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25、殿下

25、殿下

        程瑜瑾心里猛地一惊,瞳孔骤然放大。程元璟这是什么意思?他发现她了?

        他莫非想要杀人灭口?

        程瑜瑾悄悄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脑子冷静下来。她早在程元璟进来之前就藏在壁橱里,这个壁橱用厚重的红木板围起来,上面还糊了纱,外界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场景,这是专门辟出来储物的。程瑜瑾自信自己没有落东西在外面,按道理,程元璟不应该发现她才是。

        莫非,上位者都多疑,他是在试探?

        闪念间程瑜瑾已经转过许多念头,她没有出声,打算按兵不动,静观后续。如果说原来她对自己这位九叔还是忌惮,那现在,就是纯然的恐惧了。程瑜瑾一点都不想知道他藏在程家是为了什么,他和程老侯爷私底下达成什么交易,她只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普通闺秀,很快就要嫁人,她绝对不能牵扯到这些漩涡里。

        反正她就装不知道,死也不承认。

        程瑜瑾躲在里面,屏住呼吸,紧张地听着外界的动静。外面许久安静,仿佛真的是程元璟随口一诈。程瑜瑾耐心等着,听到他叹了口气,随口道:“外面已经来人了,再不出来,你就真的走不了了。”

        程元璟拨弄着屋角的香,屋中静寂无声,仿佛一切都是他的幻觉。过了一会,壁橱发出轻轻一声吱呀。

        程元璟摇头笑了笑,连头都懒得回。身后那个人似乎非常犹豫,磨蹭了半天,慢慢挪到门口:“九叔。”

        程瑜瑾喊完之后,一咬牙,低头说道:“九叔,我方才给祖父侍疾,不小心睡着了,竟然没发现九叔进来。多有怠慢,请九叔恕罪。”

        程元璟轻轻笑了,他回头好生瞧了程瑜瑾一眼,程瑜瑾硬着头皮站在红木门旁,眸子下垂,安静地盯着地面。

        她脸上的神情镇定冷静,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姑娘认错一样,毫无慌乱之态,仿佛她真的只是不小心睡着了。

        程瑜瑾看到程元璟站在香炉前随意拨弄,手心攥的越发紧。

        程元璟似乎终于看够了,随手将鎏金铜盖合上。他拿起一旁的帕子擦拭手指,将帕子扔回木架时,似笑非笑地朝程瑜瑾睇了一眼:“还叫我九叔?”

        程瑜瑾硬着头皮:“九叔,小女不懂您的意思……”

        “下次跳窗户后,记得将地毯上的脚印处理干净。”

        程瑜瑾低头,发现窗户下面的地毯上有一对浅浅的阴影。程老侯爷的屋子里铺了地毯,一是防寒二是隔音。因为地毯的缘故,程瑜瑾跳进来时几乎没有声音,但是同样,她跳下来时将地摊上的细绒毛压平了一小块,痕迹非常轻微,只有仔细盯着才能看出些许端倪。

        没想到这样小的漏洞,竟然被程元璟发现了。程瑜瑾知道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她立即毫不犹豫地拎起裙角,利索地跪在地上,道:“太子殿下,臣女并非有意,臣女什么都没有听到……”

        刚才还嘴硬,现在改口倒是利索。程元璟不置可否,信步朝外走去,程瑜瑾低着头,眼角余光看到他逐渐走近,心都要快要跳出来了。

        然而他什么都没做,依旧不紧不慢地从她身边越过去了。

        程瑜瑾跪在地上,心头茫然,一时不知道这位神仙到底是什么意思。程元璟走了两步,回身挑眉看她:“还愣着干什么?”

        程元璟没耐心听人说长篇大论,自己说话也总是说半截。程瑜瑾下意识地反问:“什么?”

        说完之后程瑜瑾就后悔了,天哪她是还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程瑜瑾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她正在拼命搜罗补救的话,就听到程元璟说:“外面快来人了,你打算一直跪到众人都看见?”

        程瑜瑾愣了一下,将信将疑地指着自己:“您的意思是让我起来?”

