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59、质问

59、质问

        翟延霖心生不悦,他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可是每每想到这个可能,他就觉得心底直冒火气。

        蔡国公府的侍从见翟延霖脸色不好,正要说话,被翟延霖伸手拦住。他眼里含着火,示意他们不要上前讨嫌。

        此时,程瑜瑾愕然地瞪大眼。她惊讶又意外,她以为,上次徐之羡只是说说而已。

        程瑜瑾怔松,她原本以为徐之羡喜欢程瑜墨,其实直到刚刚她还是这样想。然而今天是程瑜墨的婚礼,徐之羡毫无异样,还兴冲冲地围上去凑热闹,程瑜瑾就知道自己大概想错了。看来徐之羡对于程瑜墨,当真只是玩得好的表兄妹。

        认错了徐之羡和程瑜墨之间的感情可能是程瑜瑾判断失误,但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徐之羡竟然当真想要娶她。一个男子因为母亲的要求,或许会同情第一次,但绝对不会在女子拒绝后又提出第二次。程瑜瑾在男女相处方面经验不太多,可是这些基本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所以,徐之羡并不是开玩笑,他是实实在在,自己想娶她。

        但是,为什么呢?程瑜瑾一直觉得自己不太讨男子喜欢,她规矩端方的模样最得女性长辈欢心,然而在男子眼中,就有些死板无趣了。程瑜瑾知道相比于程瑜墨,她很不擅长和同龄少年相处。她不像程瑜墨那样自然的撒娇,谈话也很难找到共同话题,相反,她很擅长把他们当弟弟妹妹管。

        异地处之,如果程瑜瑾是男子,她都不会喜欢自己这种性格的,更不会指望别人。然而这并不要紧,因为婚姻话语权掌握在婆婆手中,即便成婚,她需要长时间打交道的也都是婆婆、妯娌等女子。所以两方衡量后,程瑜瑾彻底放弃了自己不擅长的男子市场,而专攻贵族夫人这个圈子。她知道高门婆婆期待什么样的媳妇,她多年来的目标,就是把自己变成这样一个标准模板。

        但是现在,程瑜瑾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了。她认错了程瑜墨和徐之羡的感情不说,甚至还判断错了徐之羡的想法?怎么会这样?

        程瑜瑾沉默了好一会,才低声开口:“二表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徐之羡不知不觉有些紧张,他紧紧盯着程瑜瑾,说,“先前母亲提议让我娶你,我太意外了,没反应过来,而你来的不凑巧,没听到后面的话,所以才误会了。其实,我很愿意和你结为夫妻,甚至一想到我以后会和瑾姐姐生活在一起,就觉得很期待。瑾姐姐不爱说笑,这些年忙于功课,但是我知道很多好玩的东西,等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去做。”

        徐之羡回家后想了两个月,几乎到了茶饭不思的地步。只要他一闲下来,眼前就会浮现当日程瑜瑾的模样,程瑜瑾和他说的话。徐之羡暗暗苦恼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在二表妹婚礼这天,当面和瑾姐姐说清楚。

        徐之羡鼓了很大勇气说出这些话,说完之后他顿时松了口气,眼如点漆,期待地看着程瑜瑾。

        程瑜瑾眼神更加迷惑了,她简直怀疑起自己多年来的认知。她从来不觉得徐之羡喜欢她,甚至压根不会往这个方面想。难道说,以前许多她以为的事情,都是错的吗?

        然而程瑜瑾即便认知崩塌,也终究是个理智多于感性的人。程瑜瑾很快就反应过来,徐之羡到底喜不喜欢她、什么时候对她产生好感并不重要,她和徐之羡不会在一起,那么这段感情的来龙去脉、是非曲直,重要吗?

        根本不重要。一件势必不会有结果的事,根本没必要去做。程瑜瑾瞬息间就冷静下来,她笑了笑,说:“二表哥,我感谢你好心,但是此事事关女子名节,我已经被退过一次婚,不能再经历第二次了。”

        “瑾姐姐?”

