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文学 - 都市小说 - 九叔万福在线阅读 - 第68章相亲

第68章相亲

        程瑜瑾注意到程瑜墨的目光,她淡淡瞥了一眼,大概能猜到程瑜墨在想什么。

        现在两边没人,一直沉默不语也不行,程瑜瑾便客套地问“二妹妹,你最近可好?”

        程瑜墨叹了口气,欲言又止“就是这样吧,无论好坏,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程瑜瑾看程瑜墨的脸色,叹气问“霍夫人对你怎么样?”

        这句话可谓戳到了程瑜墨痛处,她静了好一会,才低声说“婆婆对我……要求很高。她说霍家是家风严整的人家,不像其他人家一样对晚辈纵容,所以儿媳要跟在婆婆身后立规矩。婆婆每日卯时就起身,我就要起得更早,在她屋子外面等她,等婆婆一醒来就进去伺候,如果婆婆醒来了而我还没到……她就会生气,罚我抄女戒或禁足。婆婆上午要见管家,我伺候她吃完早饭,还要跟着她,听她对管事婆子训话。婆子们来禀事都是定点的,我身为少夫人不好晚到,所以早上腾不出时间去吃饭,而天不亮在自己房里吃,又实在没有胃口……”

        程瑜墨似乎难得找到倾诉的人,不等程瑜瑾反应,又继续说“我饿着肚子在婆婆身后站一上午,等中午吃饭的时候,婆母不让我落座,一定要我伺候婆婆、侯爷都吃完了,我才能到落地罩里用自己的饭。菜倒是提前分出来,一直在灶上热好的,也只有在午饭的时候,我能稍微休息半个时辰,若是运气好,婆婆多睡了一会,我就能多休息几刻种。等婆婆午憩完,我就又要跟在她立规矩。”

        “一直到了晚上,所有人用过晚饭,婆婆要睡了,才会打发我回房。但是我回去也做不了什么,因为第二天不到卯时便要起身,我回去赶紧洗漱,紧赶慢赶,睡觉也晚了。”

        程瑜瑾只是轻轻问了一句,程瑜墨像是终于找到出口一般,稀里哗啦往外倒苦水。程瑜瑾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真的听到,还是咋舌。

        程瑜墨的生活,也过得太惨了。闺秀从娇客变成新妇,所有人都要适应,都要吃苦,可是也不至于像程瑜墨这样连轴转,吃不好睡不好,一整天都没有休息的时候。

        程瑜瑾回忆前世自己是怎么样的。她没经历过前世,只在梦境中偶然觑到些许片段。靠这些模糊的画面,程瑜瑾大概知道她嫁到霍家时也一样被要求立规矩,可是她一来规矩好,二来有脑子,并不会完全顺从。最后拉锯的结果是她上午早饭时分去伺候霍薛氏吃饭,这时大概是辰时了,程瑜瑾有足够的时间在自己屋里从容地用完早饭,并不会饿着肚子站一上午。

        之后和程瑜墨一样,饭后听霍薛氏管家训话。霍薛氏管家并不高明,她守寡后越来越刻薄,对儿媳妇是如此,对下面的丫鬟婆子也是如此,就比方每天各个管事婆子都要集中在她的院子里,听她说教一个时辰。不光伺候的丫鬟累,听训的管事婆子也叫苦不迭,一日两日可以忍,天天如此,她们还做不做事情了?

        说得不好听些,霍薛氏管家的手段非常愚蠢,她不懂恩威并施、以奴治奴等手段,只晓得说教,立规矩,惩罚,刻板的近乎愚蠢。程瑜瑾跟在霍薛氏身后听,同时小心打量下面的众生百态,不到一个月,她就把霍家的情形摸透了。

        程瑜瑾忍耐了三个月,最后有一桩大典仪,霍薛氏实在处理不来,程瑜瑾借此机会主动请缨,妥帖周全地安排好了。霍薛氏松了口气,后面一来管家管不好,二来精力不济,便将管家琐事推给程瑜瑾,渐渐的,靖勇侯府管家权全落入程瑜瑾手中。

        程瑜瑾接手侯府后,霍薛氏每日一次的说教环节自然也取消了,程瑜瑾因为“要管家没有时间”,先是下午不再去立规矩,后面渐渐变成上午也不去,等到最后,她只在清早去请个安,露个脸就走。

        手里握了权力,生活水平自然直线上升。下面的丫鬟婆子最知道衣食父母是谁,府里最该讨好的是谁。以及多亏了霍薛氏这个可怕的老女主人,靖勇侯府下人极其巴结程瑜瑾,生怕新侯夫人不再管事,将管家权交回老夫人手里。

        满打满算,程瑜瑾只有最开始三个月辛苦,之后一切都按她的想法发展,越来越舒坦。而且,就算程瑜瑾每日跟在霍薛氏身边立规矩的时候,也从来不会亲力亲为,至少,她不会累成程瑜墨这样。

        程瑜瑾听到程瑜墨的诉苦不知道该怎么说,即便有心指点她两句,她的槽点太多,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程瑜瑾毕竟不同于程瑜墨,她只消在脑子里想一想,就敏锐地察觉到一些不对劲之处。

        程瑜瑾回头瞧程瑜墨,程瑜墨正大倒苦水,发现程瑜瑾的目光,顿了一下,忍不住摸自己的脸“大姐姐,你为什么这样看我?”

