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56、婚礼

56、婚礼

        程瑜瑾站在门口,一时间不知今夕是何夕。

        那些事情她明明没有经历过,可是这一刻,她看着眼前满目大红,恍惚间仿佛站在前世。那时也是一样的喧闹,众人在她耳边调笑:“大姑娘今日真好看。”

        转瞬间场景又转到靖勇侯府,霍长渊挑起她的盖头,两边的丫鬟婆子们立刻不要钱一样说吉祥话:“祝夫人和侯爷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这些事情程瑜瑾明明没有经历过,可是这一刻,回忆像是潮水一样涌上来。一帧帧画面宛如皮影戏,热闹的,繁华的,红火的,最后定格成一幅没有声音的黑白画面,婆子沾着满手血,跑出来说:“老夫人,少夫人胎位不正,难产了,恐怕只能保一个。”

        她看见霍薛氏板着脸,嘴唇毫无犹豫地开合:“保小。”

        最后的画面还是刚才那个婆子,她抱着一个襁褓走上前,递到霍薛氏身边,满脸笑意地说:“回禀老夫人,是个男孩儿。”

        “夫人呢?”

        “夫人她......夫人血崩,恐怕救不回来了。”

        ……

        程瑜瑾站在门口恍惚了一瞬,这个时候屋里人已经看到程瑜瑾,都笑着迎出来:“大姑娘来了!”

        程瑜瑾游游荡荡的神思立刻归位,喧闹的声音重新传入她耳中。程瑜瑾有些惊讶,刚才她怎么了,就像灵魂出窍,被魇了一样。

        她方才看到的那些,大概是前世的画面。她没有经历过,即使里面的人是自己也仿佛在看别人的故事。这些画面闪得飞快又断断续续,程瑜瑾竟然觉得心底一阵悸然。

        里面的丫鬟见程瑜瑾许久不说话,有些奇怪地看向她。程瑜瑾很快收敛起杂思,用她惯常的,端庄得体又略有些收着的微笑对里面的人点头:“我来看二妹妹。二妹一切可准备好了?”

        “还差些呢,二姑娘正在上妆。”

        程瑜瑾笑着走进来,神态间是自然而然的温和:“今日是妹妹的大日子,妆容画的再细致都不为过。”

        程瑜墨听到程瑜瑾来了,就要站起身,被程瑜瑾和身后的丫鬟们拦住:“二妹不必动了,先上妆要紧。”

        程瑜墨点了下头,继续坐在绣墩前,任由众人在她脸上涂涂画画。透过镜面,程瑜墨能清晰地看到程瑜瑾站在她身后。程瑜瑾今日穿了一身白,虽然膝阑和花纹都用了红,但总体来看还是十分素淡。站在红彤彤的新房里,程瑜瑾出奇地显眼。

        几乎比真正的主角,程瑜墨都显眼。

        程瑜墨心里生出一种难堪感。因为怕弄脏嫁衣,程瑜墨现在只穿了一件里衣,身边围了许多丫鬟,在她脸上涂涂画画,程瑜墨自己毫无话语权可言。因为新娘妆面都夸张,程瑜墨脸上被涂了一层又一层的粉,眉毛被挑的又黑又细,配上死白的脸色,简直像个女鬼一样。而程瑜瑾却浅笑盈盈地站在她身后,眼角眉间细细地画过,精致美貌又不显妆容重,一身红白相间的裙子衬得程瑜瑾高挑白皙,跟被捣鼓得根本看不出本来形状的程瑜墨比起来,简直天上地下,效果惨烈。

        程瑜墨有些尴尬,一会怨恨化妆繁琐,一会又怨恨妆娘手粗苯,最后,程瑜墨幽怨地想,她的姐姐为什么这样心机重呢,即便是程瑜墨新婚这一天,程瑜瑾也不肯放过,一定要抢了新娘子的风头。

        她隔着镜面盯着背后的程瑜瑾,不知不觉走神。前世程瑜瑾出嫁的时候,也是这样宛如女鬼吗?程瑜墨记不清了,那时候她大受打击,病重不起,整日连清醒的时间都少,哪里还记得程瑜瑾画了什么样的妆。但是回门的时候,程瑜瑾的脸色是很好的,白里透红,眉目宛然,整个人如明珠般,浑身散发着不同于少女的光彩。

