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60、挑衅

60、挑衅

        “质问?”翟延霖愣了愣,挑眉,“我只是和程大姑娘说些话,算不得质问吧?”

        “蔡国公摆出审问犯人的架势,对着一个小姑娘,还觉得这只是随便说些话?”程元璟脸上没有多明显的表情,可是说出话来,却一字千钧,比翟延霖故意沉着脸要有力量的多,“她不是你的下属,更非你的亲眷,蔡国公没有资格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

        翟延霖脸上的表情也难看起来,他盯着程元璟,说:“我和程大姑娘交谈,恪守礼法,规规矩矩,程大姑娘都没说什么,程郎中倒先出来指手画脚。程郎中凭什么替程大姑娘做主?也未免太多管闲事了吧。”

        “凭什么,与你何干?”

        翟延霖气结,程元璟眼神也冷冷的,暗含危险。程瑜瑾感觉到这次程元璟是真的生气了,她连忙拽了拽程元璟的衣袖,说:“九叔,今日是二妹的婚礼,我们是主,蔡国公是客,我们当以和为贵。”

        我们是主,蔡国公是客。程元璟心里动了动,他知道程瑜瑾的意思是指他们都姓程,代表着宜春侯府,但是,“我们”这样的字眼,多么像夫妻。

        程元璟不由低头去看程瑜瑾,身周的冰冷仿佛一瞬间融化出一道裂痕。

        翟延霖听到程瑜瑾对程元璟说“我们”,却把他当客人,心里顿时生出一股不悦。而程瑜瑾安抚住程元璟,然后又看向翟延霖:“蔡国公,这里是内宅,外男不方便走动。蔡国公误入内宅地界,是我们当主人的失礼,我这就让丫鬟领国公出去。”

        程瑜瑾说完之后停了停,然后以十分随意的口吻提起:“国公,今日我和表哥是自家兄妹玩闹,这本来是我们自家事,没想到却撞到了国公。按理这没什么不可让人知道的,但是此事毕竟事关两府名节,若是闲话传出去,姑姑会很难做。我和表哥自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和亲兄妹也不差什么,我不想因为一些莫须有的流言蜚语,让我和未来表嫂离了心。所以,请蔡国公不要再和外人提起今日的事,小女感激不尽。”

        程瑜瑾和徐之羡的事?程元璟听到眉梢动了动,不动声色地瞥了程瑜瑾一眼。方才徐之羡说了什么?这个小子又想做什么?

        而翟延霖听到程瑜瑾的话,眉头越皱越紧。他似乎忍着气,说:“程大姑娘,你竟然觉得,我会把今天的事情往外说?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程瑜瑾心想谁管你是什么人,但是她面子上客气地笑了笑,说:“蔡国公不会就再好不过。多谢国公。”

        翟延霖还是气得不行,他想上前理论,可是才做出动作,程元璟的目光立刻警告般地扫过来。程瑜瑾也如受惊的小鹿,本能地拉着程元璟的衣袖,往他身后躲了躲。

        翟延霖动作停在原地,心里又气又妒。他刚才生气程元璟越界的动作,也生气程瑜瑾对他不信任,但是都比不上这一刻,程瑜瑾下意识地往程元璟身后躲。

        翟延霖心里的火几乎要冲破天际。

        程元璟安抚性地拍了拍程瑜瑾肩膀,低头道:“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程瑜瑾巴不得走,但是她抬头看看这两人,步履迟疑。程元璟轻轻拍她的头发,说:“你什么都不用操心,回去歇着吧。”

        程瑜瑾知道程元璟不是个没轻没重的人,她甚至信任程元璟胜过自己。程元璟这样说了之后,程瑜瑾果然安心不少,她对程元璟粲然一笑,道:“好。九叔,我先告退。”

