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49、继室

49、继室

        翟庆和程恩宝跑远后,程瑜瑾转身,便见其余人用一种看到怪物一样的眼神看她。

        程瑜墨悄悄瞄了翟延霖一眼,见翟延霖不说话,程瑜墨拿不准蔡国公是不是生气了。她小心翼翼,委婉又谴责地和程瑜瑾说:“姐姐,你怎么能这样和小世子说话呢?他是蔡国公府的世子,蔡国公还在这里呢,世子如何,不是我们能说的。”

        程瑜墨说完看向翟延霖,说:“蔡国公,我姐姐并不是指责世子。她也是好心,并无恶意,蔡国公不要生气。”

        程瑜瑾听到这话就很不痛快,她瞥了程瑜墨一眼,问:“二妹在做什么,莫非在替我道歉?”

        “对啊,我知道姐姐只是习惯了,并无恶意。但是世子不同于我们家的孩子,姐姐哪能管教蔡国公府的世子?蔡国公宽宏大量,请您不要怪罪我姐姐……”

        程瑜瑾都懒得听完,笑着打断:“我做错了什么,用得着你来替我道歉?”

        程瑜墨表情一怔,显然没想到程瑜瑾会说这种话。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程瑜瑾:“大姐姐,我这是为了你好啊……”

        “为了我好,所以你就能替我做主了?”程瑜瑾走近,两边的下人自动向两边散开。她瞥了程瑜墨一眼,说:“且不说我根本没有做错,就算我做错了事,承担后果还是赔礼道歉也该是我自己决定,哪轮到的你来替我道歉?”

        场面一时僵硬,程瑜墨虽然深深介怀程瑜瑾,可是她觉得,表面上两人总要维持姐妹亲热的样子,谁能想到,程瑜瑾竟然当着这么多人面,一点不留情地落她面子。

        她有些尴尬,脸上顿时涌上委屈落寞之色:“我是为了姐姐好,免得蔡国公怪罪……”

        翟延霖听到连忙说:“我并无责怪大小姐的意思,相反,是我该向大小姐道谢才是。犬子顽劣,今日多亏了程大小姐。犬子如有得罪之处,请大小姐见谅。”

        程瑜墨顿时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她原本也不懂,等前世有了儿子后,她才理解了天下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纨绔子弟。儿子说是她的命都不错,若是有人敢当面教训她儿子,程瑜墨非和他拼命不可。蔡国公就这一个儿子,理当更加宝贝才是,程瑜瑾当面数落翟庆,蔡国公竟然不生气?

        这怎么可能呢?

        偏偏程瑜瑾还当真大言不惭地点头应下,说:“本来翟世子是客,他如何教养是蔡国公府的的事,无论如何都轮不到我一个外人插手。可是今日在侯府的地盘上,旁边还有我三弟,我不能让他们在侯府里出了事。蔡国公不会怪我越俎代庖吧?”

        翟延霖摇头:“不会,我反而要感谢程大姑娘没收了他的狗,拘他回去抄书。”

        说完翟延霖长长叹了口气,说:“要是他在国公府里也如此听话,哪至于让长辈愁白了头?不瞒你们说,为了管教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我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但总是没效果。为了他,我当真是操碎了心。”

        程瑜墨听到,安慰说:“蔡国公不必着急,世子还小呢,等长大了自然就懂事了。男孩子都是如此,小时候越调皮捣蛋,长大后才越成器呢。”

        翟延霖叹气,但是看他神色,显然隐隐赞同这个说法。这就是世俗的看法,男孩子晚熟,小时候混账很正常,长大了就好了。

        程瑜瑾瞧瞧程瑜墨的神情,再瞧瞧一脸深以为然的翟延霖,觉得这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莫非男孩和女孩不一样,等长到一定年岁,突然就换了个脑子,变得懂事了?

        怎么可能,小时候不好好管,那只是仗势欺人横行霸道,若是长大了,那便是草菅人命,目无王法了。翟庆总是管不好,和翟延霖这种心态脱不了干系。

        似乎程瑜墨的话勾起了翟延霖的心事,他又感叹了许多,深为儿子不服管教而叹息。程瑜瑾听了一会,缓慢说道:“蔡国公说管不住世子,究竟是国公管不住呢,还是国公没想管?”

