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54、再见

54、再见

        程瑜瑾听到,着实愣了一下。她下意识地去看程元璟,发现他自从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抬头看向外面。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程元璟清俊的侧脸,线条分明的下巴。

        程元璟也要走了?

        程瑜瑾当然知道程元璟的这个“走”是什么意思。他本便不是程家的人,程瑜瑾也不觉得,堂堂皇太子,会一直安心留在程家当一个庶子。程元璟会留在程家,只是用程家的身份作掩护,方便他行事罢了,等时机成熟,他迟早是要离开的。

        世上只有一个程元璟,太子殿下回到东宫后,程家的九叔叔,当然要彻底消失了。

        程瑜瑾记得上辈子,她在今年六月和霍长渊成婚,月底程老侯爷病逝。程瑜瑾因为没有被退婚,故而正好赶在程老侯爷去世前出嫁,没有遇到守孝这个两难场面。之后没过多久,她就听说九叔去外地了,再之后,程元璟便病逝在外面。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是现在。

        程瑜瑾生出一种恍惚感,她在梦里偶然窥视到前世的事情后,醒来后果断退婚,果断选择新的夫婿,因为太多选择和前世不一样,所以程瑜瑾没有意识到这是一本书里的世界。直到现在,程元璟也即将离去,程瑜瑾才猛然发现,原来,即使两辈子已完全不同,有些事情也不会改变。

        或者说,世界发展的大轨迹从来没有变过,程瑜瑾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闺秀,她生活中的小变化,在庞大的世界里无足轻重,更谈不上影响。所以,这一生程家九子依然会病逝,霍长渊依然会成为手握大权的靖勇侯,他和程瑜墨,也依然会成为众人称道的神仙眷侣。

        只不过,霍家的家谱上不会再有程瑜瑾的名字了。

        先前那个问题,不需要程元璟回答,程瑜瑾自己也想明白了。虽然说这样打比方不太妥当,但是俗话说爱之则为之计长远,父母若是真爱子女,是不会为他们一手包办的,而会为子女打点好关系,留足后路。程元璟今日完全可以冷脸呵斥阮氏和程老夫人一顿,然后用自己的权力让他们将程瑜瑾的嫁妆还回来。程老夫人和阮氏毕竟理亏,他们不敢不从。

        可是这样一来,也就彻底得罪了这两人,程元璟在的时候,有他威慑,程老夫人和阮氏不敢起歪心思,但如果程元璟“病逝”了呢?程老侯爷都是一家之主,死去才不到两个月,遗言就不被人当回事,那程元璟呢?等程元璟“病逝”后,程瑜瑾得罪了阮氏和程老夫人,又没有母亲庇护,要如何守住手里的财产?

        程瑜瑾感觉到程元璟拳拳爱子之心,内心简直感动得无以复加。她以为太子殿下并不在意程家,更不会把她当亲人,没想到她叫了几个月叔叔,太子殿下竟然真的把她当侄女,替她想了这么多。

        程瑜瑾十分感动,越发觉得太子殿下简直是个大好人。程瑜瑾暗暗下决心,就算杨家一手遮天,就算杨皇后所出的二皇子素有聪慧勤勉之名,程瑜瑾也坚定地支持太子殿下!

        程瑜瑾嘴唇动了动,然而最后,她没有追问,没有挽留,甚至没有说那些假装不知道的话,而是抬头看着程元璟,微笑着对他说:“这是好事,祝九叔岁岁安康,前程似锦。”

        程瑜瑾心知肚明,此去一别,她和程元璟的牵连就彻底断了。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出口成旨,扈从如云,而她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以后会按部就班地成婚,生子,渐渐泯与众人。若是她的夫婿出息,在未来大朝会的时候,程瑜瑾还有机会以命妇的名义去宫里觐见太子妃,如果她的夫婿不出息,迟迟给她挣不到诰命……那程瑜瑾可能得指望自己的儿子了。

        总之无论如何,程瑜瑾最好的打算便是有机会拜见程元璟的正妻,然而见到程元璟本人,是再也不可能了。

        程元璟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和程瑜瑾说这些。这是最重要的机密,他的身份经受不起丁点风险,一旦被杨家听到风声,他,他多年的经营,他背后的臣子,都会经历灭顶之灾,甚至宫中的皇帝也会被牵连。万事千钧一发,程元璟自己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将这样要命的事情告诉程瑜瑾。

        若是程瑜瑾无意说漏嘴,或者故意告密,他就危险了。程元璟说完之后无法理解自己的行为,立刻抬头去看外面的树叶。他面无表情,神色冷清,但是手指却绷得很紧。

        树叶沙沙,清风习习,程瑜瑾声音含笑,说:“这是好事,祝九叔岁岁安康,前程似锦。”

        程元璟的心骤然一沉,这一刻他才意识到,原来他在期待程瑜瑾的回答。他不知道自己想听到什么样的回应,但绝对不该是现在这样,用恭喜的声音对他说,祝九叔前程似锦。

        程元璟难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低下头,行为几乎完全被情绪主宰,这在他过往的人生中,根本是不可能的。

        程瑜瑾的祝福可谓诚心诚意,她说完后还打算说些其他场面话,但是一抬头,被程元璟的眼神吓了一跳。

        程元璟的眼神幽深,危险,带着强烈的侵略性,被他盯着的地方仿佛要着起火来。程瑜瑾在这样的眼神中很不自在,本能地后退一步:“九叔?”

