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太子宠妃没道理在线阅读 - 第192章 意欲何为

第192章 意欲何为

        凌汐月听了这话突然就愣住了。

        所以说,这是太子对杨翰的惩罚?

        可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

        “小姐,太子对您真是用心良苦。”就连盼儿都弄明白了的事情,担心小姐想不通,所以直接说道。

        “......”凌汐月沉默了,看着杨翰在屋里痛苦嚎叫,还被人如此羞辱的样子,虽然很解气,但若此事真的是太子为了我才这么做的,也就是说,他其实不是存了利用我的心。

        而是本就想这样羞辱杨翰吗?

        盼儿见凌汐月没有回应她,便接着说道,“杨翰在都城做的见不得人的事全都被隐瞒了下来,就连咱们十三坊都是好不容易查到的,奴婢想,太子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小姐报仇,还有一部分原因,应该是为了让杨翰体会那些女子在他面前时无助的状态。”

        “......”凌汐月现在越来越弄不懂太子的行为了。

        到底是自己多想了误会他,还是自己从一开始根本就没明白他?

        “小姐,还有一件事奴婢也是刚刚才查到的。”

        “说。”

        “太子在得知小姐有难后独身前往柳州城,可半路却遇到一批刺杀他的人,太子是带着满身的伤赶来救小姐的。”

        盼儿的话,每一个字都敲打着凌汐月的心口。

        在这一刻,她心里清楚的明白。

        太子刚刚跟自己说的,都是实话。

        他说,他那样狠戾的对自己,是不想自己被他牵连,他受伤都来不及包扎只是为了尽快给她洗刷冤屈。

        从他被毒杀到被暗杀,如今又有了刺杀,可以想见他的身边根本就没有安全可言。

        所以,他疏远我只是为了保护我。

        可他这样做连商都没跟自己商量。

        他怎知,我就不愿与他比肩而立,共同对抗呢?

        “小姐......”盼儿见小姐半天没说话,小声喊了一声。

        “回去吧。”

        说着,便不再多看杨翰方向一眼,便直接离开。

        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她们的身影早就落在太子和立峰眼里。

        “太子,您说,凌小姐能明白您的心意吗?”立峰盯着凌汐月离开的方向突然开口问道。

        “她会明白的。”太子嘴角微扬,似乎对他自己的行为很有信心。

        “那杨翰,咱们留他多久,毕竟这事左相一定能查到这里来,到时候恐怕......”立峰但有的说着。

        “让他活着就行。”

        太子没有别的想法,就算左相查到这里又如何,他早就将整理好的关于杨翰恶行的罪状递交给父皇,此事父皇定会亲自找左相面谈。

        就算是为了他左相的位置,他也绝对不会救杨翰。

        接下来,就是杨皓了。

        ......

        “小姐,刚得到的消息,凌府在您出事前后离开府上的人,只有四少爷。”盼儿一回来又将一个重要消息告知凌汐月。

        “凌云杰?”凌汐月没想到,凌云杰对自己倒是盯的紧,柳州城一事还真是给他制造了一个杀死我的好机会。

        不过可惜了,我还活着,他一定很失望。

        “凌府现在有什么情况?”

        “范红绸被解禁了,如今在府上虽然过的小心翼翼,但有四少爷在,老爷也没有对她多有苛责。”这一点是盼儿觉得最不喜欢的一点。

        毕竟范红绸可是小姐整了那么大一出戏才被关起来的。

        好不容易消停了一段时间,她如今出来,只怕又要做妖了。

        “奴婢担心,四少爷的行为,就是范红绸私下指使的。”

        “强弩之末,不足担心,我能让她消停一次,便能让她消停第二次。”凌汐月嘴角微扬,似乎对范红绸的解禁一点也不讶异。

        毕竟有凌云杰在,以凌茗度对凌云杰的重视程度,要放出范红绸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从凌云杰突然从学院回来她就已经料到了。