        “二表哥,你以诚待我,我十分感谢。可是,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姑姑和你是我的亲人,愿意为我考虑,但是昌国公府老夫人并不是,我不能为了自己,就置你们于不利之处。反正我要为祖父守孝,这一年都不必烦恼这些糟心事,等一年以后,能嫁人则嫁人,没人提亲的话,我孤老程家亦无不可。我知道二表哥是为了我好,我也感谢二表哥的心意,可是,我们终究是不可能的。”

        程瑜瑾顿了顿,用平静理性,近乎冷酷的声音说:“姑姑那些话,表哥就当忘了吧。”

        忘了?这如何能忘,徐之羡着急,忍不住上前一步:“表妹,我并不是因为怜惜,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程瑜瑾对连翘示意,不动声色地拦住徐之羡,她看着徐之羡,终于残忍地说出了真相:“女儿家的名节最是脆弱,表哥若不想逼死我,这些话,日后就不要再说了。”

        徐之羡的脚步停下来,原本明亮璀璨的眸子如同镜子摔到地面上一般,光芒骤然破碎。

        程瑜瑾见徐之羡冷静下来,两手合在身前,温婉得体地笑了笑:“二表哥,我们以后还是表兄妹,是吗?”

        “……是。”

        “这样真好。二表哥,你看今日二妹婚礼多么热闹,等以后二表嫂过门的时候,你可不能忘了我,好歹让我见见另外半截婚礼是什么样子,可好?”

        徐之羡听懂了程瑜瑾的意思。他说不清心里是酸涩还是苦楚,本来想努力对程瑜瑾笑一笑,结果挤出来的笑比哭都难看:“好啊。”

        “谢表哥。”程瑜瑾遥遥对徐之羡行了一个万福,便告辞离去。甬道两边张灯结彩,热闹非凡,而程瑜瑾一身白裙站在石板上,和两边格格不入,仿佛一副工笔精致的仕女图,下一刻她就要超脱而出。她仅带着一个丫鬟,身形在甬道中单薄孤独,却走得义无反顾,很快就看不见了。

        徐之羡愣愣看着眼前这一幕,几乎入了魔。这就是他的瑾姐姐,永远坚定明确,从来不需要别人怜惜的瑾姐姐。

        他亦是其中之一。

        程瑜瑾告别了徐之羡,一路上都心事重重。连翘把自己当一个隐形人,一路上不言不语,不打搅程瑜瑾思考。

        今天的事情带给程瑜瑾很大的冲击,她心里想着事情,没有留意周边的情况,转弯时不注意,竟然险些撞到前面的人。

        程瑜瑾差点摔倒,幸亏连翘见机快,在身后扶了程瑜瑾一把。

        翟延霖也没想到她竟然直接撞上来了,他连忙伸出手去接,然而程瑜瑾的丫鬟已经先一步扶程瑜瑾站好。程瑜瑾站稳后,立刻朝后退了好几步,将距离拉开。

        翟延霖遗憾地收回手,他看着程瑜瑾,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程大姑娘,发生了什么事,你竟走的这样急,连前面有人都没注意到?”

        程瑜瑾定了定神,再开口时已经平静了:“小女莽撞,蔡国公恕罪。不过,蔡国公现在应当随着霍侯爷迎亲,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翟延霖最开始发现程瑜瑾和徐之羡私底下会面时十分生气,但是听完她和徐之羡的对话后,翟延霖大出意料,一方面不悦于徐之羡动程瑜瑾的心思,一方面又不可抑制地涌上些男人的自豪。程瑜瑾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徐之羡,这让翟延霖非常满意。

        翟延霖心想,虽然程瑜瑾招蜂惹蝶,但是好在她知道礼义廉耻,很守规矩,没有和男人拉拉扯扯,总体来说,她还是配得上蔡国公府的继室之位的。

        翟延霖嘴边噙着别样的笑,说道:“程大姑娘紧张什么,莫非怕我听到什么不该听的吗?”

