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9、往事

9、往事

        程瑜瑾站在回廊前,背后朱门森严,冷风浩荡,将隔夜的雪吹得飘飘洒洒,她伸手去接柱子外的雪,那一节手腕比雪都要白皙。

        雪落在手掌,很快就化成一汪水。程瑜瑾收回手,自嘲地笑了:“算了,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你怎么会懂。”

        程元z一手负后,默然不语地望着檐上的积雪。他怎么会不懂呢?

        他出生在最尊贵的皇家,父亲是九五之尊,母亲是原配王妃兼皇后,论出身,天底下大概不会有人比他更高。可是那有什么用,他的母亲早早病逝,给权臣之女腾开了位置,他的父亲最大的反抗就是为妻守孝一年,立他为太子。程瑜瑾说她虽然父母双全,但实则根本没人管她,程元z又何尝不是如此?

        程瑜瑾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和程元z说起这些来,或许是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或许是程元z已经见过她最糟的模样,又或许,今天发生这么多糟心事,唯有程元z一直在她身边。

        程瑜瑾收回手,她走了两步,突然回头目露凶光:“你今天已经在祖母面前承认了我的话,我们俩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谁都跑不了。早晨的事,你不许和别人说,更不许反口!”

        突如其来的脆弱很快消散,程瑜瑾又恢复成理智得体的宜春侯府大姑娘,临走还不忘威胁目击证人。

        程元z沉沉地看着程瑜瑾,那种目光不知为何让程瑜瑾害怕,仿佛有深不见底的威压。她有点发虚,不敢面对此刻的九叔,可是才撂下狠话就示弱显得很丢人,程瑜瑾只好示威般地瞪了他一眼,装作自己还有其他急事的样子,飞快走了。

        她走了两步,正要松口气,忽然听到背后说:“你走错了吧。”

        “嗯?”

        “那是回我院子的路。”

        靖勇侯府里,霍薛氏坐在黄花梨雕花圈椅上,过了许久都觉得气不过。

        她砰的将茶盏砸在桌上,茶沫子溅在桌角,深红色的锦垫洇出深浅不一的水印:“真是欺人太甚,他们自己家做了那么多腌h事,有什么脸面和我儿说退亲?更气人的是那个大姑娘,不知好歹,竟敢当众撕毁长渊的婚书!”

        霍薛氏在宜春侯府里就气得不行,霍长渊只想退亲,不欲节外生枝,就拦着霍薛氏不让发作。霍薛氏独自撑起门户十来年,在外人面前亦十分强硬,可是一遇到独子,那就是百依百顺,什么都听霍长渊的话。

        比如今日退婚,霍长渊说不喜欢了要退,那就退;比如程瑜瑾撕婚书,霍长渊说不要追究,霍薛氏即便气得肺都要炸了,也还是什么都没说。

        霍薛氏身边的得脸丫鬟琴心用帕子把水滴擦干净,然后跪在地上给霍薛氏顺背:“老夫人,您是什么身份,程家是什么身份,您和她们置气什么?程家连着两三代人都没在朝中担过要紧职位,只挂着虚衔吃饷,而我们侯爷却少年英才,年纪轻轻就立了军功,还在圣上面前露了脸,挂了名。那些文官寒窗苦读十载,为的就是有幸面见天颜。就算是万里挑一考中了进士,想在圣上面前混成脸熟,还得再奋斗二三十年呐。而侯爷今年才二十,便被圣上点了名,问了话,还特意关照了侯府的爵位。这种恩宠,放眼京城独一无二,岂是宜春侯府那种空架子能比的。”

        听琴心说起霍长渊,霍薛氏的脸色明显好看许多。霍薛氏丧夫来生活唯一的重心就是霍长渊,别人夸她的儿子,比夸她自己都开心。

        霍薛氏说:“可不是么,长渊去年突然说要娶宜春侯府大姑娘,我那时就觉得程家配不上长渊,但是看在他们家姑娘美名满京华,我就同意了。谁能想到,他们家竟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连姑娘都不守本分。这样的人,就是长渊不说,我也不能让她进我霍家的门。”

        琴心自然接连应是,琴心在霍薛氏身边侍候了许多年,她比霍长渊还大三岁,这些年几乎是看着霍长渊从少年长成伟岸的男子。霍薛氏闲聊时说过放琴心出府,琴心都委婉拒了,她的心,一直都在霍长渊身上。

        琴心和霍薛氏一边说霍长渊的好,一边将宜春侯府奚落了一顿,两人都非常愉快。霍薛氏话头一转,突然想起另一桩事来:“今天程大姑娘将婚书撕碎后,长渊不知怎么回事,竟然追出去了。他也真是,这种心机女子有什么好的,怎么值得他特意去追?”