        程元璟扫了她一样,仿佛嫌她蠢一样,转身大步走了。程瑜瑾被他的目光看得憋气,然而她什么都不敢说,赶紧爬起来追着程元璟走。

        屋外守着好几个下人,关程瑜瑾看到的就有里外三个关卡。他们看到程元璟带着程瑜瑾出来,着实怔了怔。

        他们怎么不记得程家大小姐从这里进去过?

        程瑜瑾低头,紧紧跟在程元璟身后。两人一路无言,径直走到了宸明院。两个白净的小厮推开门,弯着腰恭迎程元璟进门,连眼睛都不曾飘过一下。程瑜瑾将这一切收在眼底,嘴唇抿得更紧。

        从前没有注意,只觉得程元璟的小厮似乎格外规矩,现在仔细看,才发现他的侍从太白净也太工整了,走路步子又碎又快,一举一动也都整整齐齐的。

        越是高度集权的地方,越喜欢对称,整齐。而程元璟近身伺候的人中没有女子,都是一些面白无须的小厮。这些人,真的是小厮吗?

        程瑜瑾不敢细想,她怕她想深了就走不出这道门了。程瑜瑾跟着程元璟进门,开门的侍从不动声色打量了她一眼,见程元璟没有吩咐,就安静地关门退下了。

        房门合上时发出轻轻“咔”地一声,程瑜瑾腿一软,险些跪下。她觉得方才合上的不只是房门,还有她的命。

        程元璟走进书房,将随身带着的一些东西放置在多宝阁上,他放好后回头,看见程瑜瑾的脸色,忍不住笑了:“现在知道怕了?刚才胆子不是大得很么。”

        还敢睁眼说瞎话,当着他的面骗他。他在她心里,就这样没脑子?

        程瑜瑾二话不说跪下,恨不得对天发誓:“殿下,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听到,回去后也什么都不会说。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闺秀,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嫁一个有钱有权的夫婿,保我下半辈子衣食无忧。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

        程元璟唇角含笑,不紧不慢地问:“你不是说你睡着了么,你怎么知道我和老侯爷说话了?”

        程瑜瑾斟酌着说道:“臣女确实不小心睡着了,模模糊糊听到有说话的声音,但并没有听到说了什么……”

        程元璟笑着看她:“还敢骗我?”

        程瑜瑾终于反应过来,敢情这位祖宗一直咬着不放,就是不满她说谎骗他?程瑜瑾心说那你早说啊,她立刻改口:“我也并非完全睡着……”

        “嗯?”

        “其实臣女是怕太子殿下怪罪,只能借口睡着,以求殿下放心。臣女孤弱无依,虽是长房女,但是养母漠不关心,生母虎视眈眈,臣女要是出事,连个求情的人都没有。我委实害怕,只能出此下策,并不是存心欺瞒殿下……殿下!”

        程瑜瑾说完,眼中闪出水光,惶然无助地看着程元璟。程元璟本来冷淡又漠然,听到程瑜瑾的话,他心想玩什么苦肉计,结果一回头看到程瑜瑾朦朦胧胧的泪眼,神情一怔。

        她怎么哭了?他只是想敲打敲打程瑜瑾,好让她收起骗他的心思,但并没有打算真的罚她。莫非他语气太冰冷,吓到她了?

        程瑜瑾压抑着声音抽泣,程元璟听着浑身难受,他手指紧了紧,最终叹气道:“起来吧,我并非针对你,只是向来不喜别人骗我。”

        程瑜瑾立即含泪点头:“殿下品行高洁,嫉恶如仇,自然是看不惯欺瞒等事的。臣女有愧,请殿下降罪。”

        程元璟习惯了看程瑜瑾张牙舞爪,时刻端着架子,要么算计人,要么骂人,还从未见过她这样的柔弱姿态。一个最爱面子不过的小姑娘,现在却哭得楚楚可怜,程元璟铁石打的心肠也有些受不住了。他声音不自觉放缓和,说:“我并无意怪罪你。说来是我不对,吓到你了,快起来吧。”

        程瑜瑾用帕子按眼角,慢慢扶着木架站起来。程元璟看到程瑜瑾熟练的擦泪手势,迷迷瞪瞪的脑子顿时反应过来。他看着眼前这个人,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可真是……顺杆子就爬。”