        程瑜瑾的脸色变了变,顿时连客气都不想装了。这位国公自视未免太高,他以为他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过问她的私事?

        程瑜瑾收回笑,她逢人总是带着完美的笑意,气质温柔和善,一旦收敛了笑容,顿时清濯冷艳,凛然不可侵犯。

        “蔡国公慎言,您一来是外男,遇到内眷的事情应当避嫌,二来,你虽贵为国公,但并非我的长辈,恐怕并没有资格管教我吧?”

        翟延霖脸上的笑顿时僵住了。他方才听到很精彩的一出戏,故意过来逗程瑜瑾,说话时自然而然带了猫逗耗子一样的语气。翟延霖想过程瑜瑾会害羞,甚至气恼,但是他却没想过,程瑜瑾竟然敢当面指责他。

        翟延霖一愣,竟然没接上话:“你……”

        你怎么敢?少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更遑论女子?

        程瑜瑾不断告诉自己这是蔡国公,不能得罪,才勉强忍住骂人的冲动。程瑜瑾继续客客气气地,文雅地骂人:“我不知道蔡国公为什么又拐入内宅,我们程家虽然不及蔡国公府势大,可是内外分界还是有的。说来真是我们失礼,竟然没人指路,让蔡国公不小心走入内宅地界,还无意听到了我和二表哥说闲话。这实在是我们的疏忽,国公不知道听了多久,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国公放心,一会我就惩罚看院子的丫鬟下人,务必让他们学会待客的道理。”

        翟延霖怎么能听不懂程瑜瑾在用反话骂他,他被呛住了,第一次发现程瑜瑾口舌竟然这样伶俐。他乃是朝堂上有头有脸的国公,此刻居然说不出辩驳的话来。他心中动气,身上属于高位国公的气势顿时压下来:“程大小姐,外人都说你贤惠懂事,你就是这样说话的?”

        翟延霖毕竟是国公,主管武将,一身气势在军营沙场历练过,他刻意用气势压人的时候,还真的挺吓人。程瑜瑾再厉害也是闺阁小姐,论年纪论履历都很稚嫩,她脸色变白,连翘更是冷汗涔涔,握着程瑜瑾的手臂后退了一步。

        翟延霖本来不想为难女人,尤其是年轻美貌的女人,但是他不给程瑜瑾点厉害瞧瞧,她就认不清自己的位置。

        他只是好奇程瑜瑾这个人,因此多给了她几分特权罢了,但是并不代表她可以恃宠生娇,甚至和他拿乔。

        女人纵容不得,一纵容就得寸进尺,仗着宠爱,试图对男子指手画脚。女子只是后宅的附属品,最重要的职责便是生儿育女,供他把玩,若是觉得能操纵、干涉他,那就大错特错了。

        翟延霖见程瑜瑾脸色苍白,安静地低着头,终于生出些满意。他正打算说话,忽然从侧里插入一个声音,一个人影绕过影壁门,径直朝他们走来。

        “蔡国公有什么话和我说就好,吓唬她一个小姑娘做什么?”程元璟从影壁后面走出来,先是沉甸甸看了翟延霖一眼,然后转向程瑜瑾,伸出手,“过来。”

        程瑜瑾大松了一口气,立刻朝程元璟走去。走近的时候,程元璟伸手握住她的手腕,直接将人安置在自己身侧。

        程瑜瑾站到程元璟身后,刚才的压力顿时轻松许多。她此时再不怕翟延霖,甚至想抬起头狠狠瞪这个人一眼。

        翟延霖亲眼看到程瑜瑾和他僵持,却在见到程元璟时大松一口气,如同找到归宿般飞奔过去,还一点反抗都没有地任程元璟将她纳入领域内。翟延霖眯眼,冷冷看着程元璟:“景行不去送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国公呢?”程瑜瑾怕翟延霖,可是程元璟却不。他从容又强势地看回去,缓缓问:“蔡国公不去迎亲,私下质问我的侄女算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