        那个时候程瑜墨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她经历了人事,和霍长渊做过夫妻,哪能不明白这其中因由。

        程瑜墨心里有点酸,又有点苦,在她没有找到霍长渊之前,霍长渊和姐姐夫妻感情很好,霍长渊自己可能不觉得,可是在外人眼睛里,当霍长渊看向程瑜瑾时,眉眼明显得柔和下来。程瑜墨甚至觉得,霍长渊是不希望得知真相的。没有真相,他就能一直自欺欺人地,那样和姐姐恩爱下去。

        即使,代价是程瑜墨这个真正的救人者。

        程瑜墨想起前世自己嫁过去后那些事,越发糟心。怪不得过来人都说继室难为,程瑜墨和霍长渊明明有感情,程瑜瑾明明才是那个横刀夺爱的第三者,可是等程瑜墨嫁给霍长渊后,还是无时无刻不生活在前一任的阴影下。就连霍长渊,其实也忘不了程瑜瑾。

        他能骗得过别人,骗得过霍薛氏,甚至骗得过自己,却唯独骗不过枕边人。程瑜墨十分憋闷,这一世重生,她头一件事便是捅破真相,她宁愿背上抢姐姐婚事的骂名,宁愿热孝成婚被人指指点点,也再不做程瑜瑾光环下的影子。

        程瑜墨以为,她马上就要成婚,前世的阴影都结束了,一切将真正回到正轨。然而这一刻她看着镜子里的倒影,百般挑剔,却不得不承认程瑜瑾还是这样美丽大方,还是这样完美无缺。明明这一世程瑜瑾被退婚了,程瑜瑾再也不会有前世的风光,她理应一蹶不振,如程瑜墨上辈子一般阴沉消瘦下去。她怎么能依然这样镇定自若,这样坦然地收割着众人的视线呢?

        程瑜墨不知不觉咬住唇,因为用力太大,甚至不留神咬出了血丝。妆娘惊呼了一声,连忙道:“二姑娘不可,您今日是新娘,妆容万万乱不得。”

        程瑜墨这才惊觉,连忙松开牙齿,神情中划过慌乱。丫鬟中顿时乱糟糟的,一个个慌得六神无主,还是程瑜瑾上前一步,瞧了瞧程瑜墨嘴上的伤口,说:“不碍事,一个小伤口而已,止血了就看不出来了。给她换这个颜色的口脂,涂得厚些,就看不出来了。”

        妆娘试着换了颜色,发现果真有用。妆娘长长松了口气,连声称道:“多亏了大姑娘有主意,要不然,今日婚礼就不好收场了。”

        程瑜瑾笑笑,没有应承妆娘的话,静静退到一边看着。程瑜墨听到妆娘的话更不痛快,而这是妆娘像是嫌弃一般,一叠声说:“哎呦我的二姑娘,您今日是新娘,万万不能皱眉。快笑一笑,刚刚才花了唇妆,可不能再把脸上的妆花了。”

        程瑜墨被说的极尴尬,她看着镜子里倒映的一切,越发气闷。又是这样,无论她做什么都会被人嫌弃,无论她说什么,都会被丫鬟以轻飘飘一句“这是大姑娘说的”打回来。就连今日她的婚礼,也是如此。

        程瑜墨心里动了气,越发绷着劲。有眼无珠,她倒是要让这些人看看,谁才是姐妹中真正有贵气的人。

        因为程瑜墨咬破嘴的缘故,妆娘和丫鬟们紧急新画了一个唇妆,全福太太来给程瑜墨梳头的时候,妆容还没画完。屋里人七手八脚地给程瑜墨换衣服,还没收拾好,外面就响起巨大的鞭炮声。

        “迎亲队伍来了,靖勇侯来了!”