        程瑜瑾脸上泪还没干,对着程元璟甜甜一笑:“是殿下虚怀若谷,胸有沟壑。臣女十分敬佩殿下。”

        她的眼睛很好看,刚刚才哭过,眼里润润的都是水光,现在眯着眼睛笑出来,说不出是勾人心疼还是勾人作恶。程元璟看了一眼,默默转过视线。

        她是真的很会说话,早就见识过她眼睛都不眨地讨好程老侯爷和侯夫人的手段,现在换成自己,程元璟倒有些明白为什么历朝君王都拒绝不了谗臣了。程元璟无奈,但是他本来也没打算将程瑜瑾怎么着,他只是不满程瑜瑾又骗他。现在既然她知错了,又楚楚可怜地求情,程元璟就顺势就放她过去了。

        并不是因为看到她的眼泪难受。

        程元璟眼角觑到程瑜瑾的泪都擦干了,才缓缓开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老侯爷屋里?”

        程瑜瑾短暂地停顿了一下,心里飞快地想她是该说为了孝顺祖父呢,还是说因为担心九叔。最后她想到程元璟刚刚才说过不许骗他,她最好还是别虎口拔须。

        程瑜瑾难得地说了实话:“我见祖父入睡前似乎在寻找什么人,当时唯有九叔不在场,所以我猜测,或许祖父和九叔有什么话要说。”程瑜瑾说完后意识到不对劲,连忙补救:“对不起,殿下……”

        “无妨。”程元璟伸手止住程瑜瑾的动作,不在意地说,“以后无论人前人后,都继续叫我九叔。”

        “是。”程瑜瑾低头应下。她偷偷瞥程元璟,想说又不敢说,瞥了两次后,被程元璟逮了个正着。

        程元璟垂眸看着她:“到底想做什么?”

        程瑜瑾讨好地对程元璟笑了笑,试探道:“九叔,先前我有眼不识泰山,对您多有不敬。您大人有大量,日后必成大业,这等区区小事,应当不会怪罪于我吧?”

        程元璟想笑,但他到底忍住了。他居高临下扫了她一眼:“话都被你说完了,在我面前还玩这一招?”

        “不敢。”程瑜瑾立刻笑着接话道,“我就知道太子……九叔胸襟广阔,对事不对人,是不会在意这等细枝末节的。那我不打扰九叔休息了,侄女告退。”

        不等程元璟反应,程瑜瑾立刻就溜。她试探地走了两步,发现程元璟竟然当真没有拦她。

        程瑜瑾方才的话真假参半,全部是为了脱身故意恭维。没想到这位主气量这么大,拿得起放得下,竟完全没有为难她。这倒真让程瑜瑾吃惊了。

        程瑜瑾心里不由生出些高看。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程瑜瑾本该趁现在赶紧出去,再等等指不定身后那位就改变主意了。可是她走出书房,鬼使神差地停下来,转身问程元璟:“九叔,你为什么不阻止?”

        程元璟抬头,静静看着她。程瑜瑾忍住移开视线的冲动,说:“你早就发现屋里有人吧。你那时完全可以提醒祖父,让他不要再说下去,可是你没有。为什么?”

        明明及时止损才是明智的做法,为什么不阻止程老侯爷?如果当时藏在里面的是别人,结果也是一样吗?

        程瑜瑾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她说完后屋里良久寂静。程瑜瑾暗笑自己愚蠢,她垂眸,行了一个标准的万福礼:“抱歉,臣女逾越了。”

        程瑜瑾说完后,很快推门离去。微尘在光柱中细细飞舞着,程元璟放下手里的书,眼中似有所思。

        为什么不阻止程老侯爷呢?

        大概是因为,他知道壁橱里的人是她吧。

        程元璟自小过目不忘,记性好的出奇。书卷他看一遍就能默下来,听过的话,甚至闻到的味道,经年之后他亦能丝毫不差地还原。

        他一进门的时候,就闻出了程瑜瑾身上的味道。所以程老侯爷喊他太子时,他没有否认。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有力阻止却没有行动,反而默默注视着程老侯爷捅破了他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