        程瑜瑾觉得她可能明白了,程瑜瑾问“二妹,你和霍侯爷……怎么样?”

        “侯爷?”听到霍长渊的名字,程瑜墨愣了一下,随后低头抿唇,“侯爷待我当然是很好的。姐姐问这个做什么?”

        其实没有程瑜墨说的这样好,至少和她记忆里的前世不能比。这一辈子自从成婚后,霍长渊不知道怎么了,往往坐着坐着就会发呆,看着一个地方出神,被程瑜墨打断后,他回过头来的目光疑惑、茫然,又悄悄夹杂着失望。似乎他沉浸在什么幻境中,一时半会分不清眼前的人一样。

        程瑜墨因为这件事,已经和霍长渊闹了好几次。然而越闹,他们夫妻只会更疏远,霍长渊或许是心有愧疚,故意对她很好。可是程瑜墨却能感觉到,这份亲近到底有几分真心。真情假意,经历过前世后,并不难分辨。

        但是当着程瑜瑾的面,程瑜墨怎么可能说这些呢?她低着头,轻声说“虽然婆婆苛刻,但是侯爷待我很好。他知道我每日在婆婆跟前立规矩,晚上会特意派人来催婆婆早些放我回来,有些时候,他还亲自来接我。”

        程瑜瑾听到愈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就是症结之所在啊。霍薛氏本来就是一个苛刻的人,但是对程瑜墨明显刻薄过头了,远比她上辈子过分。果然,问题根源在霍长渊身上。

        程瑜瑾上辈子察觉到霍薛氏对霍长渊非同寻常的占有欲后,便刻意疏远霍长渊,至少明面上两人相敬如宾,甚至说得上冷淡。后面因为程瑜瑾管家出色,以及和霍薛氏的宝贝儿子保持距离,霍薛氏看她越来越顺眼,程瑜瑾的日子才好过起来。

        谁知道,程瑜墨竟然还和霍长渊诉苦。霍薛氏故意将程瑜墨扣到这么晚,说不得心底里就有些不想让程瑜墨和霍长渊过夫妻生活的意思,程瑜墨倒好,让霍长渊派人来催她,有时候还亲自来接人。这可不是戳了霍薛氏的肺管子么,难怪霍薛氏挑刺越来越猖狂。

        程瑜瑾顿了一会,委婉地提点道“二妹,侯爷每日要上朝,还要到军营练兵,本来就够累了,若是晚上睡得晚,长此以往,恐怕对身体不利。日后,你不妨让侯爷早些睡觉,不必等你了。”

        程瑜墨听到立刻皱眉,她含着警惕瞪了程瑜瑾一眼,提防道“大姐姐你这话什么意思?”

        得,程瑜瑾不再提了。她今天难得好心,既然程瑜墨不领情,那她还懒得说了。程瑜瑾的法子很柔和也很巧妙,霍长渊若是每天不再等待程瑜墨,而是自己看时间歇息,传到霍薛氏耳朵里,霍薛氏占有欲满足,对程瑜墨莫名其妙的针对会少很多。而且,新婚夫妻总不好分房睡,程瑜墨回去的时候霍长渊已经睡了,她出门进门,洗漱卸妆,总会吵醒霍长渊。这样多来几次,霍薛氏也会心疼儿子,早些放程瑜墨回屋。

        可惜程瑜墨听不懂,还觉得程瑜瑾在破坏他们夫妻感情。程瑜瑾心想你爱怎么样怎么样,遂再不提及。

        两个人又陷入沉默,好在很快香房到了,门口的丫鬟看到,连忙笑着去里面通报“老夫人,大姑娘和二姑奶奶来了。”

        程瑜瑾已经换上了温柔大方,一看就很贤妻良母的微笑,推门走了进来“祖母。”

        程瑜瑾进门后,眉梢微不可见地动了动。程老夫人这里有客她早就料到了,但是,翟老夫人为什么在?

