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戴森原则下的世界

第十四章 戴森原则下的世界

        向山是一个神奇的人。

        在尤基眼中,这个名叫向山的男人就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人了。他知道很多尤基、妈妈乃至镇长、舒尔茨医生都不知道的事情。但另一方面,他又总是会没由来的相信一些稀奇古怪的说法。

        比如说,他会要求尤基称呼他为“师父”。

        据说这个称呼包含了一种侠客与侠客之间的“契约”。

        比如说,他就真的相信“我们有可能生活在一个超大型幻境之中”。不止如此,他还专门发明了一种仪式,用来检验这种事情。

        而且那个仪器的最核心组件,居然是一个油乎乎、脏兮兮的机器。

        但向山的样子真的很认真。在掩饰完之后,他让尤基将机器拆开,然后重新组装。如此重复了五次,在确定尤基即使脱离了芯片辅助之后,依旧能够记得那个机器的结构,这才罢手。

        第二天早上,向山才带着尤基回到小镇。

        但这个时候,尤基的小屋居然有一个意料之外的访客。

        居然是镇长。

        “镇长先生啊。”向山有些意外:“您怎么来了?”

        “约格……不对,该叫你‘山’了。”镇长脸上的生物部分堆出一个还算正常的笑容:“我来看看你这边干得怎么样了。”

        他的视线就一直往威尔残留的义体上瞟。

        向山将尤基打发离开,然后有些奇怪地问道:“您怎么知道……”

        “医生是我的侄子。我听说你在他那里买了点零件,就想到你要自己组装义体。”镇长笑呵呵的:“难免好奇嘛!你义体做得怎么样了?”

        向山摇了摇头:“这件事太难了,才做了个开头而已。”

        看到向山没有将自己的大脑放进那个犬型义体里,村长难免有些失望。

        他是知道的,这些武者的义体,都有自己的设计理念在里面,里面的很多零件、结构都是相互匹配的。自己随便乱改,其实是很不好的。

        在他想来,向山就这样将自己的大脑热拔插一下,放进犬型义体,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不过,一想到向山有可能是个“侠客”,镇长又觉得自己可能不大适合插嘴。

        他摇了摇头,问道:“在这件事上,你有没有什么难处啊?”

        ——这是……示好?还是单纯来做生意?

        向山思考片刻,试着问道:“我现在没有合适的外壳……”

        这犬型义体的外壳,自然不能直接用到向山的身上。向山感觉自己应该也是懂得仿生拳的,但仿生拳不是用来作战的拳,他也不习惯用仿生拳。

        但向山又确实需要一个外壳,至少得能够避免扬尘。外壳多少也能规避他人的观察。至少向山觉得,有一个外壳,就可以避免自己被敌人第一招打掉电池。

        再还有……能够从威尔·格兰德道格手里活下来,已经是运气了。

        他也确实需要一个和自己脑门断裂口吻合的颅骨盖了。

        脑机屏障再怎么坚固,也达不到合金装甲的标准。让自己的大脑暴露在外面作战,未免也太刺激了一点。

        只不过,向山的颅骨,好像是由某种比较稀有的合金制成,想要修复如初,还是太难了。

        镇长思忖片刻:“这个倒也不难。镇子里有个3D熔炉。如果能够将具体的参数报给我的话,我可以做一个简单的——当然,升华战争遗留物里也没有什么很好的材料,战舰材料我们也融不了。”

        向山有些支吾:“那么收费……”

        “别这样见外,山。”镇长拍了拍向山铁丝一样的肩膀:“你好歹救了我们大家。这点报酬,我还是出得起的。”

        ——真的吗?

        向山对此报以怀疑。去购买零件的时候,他能够感受到舒尔茨医生的试探之意。舒尔茨医生是镇长的侄子。这个镇子利益团体似乎并不完全将他看作“救星”来着。

        镇长真的这么好吗?

        “我还没问你呢,山。你在回收站小镇,住得还习惯吧?自从你被尤基挖起来之后……”

        向山抬起手,打断了镇长的话:“镇长,我对这个镇子还是很感激的。尤基唤醒我的时候,你也在场。我知道是你们救了我。这些我都记得。你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有什么话您就直接说吧,如果有什么我能做的,我尽量会去做的。”

        镇长盯着向山,似乎在思考什么。但向山完全不知道如何从镜头里看出眼神。最终,村长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点了点头:“我明白了,那我就直说好了。最多再过半个月,福利官就要来了……”

        向山吓了一跳:“这么好?居然还有社会福利?”

