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狂野十八少年时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花心萝卜和正宗流氓

第二十三章 花心萝卜和正宗流氓

        “那到晚上你走的时候叫我一声。”张欣不放心在身后叮嘱。

        万帆含糊地点点头回到地下室。

        虽然门大敞开着,但是一进屋隐约还能闻到一点奇怪的味道。

        这两个狗男女,你去找地方开个房间能死呀。

        不对!这个时期一男一女到旅社去开房间?估计他们不敢,公安查得太严。

        若是查的不严,公园里就不会出现那么多野鸳鸯了。

        万帆实在是有点困了,也顾不得许多了,捏着鼻子来到最里面自己的床铺前,往床上一倒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昨天晚上睡的就晚,早晨为了等白雪,他六点多钟就起来吃饭梳洗,所以他确实困了,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五点半。

        如果白雪不来揪他耳朵,估计他还能接着睡。

        白雪这个小丫子是越来越放肆了,差点把他的耳朵拽成猪八戒耳朵的式样。

        “三八!你要是把我耳朵揪掉了,我找不到老婆,你可真的负责了!”万帆火了从床上坐起来横眉冷对地看着白雪。

        “咯咯!你生气的样子挺有意思的,真要是揪掉了,我负责就是了。哎呀!这边的耳朵确实好像长了不少,这按回去可能性不大了,要不我把你那边耳朵也揪长一块,这样就平衡了!”

        那岂不真成了猪八戒家族的人了!

        “滚!离我三米开外。”

        万帆扒拉开白雪蠢蠢欲动的绿山之爪。

        “我就不,我非得离你近近的。”

        反正地下室里此时也没别人,白雪准备趁机贴万帆近点,她很怀念上午和对方的那短暂的美好时光。

        这娘们这是要吃老子豆腐呀。

        恰在这时韩淼也从门外跑了进来:“哎呀!你们怎么还不着急呀,这都五点半了。”

        万帆伸了个懒腰:“才五点半你们急什么?一个个等不得豆烂的样子,在什么地方演出?离这里远不远?”

        “不远!坐地铁五站,然后坐电车两站再走二百米九到了。”

        我去!还特么挺复杂的。

        万帆起身走出地下室和白雪韩淼走上一层。

        “你们等一会儿,有个朋友今晚也要跟着去看看热闹,你们不会反对吧?”

        “男的还是女的?”白雪问。

        “当然是女的了,男的谁领。”万帆说完就走上一楼。

        白雪在他身后把牙咬得沙沙响。

        韩淼鬼精鬼精的一眼就发现了白雪的不对劲:“雪雪!你现在的表情好怪呀!”

        “哪里怪了?”

        “我怎么感觉呢生气了。”

        “没有的事儿。”

        “就是生气了,咱俩这么多年好朋友,你生不生气我会不知道!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生气,是那种非常的生气,你该不会是嫉妒万帆带个女生去看演出吧?”

        白雪瞪了韩淼一眼:“小碎嘴,多事儿!”

        “咱们高傲的白雪春心萌动了,要不我帮助你把你先哪啥再哪...”

        “闭嘴!再啰嗦把你嘴封上。”

        韩淼立刻把嘴闭的严严的。

        摆弄嘴她行,但是论动手她可不是白雪的对手。

        她可是亲眼看见白笙都被白雪一个背口袋摔得老老实实的,她可不敢和白雪动手。

        白雪和韩淼磨闲牙的功夫,万帆上到二楼把张欣叫了出来。

        想不到这女人比万帆还能睡。

        这货昨天晚上到底是几点回来的呀?

        白雪揪了他的耳朵,他就去揪张欣的耳朵,这样心里才平衡了一些。

        张欣跟着万帆下到一楼看到白雪和韩淼也是傻眼。

        这货原来是个花心大萝卜呀,就这么两天功夫这货连京城的姑娘都挂拉上了,而且还是两个!

        韩淼她认识,白雪她则是第一次看到。

        白雪看到张欣也是眼里含剑。

        这个王八蛋原来这么花心,这边竟然还联系了一个,她心里像打翻了醋坛子,酸的牙都快倒了。

        “这是我们参加这次笔会的文友,张欣小姐!这位是白雪小姐,他哥哥就是梦中情人乐队的主唱,她是来带我去演出现场的,韩淼我就不用介绍了,你们见过。”

        张欣和韩淼见过好几次,但没什么交集,万峰若不是这么介绍一下,她们彼此连对方姓什么都不一定知道。

        韩淼和张欣点点头,白雪则连招呼都没打。

        四个人走出石景山招待所往地铁站走。

        谁也不说话,气氛很尴尬,这也不行呀!

        “你们怎么不说话?”

        “说啥?”白雪像吃了火药般问。

        “说啥都行,随便说,从现在开始一人说一句。”

        “那你先说。”韩淼接口道。

        “那我先说了,今天天气真好。”

        “噗呲!”韩淼笑了起来。

        “你这不是鬼扯吗,明明是阴天你却说天气真好。”

        今天确实是阴天,正因为是阴天才让连续几天难耐的暑热减轻了不少,这不正说明天气不错吗!

        她们的脑袋还处于吃野菜时期,根本就不会分析。

        到了地铁站,万帆直接就往拉面摊上一坐。

        “你们吃饭没有?吃饭的就别张嘴了,我身上钱不多,省一份是一份。”

        白雪没好眼色地看着万帆,麻痹的上午老娘才给了你三千元,你竟然敢说身上没钱。

        更让她生气的是张欣竟然也坐下了。

        张欣没吃晚饭当然坐下了。

        白雪和韩淼为了早一点到演出场地,因此早早就吃了晚饭。

        但是看到张欣坐下了,白雪认为不能便宜了这个花心萝卜,不能吃亏,于是也拉着韩淼坐下了。

        万帆瞪大眼睛看着白雪和韩淼:“你们俩不是吃晚饭了吗?”

        “再吃一碗不行呀!反正又不用自己花钱,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白雪没好气地说。

        这个娘们是嫉妒了。

        你嫉妒啥呀?本来你和老子就算是逢场作戏,将来你又不会嫁给老子,没事儿吃那干醋有啥前途呀?

        万帆摇摇头:“唉!又多浪费了三元。”

        这回韩淼也不乐意了:“万帆!你啥意思?我们就不值一碗拉面钱。”

        “嘿嘿!淼淼!我说错了,我不是说你,去掉你那一碗,又浪费了一块五。”

        白雪气得够呛,单单就差我身上了?

        还有这货竟然管韩淼叫淼淼了?这么亲热!这货不会和韩淼也有一腿吧?

        如果那样,这货就不是花心萝卜了,而是正宗的流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