        盼儿见小姐胸有成足的样子,便也不再担心。

        “您身上还有伤,先在这里调理一段时间吧。”盼儿担心的说着。

        “我担心千凡,还是尽快回去的好。”凌汐月眉头微拧,虽然千凡跟着自己不是很安全,但跟着谨鹏也不见得能完整。

        “可没有老夫人和老爷的吩咐,咱们也不能冒然回去。”盼儿担心小姐太过冲动,便直接说道。

        “放心,只要消息传到祖母耳中,相信要不了多久咱们就能回去,再说了,下月初就是祖母寿辰了。”

        小姐的话很明显,老夫人寿辰,小姐是绝对能回去的,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

        “太子,布达传来消息。”立峰拿着一个小字条面色凝重的来到太子面前。

        太子看了字条上的字,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

        “果然是二皇子。”立峰的面色也越来越难看。

        可太子很快不怒反笑,“既然他等不及送死,那本宫就不必跟他客气了。”

        “您的意思是......”立峰见太子这神情,分明就是要搞事情了。

        “这柳州城刺史一职既然再一次空缺,而我那不争气的二弟又一股脑想往这里塞人,倒不如本宫亲自奏请父皇,任命二弟为柳州城刺史一职。”

        见太子不怀好意的笑着,立峰瞬间觉得这二皇子只怕很快也跟杨翰差不多的下场了,就是不知道二皇子能比杨翰多挣扎多久。

        “可二皇子若是镇守柳州城,那岂不是对他们的行事更加便利了。”立峰不解的问道。

        “本宫要的,就是他的便利,要知道,在他以为得到他想要的时候,才发现他想要的东西只会离他越来越远,到时候,他那狰狞的表情一定很让人赏心悦目。”

        见太子阴阳怪气的笑着说着这话,立峰怎么看怎么觉得瘆人,看来太子这次是真的远熬认真对付二皇子了。

        不为别的,就为他竟然敢耽误太子到柳州城救凌小姐,害的凌小姐在太子不知道的情况下受了委屈,简直就是找死。

        既然太子要他好看,那我作为太子的人,必然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不知是不是受太子的影响,就连立峰的笑容都有些迫不及待的诡异。

        ......

        “一群饭桶,那么多人都对付不了两个人,如此良机以后何处去寻。”萧止轩在得知太子没有被杀的消息,瞬间暴怒,气的一掌拍向手边的桌子,桌子瞬间裂开一条缝。

        “殿下息怒,属下无能,还请殿下责罚。”片鸣和片惝即刻跪在地上,一副请罪的样子。

        “你们确实该死,让你们办的就没一件漂亮完成的事。”萧止轩现在在气头上,所以有些恼怒。

        片鸣和片惝也不顶嘴,只是齐声说道,“请殿下责罚。”

        “责罚你们就能换他萧东哲的命吗?”萧止轩怒声吼道。

        似乎要将胸腔内积压的怒火全都爆发出来一样。

        “殿下,皇后娘娘身边的宝琴姑娘来了,说是请您去娘娘那一趟。”管家急冲冲的进来说道。

        “母后?”萧止轩有种预感,母后找自己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行了,你们都退下,”萧止轩不耐烦的吼道,“等等,没留下马脚吧。”

        “殿下放心,都是死士,绝对不会有任何关于您的线索。”

        “哼~”萧止轩烦躁的一甩袖便直接进宫。

        果然,一到母后的宫殿就看到卓少卿和母后都一脸黑沉的坐着,整个大殿中都充满着压抑的气氛。

        “母后~”萧止轩一副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恭敬的给皇后行礼。

        “轩儿,你是不是派人刺杀太子了?”皇后也不知哪里得来的消息,对萧止轩说话都是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是。”萧止轩也不否认,坚定回应。

        “糊涂啊~”卓少卿有种很铁不成刚的样子沉声说道。

        “右相倒是说说,我怎么糊涂了,我做了我该做的事情怎么就糊涂了。”萧止轩几乎是一听到卓少卿说话,那暴脾气就来了,语气不耐烦的对他吼道。

        “你可知你冲动行事的后果?”卓少卿见他还是死不悔改的样子,有种怒其不争的无奈。

        “后果,后果就是我没能一击击中太子,让他在那个时候死无葬身之地。”萧止轩狠戾回应。

        “你以为你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可你知道现在的情况对你有多不利吗?”