        程元璟眉梢一动,低头看向程瑜瑾,眉眼中俱是意外。翟延霖神情狠狠一怔,程瑜墨听到,立刻皱眉看向程瑜瑾:“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国公?国公忙于朝事,下朝后还要亲自管教儿子,堪称为父典范。姐姐你这样说,未免太不负责了。”

        程瑜瑾不紧不慢,丝毫不担忧这些话会冒犯到翟延霖:“今日之事国公也看到了,世子并非听不进大人的话,端看说话的人有没有耐心和决心罢了。我不过是一个外人都能如此,国公作为世子的父亲,怎么会管不住呢?”

        翟延霖如遭雷击,良久没有说话。程瑜墨脸上更加不赞同:“姐姐这话说的太想当然了,小孩子不能受惊,管的严了会吓着孩子,就比如今日姐姐让世子坐在地上,这怎么能行?世子和三弟还小呢,慢慢让人在旁边劝着哄着,他们就懂事了。”

        程瑜瑾笑了一声,她从不和傻子讲道理,程瑜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她抬头看到身边的程元璟,突然有点好奇太子殿下的育儿观,问:“九叔,你觉得呢?”

        程元璟低头见到程瑜瑾亮晶晶的眼睛,知道她盘算的绝对没好事。他淡淡瞥了她一眼,问:“你关心这个做什么?”

        程瑜瑾笑了,开玩笑道:“侄女可不是要关心九叔的子嗣么。若是日后九叔长子降世,我必然是头一个盼着他成材成器的。”

        程瑜瑾笑的半真半假,她虽然是以玩笑的口吻说,但是话却是真的。程元璟的子嗣事关日后政局变化,程瑜瑾由衷希望太子是个拎得清的,可千万别像蔡国公府一样教出个祸害来。翟庆毕竟只是勋贵子弟,再荒唐也只是祸家,如果是程元璟的儿子,那就是祸国了。

        程瑜瑾只想找个俊俏有前途的夫婿,平安富贵地度过这一生,为了她的儿女考虑,程瑜瑾也一千一万个盼望程元璟的儿子好。

        这话以叔侄的身份听来没什么,但是放在普通男女之间,就有些意有所指了。程元璟本来是想警示她不要乱说话,但是接触到她笑盈盈的眼睛,原本严肃的神情不知不觉带了笑。他无奈看向程瑜瑾,屈指在她眉心弹了一指:“不许妄言。”

        翟延霖站在一边看程元璟和程瑜瑾互动,总觉得他们二人之间的气氛说不出的怪异。翟延霖皱皱眉,将这个荒唐的想法抛出脑外。他们是亲叔侄,言谈亲昵一些很正常,再加上程元璟和程瑜瑾实际没差多少岁,才看起来像未婚男女打情骂俏。

        短短半日的宜春侯府之行给翟延霖留下深刻的印象,直到他回国公府,脑子里都在想程家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临走时程瑜瑾和程元璟谈笑,程元璟在她脑门上轻叩的场景,良久无法散去。翟延霖成过婚,有过好几个女人,他和未通人事的少年不一样。他在男女一事上要敏锐的多,也更能察觉到,程元璟和程瑜瑾这对叔侄的怪异之处。

        若说程瑜瑾是孝顺叔叔,倒也勉强说得过去,但是程元璟的态度绝对不是叔叔对侄女。哪个叔叔会对侄女这样耐心纵容?就算是从小养到大的女儿,看着她时也是由上而下的疼爱,而非同辈视之的欣赏。

        程元璟看程瑜瑾的眼神,明显是期待,欣赏,纵容般的陪玩陪闹。

        翟延霖一整个下午都在想这件事,去给翟老夫人请安时,不免有些神思不属。

        翟老夫人屋里正在摆饭,翟庆拱在翟老夫人怀中,哒哒哒说着程瑜瑾的坏话。

        “宜春侯府有一个女子特别讨厌,我就放哮天犬跑了两圈,不知道怎么碍了她的眼,她竟然让人将哮天犬扔出去了!我不允,她就让我坐在地上,还拦着不让别人过来。”

        翟老夫人一听心都抽起来了,她抚了下心口,赶紧抱着翟庆问:“心肝啊,你竟然在地上坐着?地上粗糙,你这细皮嫩肉的,怎么受得住?快让祖母看看,屁股硌青了没?”

        翟庆不知道怎么回事,扭捏起来,不肯让翟老夫人掀他的衣摆。他从翟老夫人身上跳下来,道:“我没事,不用看了。”

        “那怎么行!”翟老夫人大呼小叫,又是让丫鬟去取御药膏,又是让小厮拿国公府的牌子去请太医,折腾的人仰马翻。翟二太太也跟着抹泪,说:“我才一会没注意,竟然让世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简直没脸活下去了!这么多丫鬟婆子看着都这样,日后继夫人进门,庆哥儿要让继室养着,岂不是打了骂了我们都不知道?”

