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57、情敌

57、情敌

        林清远一瞬间觉得仿佛人群离他远去,耳边的喧闹声、叫嚷声都没有了,唯有不远处的那个姑娘,对着他轻轻微笑。

        林清远眼神恍惚了一下,两边的人见状,闹哄哄地回头叫林清远:“状元郎都在这里,还怕比文?林编修,快来助阵!”

        林清远回过神,暗暗笑自己这是怎么了。他压住心底的悸动,但还是很坚决地摆摆手:“不成,程大小姐都这样说了,我岂能造次?”

        众人起哄:“林状元出口成章,文才一流,以前和人辩论的时候没松过手,今日怎么这样谦让?”

        林清远脸颊有点红,好在挤在人群里看不出来,他说:“我也是有妹妹的人,程大小姐护妹心切,我感同身受,不敢逾越。”

        见林清远不肯帮忙,众人失望,又闹哄哄地去找别人。林清远见众人移开注意力,悄悄松了口气,然而他刚刚放松下来,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发颤,沿着脊背窜上一阵寒意。他连忙回头,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周身和喜庆的场合格格不入,此刻无喜无怒,正沉沉地看着他。

        林清远见是来人,本来该松一口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种被危险盯上的紧绷感丝毫没有消减,反而越发明显。林清远笑了笑,对着来人招手:“景行,你怎么来了?”

        院子里其他人忙着接新娘,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程元璟来了。程元璟慢慢从回廊上走下来,静静看了林清远一眼,说:“这是程家,我如何来不得?”

        林清远一怔,程元璟这是怎么了?他虽然冷淡,但并不是一个盛气凌人的性子,反而距离感把握得很好。照常理来说,程元璟不会说这种不客气的话才是。

        林清远没有多想,他以为程元璟不喜欢人多,所以说话的语气才直了些。林清远阔朗大方地笑笑,说:“景行,你刚才没去拦门实在是可惜了。如果有你在,这群人哪里能这么快破门。”

        男子迎亲时,照例要被娘家戏弄,而且女婿还不能恼。若是女方叔伯哥哥多,少不得要一个一个讨好,然而过了男子这一关还不止,女眷没有顾忌,刁难起新女婿来更凶狠,拿扫帚擀面杖打都是有的,区区提问刁难,着实是小意思。

        程元璟并没有掺和弄婿,他甚至连露面都没兴致。可是刚才下人禀报迎亲队伍往二小姐新房去了,现在正在那里闹。程元璟知道以程瑜瑾的性格,她绝对不会和众人说闹,但是万一男子闹腾起来没轻没重,冲撞了她,那就不好了。

        程元璟不放心程瑜瑾,只好来迎亲的院子走一趟。谁能想到,他刚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幕。

        程瑜瑾在人群中,准确地回头对林清远笑,说话时甚至带上了亲昵的请求。程元璟看得很清楚,林清远恍神了。

        程元璟在那一瞬间十分确定,林清远心动了。程瑜瑾本来就想嫁给林清远,而现在,林清远也渐渐深陷。郎有情妾有意,任谁都要称赞一声佳偶天成,还有什么能阻止他们缔结婚约?

        程元璟宛如一只被侵犯了领地的狮王,周身的冷气几乎要化为实质。而新房内,程瑜瑾忙着为屋里争取时间,并没有注意到程元璟来了。

        霍家和宜春侯府毕竟不一样,霍长渊本人武艺好,请来的傧相也是有头有脸的青年才俊,但是程家却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人,所以刚才前门那一关,很轻松就被霍长渊等人闯过了。迎亲队伍见程家的男子如此不堪一击,群情激动,都觉得迎亲已经得手了。谁想,却在最后一关,在新娘子的闺房门口,遇到了新娘的姐姐,程家大姑娘。

        程瑜瑾施施然站在屏风前,仪态万千,落落大方,其实她的内心并不想表现的那样平静。她视线扫过众人,霍长渊一身大红站在最中央,和她记忆中那一天一模一样。然而这能代表什么,这一世她再也不会嫁给他,霍长渊是死是活,是人是鬼,都和她没关系。