        程瑜瑾生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她仪态万千地给几位老夫人、夫人一个个行礼,程瑜墨跟在后面,也跟着程瑜瑾问好。

        虽然程瑜墨已经是出嫁的人,身上有了靖勇侯夫人的诰命,但是在人多的场合,还是瞬间被程瑜瑾压下气势,顺从程瑜瑾的主导。这一点不光程老夫人发现了,就连翟老夫人也察觉到了。

        翟老夫人今日特意来和程老夫人说话,当然不只是叙旧而已。以程老夫人和翟老夫人的身份辈分,她们已经很少出府,在普通宴席上碰面的机会几乎为零。而翟老夫人又想亲自见一见程瑜瑾,继室进门来是要替她养孙子的,这等关乎国公府和孙儿的大事,翟老夫人不放心让翟二太太相看,一定要自己亲自来把关。

        翟老夫人怀着这样的想法,屈尊主动来找程家说话,没想到来了才知,程瑜瑾被母亲庆福郡主带去给宗室长辈请安了。其实事实上庆福郡主只想带自己的宝贝儿子,程瑜瑾是自己跟去的。

        但是真相外人势必不会得知,翟老夫人看到的,便只是程瑜瑾出身侯府,嫡母身份尊贵,她也跟着在众宗室面前走动,见识十分不凡。

        翟老夫人说了会话,程老夫人心里也有数,不紧不慢地打太极。她们两个老人精正客套着,下人禀报大姑娘来了。

        翟老夫人抬起头,便看到一个漂亮的和画一样的姑娘率先进门,身后跟着一个梳着夫人发髻、服饰华丽的女子。两人有几分相似,但是不比普通姐妹更像,程瑜瑾的眉眼明显要更精致、明艳,皮肤也更白皙细腻。一眼望过去,程瑜瑾要引人注目的多。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没人能想到她们是双胞胎姐妹。翟老夫人看到程瑜瑾行礼,内心多少才踏实一些。

        仪态很好,规矩也很好,可见并不是个依仗美貌心比天高的。刚看到程瑜瑾的第一眼翟老夫人下意识地皱眉,程瑜瑾太好看了,远远超出翟老夫人的预料。未来的国公府夫人当然音容身段都要出色,可是出色成程瑜瑾这个程度,就未必是福了。

        而且,新继室这样漂亮,又比翟延霖年轻十岁,老夫少妻本来就容易偏宠,还是个这么美貌的小妻子,翟延霖的心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偏过去了。怪不得,翟延霖原本还对续娶兴趣寥寥,在宜春侯府见了程瑜瑾一次后,顿时就改说法了。

        好在程瑜瑾礼仪好,气质沉静,温柔含笑,看着就让人心生好感。翟老夫人见多了被美貌宠坏,颐指气使的美姬,见到程瑜瑾此刻的模样,心里多少安慰了些。两个年轻姑娘进来,屋里的夫人们免不了问几句。程瑜瑾不紧不慢,不抢话争夺别人的注意力,问到她时也毫不怯场,不卑不亢。如果旁边的人说话接不上来,即将冷场,她还会不着痕迹地接一句,将场子圆回去。

        总之,在场所有夫人见了程瑜瑾,都觉得十分满意。程老夫人坐在一边,缓慢转着手心的佛珠,脸上露出笑容。

        翟老夫人冷眼旁观了一会,发现实在挑不出什么不好来。未出阁的闺秀在社交规则里默认是孩子,等闲是说不上什么话的,按道理程瑜瑾的妹妹,程家的那位二姑娘,已经成婚,还是靖勇侯的夫人,才应当是她们这个圈子的。可是姐妹俩站在一处,所有人都忽略了程瑜墨,所有目光理所应当地集中在程瑜瑾身上。

        翟老夫人原本对于这桩婚事是十分自信,甚至轻慢的。他们家是国公府,屈尊娶一个空壳侯府的千金,还能娶不到?对方不上赶着,巴结着嫁女就不错了。但是今天亲眼见到程瑜瑾,翟老夫人不确定了。

        这样的女子,他们蔡国公府,真的放得下吗?

        程老夫人看火候差不多了,人已经看完,接下来到了加价的时候。她于是淡淡开口道“大姑娘,你和二姑奶奶姐妹二人难得能见面,出去好好说说话吧。”

        程瑜瑾知道这就是变相地赶人了,她站起身,温顺地笑道“是。”

        程瑜墨也跟着起身告退。等到了外面,程瑜墨苦笑,她本来还以为能和娘家诉诉苦,可是从入门到离场,程老夫人没有问过哪怕一句,她在霍家好不好。

        说来可笑,整个程家,肯听她说心里话的,竟然只有程瑜瑾。

        程老夫人的丫鬟引着程瑜瑾和程瑜墨两人到外面,丫鬟说“大姑娘,二姑奶奶,香积寺的梅花开了,红红火火正是好看的时候,姑娘和姑奶奶要不去花园看看?”

        程瑜瑾无不可,程瑜墨又实在不想回霍薛氏身边,便都同意了。

        丫鬟领着她们二人往花园走。不知道怎么走的,穿过一个院子时程瑜墨没有跟上来,回廊上顿时只剩程瑜瑾一人。程瑜瑾立即生出不好的预感,可是还不等她说话,那个丫鬟快走两步,也从旁边的门出去了。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程大姑娘,别来无恙。”

        程瑜瑾收敛了笑,慢慢转过身。

        是翟延霖。