        屋里女眷们一听,更加慌乱。程瑜墨脸上也露出急色,她现在衣冠不整,要是被人看到,她的脸面都要丢干净了。屋里一派人仰马翻,程瑜瑾看着实在不像样子,说:“你们赶紧给二姑娘换衣服,我让外面多挡一挡。”

        新婚三天无大小,而新婿想要娶到新娘,少不得要被娘家女眷们捉弄。托了程家男子一个比一个不学无术的福,霍长渊闯进来的时候,比预计时辰还要早。程瑜瑾想起闺房里乱糟糟的模样,顿时头都要大了。她只能亲自上阵,好歹多给里面争取些时间。

        郎君们本来闹得很,他们一路势如破竹,程家男子那一关轻轻松松就被破了。郎君们得意非凡,更不把女眷这一关放在眼里。丫鬟们如何拦得住这些青壮少年,眼看就要被冲过去,突然被一个声音拦住:“且慢。”

        程瑜瑾从屏风后转过来,她一出场,屋里明显静了静。内外有别,外男很少有机会见到未出阁的女眷。程瑜瑾声名在外,可是见过她真人的也不过程家几个亲表兄弟。现在程瑜瑾从后面走出来,方才还唯恐天下不乱的少年们一个接一个噤了声,就连靖勇侯府请来的傧相也忍不住悄悄问:“这位是?”

        霍长渊今天一整天都有些恍神,他骑在马上,时常产生一种错乱感,他甚至分不清自己要娶的人到底是谁。可是现在,他看到眼前的人,眸中光芒骤亮,几乎脱口就要说:“她是我的妻子。”

        可惜在霍长渊说话之前,程瑜瑾已经笑着开口了:“我是程家大姑娘,新娘子的姐姐。我们家将二妹养到这么大不容易,断没有霍侯爷说娶走就娶走的道理。霍侯爷,你说是不是?”

        霍长渊的神志归位,才醒悟过来,哦,她不是他的妻子了。

        他们解除婚约了。

        霍长渊看着程瑜瑾不说话,眼前这一幕给他一种错乱感,他分明觉得,程瑜瑾不该站在这里,她甚至不该穿着一身素淡的白底裙子。她明明应当凤冠霞帔,画着最盛大的妆容,垂首坐在婚床上等他。而绝不是站在门外,站在众多男人的视线里,笑着说:“我是新娘子的姐姐。”

        霍长渊久久没有回话,程瑜瑾没等到霍长渊的反应,心里恨恨骂了句“死渣男”。这个混账,退婚就不说了,现在她当着众人的面和他说话,他竟然不理她?

        好,好得很。程瑜瑾越生气,脸上的笑反而越明艳。她也不管霍长渊有没有接茬,直接说:“想娶我程家的女儿不是这样容易的,我身为长姐,另有几个问题要问。不知靖勇侯府可接?”

        傧相们立刻起哄道:“当然。”

        程瑜瑾站在这里,根本没人敢上前动手动脚,全规规矩矩站在屋子后面,程瑜瑾问什么答什么。程瑜瑾提的问题刁钻又生僻,好几次都难到了人。男子们聚在一堆,热烈讨论,其中一个人撞了撞徐之羡,说:“你刚才不是闹得很欢么,怎么现在不说话了?”

        徐之羡连忙摆手:“这可不行,那是我……表妹,我可不能拆她的台。”

        “二小姐一样是你的表妹,你方才怎么不这样说?”

        徐之羡瞄了程瑜瑾一眼,红着脸辩道:“那怎么能一样,二表妹已经是霍侯爷的人了,和瑾姐姐不一样。”

        他没留意,称呼又换回了瑾姐姐。

        男子们哄笑,林清远被人拉着来看热闹,听到这些话,他也忍俊不禁。

        身边的同僚饶有兴味地瞧着屋里,他们站在外面,看得不清楚,不过即使如此,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听得到的。同僚拍了拍林清远的袖子,说:“林状元,这些问题难不倒你,你不去帮个忙?”

        林清远笑着摆手,还不等说话,人群中的程瑜瑾像是听到什么一般,准确地看过来。她见到林清远,像是惊讶了一下,随即展颜而笑,一瞬间宛如春回大地,百花盛开:“林状元高才,小女班门弄斧,状元务必手下留情。”

        林清远本来是不太喜欢这种热闹的,可是这一刻,他看着程瑜瑾的笑容,仿佛身边的喧闹顿时消音,眼前唯有一个穿着白裙的女子,对他颔首笑道:“状元手下留情。”

        林清远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倏地闪过一阵难言的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