        程瑜瑾看到霍长渊时心情毫无波动,甚至还很厌烦。可是她如今任务在身,少不得要装装样子。她瞥了霍长渊一眼就不想再看,反倒对着霍长渊身边的两个人若有所思。

        婚丧嫁娶是大事,聘礼、嫁妆甚至在这一日能请来的宾客,无疑都象征着这个家族的颜面。霍长渊请来迎亲的人便十分有脸面,一个是建武十九年的两榜进士,和霍家有表亲,另一个人选十分意外,竟然是蔡国公翟延霖。

        这在前世是完全没有的事情,程瑜瑾好奇又警惕,霍长渊做了什么,竟然能请动堂堂国公帮他迎亲?程瑜瑾一时想不明白,只能暂时记下,以后再好生打探。

        程瑜瑾知道自己声名虽大,可是毕竟没有正统学过四书五经,她只能凭聪明和语言官司打个漏洞。然而这一招糊弄徐之羡这样的人便罢了,放在真正功底扎实的人面前,是绝对蒙哄不过去的。

        她暂时安稳住林清远,又不动声色地看向翟延霖。翟延霖嘴角含笑,似乎对眼前这一幕十分有兴味,并不着急打破。程瑜瑾悄悄松了口气,林清远和翟延霖不插手,她便能撑上几个回合。

        程瑜瑾不紧不慢地提问,她的问题都出自典籍,然而问题千奇百怪,答案也十分刁钻,并不是正统试题,更像是脑筋急转弯。

        翟延霖饶有兴味地看着程瑜瑾。自从上次和翟老夫人提起过娶程瑜瑾为继室的消息后,他突然对程家大姑娘燃起巨大的兴趣。他只消稍稍一打听,便得知了许多她的事迹。知道的越多,翟延霖对这个人就越好奇,所以听说霍长渊要请人亲迎时,翟延霖主动应承了过来。

        蔡国公主动请缨,霍家哪有不应的份。其实翟延霖并不太关心霍长渊和他即将进门的侯夫人,更不是什么所谓赏识、给颜面等事,他单纯,就是对新娘子的姐姐感兴趣。

        现在看来,他的选择果然没错。

        翟延霖含笑看着程瑜瑾。他之前就知道程瑜瑾漂亮,今日才知原来程瑜瑾精心打扮起来,美的超乎想象。她今天穿了白底茜红福纹上衫和织金葫芦膝阑马面裙,因为还在守孝,所以颜色很清淡,可是精细的花纹和绣花却将整个人的精致度都提升了好几级。

        她的对襟衣衫收在腰际,衣角、袖口都用金线收边,下面是一条光滑水亮、一丝皱纹都没有的马面裙,膝盖的位置绣了红色的全福葫芦,边缘用金粉描边,远远看着清新亮丽,娉娉袅袅。而她说话不紧不慢,每一个动作都优雅得如同礼仪规范,交握着双手站在屏风前,还真让人心生惊艳,不敢上前打扰。

        天不怕地不怕的郎君们面对叔伯老子都敢起哄,可是站在画一样的程瑜瑾面前,一个个规矩的很,说话都收敛了许多,哪里有刚才的粗狂。

        霍长渊看着眼前的人,明明只是一步的距离,却仿佛是天涯。霍长渊自从进屋后就没有说话,一旁的傧相猜了一个又一个,眼看程瑜瑾还是没有放行的打算,不由急了。

        那位进士傧相悄悄暗暗捅了霍长渊一下,示意吉时快到了,然而霍长渊仿佛没听到一般,眼睛一直看着前面。傧相没等到霍长渊的反应,越发焦急,忍不住说:“程大小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即便心疼妹妹,也不能一直守着门不让妹妹出来吧?”

        这时候,连翘从里面出来,附在程瑜瑾耳边悄悄说了句话。程瑜瑾听到暗暗皱眉,方才人多手杂,东西被人随意摆放,程瑜墨的盖头竟然找不到了。程瑜瑾觉得棘手至极,她都已经出面了,总不能将人半路放进去,可是再拖延时间,这些男子恐怕就彻底没耐心了。

        程瑜瑾转瞬间就将情绪掩饰起来,落落大方地笑了:“我当然不是不放妹妹出来,而是想娶程家的女儿,总是要拿出诚意来。霍侯爷,你说是不是?”