        程瑜瑾笑着的时候明媚温柔,她回头看向翟延霖,几乎是瞬息间脸上的笑意就淡了。程瑜瑾隔着半条甬道,礼貌地对翟延霖点头行礼,然后便转身离开。

        翟延霖脸色极其难看,她信任程元璟,对程元璟笑,程元璟让她过去她就不假思索地走过去,而他只不过动作大了点,她就像受惊的小鹿般逃走。尤其可气的是,她还下意识往程元璟的身后逃。

        翟延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这样关注程瑜瑾。最开始翟延霖觉得程瑜瑾会是一个好的妻子,好的母亲,适合做他的继妻,但是后来,翟延霖听到的关于程家大姑娘的事迹越来越多,他心里对程瑜瑾的标签也一点点淡去。相反,剩下的都是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个真实的她。

        如今,翟延霖知道,他想娶程瑜瑾,并不是因为程瑜瑾会成为一个贤妻良母,而是因为她这个人。翟延霖不觉得会有人拒绝蔡国公府的提亲,他私心里已经把程瑜瑾当他的新妻子看,他们之间不过差了一个形式,只消他和程老夫人说一句,就能解决。

        程家老夫人为人市侩势利,翟延霖再了解不过。程老夫人不会不同意的,翟延霖有些轻视地想,就算程家装作为难,也不过是想多和他要些聘礼。翟延霖十分看不上这种作态,但是谁让这是程瑜瑾的家人呢。不过是些身外之物,多给他们些也无妨。

        所以,未来妻子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亲近,翟延霖才会这样不可忍受。其实翟延霖也有些吃惊,不过一个女人罢了,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翟延霖年轻时也去过秦楼楚馆,天生骄狂的勋贵子弟们很少有不去这些地方的。有些青楼女子为了拴住客人,故意引导两个男客争风吃醋,翟延霖见识过不少这样的戏码,然而即便是他最年轻气盛的时候,也从没为了一个女人,有过这么大的心绪起伏。

        翟延霖暗暗警醒,然而心里想了再多,一抬头看到程元璟,妒火顿时冲天而起,刚才做好的心理建设全都烧了个干净。程瑜瑾带着丫鬟走远,程元璟也不再装样子,身上的伪装顿时冰消瓦解,仿佛尘封的宝剑剥去围在外面的棉花,露出真实的刀刃来。

        此时的程元璟,和程瑜瑾所见到过的完全不同。

        翟延霖看到程元璟的变化,嘴边冷冷露出一丝笑,也全力放出身上的杀气,针锋相对:“程元璟,你故意将她打发走,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提醒你罢了。”程元璟眉目冷淡,道,“蔡国公府和霍家在军中并非同一阵营,少有往来,你和霍长渊更说不上熟识,今日突然替他迎亲,恐怕另有目的吧。”

        翟延霖被点穿了也不恼,反而大大方方承认了:“没错,我和霍长渊没什么交情,只是想借机来看一个人罢了。”

        话说到此已经基本说穿,两人之间的气氛紧绷到极点,敌意如有实质。程元璟和翟延霖对视,谁都没有说话。

        异性相吸,同性相斥,两个抱着同样想法的男人,对彼此之间的感应最为灵敏。翟延霖第一次见程瑜瑾时便有了好感,那时候他看程元璟,怎么看都觉得这对叔侄不对劲。或者说,程元璟不对劲。

        程元璟身为叔叔,眼神,动作,语气,都太过逾越。这不该是看晚辈的眼神。

        而今天翟延霖一露面,程元璟就立即察觉到,翟延霖目的不纯,不怀好心。

        刚才他们好歹顾忌着程瑜瑾,现在程瑜瑾不在,两人对彼此的敌意也完全不再掩饰。

        翟延霖说:“程大姑娘已经解除了婚约,如今正待字闺中,我想要求娶有何不可?”

