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2、退婚

2、退婚

        梦中自己身死后,程瑜瑾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整个故事。

        准确说,是程瑜墨和霍长渊相遇相识的故事。

        宜春侯府的二小姐天真活泼,父母宠爱,一年冬天,她随着大伯母去山庄小住。一天夜里遇到大雪,她出去散步,结果不小心被风雪迷了眼睛。等她再有意识的时候,她迷路了。

        她在路边踩到一个男子,翻过来一看,才发现是一个极其英武的美男子,二小姐红了脸,见男子受了伤,就心善地将他拖到山洞里,小心照料了一个晚上。

        等到夜半,外面的暴风雪可算小些了,男子退了烧,突然浑身打颤,叫起冷来。善良的女主人公没有办法,只好解开衣服,把肌肤贴在对方冰冷的铠甲上,用身体给他取暖。

        好不容易天亮,女主人公跌跌撞撞跑到山庄里喊帮手,可是等她回来,发现双胞胎姐姐抢先一步,已经把受伤男子救下山了。

        从此,男子误以为姐姐才是救命恩人,十分感激,甚至主动提亲娶了姐姐。姐姐和男子的订婚声势浩大,而可怜的妹妹却蜷缩在床上,一声连一声咳嗽。

        程瑜瑾在梦境中看到这里,忍无可忍地呸了一声。

        她就说,怪不得霍长渊醒来后对着她说“是你”,怪不得霍长渊执意要娶她,怪不得霍薛氏来提亲时,虽然笑着,可是看向程瑜瑾的目光中,总是带着些不以为意。

        原来,程瑜墨已经和霍长渊有肌肤之亲,孤男寡女共处一夜就已足够惊世骇俗,而程瑜墨还为了给霍长渊取暖,解开衣襟用身体抱着他!

        程瑜瑾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成了冒领功劳的恶毒姐姐,还莫名其妙被认为失了清白。霍家人准备婚礼时,该如何看她?

        难怪,她自认所作所为尽善尽美,全京城新媳妇不会有人比她更合格。可是霍薛氏依然敢那样羞辱她。

        在娘家看来,程瑜瑾抢占妹妹的功劳,是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在霍长渊看来,程瑜瑾谎话连篇,一心扑在钱财权力上,还故意羞辱他的白月光,是个不折不扣的毒妇;在婆婆霍薛氏看来,程瑜瑾假惺惺装清高,却在做闺女时就勾引她的儿子,是个又当又立的贱人。

        程瑜瑾死了,实在是大快人心,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在程瑜墨来陪程瑜瑾养胎时,程瑜墨实在经不住内心的煎熬,痛苦地告诉了姐夫真相。霍长渊得知真相后当头棒喝,震惊又心痛。如今程瑜瑾这个鸠占鹊巢的毒妇终于死了,霍长渊提出娶程瑜墨,纠正所有错误。

        偏偏这是一个你追我赶虐身虐心的故事,程瑜墨得知姐姐死了,她心里过意不去,死活不肯答应嫁给霍长渊,还想要落发为尼斩断尘缘。霍长渊追,程瑜墨躲,霍长渊强取豪夺,程瑜墨就一边身体主动一边哭着拒绝。最后,霍薛氏看到儿子对另一个女子这样上心,占有欲作祟,想要将自己的远方侄女嫁给霍长渊。霍长渊痛苦不堪,逼着自己去接受新的女子,而这时程瑜墨忽然想通,决定嫁给霍长渊,来照顾姐姐的儿子。

        程瑜瑾看到这里简直恶心死了,瞧瞧她的好夫君,好妹妹,即使死了,都不让她安宁。

        之后又经历了许多狗血、虐身虐心的波折,霍长渊和程瑜墨冲破一切藩篱,心心相印,终成眷属。而程瑜瑾,不过是他们爱情故事中的恶毒姐姐兼前妻,促进男女主感情发展的踏脚石,对比妹妹真善美的背景板。

        后来,她的儿子,亦长成一个纨绔,和程瑜墨的亲生儿子形成鲜明对比。在这几年霍长渊的权势急剧膨胀,因为拥立之功,霍长渊被后来的新帝,曾经的太子重用,成为朝中中流砥柱。而与此同时,靖勇侯府的世子却是出了名的不学无术,反而是二公子,敏而好学,上进又孝顺。