        这话正好戳中了翟老夫人的心病,她长吁短叹,翟延霖本来神游天外,听到“继夫人”几个字,不知道为什么回过神来。他回神后看着眼前一团乱的场面,浓眉竖起:“这么要做什么?”

        有丫鬟想要讨好,立刻添油加醋地将翟庆方才的话说了。为了讨国公欢心,她还特意将世子描述的更悲惨一些,程家那个女子更恶毒一些。翟延霖听了,简直气得笑出来:“满口胡言!当时我也在场,分明是你故意纵狗,惊吓程家的女眷,程家小姐看不过去,才将你的狗困起来,怎么就成了她故意针对你?知错不改,撒谎成性,简直丢我们翟家的脸!来人,取家法来。”

        翟庆听到父亲要取家法,扯开嗓子就哭,翟老夫人又慌又心疼,紧紧搂住翟庆,也跟着哭:“心肝啊,不如让我陪你一起去了吧!”

        翟二太太咋咋呼呼地叫着,又是拦在翟老夫人面前,又是和翟延霖说话,又是指示丫鬟快拦住取家法的小厮,内室顿时乱成一锅粥。翟延霖看着眼前这一幕,深深头疼,他摁了摁眉心,不经意想起程瑜瑾的话。

        隔了一个下午,她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连声音仿佛也响在耳边:“蔡国公说管不住世子,究竟是国公管不住呢,还是国公没想管?”

        翟延霖仿佛被什么人打了一下,思绪骤然开朗。对啊,他一直知道翟庆不服管教,屡教不改,所以翟庆每次犯事,翟延霖懒得听完前因后果,就让人找棍棒来教训他。翟老夫人自然不允,翟庆哇哇大哭,到最后这事只能闹得不了了之。等下一次,翟庆知道自己不会受罚,又会惹更大的祸。长此以往,如斯循环,翟庆越来越无法无天,翟延霖越来越力不从心,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也越来越生疏。

        程瑜瑾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竟然有这般洞察人情的毒辣眼力,一句话便说中了症结。翟延霖隐隐觉得不能这样,可是儿子有恃无恐,越来越跋扈,他不用棍棒,又能怎么管呢?

        翟延霖深感无力,长长叹了口气。他脑海里模模糊糊闪过一个想法,可是还没等他抓到,就消失不见了。

        翟老夫人见翟延霖的火气消下去了,赶紧让丫鬟护着翟庆出去,她自己则颤颤巍巍拉着翟延霖,不让他去打孙子。翟延霖无奈至极,他唯有这一个母亲,他能将自己的老母亲怎么样?翟延霖只好再一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翟庆出去了。

        翟老夫人见状终于放心,她也知道儿子已经是国公,朝中有头有脸的重臣,这样拉拉扯扯的让儿子不好看。翟老夫人放开手,对翟二太太示意:“老二家的,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出去吧。”

        翟二太太应是,带着满屋丫鬟退下。等人走清净后,翟老夫人让翟延霖坐下,问:“国公,今日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翟延霖将自己今天看到的听到的复述一遍,说起程瑜瑾时,他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略去了他们相识的过程。

        翟老夫人听到,若有所思:“原来是程家的大小姐。我早就听说过她是管家的一把好手,人模样俊俏,性子温柔贞静,贤惠孝顺,办事也麻利。她是个宜家宜室的,只可惜被人退了婚。”

        “什么?”翟延霖震惊,“她被人退婚?”

        不怪翟延霖如此惊讶,实在是他身为一个男人,着实想不到程瑜瑾究竟哪一点会被退婚。她原本的未婚夫舍得放开这样一个美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翟老夫人并不在意翟延霖冒失,事实上,她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意外不比翟延霖少。

        翟老夫人说着话,眼里流露出沉思:“如果照你说的,程家大姑娘能管住庆哥儿,性子贤惠懂事,本人也是掌家管事的一把好手,那娶她给你做继室,也未尝不可。”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搬家,码字时间不定,导致今天的更新又迟了。

        我给大家发红包吧,感谢大家等到现在,也庆祝祖国生日快乐!

        今年是建国70周年,那就抽70个红包,祝祖国繁荣昌盛,祝看文的小仙女们貌美肤白,福运爆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