        程元璟听到“求娶”这两个字,眼神锐利,几乎要淬出冰来:“你?凭什么。”

        “就凭我是朝廷钦封的蔡国公,三品武将,她只要一过门,就会成为国公夫人,一辈子荣华富贵,吃穿不愁。”翟延霖对自己十分自信,他贵为国公,本人高大俊朗,这些年有的是女人前赴后继地往上扑,所以翟延霖从来不觉得,会有哪个女子拒绝他。他让程瑜瑾直接做正室,如果程瑜瑾知道,她一定会欢欢喜喜答应下来。

        翟延霖笑容笃定,道:“她聪明贤惠,内有章法,还和翟庆处得来,她日后会成为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只要她嫁给我,就会一辈子安定富贵,永远不必为生计发愁,而且一过门就是宗妇,不必看别人眼色过活。”

        程元璟轻笑了一声,显然十分看不上。翟延霖被程元璟这样的神情刺激到了,他眯缝着眼,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程元璟的笑意转瞬即逝,仿佛阳光下的冰,开了锋的刀,远远看着只有冷:“她当然会是一个好妻子,但不会是你的。”

        “你说什么?”翟延霖沉声问。

        “你所谓的财富钱权根本不值一提,你能给她带来什么?一个六岁的儿子,各怀鬼胎的妾室,还有复杂的家族环境。你什么都没有,凭什么想抢夺她?”

        翟延霖怒火冲天,如果这些话从别人嘴里吐出来,翟延霖会毫不犹豫骂对方不知好歹,然而偏偏这话是程元璟说出来的。程元璟虽然并不高调,可是所有见过他的人,都暗暗说此人不容小觑,前途不可限量。翟延霖所自豪的财富地位,在程元璟和他所代表的巨大潜力面前,确实不算什么。

        而程元璟说出来的那些缺点,又一条条如同钢筋铁骨,丝毫做不得假。

        翟延霖气结,他眯起眼睛,突然说:“程元璟,你只是她的叔叔,并不是父亲。女大当避,何况叔侄?程大姑娘以后嫁什么人,关你什么事?你似乎管的太多了。”

        翟家上一辈和程老侯爷有旧,翟延霖也隐约听说过程老侯爷的纠葛。程元璟是六岁时从外面领回来的,虽然上了程家族谱,但未必真是程家血脉。看程元璟对程瑜瑾的态度,翟延霖男人的直觉告诉他,程元璟可能真的不是程家人。

        但那又如何,一个血脉不明的外室子,能攀上宜春侯府这棵大树已经殊为不易,程元璟还能换一个姓氏不成?既然程元璟不会脱离程家,那无论他是不是程老侯爷的儿子,都和程瑜瑾是叔侄。程瑜瑾无论嫁给谁,都不会嫁给他。

        程元璟身上的气势一瞬间变锋利,他看着翟延霖,说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她根本不喜欢管教小孩子,更不喜欢被人控制,你的家庭不适合她。以后,不要去打扰她。”

        翟延霖听到一惊,他想继续说话,然而程元璟已经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只是警告,程元璟并不打算和他商量。

        程瑜瑾回到自己院子,让杜若冲了一杯热腾腾的茶水。她捧着茶盏,思绪渐渐飘到刚才的事情上。

        九叔,哦不是,太子殿下,他和蔡国公单独说话,应该不会出问题吧?

        程瑜瑾正想着,外面便传来丫鬟问好的声音。程瑜瑾怔了一下,立刻放下茶盏起身:“九叔?”

        连翘已经迎着程元璟进门。程元璟进门时身上还是冷冷的,进来看到她,眼底的冷硬才好些了。

        程元璟可是稀客,程瑜瑾赶紧亲自上前招待。她让丫鬟换新的茶水,重新布置座位,然后坐在自己方才座位的对面,亲手给程元璟倒了一杯热茶:“九叔,你怎么来了?是蔡国公说什么了吗?”

        程元璟目光落在程瑜瑾的手指上。瓷盏烧了青色的釉,色泽通透,触感细腻,程瑜瑾的手指纤长白皙,印在湖一样蓝的杯盏上,微微闪着莹润的光。

        程元璟隐晦地收回目光,他接过茶盏,低头抿了一口,口吻淡淡的:“没什么。”

        说完之后,他停了停,然后又十分随意地,仿佛就是随便一提般问起:“你觉得翟延霖此人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