        明明知道程瑜瑾是用激将法,可是谁让男人就吃这套呢。霍长渊有些迷幻,他其实知道程瑜瑾说这些话就是随口一提,她最会说场面话了。可是听到她主动询问自己,霍长渊竟然还是不可抑制地感到高兴。

        或许,她今日故意刁难,就是不忿他退亲另娶,所以才刻意不让他进门呢?这样想,霍长渊的嘴角控制不住地扬起,他刻意忽略掉旁边傧相催促“吉时快到了”的眼神,依然眸色深深地看着前方,仿佛他唯一要注意的便是眼前的程瑜瑾,进去接程瑜墨也变得不要紧了。

        傧相不知道霍长渊的心情,他着急赶迎亲吉时,说话语气越来越快,破题时也不再留情面。程瑜瑾心里其实也急,她迟迟不见里面来人通知她,只能硬着头皮拖了一会,才说出方才那题的答案。

        进士傧相听到顿时皱眉,说:“程大小姐,你这是存心刁难。”

        程瑜瑾故意说:“谈何刁难。靖勇侯乃一府之主,他请来的傧相想来也能文能武,才艺双全,莫非诸位郎君纵横朝堂,却连我一个闺阁女子的谜题都猜不出来?”

        翟延霖听到这里忍不住抚掌大笑。笑毕,他眼中光华大盛,看向程瑜瑾的目光再无遮挡:“程大姑娘好文采。大姑娘,请。”

        程瑜瑾捏把冷汗,完了,翟延霖要下场了。她暗暗埋怨,事出反常必有妖,方才丫鬟来说话时翟延霖等人也看到了,翟延霖多少能猜到程瑜瑾这样拖延必事出有因。他一直观战不说话,一方面是不和年轻人争夺,一方面是卖程瑜瑾颜面。为什么现在,翟延霖也要插一脚了呢?

        程瑜瑾内心叹气,只能搜肠刮肚,挑了一个最刁钻的,若不是看了答案,她也没法猜中的问题。然而话说完后,翟延霖沉吟些许,连着说了三个答案,第三次竟然当真猜中了。

        程瑜瑾眉梢一动,另一个傧相见状,立刻就要往里面冲:“程大姑娘,我们已经猜中了,这次你再没有理由拦着人了吧?”

        傧相倏地冲到前面,众男子起哄着跟上来,程瑜瑾猝不及防之下,险些摔倒。她踉跄退了两步,后腰一空,眼看着就要往后倒。程瑜瑾大吃一惊,正要惊呼,手臂突然被一个力道拽住。对方手掌温热,有力的不可思议,程瑜瑾半个身体的重量都扑到上面,可是他的手晃都没晃,稳稳地将她扶好。

        光影迭代中,程瑜瑾抬头,看到身后的人,又惊又讶:“九叔?”

        程元璟低头看程瑜瑾,极快地将她打量一遍:“没事吧?”

        程瑜瑾摇头,借着程元璟的力,她已经站稳了。可是奇怪的是,她站稳后,程元璟的手依然箍在她的小臂上,并没有松开。此刻所有人都在,程瑜瑾尴尬,悄悄挣了挣,只换来那只手掌更强势的束缚。他的力道大而克制,程瑜瑾能感受到他使了很大的力,然而她的胳膊一点都没有被捏痛。

        程元璟将程瑜瑾拉起来,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无端让人觉得沉重压抑,说话时,满堂吵闹不由便静了。

        程元璟看向翟延霖,淡淡笑了笑,可是说出来的话一点都不温和:“蔡国公和她一个小姑娘较劲有什么意思。我亦久仰蔡国公大名,有些学问,想讨教一二。”

        翟延霖看着程元璟将人护在身后,一派这是他的所有物的架势,也皱起眉头。

        作者有话要说:  参考部分唐代婚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