        “那你倒是说说,有什么不利的情况发生。”萧止轩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坐在卓少卿对面。

        “虽然不知你刺杀太子的事太子有没有查到,但是太子亲自奏禀皇上,要任命你为柳州城刺史一职。”

        “什么?他竟然跟父皇说让我做柳州城刺史?”萧止轩几乎激动的快跳起来。

        “二皇子,这是值得你高兴的事吗?”卓少卿一直以为太子这么做绝对不简单,所以对太子的行为保持怀疑的态度。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二皇子就算再怎么没头脑,也不至于连这点都没怀疑吧。

        “为何不高兴,我们为了柳州城的事绞尽脑汁的安排我们的人,如今他亲手将这大好的机会送到我手上来,难道我不应该高兴吗?到时候柳州城我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萧止轩兴奋的说着,似乎都已经勾画出自己管理柳州城的蓝图了。

        “殿下当真是糊涂,难道你就没考虑过,太子选择在这个时候让你去做柳州城刺史,难道就没有什么诡计吗?”

        “管他什么诡计,只要我守着柳州城,那什么就是我说了算。”萧止轩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对于卓少卿的话他是半句都听不进去了。

        卓少卿见他这样,无奈的看了皇后一眼。

        皇后眼里也是一片无奈之色。

        “殿下,杨翰可是太子亲自推荐去柳州城做刺史的,你可知,他现在的下场?”卓少卿无奈,只得用最简单的事例来警告他。

        “杨翰,那不是他自己的人吗?能有什么下场?”萧止轩一直将杨家左相一家当作是太子一党的人,跟自己绝对就是死对头。

        不然卓少卿也不会在朝堂之上跟杨言渊对着干这么多年了。

        “可杨翰现在在柳州城出了名的清苑中,一辈子做不得真正的男人,只能在那儿伺候人。”卓少卿坚定的说着。

        “清苑?”萧止轩也不是没听过,比较自己对柳州城的以为还是很关注的。

        这清苑可是男人专门伺候人的地方,杨翰怎么会被太子弄到那地方去了。

        他们不是一丘之貉吗?

        难道,是窝里横了?

        萧止轩根本就没想太子为何对副杨翰,只觉得太子是不是跟杨家之间生了嫌隙。

        难道是因为杨若纤?

        不是说杨若纤是太子亲自送到卓睿床上的吗?原因,只是因为杨若纤碰了太子的人。

        做事这么不顾后果,才导致太子和杨家生了嫌隙。

        所以,现在太子是为了他的人要对付杨家。

        先是杨若纤,再是杨翰,最后是不是就是杨言渊了。

        萧止轩倒是越想越美。

        “那感情好啊,太子自己除掉他阵线的人给咱们也省了不少事......”

        “二殿下的脑子就不能将事情想的更深入一些吗?”卓少卿终于是受不了萧止轩这幅子自我幻想良好的样子了,忍不住出口怒声吼道。

        萧止轩没想到卓少卿竟然敢这么跟自己说话,顿时看他的眼神瞪的老大。

        “太子行事一向不按常理出牌,这是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他推荐杨翰又对付杨翰,很明显是想把他推到高位再至于死地,对殿下你,也是一样。”

        “所以,你认为太子这么做,是为了除掉我?”萧止轩冷笑,觉得卓少卿简直太危言耸听了。

        他好歹是皇子,如今又是柳州城刺史,太子就算再怎么做,也不会堂而皇之的对付我吧。

        就算他愿意,父皇也不愿意见他对付我的。

        “右相多虑了,如果右相想跟我说教,继续这个无关痛痒的话题,那么我美时间奉陪,”萧止轩根本就不想听卓少卿在耳边嗡嗡叫,赶紧对皇后行礼,“母后,儿臣先行告退。”

        “轩儿~”皇后无奈的喊了他一声。

        对于萧止轩的性子她是无可奈何,可对于哥哥的说辞,她也甚是担忧。

        “哥哥,你说,太子此举,到底意欲何为?”

        卓少卿眉头紧皱,没有回应皇后的话,只是心里却在为萧止轩的不争气而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