        “什么时候没有社会福利了?收了税就要给社会福利,这是很自然的道理啊!”镇长也吓了一跳:“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向山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组织结构看上去好像完全倒退回封建社会的时代,居然还有“社会福利”的概念。他挠了挠头:“奇怪……我怎么就忘记了……这个很重要吗?”

        镇长像个担心子侄的老人一样摇了摇头:“你忘了这么多东西,可怎么办呀……”

        向山问道:“福利官是干什么的?”

        “还能干什么?税务官收基因税,然后半个月,领主就会统计各地的税务,紧接着福利官就根据税收,来宣布福利啊……”

        随着镇长的介绍,向山这才意识到,所谓的“福利”,其实和他想得很不一样。

        这里,所谓的“福利”,和“税金”一样,都是婴儿。

        只不过,这些婴儿不是收上去的,而是从人类基因库之中流出来的人口。

        这些婴儿的“素质”倒是没什么可说的,最重要的是,他们可以有效的防止各个聚居地的血统单一化问题。

        一般情况下,福利的数量,是税金的百分之一百二十

        收走十个婴儿,就会返还十二个。

        然后,这些婴儿就会被交给那些愿意抚养的人。

        只不过,抚养者不能给这些婴儿中的男性冠以自己的姓氏,或者给女婴改变“中间名”。

        姓氏标注Y染色体,中间名标注线粒体。正是因为有这种需求,所以“家庭”才能够成立。

        戴森原则的第一条,是“所有人类都有义务维持人类基因多样性”,拒绝此项义务,将自动失去文明庇护。而“名字”当中的相当大一部分,都是“基因多样性”的标签。戴森原则的延伸禁止人们胡乱修改姓名。

        但是……

        向山有些惊讶:“这样苛刻的条件,也有人愿意收养孩子?”

        人类想要养育幼儿,是因为基因赋予了生物“将基因的信息延续下去”的本能。而在人类的某些文化之中,“养子”则可以作为养父母文化意义上的延续,继承“家名”一类的荣誉什么的——向山的印象里,应该是这样的才对。

        但是现在这样……既不是自己的血脉,也不允许继承自己的姓名?

        镇长有些奇怪:“为什么不愿意?家庭成员之间相互帮扶,也算是一项福利啊?”

        “福利……哦……我大概了解了。”

        或许对这个时代的“父母”来说,养孩子真的只是“福利”?这个时代,父母无需担心“教育”,因为第一次脑部改造的时候,“知识”就会被植入大脑之中。而赛博人也确实是各种意义上的比自然人好养活……

        尤利娅似乎也只是在夜里才会在窗外看着尤基。

        但想明白这一层之后,向山却觉得这个时代更加别扭。在他看重,尤利娅对尤基的爱,应该和过去的时代就存在的爱是一致的,可是……

        镇长有些奇怪:“这很奇怪吗?山,你过去是从哪里来的?那个地方和我们这里差异很大?”

        向山摇了摇头,发声器模拟出苦笑声:“我不记得了。”

        镇长叹息:“总之,再过半个月,福利官就会来这个镇子了。但是,今年税务官老爷没有收全税款……接下来的事情,就得看运气了。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也有可能……我们会暂时失去一段时间的‘庇护’。”

        醒来这么久,向山也大概明白所谓的“庇护”是个啥玩意了。

        如果用旧世代的术语来解释,“文明庇护”,就包括了过去所说的“生命权”、“健康权”、“财产权”等“人身人格权利”与“经济、文化和社会权利”。

        向山至今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在统治世界,不过想来其他诸多政治权利对大家来说是不存在的。因此也不能说“文明庇护”就等于“完整人权”就是了。

        失去了文明庇护的人,一切权利不受保护。

        任何人可以以任何形式对待那些失去了文明庇护的人。

        而失去庇护者如果继续伤害那些具有庇护的人,便是沦为“暴徒”,那么领主就有义务去消灭那些暴徒。

        只不过,戴森原则从来就没有规定“做到什么程度就必须得被消灭”。在这方面,领主的自由裁量权非常大。

        向山一度觉得,所谓的“戴森原则”,说不定就是把“管得少就是管得好”往最极端的方向发展之后制定出来的白痴玩意。

        “如果领主心情好,一个暴徒干什么都可能会没事。但也可能刚刚失去庇护,就被领主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