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其他小说 - 天下第一在线阅读 - 302 邋遢道人,来了 为NAKUPENDA9663的皇冠第1次

302 邋遢道人,来了 为NAKUPENDA9663的皇冠第1次

        圆空来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陈冬心里不免“咯噔”一下,自己身边已经没人了,父亲也睡着了,这可怎么办?

        但他仍旧强装镇定,同样阴沉沉说:“圆空前辈,我已经放过你三次了,还袭击我是不是不仗义?”

        第一次,圆空想抢陈冬的吴王剑,但被邋遢道人的一只草鞋吓退。

        第二次,圆空去拘房偷袭陈大宏,反被陈大宏狠狠收拾了一顿。

        第三次,圆空到天南集团偷袭陈冬,又被陈大宏收拾了一顿,陈冬看在他是熊耀文的师父,最终没下杀手,让熊耀文接走了。

        这回又来,真的是太过分,一点江湖规矩都不讲了。

        但,圆空一向厚颜无耻,要不也做不出那些事。

        他被陈冬骂了,不仅不觉得愧疚,反而洋洋得意地说:“前两次是你师父和你爸放过我的,和你有什么关系?所以,我只欠你一条命,刚才我没趁乱下手,现在算是扯平了吧?”

        简直不讲道理!

        陈冬气得牙根痒痒。

        圆空却嘻嘻笑了起来。

        圆空早知道陈大宏在天南集团,所以一直守在陈冬上学、放学的路上,但是陈冬附近始终有人埋伏,他也不好下手。

        今天倒是个好机会,上官华和青狐接连受创,陈大宏也陷入沉睡状态,终于可以找陈冬报仇了!

        一个前辈向后辈下手,他也不觉得有多丢人。

        当即施展三十六路少林拳,朝着陈冬攻了过去。

        陈冬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情急之下看向后座:“爸,干掉他!”

        圆空吓了一跳,真以为陈大宏醒了,忍不住也朝后座看去。

        陈大宏睡得正香,呼噜声也震天。

        趁着这个机会,陈冬撒腿就跑!

        “王八蛋!”

        圆空怒极,立刻追了上去。

        逃跑本来是陈冬的拿手好戏,但又怎么跑得过有内力的圆空?

        圆空将内力灌在双腿,一步至少踏出三四米远,分分钟就追赶上了陈冬。

        “小兔崽子,拿命来吧!”

        圆空一招猛虎下山,朝着陈冬脖颈抓去。

        陈冬无可奈何,只能拔出吴王剑来转身一削。

        圆空知道吴王剑的厉害,倒也不敢硬抓,而是往后退了几步,随即双眼发亮地说:“哈哈哈,吴王剑又现世了,这玩意儿是我的啦!”

        圆空再次朝着陈冬扑去,陈冬突然一笑。

        圆空心中不免嘀咕,这家伙为什么笑,难道我中了他的计?

        趁着圆空分神,陈冬一招春风化雨,朝着他的肩膀刺去。

        圆空大惊,连忙矮了一下肩膀。

        剑尖从他肩上堪堪划过,只挑破了几层烂布条而已。

        即便如此,圆空背后也是浸出不少冷汗,心想这小子真是诡计多端,不能再上他的当了,随即又朝陈冬抓了过去。

        陈冬只能施展雨花剑法,一系列奇诡剑招刺出,当街激斗圆空。

        圆空也没见过雨花剑法,又畏惧吴王剑的锋利,还真被陈冬逼退了几步。

        但他身怀内力、速度极快,很快调整姿态,再次朝着陈冬扑去。

        陈冬连刺几剑,都被圆空轻松躲过。

        就那么一瞬间,圆空已经欺到他的身前,先用擒拿手捏住他的手腕。

        陈冬吃痛,忍不住“嘶”的一声,吴王剑已经脱手。

        圆空顺手抄起,将吴王剑抓在手里,忍不住哈哈大笑:“吴王剑是我的啦!”

        陈冬忍不住心中难过。

        这一幕何其熟悉,当时在拘房门口,圆空就夺了他的剑。

        陈冬想夺回来,但手腕被圆空攥住,根本动弹不了。

        技不如人,不就是这样吗?!

        “哈哈哈哈哈……”

        圆空的大笑声回荡在街道上,手握吴王剑的他别提多得意了,路过的行人都忍不住纷纷看他。

        就在这时,马路边上的树林里,突然“飕”的一声飞出什么东西。

        速度极快,黑乎乎的看不清楚。

        就听“啪”的一声,正中在圆空的脑门上。

        “哎呦!”

        圆空惨叫一声,松开陈冬手腕,往后退了几步,接着一屁股坐在地上。

        低头一看,就见自己面前落着只破草鞋。

        而他脸上,也多了个红通通的鞋印,脑门上还沾着不少泥土和草叶。

        看着这只草鞋,圆空脸色迅速变白,身子也忍不住发起抖来。

        这一幕,何其熟悉……

        当初也是这样,圆空准备夺吴王剑,被邋遢道人一只草鞋拍倒在地。

        陈冬叹了口气,心想这要是真的就好了。

        是真的,就代表师父来了。

        等等……

        这就是真的啊!