        程元璟意识到自己今日的行为非常反常,如果说最开始告诉程瑜瑾还可以说一时不察,那现在心里腾地升起一股火气,横冲直撞,久久无法释怀,就完全不能用常理来解释了。程元璟明白自己现在很不对劲,可是他完全不想克制,甚至仅是看着程瑜瑾疑惑不解又隐含戒备的神情,他就觉得不可抑制。

        程元璟声音克制,问:“若我走了,你要如何?”

        程瑜瑾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她莫名其妙,回道:“九叔没回来之前,我不也是一样在府里生活么。九叔不必担心我,您已经帮了我许多,剩下这些事情,我自己可以应付的。”

        程元璟眼神还是冷冷的,这确实是程瑜瑾的行事风格,但并不是他期待的答案。其实按照程元璟的性子,若是有人哭哭啼啼缠着他,和他说他走了自己什么都做不来,程元璟必然会觉得不耐烦。别人死活,干他什么事?

        但是现在,程瑜瑾明明说出了最懂事的答案,程元璟依然觉得不舒服。天色渐渐阴暗下来,从树梢上兴起的风也带上水气。显然,要下雨了。

        程元璟看了程瑜瑾许久,终于转过视线,负手走到台阶前。湿润的风迎面而来,他的声音仿佛也变得缥缈:“我此次一走,归期遥遥。”

        无论他成功还是失败,恐怕,都很难再见面了。

        程瑜瑾怔了一下,她看着程元璟的背影,无端觉得沉重。她心里叹息,明明是尊贵的皇太子,却不得不隐姓埋名,以不见光的外室子的名义借住在程家。现在,连程家也待不下去了。

        程元璟这一走是要去恢复身份,程瑜瑾知道上一辈子太子成功了,所以觉得这是好事。但是程元璟却不知道结果,即将奔赴一个生死未知的赌局。难怪他今日情绪不对劲,如果换成程瑜瑾,她也很难轻松起来。

        程瑜瑾有心想劝慰程元璟,所以故意笑着说:“九叔要做自己的大事,侄女虽无缘亲眼见到,可是一想到九叔正在为天下人谋福祉,我亦是天下人之一,便觉得十分荣幸。九叔尽可放心,您是天生的英才,一定会心想事成的。”

        程元璟讶然,回头看她。大雨将至,清风四起,在昏暗的光线中,程瑜瑾眉眼弯弯地对他笑了:“小女的心和祖父一样,虽然遗憾自己无缘参与,但无论我身在何处,都会始终惦念着九叔,等待着九叔早日实现壮志。”

        不知道是程瑜瑾毫无保留的信任还是那句“会始终惦念着九叔”,程元璟的脸色终于好些了。程瑜瑾见程元璟身上的气势略有收敛,立刻抓住这个机会,说出自己真正的目的:“九叔,认识您委实是小女毕生之幸,就是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九叔了。”

        程元璟眉梢一动,不动声色问:“你很想再见到我?”

        “当然。”程瑜瑾笑眯眯地,眨了眨眼,用他们俩人才知道的暗示说,“我当然有幸再见到九叔啊。只是我身份低微,不过一个侯门闺秀。现在外人看在祖父和父亲的品级上,还会称我一生宜春侯府大小姐,等以后嫁人,我便要依靠夫婿的品级了。唉,到时候,不知道还有没有资格去面见九叔的妻女呢。”

        程元璟眼中隐约的暖意打了个旋,很快消失不见。程瑜瑾沉浸在连篇鬼话中,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变化,她还装作很遗憾不舍的样子,说:“如果夫婿不争气,那我就只能等着儿子为我请封诰命,不知道我这辈子还能不能等到。要是我夫婿官位高一点就好了……”

        程瑜瑾暗示的太明显,自己都有些过意不去。她佯装咳嗽了一声,抬头期待地看着程元璟:“九叔,您说是吗?”

        程元璟居高临下,眼如冰雪,冷冷地说:“那你等着吧。”

        说完,就大步朝前走了。

        程瑜瑾脸上的笑都没有收回来,她惊讶地挑了挑眉,眼睛追随着程元璟的背影,十分不解。

        明明说的好好的,她只是让程元璟适当关照一下她的夫婿,又没有直接要官职,他为什么又翻脸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浪里小白雷、?思思思思思思思思思、予我欢颜、陆x2、24453059、isa__c、锦瑟流年、木木、全糖主義、永不消失的电波x2、??misan??、taixian、春华的地雷

        感谢叹曰的手榴弹

        感谢小酒酿的火箭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