马家二公子,撒娇的道:

        “……”

        林玥的脑海里只是出现了画面,却听不到完氏对马家二公子所说的话。不过,看完氏的表情,也能猜想的到,完氏应该是在说,有多想念马家二公子来着。

        马家二公子伸手揽着完氏的不盈一握,微微低头,薄唇凑近完氏的额头,落下了轻轻一吻。轻声说道:“……”

        林玥也听不到,马家二公子对完氏所说的话。但她却看的出来,马家二公子是在说好听的话哄完氏开心呢。

        只见完氏和马家二公子说了好一会儿话,难舍难分的。林玥听不到他们各自都说了些什么话,只能猜想,完氏不顾一切去河边见马家二公子,大约都和他说了些什么。

        河边不远处有一棵垂柳,一位孩童牵了头黄牛,站在垂柳边,拿了片树叶子吹了两声儿:“呜-呜。”

        马家二公子一听到响声,立马松开揽着完氏的手,给完氏递了个眼色。

        那意思,可能是劝完氏回去。完氏帮他办了事,找到了牛,他定会好好儿的答谢完氏。

        完氏伸手指了指自己唇角,向马家二公子索要一个吻。

        马家二公子面露难色,摇了摇头。

        完氏用力拽住马家二公子的手腕,抓着就一口咬下去,把马家二公子的手背咬了个血印子。

        林玥顿觉很恶心。真不知大表叔当初是怎么想的,都单身了那么些年,就是再交几年的罚款,又能如何?

        娶妻,不是不可以。

        但完氏一点儿都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在嫁人之后,还是这么浪。大表叔娶完氏这种不知羞耻的女人回来做甚?

        待那位牵着牛儿的孩童走近河边,林玥才看清,那个五官俊美的孩童,面容很有些熟悉。

        她在第一世时见到过那人,知道那人是一名毒医,还是仇适的远房堂弟,名叫仇锁安。

        仇锁安今年都有十六岁了,只是长的像个孩子,又和八i九岁的孩子差不多高。所以,在第一世之时,好多人都以为仇锁安是个孩子。

        也就是那个看着很萌的孩子,还几次三番的,跟着仇适他们一起去偷袭陆景烁。只可惜他们不是陆景烁的对手,一次都未能如愿。

        林玥没想到,这一世,那个叫仇锁安的毒医,居然会跑到花溪村来。

        已拥有原主记忆的林玥知道,在这一世,仇锁安是跟着柳芸茉那个妖妇一起过来的。柳芸茉对村子里的人们说,自己还未出嫁,这个孩子,是自己收养的个儿子,为他取名为柳小锁。

        村里的乡民们听了,有些就信了。

        还有些不怎么信,就拐弯抹角的找柳芸茉打听。

        “这孩子长的真好看,他的爹娘肯定也都好看。你收养他,那他的爹娘……”

        “是啊,他的爹娘舍得吗?”

        柳芸茉听了,装作很有耐心的解释道:“我是在他的爹娘离世之后,才收养他的。好了,别说这些了,我的小锁还小,我不想让他伤心。”

        一些乡民们听了,便不再言语。

        不过还是会在私底下议论,说是柳芸茉那女人,哪儿像是会好心收养人家孩子的人?那孩子长的好看,又不会说话,该不会是被柳芸茉拐来的吧?

        “管他们呢,横竖都不是咱们沁荷县的人,由他们去吧。”有位乡民低声劝了句。

        林玥心里冷笑了声儿。

        柳芸茉为了仇适的叔叔,可真是什么谎言都讲的出来啊。居然会说,那个毒医仇锁安是她收养的个孩子。她养过孩子吗?

        不过,柳芸茉确实是和仇适的叔叔有夫妻之实。不论名分的话,柳芸茉勉强能算是仇锁安的其中一位长辈。

        柳芸茉都带着毒医来过花溪村,可村里的乡民们却都未觉察到。一思及此,林玥眼神里不禁闪过一丝惶恐。

        沁荷城的街市上。

        马万贯和杨氏,还有杨氏的爹娘等人,都被将士们装在囚车里,这会儿正从林玥他们眼前经过。

        林玥自是比谁都恨完氏,都恨马万贯!当即就伸手接过陆景烁递给她的臭鸡蛋,往完氏的头上砸去。

        只听到“咔”、“咔、咔、咔咔”几声,完氏的头上,衣服上,就沾满了蛋黄、蛋清。不过完氏失去了记忆,无论乡民们如何骂她不要脸,不守妇道,该沉到海底什么的,完氏都面无表情。

        林玥在人群中看到了大表叔的身影,也看到了舅公和舅婆的身影。他们都没有打骂完氏,只是远远的看着完氏,都很沉默。

        特别是大表叔,在看着完氏被人欺负时,眼神里还会流露出怜惜之意。

        林玥直到此时才明白,原来一个人在深爱着另一个人的时候,是可以大度到不介意对方的任何缺点的。

        只可惜大表叔爱错了人,爱了一个根本都不爱他的人。

        可这些,大表叔即使是都知道了,也不计较。

        林玥难免为大表叔感到遗憾。

        陆景烁没再递臭鸡蛋给林玥,因为他也觉察到了,林玥在看不远处的那几个人。其中的一位高个子男人,他是在马财主家见到过的。

        那人挑着柴禾去马财主家,把那些柴禾都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了,都未能从马家的记账先生那里得到一文铜钱。

        陆景烁一想到这点,就恨不得把马万贯给撕了。吃人不吐骨头!

        有人说,应该把马万贯的手脚废了,免得他以后再祸害人……

        陆景烁一听这话,当即就递了匕首过去,成全了刚刚说话的那位壮汉。只见那人办事还挺给力,心里欢喜,就把匕首送给了那人。

        那人连声道谢。

        陆景烁只是浅浅一笑,算是回答了。

        林玥在第一世之时,很少看到陆景烁送匕首给人家。这一世看到了,也有些不敢相信。因为他是六皇子,是皇太子,他的物品,怎能轻易的送人?

        陆景烁似是一眼就瞧出了林玥的心思,唇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朝她扬了扬眉。似是在回答她:

        惩治马万贯,是为民除害,谁都应该支持。

        林玥调皮的笑笑,那是。

        马万贯他们站在囚车里,由将士们看管着,在街市上游行了整整两个时辰。还不待将士们把马万贯他们送到魔幽岛,马万贯就因为失血过多而亡。

        看着地面儿上的血迹,林玥心情愉悦。

        马万贯那种作恶多端的人就该死,无论怎么死,都得死,不值得谁同情他们。

        一些将士们用木桶装了些草木灰过来,把马万贯等囚犯落在地面儿上的血迹,给清理了。还有些将士们拎着装水的桶,在打扫街面儿。

        林玥看着他们忙活的身影,在心里默默为他们点赞。古代的将士们也很勤劳,很是为百姓们着想,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