        陈冬一颗心砰砰直跳,浑身上下都在颤栗、颤抖,立刻回头看向路边的小树林。

        “师父!”

        陈冬惊喜交加,激动地大叫起来。

        邋遢道人真的还活着啊!

        这声师父,陈冬绝对发自肺腑、来自内心,充斥着他浓浓的感情和思念。

        但,回应他的,只有树林深处一声淡淡的“嗯”字。

        “噗通”一声,圆空双膝跪地,眼神无比惊恐,哆哆嗦嗦地说:“前……前辈……又见面了。”

        “又见面了?”树林深处,传来邋遢道人略微虚弱的声音:“咱俩见过面吗?”

        “……没,没。”

        邋遢道人沉默一会儿,才问:“你叫什么来着?”

        声音依旧略显虚弱。

        圆空赶紧回答:“晚辈圆空。”

        “你以为我死了,所以来欺负我徒弟,是不是?”

        “前辈,晚辈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圆空一个头磕在地上。

        邋遢道人说道:“嘿嘿,我是没死,不过我被人追杀,而且受了不轻的伤,现在也还没好透,要不你趁机进来杀了我?”

        圆空一听这话,身子抖得更厉害了:“晚辈不敢!”

        即便邋遢道人受了重伤,就刚才“扔鞋”这一手,也足以杀了他!

        “你不敢?!”邋遢道人的声音凌厉起来:“还有你不敢的吗,第二次抢我徒弟的剑,我看天底下没有比你更大胆的人了!”

        “前辈,我真的知道错了,请您务必饶我一条狗命……”

        圆空“砰砰砰”地磕着头,不仅吓得浑身发抖,而且眼泪和鼻涕都一起流出来了。

        “徒儿……”邋遢道人幽幽说道。

        “在!”陈冬立刻答应。

        “斩他一条胳膊。”

        “好嘞!”

        陈冬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捡起吴王剑来朝着圆空走去。

        “师父,只斩一条胳膊便宜他啦,不如要了他的命吧,这玩意儿留着是个祸害。”

        一听这话,圆空无疑抖得更厉害了,连忙说道:“陈冬,别啊,你和熊耀文不是好朋友吗,熊耀文是我的徒弟……”

        “嘿,上次看在熊总的面子上已经放过你一次了,这次你又来找我的事,我就是把你杀了,熊总也没法说什么!”

        陈冬举起剑来,一招“疾风骤雨”朝着圆空咽喉刺去。

        “不必……”邋遢道人淡淡地道:“有为师在,他不敢再找你麻烦,反而可以为你所用。为师常常不在你的身边,有个人给你打下手也挺好。”

        “是是是……”圆空连连说道:“陈冬,以后你就是我的主子,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让我追狗我绝不撵鸡!主子,受我一拜!”

        圆空知道这是自己生死存亡之际,半点都不敢马虎,冲着陈冬连连磕头。

        陈冬却还有点犹豫。

        圆空是“大师”级别的,在江湖上绝对算个高手,要是有这样一个助力也挺好的。

        就是这人太不老实。

        师父活着什么都好说,万一……

        呸呸呸,没有万一,师父绝不可能死的!

        师父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跳下去都没事,简直就像不死之身。

        现在想想,两位师兄真是神机妙算,倒是自己瞎担心了一个多月。

        想到这里,陈冬心胸开阔,觉得这都不叫个事。

        “好,圆空,我再饶你一次,还有下次的话,我肯定要你的命!”

        “是,是,谢谢主子……”

        圆空连连磕头。

        “滚吧!”

        陈冬只想早点赶走圆空,去和师父会面。

        “主子,那你有事再招呼我!”

        圆空如释重负,连滚带爬地跑远了。

        “师父!”

        陈冬收起吴王剑,又捡起那只破草鞋,迫不及待地朝着树林里面奔去。

        马路边上的绿化带一般都不大,陈冬很快就见到了邋遢道人。

        不出陈冬所料,邋遢道人果然十分虚弱,斜躺在某个弧形小土坡上,脸色惨白得像一张纸。

        “师父,您怎么样?”

        陈冬立刻扑了上去,紧张地问。

        “没事……”邋遢道人微微笑着:“再养一段时间也就好啦!”

        “师父……”陈冬颤抖着,握着邋遢道人的手,“我以为您去世了,真把我吓坏了,到处找您……”

        “我知道……”

        邋遢道人还是笑着,抚摸陈冬的头,像是摸自己孩子。

        “所以我稍微好一点,就赶紧来找你啦!”

        “师父,这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带您换个舒服的房间吧!”

        “不用,我就这么躺着挺好。我这次来,就为传你内功心法,我赶紧传,你用心记,我还要回去照顾你师弟……”

        “师弟也还活着?他怎么样了?”

        “他不太好,需要我寸步不离地照顾……好了,我开始了,你赶紧记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