        “啊,侯爷还追程家大小姐到外面?”琴心莫名生出一种危机感,女人的第六感总是非常精准,她隐隐感觉到,霍长渊对程大小姐,可能是不同的。

        霍薛氏对霍长渊追程瑜瑾出去做了什么耿耿于怀,琴心也异常警惕。琴心随便撺掇了两句,霍薛氏就顺从本心,让人将霍长渊从练武场叫过来了。

        霍长渊一头热汗从外面进来,他本以为有什么急事,结果听到霍薛氏的话,霍长渊狠狠皱了皱眉:“母亲,你叫我回来,就为了这么些小事?”

        “这怎么能叫小事呢!”霍薛氏不满,握住帕子道,“那个程大小姐心机深沉,不是善类,你以后不能和她靠近,小心被她巴到身上,甩都甩不掉。”

        在霍薛氏眼里,大概全天下女子都想勾搭她儿子。霍长渊嘴边浮现出一丝苦笑,程瑜瑾巴结他?他想起程瑜瑾毫不留情的那一巴掌,没有应话。

        霍薛氏问:“长渊,她勾着你到外面后,和你说了什么?你都和娘说说。”

        霍长渊心里闪过隐秘的不悦,他都已经二十岁了,他和前未婚妻的私人谈话,告诉母亲像什么样子?而且,霍长渊莫名不想和母亲谈程瑜瑾,仿佛这是一个秘密,他并不想被别人窥探。

        霍长渊心底隐约生出不痛快,但很快就消散了,快的仿佛没有发生,霍长渊也不觉得自己对母亲有怨。他敷衍,道:“没什么,这是我的事,娘你就别问了。”

        霍薛氏捏着帕子的手指收紧,一种儿子要被夺走的危机感涌上心头。她很快掩饰住,笑了笑,说道:“好,长渊你说不问,那娘就不问了。唉,都怪你父亲走的太早,我一个寡妇不好出门,将你婚事耽搁下来了,后来你又去了战场,不好说亲,等到现在,你都二十了,亲事竟还没定下来。要是我早些年就开始相看,怎么至于让你现在都没有家室,还险些上了程家大小姐的当?长渊你放心,为娘这些天便托人去问,总能给你找一门高贵淑贤、不骄不妒的贤妻。”

        听到说亲的事,霍长渊皱了皱眉,说:“娘,你今天怎么没和程家说我要娶墨儿的事?”

        霍薛氏和琴心都狠狠吓了一跳:“什么?”

        霍长渊的眉头皱得更紧:“我今天早晨和你说了,你没有注意吗?”

        霍薛氏还真没注意,那时候她听到霍长渊要退亲,全部心思都被吸引过去了,哪能听到霍长渊顺口说了句要娶程瑜墨。霍薛氏心里不悦,京城的女子死光了不成,长渊怎么就盯住了程家,挑完姐姐挑妹妹。

        还没照面,霍薛氏对程瑜墨的印象已经不好了。她的儿子是不会有错的,一定是那个狐狸精给长渊灌**汤,哄骗长渊退亲去娶她。

        霍薛氏心里不乐意,但是对着霍长渊,她依然是一派慈母模样,笑着说:“长渊你放心,程家的事为娘去说,你只管安心看朝堂的事就行了。”

        霍长渊对自己的母亲孝顺又信任,霍薛氏这样一说,他就放了心。明明说的是程瑜墨,霍长渊眼前却不期然闪过程瑜瑾的面容。

        雪山洞里那一眼,惊心动魄,恍若天人。就连今日她扇他巴掌,一双画一样的眼睛被怒火燃得黑亮,竟然美得不可思议。

        霍长渊猛地意识到自己出神了,他发现自己竟然在想那个蛇蝎女子,心中又惊又诧。然而理智说停止,脑子却不受控制,霍长渊不由想起今日看到的,站在程瑜瑾身边的另一个男子。

        她叫他九叔。

        霍长渊问:“娘,你知道程家排行第九的那个男子是什么来路吗?”

        “九?”霍薛氏愣了愣,刚想说程家本家哪有行九的,猛不防想起一桩往事来。

        霍薛氏脸色变了变,说:“程家九爷,我还当真知道些。他是外室子,生母和我还有些亲缘。”

        霍长渊着实意外了:“什么?”

        “他的生母也姓薛,薛家没出事之前,我和她也见过一两面,只不过已经出了五服,并不亲。后来薛家流放,她正巧没出阁,还是薛家女,就跟随父兄去边疆了。我怕被他们家牵连,这么多年没有探寻她的下落,没想到二十年后,竟然又在京城看到了她。”霍薛氏看着霍长渊的神色点头,“没错,那时候她已经成了宜春侯的外室,生了一个六岁的儿子,就叫程元z。真是世事难料,这样一个外室子,竟然也能考中进士,改头换面。虽说外室子不光彩,但朝堂上多一个人就是多一分助力,你和他不妨接触一二。”

        霍长渊心里意外极了,程元z气势浑然天成,说是某个王爷他也信,没想到,竟然是个不上台面的外室子。

        霍长渊生出些不以为意来,心头莫名其妙的气也散了。他点点头,说:“娘你放心,看在你的面子上,有机会我会提携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