        在程瑜瑾儿子十六岁的时候,霍长渊恨铁不成钢,撤去了他的世子之位,还将他丢出去自生自灭。后来,她的儿子在夜里买醉,不小心掉到河里,就此结束一生。

        程瑜瑾在世上存在的最后一丝痕迹,也消亡了。

        随着儿子的离世,梦境逐渐瓦解,程瑜瑾猛地从梦中醒来。她浑身冷汗涔涔,举起手,发现现在还是建武二十二年,自小体弱的太子失踪第十四年。

        她十四岁,刚刚和霍长渊订婚。

        程瑜瑾躺了很久,直到外面天色渐亮,窗外传来下人走动的声音。

        她想了很多很多,一部分是关于梦境,一部分,是关于现在。

        在梦境瓦解的空隙里,她隐约看到,“《双胎奇缘:霸道侯爷俏皮妻》全文完”几个字样。她想了很久,自嘲一笑。闲人看戏,焉知自己亦是戏中人。原来,她是别人故事里的虚伪姐姐,恶毒前妻。

        霍长渊和程瑜墨怨恨她顶替妹妹的功劳,可是,她当真觉得,是自己救了霍长渊。

        她在山洞发现霍长渊,周围并无人迹,霍长渊的衣服也好好穿在身上。她当然理所应当地觉得霍长渊昏倒在这里,碰巧被她遇到。她怎么能想到,不久前,已经有人和霍长渊共度一夜,还发生了肌肤之亲?

        她救人一命,霍长渊用正妻之位交换,实在合情合理。她有自信做好一个完美妻子,等她过门后,她会孝敬婆婆,操持家事,相夫教子,从一个完美的侯门闺秀,变成一个完美的侯夫人。

        她一出生就被过继,旁人羡慕她有两个母亲,一个生母温柔细致,一个养母出身高贵。程瑜瑾养在庆福郡主膝下,可不是从银窝挪到了金窝,端的是花不完的钱,享不完的福。

        可是,阮氏虽然心疼她,可是更爱养在身边的女儿,庆福郡主虽然挥金如土,但并不挥在她的身上。外人看着程瑜瑾花团锦簇,可是只有她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

        她没有母亲,没有父亲,甚至没有自己的嫁妆。

        她只是个漂亮的招牌。她嫁给霍长渊,是她能力范围里最好的出路。她刚刚嫁给他时,真的想做好一个妻子。

        她又想到昨天,程瑜墨突然不顾礼数地冲到她房里,盯着她定定看了很久。程瑜瑾端着完美无缺的笑容,问:“二妹妹,你怎么了?”

        程瑜墨突然没头没脑地说:“姐姐,你这样,快乐吗?”

        什么?那时程瑜瑾一头雾水,这是什么和什么?

        程瑜墨最后扔下句“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就跑出去了。

        昨日程瑜墨还不知道真相,她沉浸在备嫁的喜悦中,只当妹妹心血来潮说胡话,摇头笑笑就不管了。没想到程瑜墨走后,当天晚上程瑜瑾就做起噩梦,梦到了雪夜,梦到了那本书。

        现在想来,没道理前世在婚前死活不肯说出真相的人突然转了性子,原因只能有一个,那就是程瑜墨也知道书的事情了,甚至,她就是上辈子的程瑜墨。

        看来,昨天程瑜墨跑出去,是告诉霍长渊真相了吧。这不是,今天霍长渊就来退亲了。

        郑婆子眼睁睁看着年画一样的大姑娘笑了笑,然后站起身,六幅织金云锦裙如流水般散落,恍若漫天星子坠落在大姑娘裙角,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流云鞋轻柔地朝她走来,而大姑娘宽大的马面裙却一点都不晃。莲步轻移,裙角不动,把京城无数闺秀几乎逼死的行走礼仪,放在程瑜瑾身上,竟然这样轻而易举,行云流水。

        郑婆子愣神间,程瑜瑾已经走过去了。杜若连忙给程瑜瑾披上大红披风,低声问:“姑娘,您这是要去哪儿?”

        “去见我那未婚夫。”

        “姑娘!”

        “你们怕什么?”程瑜瑾笑,“我程瑜瑾是宜春侯府长孙女,庆福郡主嫡长女,宁王外孙女,十四年来众人交赞,京中闺秀典范。我什么人嫁不得,凭什么受他这等侮辱?”

        杜若等人刚才以为程瑜瑾要去前厅闹,虽然这样说很可悲,但是一个姑娘家被退婚,还到前婆家面前哭闹,委实太丢人了。连翘连忙说:“姑娘您能想通最好不过了。姑娘漂亮又出身高贵,嫁给哪户人家都是他们赚了。靖勇侯一定是被什么人蛊惑,这才一时冲动,做下错事。现在消息没流传开,还来得及,您赶紧去求老夫人,让她将事态压住。虽然是男方提出退婚,但无缘无故悔婚,对靖勇侯府声誉也不好。老夫人出马,一定能挽回这桩婚事。”

        “对啊,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姑娘先去太太屋里,让太太带着您去寿安堂。太太是郡主,有她开口,就算是靖勇侯府也不敢欺负您。”

        程瑜瑾笑了:“谁告诉你们我是去挽回退婚的?”

        丫鬟们都懵了:“啊?”

        “我是去自己退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